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8日 星期二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山東農村數十名越南新娘集體出逃 詐騙百萬獲刑

  • 發佈時間:2015-11-05 08:49:33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交完彩禮錢,牛志忠幾乎身無分文,家裏的沙發、茶几、衣櫃都是淩光輝買的。

  

  

牛志忠翻看淩光輝留下的挎包。

  

  牛志忠落了個人財兩空。他娶的越南媳婦跑了,而他為了付彩禮欠下4萬多元債,還了兩年多,上個月才還完。

  直到10月28日見到記者,這位山東冠縣梁堂鄉後何仲村的村民才驚訝地獲知,自己娶的越南媳婦真名叫淩光輝,而非其自稱的王曉蘭;淩光輝當時已55歲,而不是其自稱的38歲,足足年長他26歲。

  京華時報記者調查了解到,淩光輝係越南籍,嫁入中國廣西後於10多年前離開廣西。2013年7月,時年29歲的牛志忠用6.5萬元將淩光輝“迎娶”進家。與牛志忠共同生活的10個月內,淩光輝直接或間接介紹了至少18名越南女子,其中多人又介紹其他人“嫁”給當地未婚男青年,詐騙彩禮錢,涉及金額從3.9萬元到7.6萬元不等,累計近百萬元。淩光輝及文體英、何仙明3人先後落網,今年7月13日被冠縣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2年、7年和1年8個月。但淩光輝的其他下線及其上線陳海瓊均在逃。

  記者調查發現,當地適婚年齡男女比例失調、彩禮偏高,又有女青年在外打工嫁到外地,導致很多男青年娶不到媳婦,給越南新娘詐騙提供了可乘之機。

  東拼西湊娶上越南女

  冠縣位於山東、河北交界處,緊鄰河北省館陶縣。後何仲村的牛志忠,10月份剛還完借來的4萬多塊錢的彩禮錢,從那場詐騙中抽出身來。

  被詐騙,是因為他想給自己娶媳婦。2013年7月初,同村人告訴他,前何仲村有人可以介紹越南媳婦,給錢就能娶回家。當年7月5日上午10點多,他和嫂子一起去前何仲村的王強家,當時王強的妻子王平、王平的婆婆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在家。

  那個女人並沒給牛志忠留下太深刻的印象,除了她看起來比自己年齡大。

  王平説,這個女人叫王曉蘭,是她的姐姐,剛從廣西過來,是越南人,但普通話説得卻比牛志忠標準多了。

  牛志忠問,“你家是哪的?”王曉蘭答,“我家是越南的,和中國的廣西隔了一條河”。“那你在邊界上生活?”“嗯。”

  牛志忠看了王曉蘭遞過來的身份證,但除了照片是眼前的這個女子,其他資訊是越南語寫的,牛志忠什麼都看不懂。王曉蘭告訴牛志忠,自己38歲,結過婚,有個5歲的女兒,因為在那邊過得不好,丈夫經常打她,她受不了,就出來了。

  坐在面前的王曉蘭年齡明顯比自己大,牛志忠又確認了自己的判斷,但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庭條件。

  他15歲時,父親因急性腦血栓去世,一年多後,身患心臟病、肺結核的母親也離他而去。給父母看病幾乎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他不得不輟學,為了謀生在17歲開始跟著同村人在附近村子做建築小工,搬磚、和泥,一天掙14塊錢。19歲,他開始到外地打工,先在天津做了兩年,給挖掘機做保養,又去北京做了1年的送水工、工地小工,這3年每個月的工資都是1000多元。

  2006年,22歲的牛志忠用打工攢下的2萬多元錢買了磚頭放在家裏,準備等掙了更多錢後自己蓋房子。這一年他在冠縣一家汽修廠工作,之後又去了青島,在一家手套廠打工,但一年到頭只拿到2000多塊錢工資。後來他又去遼寧鞍山做了一年的建築工,同時張羅家裏蓋房子的事。2009年,房子蓋好了,他又開始忙裝修,但手裏沒錢了,只能臨時掙錢貼補到裝修上,從2010年開始在冠縣的一家鋼廠上班,每個月3000元的工資。就這樣,裝修斷斷續續持續了3年,到2011年才裝修好,幾乎未剩下一分錢。

