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財經 > 貴金屬 > 黃金資訊 > 正文

字號:  

格林斯潘叫買黃金 瑞士拯救黃金公投在即

  • 發佈時間:2014-11-04 09:20: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毅

  聯儲局結束買債,日本央行“你方唱罷我登場”,QE豁出去。在美日此退彼進之間,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一邊警告量寬告終市場必亂,一邊建議投資者增持黃金。

  在不少人眼中,格老以一個泡沫蓋過另一泡沫,為金融海嘯種下遠因。如今不在其位,卻公然批評其繼任人的“寬鬆政策”,那不是賊喊捉賊,是什麼?

  格林斯潘“逆轉”

  話雖如此,認識格老背景較深者,即使心裏對他諸般不滿,相信亦樂意疑中留情。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格林斯潘跟客觀主義/放任自由主義(Objectivism/Libertarianism)精神領袖艾茵·蘭德(AynRand)關係密切,格老論文《黃金與經濟自由》(Gold andEconomic Freedom),六十年代分別收于蘭德旗下通訊《客觀主義者》(TheObjectivist )和其著作《資本主義:未知的理想》(Capitalism: The Unknown Ideal)。據稱,在蘭德傳世之作《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仍在“趕工”時,格老已先睹為快,足證二人私交甚篤。

  格老近日非但針對其接班人施行的量寬政策“説三道四”,且在《外交》雙月刊(Foreign Affairs )發表題為Golden Rule: WhyBeijing Is Buying(黃金法則:為什麼中國仍在買入?)的評論。

  此文標題語帶雙關,buying 既可以是購買,亦可以是相信。觀題思義,黃金相關部分既以“法則”(Rule)出之,且是“不怕洪爐火”的GoldenRule,在格老心中,北京因堅信黃金的“特異功能”而增購這種貴金屬,意思彰彰明甚。

  與其説格老“賊喊捉賊”,不如説他卸下聯儲局掌舵人包袱後,回復真身暢所欲言,踏上“尋根”之旅。功力所限,老畢不敢從學術層面評論格林斯潘的心路歷程,但借題發揮卻綽綽有餘。格老類近“金甲蟲”的觀點,引發在下想及三件事:

  一、聯儲局買債剛停,日本央行即急不及待加碼QE。處境越來越像日本的歐元區,為阻通縮只怕亦別無選擇。美國這邊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歐日那邊卻加菜添肴,量寬派對熱上加熱。

  二、不論在格林斯潘年代,還是換了伯南克、耶倫掌舵,聯儲局每次出招“救市”,投資者都愛在主席姓氏後加上一個put字。那是市場運用豐富想像力,把認沽期權(putoptions)概念套進央行的措施;也就是説,每次市場兵荒馬亂,聯儲局便會出招為資産價格“封底”,效果形同投資者以認沽期權對衝跌市風險。從現實出發,耶倫put上月到期變廢紙,聯儲局並未向投資者出售年期更遠的認沽期權。市場正沒做理會處,日本央行不遲不早全力sellput,為投資者帶來莫大驚喜。這個認沽期權,當然得冠上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的大名,成為擲地有聲的Kuroda put!

  三、Kuroda put熱賣,環球股市聞歌起舞,但如此一來,美日在量寬道上一退一進,美元兌日元和歐元應聲上揚。影響之下,黃金沽壓沉重,盎斯金價瞬間失守1200美元。格老選這個時候建議買金,搞不好,老畢擔心“賊喊捉賊”之外,老人家還得背上一條“害人”的罪名。

  拯救黃金三大要求

  市場聚焦美日QE,也許忽略了一個對金市影響深遠的發展:本月30日,瑞士將就“拯救黃金”動議舉行公投。贊成陣營若佔多數,相關建議將提交該國二十六個州(cantons)表決,只要半數以上投贊成票,“拯救黃金”運動提出的三大要求,便會正式進入立法程式。

  公投動議由瑞士人民黨(SVP)副主席斯坦姆(LuziStamm)提出,三大要求分別為:一、瑞士央行的黃金必須儲存于本國。目前,瑞士七成黃金存放國內,二成在英國,餘下一成在加拿大;二、瑞士央行不可出售黃金儲備;三、瑞士央行官方儲備中黃金比重不能低於20%。

  公投結果和各州對“拯救黃金”的意向,此刻無法預知,但不妨假設動議兩關齊過,瑞士啟動“拯救黃金”立法程式。這個市場眼下“無暇兼顧”的因素,對金市以至匯市有何影響?

  瑞士乃佈雷頓森林協議1971 年遭廢除後,最後一個保持某種形式金本位制度的國家。然而,隨著瑞士十四個州1999年表決贊成與黃金切斷最後一絲聯繫,該國從此踏上後佈雷頓森林時期所有國家都走過的路。此後五年,瑞士合共沽出1550噸黃金,從1999年的2600噸(佔該國官方儲備40%),降至1040頓。

  瑞士其後雖沒有進一步減持行動,但在該國大舉沽金的五年間,盎斯金價于300至500美元水準上落,今天略低於1200美元,雖與2011年1900美元相差甚遠,但跟該國全力減持期間的價格相比,黃金較當時仍“值錢”得多。饒是如此,瑞士目前持有的1040噸黃金,佔官方儲備僅8%,與1999年的40%不可同日而語。

  對投資者來説,瑞士黃金公投最值得關注的,是三大要求中的最後一項:儲備中黃金比重不能低於20%。要達到這個目標,瑞士必須在市場上吸納多達1400噸黃金,在滿足佔官方儲備20%要求後,瑞士央行還得在金價每次急挫時出手干預,務必令黃金在整體儲備中的比重回歸20%水準。

  另一個選擇是,央行在黃金佔儲備比重跌穿20%時,減持歐元和美元等主要外幣,以抵銷金價下跌對儲備資産造成的消長;二法齊施,自然亦無不可。

  投資者此刻只看到Kuroda put,卻忽略了瑞士公投後可能出現的Swiss-goldput(瑞士黃金認沽期權)。對金市和過去三年變相與歐元掛鉤的瑞士法郎來説,本月底瑞士人若齊呼“還我黃金”,難保炒家不會借勢測試瑞士央行捍衛1.2底線的決心,而金價在全人類看空下掉頭,同樣不足為奇。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