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網貸問題平臺數量創新高 警惕資金借渠道投向股市

  • 發佈時間:2014-12-08 06:12: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畢曉娟

  11月網貸問題平臺數量創新高

  專家稱,監管需把握底線,警惕資金借P2P渠道投向股市

  網際網路金融在填補市場融資空白的同時開始經歷洗牌期。據統計,目前全國正在運營的網貸平臺共計達1540家。在日前召開的網際網路金融創新與監管論壇上,業內專家普遍認為,網際網路金融發展至今,如果可能産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就有可能帶來社會不穩定因素,行業自律需要提升的同時,填補監管空白勢在必行。還有專家指出,在目前股市升溫的情況下,需警惕P2P平臺借貸資金流向股市。

  潛 力 小微企業融資空間巨大

  2014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促進網際網路金融健康發展,完善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密切監測跨境資本流動,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讓金融成為一池活水,更好地澆灌小微企業、‘三農’等實體經濟之樹。”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觀察,多數網路貸款平臺的借款方小企業居多,借款期限較短。有分析認為,國內小企業負債率高企甚至達到70%至90%,在經濟下行期,由於經營利潤下降,多數企業借款大都用於資金週轉。“如果達不到銀行貸款門檻,或者本身在銀行的授信額度已經用完,那麼為了銜接資金鏈,網貸平臺無疑是比較好的借款渠道。”一位網際網路金融公司的高層坦言。

  在監管層人士看來,網貸平臺要定位於服務小微,不能脫離于實體經濟,並且網貸平臺應定位於資訊仲介,而非信用仲介。就服務小微企業而言,記者了解到,一個項目在網貸平臺上的融資成本大約是20%左右,比如,一家農業生産資料有限公司的融資項目,在一個名為理財范的網貸平臺上的融資資訊顯示,需借款1500萬元,為期1年,投資人年化收益率15%,平臺資訊服務費2%,擔保公司擔保費3%,借款理由是“用於商品採購資金流動性的補充,以達到淡儲計劃份額的要求。”

  業內人士指出,由於農業的季節性因素,導致企業資金需求時間短而集中,且需求資金量大,而銀行往往受制于信貸投放節奏和規模的限制,放款時間和額度有時對農業企業難以匹配。“銀行有時會以承兌匯票的形式提供給企業,企業再用匯票到上游生産企業購買商品,同時需要上游生産企業提供授信擔保,這對上游企業同樣是個負擔。除此之外,由於銀行審批流程複雜,光審核過程最快都需要2個月以上,最終實際企業的借款資金成本和時間成本也都不低。”理財范內部人士分析稱。

  網際網路千人會秘書長易歡歡在網際網路金融創新與監管論壇上表示,“與美國相比,中國的現狀是,大量融資主要投向房地産及大額、大宗業務,而那些中小微企業根本得不到相應融資。2014年前三季度中國小微企業數量增長了接近60%,絕對數量增長了920萬家,這些企業是未來網際網路金融所面對的最核心對象,而當前的金融平臺還遠遠沒有覆蓋到。”這意味著,P2P企業在小微企業服務方面還有很大空間。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表示,P2P能否真正幫助小微企業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至少從目前來看,不容樂觀,現在P2P給投資者的回報率大概是16%左右,再加上交易成本、平臺利潤等給借款人的利率可能就是20%、30%,甚至更高的水準,這對於小微企業來説,短期還可以,如果超過半年、一年,企業融資成本很可能過高,導致面臨倒閉風險。

  亂 象 網貸行業風險加劇

  中國人民銀行條法司司長穆懷朋認為,P2P目前最大的風險有兩個,一是所謂的資金存托問題,實際上是一個資金渠道的問題。二是市場定位問題。

  自2013年11月P2P倒閉潮出現苗頭後,網貸行業倒閉、跑路消息不斷。今年11月網貸行業出現風險問題的平臺就達39家,再創單月曆史新高。作為一個新興行業,網貸面臨著無監管、無標準和無準入門檻的“三無”現狀,行業整體亂象叢生。