  到了2013年,29歲的牛志忠還是獨身一人。每年都託人找對象,但很多女方家庭忌諱他父母都不在了,認為他家經濟條件不好,沒有樓房也沒有車,都不同意。

  想到這些,牛志忠覺得自己只要能找到媳婦就行,總算不會打一輩子光棍了。

  王平説,彩禮錢要7萬。但牛志忠一共才有2萬多塊錢,幾經還價,彩禮錢定在了6.5萬。2013年7月5日當天,牛志忠先給王平付了600元的“訂婚錢”,回家後趕緊東拼西湊,找親戚借錢,“他們也想讓我的日子好起來,二話不説就借了”。

  第二天上午10點多,牛志忠和嫂子、姨媽一起,帶著6.5萬元來到王平家中,把錢給了王平,王曉蘭也跟著牛志忠回家了。當晚,王曉蘭給牛志忠做了飯,兩人住在了一起。

  次日一早,王曉蘭説要和王平一起把錢匯給母親。牛志忠和她倆一起來到縣城的冠宜春路郵政銀行,姐妹倆進去匯款,牛志忠在外面等著,“我也不知道他們給誰匯了多少錢”。

  牛志忠想和王曉蘭的母親通個電話,但王曉蘭不讓,她説語言不通,説話也聽不懂。

  百般推託不領結婚證

  2013年7月7日下午4點,牛志忠請的3天假到期,就去鋼廠上班了,他本以為日子會變得好起來。但他接到了哥哥的電話。當時天色剛黑,正下大雨,哥哥在電話中説,曉蘭不在家,到處找都找不到。牛志忠立即給王曉蘭打電話,但對方已關機。半夜12點後,牛志忠下班回到家,家裏又只剩他一個人。

  他後來聽説,王平在當天下午讓公公送王平、王曉蘭以及王曉蘭的另外一個妹妹去縣城辦事,公公先回來了,但那3名女子始終未歸。

  王平也是在此一個多月前經當地媒婆介紹過來,自稱家是越南的,前何仲村30歲的王強花了8萬把王平接到家。

  王曉蘭和王平的電話始終提示關機狀態。牛志忠和王強都想報警,但又不敢,他們聽説這是拐賣人口罪,買賣同罪。人財兩空,牛志忠只能認命,繼續工作,掙錢還債。

  他沒想到,一個多月後接到了一個歸屬地顯示為廣西欽州的手機號來電,電話剛接通,他就聽出來對方是王曉蘭。

  “我問你幹啥去了?她説回家了,她妹妹王平拿著彩禮錢,不讓她打電話過來,她不敢打,但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她這樣説我就信了,也沒追問”,牛志忠説,王曉蘭告訴他自己過幾天就回來。牛志忠希望她能帶上戶口本、身份證等證件,回來後兩人到民政部門登記結婚,但對方説,因牽扯到跨國結婚,她的戶籍資訊想要調到中國非常複雜,需要半年時間,太麻煩。牛志忠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又信了,兩人始終未領結婚證。

  又過了一個多月,王曉蘭獨自一人在中秋節前兩天回來了。王曉蘭説,自己這段時間在家插水稻。為何不辭而別?王曉蘭還是那套説辭:妹妹不讓打電話不讓告訴他,牛志忠也沒再追問。他想,既然回來了,應該就能好好過日子,追問太多也沒意義。

  王曉蘭開始每天給牛志忠做飯、洗衣服、做家務,鄰居也誇王曉蘭勤快。因為白天幾乎都在上班,牛志忠也沒見王曉蘭和外人接觸,但知道她的電話打得特別多,“她有兩個手機,每天都會打很多次,每次基本上不低於半小時,不知道説的是廣西話還是越南話,我什麼都聽不懂”,牛志忠説,自己曾經問過王曉蘭在跟誰打電話,王曉蘭回答她在跟自己在南寧做生意的表姐打電話聊天,有時説在給別人介紹對象掙錢。

  牛志忠雖然不知道她説的是真是假,但也猜不出什麼問題。他掙的工資要還債,王曉蘭花錢添置了沙發、衣櫃、茶几等傢具。她還時常抱怨牛志忠窮,日子不好過,但牛志忠也沒辦法,“沒錢,腰板也硬不起來”。

  又過了一個多月,王平也回到了王強家。王強發現王平經常用方言跟別人打電話、經常去找王曉蘭,她們説的話都聽不懂,王平還有兩次分別領了四五個不同的越南女子去他家,説是從廣西過來的給附近村子的人介紹媳婦的。對於王平的這些舉動,王強很反感。他感覺王平的心思不在這裡,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麼,兩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僵,王強開始動手打她,一個多月後王平離家,再未歸。

