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9月30日 星期六

財經 > 貴金屬 > 其他貴金屬 > 正文

字號:  

鋅鎳銅接連限産保價 有色金屬掀歷史性自救潮

  • 發佈時間:2015-12-03 07:51: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有色金屬處於寒冬之際,在“供給側改革”的號召下,中國的冶煉廠家決定要做點什麼。

  在3天的閉門會後,12月1日,10家銅冶煉骨幹企業達成共識,“2016年將採取減少精銅産量35萬噸,以及其他為維護行業健康發展的必要措施”。就在不久前,類似的情形發生在鎳、鋅這兩大有色金屬行業。

  即將過去的2015年,有色金屬價格大幅下跌,企業虧損面持續擴大,直接引發行業自救。“在行情不好的情況下,如果大家都去減産,能産生這樣的共識本身是好事。”有行業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直言,但經營模式的不同可能會影響到最終的減産效果。某上市貿易公司有色板塊負責人認為,現在産能過剩,而製造業低迷,下一階段肯定會繼續去産能,供需矛盾會惡化一段時間,2016年應該會繼續尋底。

  有色行業連現減産倡議

  在國內銅冶煉領域,江西銅業是公認的老大。在銅價跌到6年半低位之時,江西銅業在一次閉門會上的倡議,得到了其他冶煉廠的響應。11月26日,中國“網際網路+銅産業”發展暨2015年銅交易大會在江西銅業的大本營鷹潭召開,在一位參會人士看來,具體方案雖沒有確定,但至少計劃被提出來了。

  兩日之後,以江西銅業為首中國銅原料聯合談判小組(CSPT)談判會議在上海舉行,國內主要冶煉廠再次坐到了一起,應對當前銅行業生産經營所面臨的嚴峻挑戰,10家銅冶煉企業在2016年減産的減産幅度上達成一致,35萬噸的減産目標也高於之前的20萬噸。

  12月1日下午,一份由江西銅業、銅陵有色雲南銅業、金川集團等10家企業署名的《中國銅冶煉骨幹企業聯合倡議書》正式通過中國有色網發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江西銅業了解到,參與此次聯合減産的10家銅企,産量佔到了全國總産量的70%,這些企業2016年將減少精銅産量35萬噸。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江西銅業董秘黃東風稱:“因為當前銅價異常低迷,市場價格已經背離了行業的基本面,希望通過減少産量,讓銅能賣個好價格。”

  在有色金屬的寒冬中,發佈減産的倡議,不只是銅冶煉一個領域。11月27日,包括亞洲最大的鎳生産商金川集團在內的中國八家鎳企發佈《中國鎳生産企業聯合倡議書》,8家鎳企一致同意不參與低價競銷,同時計劃減産;更早的11月20日,10家中國鋅冶煉企業也通過倡議書形式,公佈2016年減産50萬噸的計劃。

  減産背後的談判博弈

  關於銅企協商減産的消息,雖在週末就已傳出,但卻並沒有給市場帶來信心。12月1日,滬銅1602合約最終報收34740元/噸,跌幅1.31%。

  工信部早前公佈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精煉銅産量796萬噸,同比增長13.8%。相關機構認為,2015年的精銅産量可能在710萬~720萬噸。我的有色網分析師王宇認為,明年的精銅産量應該不會發生太大變化,即便減少35萬噸的量,也只佔企業總産量的5%左右,對價格影響有限。但江西銅業副總經理吳育能則表示,即便是悲觀的機構,認為最大的精銅過剩量也只有30萬噸左右,一旦減産,就會造成供應短缺。

  其實早在2003年,江西銅業、銅陵有色、雲銅集團等國內銅業巨頭髮起成立了CSPT,集中向國際市場採購銅精礦,目前這個聯盟已涵蓋業內9大銅企。

  而對銅企而言,加工費是一項重要的收入。所謂加工費,是指簽訂長期供應協議的冶煉商購買銅精礦的價格以未來某一個月LME銅均價作為基準扣減加工費所得,加工費代表礦山給冶煉廠加工成本的一個補償,即TC/RC(粗煉/精煉),加工費越高代表冶煉商效益越好,反之則越低。

  大約一年前,CSPT與美國礦商自由港麥克默倫銅金礦公司達成共識,2015年精煉銅加工精煉費用(TC/RC)合約價格為107美元/噸,這是10年來最高水準。不過,進入2015年以來,國內外市場銅價跌幅接近30%,礦山類企業的盈利空間被壓縮,也導致2016年銅精礦長協TC談判較為膠著,雙方分歧較大。江西銅業一位人士告訴記者,加工費每年的談判都比較糾結,而且一簽就是一年價格,簽約前都要反覆討價還價。

