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財經評論 > 正文

字號:  

自貿區人民幣賬戶應再“鬆綁”

  • 發佈時間:2014-09-01 07:5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丁劍平  責任編輯:王斌

  以套利套匯的有色眼鏡去看自貿區的人民幣賬戶和跨境資金池,把融入的人民幣作為活期存款來處理,這有失公平。片面認為“人民幣外債資金”用於證券市場會出現“抄底”現象,這是過度擔憂。簡化非居民人民幣多賬戶,這樣跨國企業可以在集中收付業務項下將人民幣境內總賬戶和人民國際總賬戶更好地相融合

  自貿區針對不同身份的多賬戶[(區內賬戶:FTA、FTN)、和原有的(境外機構結算NRA及4家銀行持有離岸業務的OSA賬戶)]都涉及到“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業務”。然而這些賬戶中的人民幣則作為活期存款處理,美其名曰“增加套利資金成本”。也就是説,企業去境外借款。境外的利率低,銀行的市場化管理成熟,屆時將對境內銀行又造成一大挑戰,為此,活期利率就是要增加其融入的人民幣資金成本。這種處理辦法有失公平。

  在“人民幣外債資金”用途上外債資金不得用於投資有價證券、理財産品、信託産品、衍生産品、非自用房地産、兩高一剩項目,不得用於發放委託貸款。外債資金只能用於區內註冊機構自身的生産經營(誰借債誰使用原則,區內註冊機構實際經營地點可以在區外)、區內項目建設、境外項目建設等。然而,至於是否能進入證券市場還應該予以再思考。

  事實上,對於賬戶的管制一直不敢大膽放開的原因無外乎對於熱錢、套利活動、貨幣政策獨立性等問題的擔憂。但是,我們對於開放資本市場是否過度擔心了?假設我們現在放開了市場,外資真的願意來中國的“大賭場”嗎?想要通過資本市場獲得收益,首先一個前提條件是找到交易對手,但是目前的中國資本市場是一塊“燙手山芋”,連本國的居民和機構都已普遍失去對市場的信心,更不用談外資。沒有交易對手,何談“抄底”和“掠奪財富”?“滬港直通車”本應屬於“重大利好”,也未能提升市場的信心,市場僅僅在消息宣佈後的第一天應聲“反彈”,隨後又進入了下行盤整通道。自“直通車”開設以來,可以預測3000億的上限很難達到,在港資金不願意進入不景氣的A股市場,反而使得A股市場大量資金外逃,市場的消極情緒可見一斑。同樣情況早就在日本資本市場顯現。日本證券市場自從1990年跌到低谷以來至今還沒有恢複元氣(原地徘徊)。日本資本市場是“完全開放”的,但有幾家外資願意進入?中國證券市場最應關注的問題來源於內部改革而非外部衝擊,即使有外部衝擊,其影響也非常有限,可以通過匯率波動予以“阻斷”。那麼何不索性為人民幣跨境業務鬆綁,盡可能地提供人民幣結算便利性,擴大人民幣使用範圍?借助人民幣的大範圍使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而促使區外的人民幣匯率市場形成機制能夠更大膽地開展,讓更大彈性的匯率能夠起到資本市場“漲跌板”的功能,幫助提高投機成本,減少投機活動。

  “一線放開、二線管住”,但對實體經濟則“網開一面”。跨國公司資金管理總部最關注的“跨境雙向人民幣資金池”。上述四類賬戶之間的人民幣流動還存在由於“身份”(居民與非居民)之故而形成的隔離,這不利於調動跨國公司“産業鏈”上的成員企業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跨國公司的離岸業務是本幣國際化的最好的助推器。它也是維持國際貨幣的“網路外部性”的基石。要最大限度地“做大”人民幣資金池。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目前賴以推進的主要路徑。跨國企業可以在集中收付業務項下將人民幣境內總賬戶和人民國際總賬戶相融合,充分提高“産業鏈”上的資金流動,幫助跨國公司降低運營成本,從而提高實體經濟的運作效率。應當注意的是,基於跨國公司人民幣資金池便利性而擴大的人民幣跨境使用與依託人民幣升值預期推進的人民幣進出口結算有著本質區別。跨國公司人民幣資金管理的便利性推進的人民幣跨境使用,這是基於行政便利和制度創新的,這種途徑為企業提供了另一種節約成本的方式,一種不需要依賴於人民幣升值的方式,是可持續發展的。為此要出臺統一的(離岸)非居民人民幣賬戶管理方法來取代原來的多賬戶。

  自貿區人民幣賬戶以及人民幣資金池都是在摸索人民幣“走出去”的路經。在中國經濟越來越國際一體化的今天,由於貨幣供給中有外匯佔款的成分,美國寬鬆量化的貨幣政策的進與退直接會引發中國貨幣供給量的波動;境內外的利差存在和資本市場發展滯後難以讓利率對資産進行合理定價;實體經濟和外向型企業對匯率風險的承受力使得人民幣匯率的彈性受限;而這一切都等待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因為本幣國際化才能從根本上減少進出口企業的匯率風險;才能通過匯率波動來能“阻斷”國際“遊資”的大進大出對資本市場的衝擊。因為資本項目開放需要匯率波動來“護航”。此外,資本市場的擴容需要資金支援,而資本市場的法律制度透明和安全性又決定著“非居民”持有人民幣的意願和信心。另一方面,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可以減少中國對美國資本市場的依賴,從而真正降低外匯佔款引發的貨幣供給,從根本上獲得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又是中國的核心利益所在。綜上所述,沒有什麼可猶豫的,要給自貿區人民幣賬戶再“鬆綁”。

  (丁劍平 繫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