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財經 > 收藏 > 業界聚焦 > 正文

字號:  

佳士得將拍賣中國古董教父遺珍

  • 發佈時間:2014-12-16 10:36:15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郭偉瑩

  原標題:佳士得將拍賣中國古董教父遺珍

清十八世紀銅胎掐絲琺瑯鳧首曲頸瓶局部。本版圖片小小供圖

清十八世紀銅胎掐絲琺瑯鳧首曲頸瓶局部。

安思遠1995年于中國安徽留影。

安思遠1995年于中國安徽留影。

  昨天,美國收藏家安思遠收藏精品全球巡展在佳士得北京藝術空間開幕。這次展覽帶來了5件安思遠生前珍藏的藏品,分別是“清十八世紀倣鈞釉桃式洗”“清十八世紀銅胎掐絲琺瑯鳧首曲頸瓶”“清雍正倣官釉貫耳大壺”、金農的一幅書法以及石魯的作品《勞罷溪頭》。佳士得將在明年3月于紐約亞洲藝術週期間呈現“錦瑟年華——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此次帶來北京的5件藏品即是源自該專場。

  -簡介

  安思遠(RobertHatfieldEllsworth)于1929年7月13日出生於美國,2014年8月3日于紐約寓所辭世。他生前是西方藝術界公認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有“中國古董教父”之稱。

  -安氏語錄

  ◎于我來説,藝術收藏為世間最妙的事業,你永遠不會厭倦,也不會有終點……生活總是趣味盎然。

  ◎如果你無意與藏品朝夕相對,那就別收藏它。

  ◎我將石魯帶到美國,告訴別人,“快去看,他比齊白石更好”。

  ◎第一,如果購買一個人的藏品,就把他的藏品全部買來,挑其中最好的1/3留下,剩下2/3就賣掉;第二,自己手上要有現金,這樣才能吸引到其他古董交易商把最好的東西優先拿給你。

  1

  藏品上拍

  逾2000件藏品集中上拍

  今年8月3日辭世的安思遠先生是美國傑出古董商、藏家、鑒賞家,此次佳士得上拍的這批藏品,被認為是其收藏中最重要的一組囊括中國、日本、印度、喜馬拉雅及東南亞雕塑、繪畫、傢具及工藝品的收藏,總數逾2000件。其中有不少是中國的古董和字畫,這也是亞洲藝術拍場上最大規模的私人收藏,拍賣圖錄及關於安思遠珍藏拍賣的完整資訊將於2015年1月宣佈。

  佳士得方面稱,“為展示安思遠的非凡收藏及其傑出的人生歷程,佳士得將於2015年3月紐約亞洲藝術週期間舉辦公眾展覽,並呈獻為期5天的系列拍賣”。自佳士得發佈將大規模上拍安思遠藏品的消息後,最後一位在安思遠家中採訪過他的華人記者、上海第一財經頻道製片人項立平説,“身邊不少藏家朋友均表示,‘必須去啊’”。每年的紐約亞洲藝術周上,均能看到華人舉牌競買拍品的身影。在明年3月的佳士得拍場中,或將掀起一場華人拼搶藏品的硝煙。

  遵從其遺願不設估價

  安思遠的藏品分佈在位於曼哈頓私人寓所的22個房間中,那兒既是他的私人住所,又是他的珍藏館,這一寓所還成為客戶、學者及名流聚會的場所。“一個房間中不僅有中國、日本、印度的藝術品,還有英式的椅具,不同時代不同風格藏品都被他井然有序地陳列在一起”,兩年前有幸去過安思遠家裏的項立平稱,“走進他家,就像走進了一座博物館”。項立平還透露了一個細節,“當時年事已高的安思遠一手夾雪茄,另一隻手還不停地把玩放置在桌上的藏品,他説這些藏品就是自己的寵物”。

  曾被這位大藏家當成寵物對待的藏品,其中絕大部分在其離世不久後被佳士得拿下,單獨設置“錦瑟年華——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佳士得美洲區主席馬克·波特説,安思遠在遺囑中提出,如果自己所收藏的作品上拍的話,希望不要設置估價,“他希望那些對自己所藏藝術品感興趣的人們都有機會得到其中的一部分藏品”。所以,屆時佳士得將採取現場拍賣與網上競買的方式進行,“有一部分藏品會通過網上來做獨家渠道的拍賣,如果沒有機會來到紐約,沒有辦法來到現場競拍,大家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體會或者接觸到安思遠先生的藏品”。

  2

  安思遠其人

  4歲時收藏了一枚中國郵票

  10年前就結識安思遠的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主管羅拉説,安思遠4歲的時候就收藏了他的第一張中國郵票,“首先他覺得這張郵票非常漂亮,非常具有異域風情;其次是它非常便宜”,此後很長時間,這枚小小的郵票一直跟隨他。

  安思遠從小就有“淘寶”的愛好,“他的媽媽只要找不到他,就知道他一定在家附近的垃圾筒旁。他喜歡翻垃圾筒,看裏面有沒有什麼好玩的東西”,羅拉説,這些童年的記憶,在他往後的收藏之路上有著莫大的影響,“他像獵人一樣去找東西,並且知道什麼才是高品質的東西”。安思遠不停地在收藏與中國、亞洲有關的藏品,“他19歲時,已成功把自己收集的鼻煙壺賣給了博物館”。

  《淳化閣帖》令他在中國名聲大震

  在1994年至1995年,安思遠先後在紐約佳士得分別以89600美元和202500美元拍得《淳化閣帖》第四卷及六、七、八卷最善本。或許當時沒有想到,《淳化閣帖》會成為奠定他中國影響力的一大原因。

  1996年,安思遠攜北宋拓《淳化閣帖》到北京故宮博物院展出,啟功和國內專家對這四卷法帖進行了鑒定,一致認為是宋刻宋拓無疑。後經多方努力,在2003年,上海博物館以450萬美元購得《淳化閣帖》四、六、七、八卷。當時入行做拍賣不久的謝飛(現任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專家)就是因為這一轟動性事件才關注到安思遠,“後來我查了相關資料,發現他當年買下《淳化閣帖》是接受了中國畫鑒賞家藝術品經紀人、曾是尤倫斯夫婦購買藝術品的主心骨吳爾鹿的建議”。

  《淳化閣帖》是佳士得從台灣和香港藏家手裏徵集而來,“吳爾鹿上世紀80年代在美國讀美術史時,曾在安思遠家打過工。1994年,安思遠問吳爾鹿這件拍品如何,吳爾鹿告訴他,德國政府曾以300萬美元購進有古登堡插圖本《聖經》,可以與此類比。該本《聖經》出版時間約相當於元末明初,已是最古老的版本了。而《淳化閣帖》第四捲起碼要比它早200年左右”。一年後,安思遠再拍進《淳化閣帖》第六、七、八卷。謝飛説,比利時博物館、日本藏家曾經都想購買《淳化閣帖》,“日本的藏家出價最高,但他開出一千萬美元的‘天價’,讓對方知難而退”。在昨天開幕時播放的視頻裏,安思遠提及當年為何將其轉讓給上博時説,“它屬於中國,就應該回到中國”。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