  相關資訊顯示,中國使用的60%以上的銅精礦屬於進口,國外礦山企業和國內冶煉廠9月份正式拉開了2016年銅精礦長單談判的序幕。然而,在歷經近2個月的數次接洽後,談判仍未達成最終協議。國內冶煉廠堅持2015年的長協TC價格(107美元/噸),而海外礦山則堅持100美元/噸以下的報價。

  談判遲遲沒有結果,因此業內對此次減産的目的也有了猜測,一位參加11月26日鷹潭會議的人士分析,“因為2016年進口銅精礦加工費價格還沒有確定下來,現在出這個消息,是不是在增加CSPT(中國銅原料聯合談判小組)的談判籌碼?”

  另一位知情人士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按照之前約定,11月28日,CSPT成員單位召開會議繼續商討。之後,關於銅冶煉企業減産的消息也正式公開。

  銅企所受影響不一

  作為國內銅冶煉企業的老大,江西銅業的號召力自不必説。但對於2016年的減産計劃,來自老大的資訊卻並不明確。“如果正式減産的話,肯定會發公告的。”12月1日,江西銅業董秘辦人士對記者稱。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髮現,江西銅業近期並未發佈與減産有關的公告。

  在一位多次參與CSPT會議的人士看來,江西銅業的目標非常清晰,“他是行業老大,有一定號召力,關於減産倡議,大夥都願意給他個面子,也會形成一個會議紀要。”

  事實上,在12月1日發佈的倡議書上,對於“2016年將採取減少精銅産量35萬噸”等倡議,10家企業最終都署上了名號。“但有一個分歧的地方,本身冶煉廠經營模式不一樣,他們的成本不一樣,利潤空間也不一樣。”在多位人士看來,這也導致冶煉廠最終的行動很難統一。

  記者注意到,在參與倡議的10家銅冶煉企業,既包括江西銅業、銅陵有色等擁有礦山資源的銅企,也有煙臺國潤銅業、陽谷祥光銅業等的純冶煉企業。

  在一位機構人士看來,擁有礦山成本高的企業,在銅價上漲的時候,盈利豐厚的是他們;但在價格下跌的時候,受衝擊最大的也是他們。以江西銅業為例,今年1~3月、1~6月、1~9月營業收入分別為325億元、755億元、1149億元,而2014年同期營收分別為413億元、929億元和1474億元。

  與此同時,來自上海的一位貿易商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現在是一個比較好的時期,價格倒挂的幅度比較小,從冶煉廠的角度,現在是一個完全盈利的時期。而來自山東某銅冶煉企業的人士透露,依賴進口礦的礦廠,基本是按産能的水準生産,正常開工率是百分之百,近幾年一直比較穩定。

  上述多次參與CSPT會議的人士認為,“自有礦比例比較高的,會比較嚴格執行限産計劃,如果自有礦比例不高,純冶煉廠並不願意遵守這個,因為主要靠加工費盈利。”

  收儲無法改變供需結構

  在“我的有色網”分析師王宇看來,與冶煉企業所倡議的限産保價相比,來自市場的另外一個消息,更加值得關注一些——這就是國儲收儲。

  12月1日公佈的倡議書中提到:銅作為中國嚴重短缺的資源,與會企業一致認為,目前的市場價格已背離行業基本面,建議國家積極採取收儲措施。有媒體報道稱,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日前向發改委提議,提議政府買入鋁、鎳,以及鈷、銦等稀有金屬,以消化過剩産量。這是2009年以來第一次聯合行動。

  “收儲這種題材,應該不會有任何拉動作用。”在前述上市公司有色板塊負責人看來,收儲就像把庫存換了一個倉庫,本身並沒有消耗,改變不了供需過剩的結構。現在是一個尋底的過程,現在産能過剩,中國製造業低迷,下一階段肯定會繼續去産能,供需矛盾會惡化一段時間。上海有色網分析師錢鵬也表示:“從行業統計數據來看,有色需求處於一個持續性下降階段,預計明年銅的需求將下降3% ~10%。供需失衡的情況仍將繼續延續。”

  在多位企業及貿易商人士看來,國內有色行業集中度不高,未來供給側改革還可能出現新一輪的兼併、重組,對一些落後産能進行淘汰,提高行業集中度。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