  有機構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11月30日,國內問題平臺共288家(不含港澳臺地區);其中,廣東、浙江、江蘇、上海四省的問題平臺數量共計146家,佔到全部的50.7%。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寧波網貸平臺聯創財富法人葛高楓在今年11月30日失聯,聯創財富平臺運營負責人朱力估計葛高楓跑路導致800人左右約5000萬資金被騙。據工商資料顯示,聯創財富由寧波以賽亞網路技術服務有限公司運營,以賽亞成立於2013年9月6日,大股東是應智燚。2014年4月22日,股東變更為葛高楓和林文楓,葛高楓是法定代表人。聯創財富2013年11月8日正式上線,項目以個人借貸為主。雖然目前寧波警方已對聯創財富平臺跑路立案,但能不能抓捕到、什麼時候抓捕到葛高楓,所有投資人都沒有底。

  整個網貸行業所面臨的風險遠不止如此,易歡歡認為,“2015年,整個網貸行業還面臨以下問題,首先整個社會無風險利率的資金成本開始逐漸往下走,意味著更多的資産端需要降低收益率;第二,未來再獲得投資人的難度會增大,未來幾年,大量的資金將會持續從房地産、信託、高額民間借貸市場等逐漸往股票市場上走;第三,行業競爭割據會持續加大,資金成本將不斷上升。”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張承惠指出,在兩年前對P2P行業的調研中就發現,有的P2P平臺實際上是在借貸規模上越做越大,一筆可能是上千萬,幾千萬的項目也有企業在做,這就脫離了小微企業服務堅持做小、分散的原則,加上監管灰色地帶,風險隱患無疑有所加劇。

  隨著網貸平臺的監管細則即將出臺,業內判斷,P2P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易歡歡預言,P2P行業在2015年持續火爆後將會進入一個競爭相對激烈的細分領域。

  應 對 底線監管思路已成共識

  張承惠指出,P2P行業要堅守為實體經濟服務的底線。“之所以監管部門容忍P2P發展至今,是因為它的確為小微企業、實體經濟服務。不過,現在大家都知道股市起來了,不排除有種可能是,有企業通過P2P平臺把借貸資金用於炒股,對這一點,P2P行業要有足夠的警惕,自己要把握底線。另外就是把握非法集資的底線,一定要避免踩非法集資的紅線。”

  在中國政法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愛君看來,對P2P的監管思路和監管“民間借貸”這種融資方式不同,應該監管的是運用網路平臺進行投資和融資這種模式,“民間借貸可以雙方當事人進行磋商,也可以通過網路平臺進行借貸。那麼,監管誰呢?監管存款人還是監管出借人還是監管平臺?顯然,按傳統金融機構的一些標準是完全不符合的,網貸平臺沒有8%的資本充足率。從責任的層面上讓它嚴格控制借款人資訊的真實、準確、完整,在嚴格的法律框架下,從責任制度的層面來盡最大的義務,向雙方提供一個簽訂合同的機會。”

  銀監會創新部主任王岩岫強調,由於網際網路金融的本質是金融活動,那麼,在風險監管上不會有特殊的監管待遇,對於網際網路金融企業應當注重可持續發展,除了要有技術能力外,還要有可持續的定價機制,未來需要促進跨部委的監管,也有必要引入專業化的市場機構。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勝軍表示,“監管不能一拖再拖,否則投資者沒辦法識別P2P風險的高低,另外由於我國徵信體系落後,P2P平臺很難識別哪些借款人好,哪些借款人不好,另一個方面,P2P的借款人即使違約了,他的違約記錄也不能反映到徵信系統中,這也加劇了道德風險。” 劉勝軍提倡透明監管、底線監管和負面清單的監管,特別是透明度。“網際網路金融一個最大的特點是通過網際網路平臺,這個其實讓監管變得更加容易,只要通過網際網路,很多數據就能實時獲得。”他説。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副秘書長王素珍也對網際網路監管提出了四點意見,第一,要建立健全行業風險資訊共用機制,提升行業的整體風控水準。第二,規範第三方資金託管,建立網際網路金融登記結算機制。第三,構建P2P網路借貸行業的統計指標體系,進一步完善資訊披露機制。第四,引入社會保險機制,建立客戶資金保障保險。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