  王曉蘭則一直呆在牛志忠家,兩人相處還算融洽。牛志忠曾問起過王曉蘭的過往生活,但均被對方含糊矇混,兩人幾乎未有過深入聊天。

  越南新娘集體出逃

  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然而王曉蘭卻始終沒閒著,先後給周邊村鎮的10名多未婚男青年介紹了越南媳婦,並收取彩禮錢。

  2014年2月16日,王曉蘭通過當地媒人把阿花介紹給馮建軍。馮建軍的母親説,當天共交給王曉蘭彩禮錢6.6萬元,加上另外5個媒人每人1000元,家裏共支付7.1萬元,把阿花領回家。

  阿花自稱越南人,23歲,是王曉蘭的表妹。在馮建軍母親看來,阿花嘴很甜,“爸爸媽媽”叫得很勤,還為家人做越南菜。阿花平時不愛打扮,來家後不怎麼花錢,還和馮建軍一塊到附近的紡紗廠做工,兩個人關係看起來挺甜蜜。

  阿花嫁到白官屯村後,也和王曉蘭一同做起了媒人,並在2014年4月初帶來了何仙明和阿紅。當年4月4日,冠縣辛集鎮楊洼村的楊松林用5.5萬元將何仙明領回家,賈莊村的陳江濤用6.6萬元將阿紅領走。楊松林的父親説,何仙明也經常帶越南女子來家裏,説是要在當地嫁人。

  然而,進門不久後,這些越南媳婦集體出逃了。

  2014年4月14日早上7點,王曉蘭給即將下夜班的牛志忠打電話,説去縣城辦事。但上午11點多,她又給牛志忠打電話説,嫁到河北的一個妹妹和丈夫家人打架了,丈夫要把她趕走,讓王曉蘭拿錢贖人。對方要價5萬,她只有4.5萬,需要牛志忠再拿5000。牛志忠想到事態緊急,趕緊去親戚家借來5000元交給來拿錢的王平。

  王平走後沒多久,牛志忠再給王曉蘭打電話,對方手機已關機。而王強説,王平在2013年底離家後再未回過家。

  幾乎同時,30多公里之外辛集鄉幾個村子,越南媳婦的出逃也開始了。這天早上,白官屯村的馮建軍剛娶進門兩個多月的阿花,以要跟楊洼村的一個朋友去買衣服為由騎車離家。楊洼村楊松林家剛進門10天的何仙明,以“要送兩個妹妹走”為由,讓楊松林送她和另外兩個尚未在當地找到對象的越南女子到辛集鄉搭車。楊松林送走3人返回家中後,卻發現何仙明已帶走所有個人用品。楊松林預感不妙,立即聯繫介紹人阿花的丈夫馮建軍,馮建軍亦發現阿花的手機已關機。而賈莊村的陳江濤也發現無法與阿紅取得聯繫,3人和楊松林的父親一同趕到辛集鄉找人未果,遂到冠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報案。這才發現,刑警大隊已有七八人和他們有相同遭遇。

  據警方向京華時報記者提供的消息,在此前的4月13日,王曉蘭接到在河北邯鄲的越南籍婦女打來的電話,獲悉邯鄲警方開始調查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婦女,就打電話通知了其他越南籍婦女。

  據法院判決書,當天同時消失的還有河北館陶縣魏僧寨鎮趙官寨村楊盛娶的鄭小紅、路橋鄉果子園村秦玉偉娶的洪小花,以及冠縣蘭沃鄉後王羨村孫少傑娶的王明明、工業園區馬宋店村馬超傑娶的王婷婷,還有冠縣東古城鎮正疃村吳輝娶的王小玲、後田莊村張躍文娶的李婷婷等人,這幾每人平均由王曉蘭介紹。

  何仙明供述,王曉蘭去年4月份給她打電話,“讓我從廣西南寧過來到冠縣騙人”。2014年4月14日當天,王曉蘭給何仙明打電話,讓何叫上阿花一起逃走。

  牛志忠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直到王曉蘭離開半個月後,警方找他了解情況,他才知道王曉蘭已在當年4月29日被抓。

  組織複雜交替作案

  此案經立案後,冠縣警方曾趕赴廣西等地展開偵查,先後抓獲越南籍嫌疑人淩光輝、文體英、何仙明3人。警方表示,由於涉案人員眾多,使用假名、化名聯繫,關係網較為複雜,且交替作案,涉案地域廣、作案跨度大,加上語言不通和翻譯不便,給案件偵查帶來多重困難。

  京華時報記者在當地調查發現,在和牛志忠相處期間,王曉蘭先後介紹梁秀蘭、文體英、李美和、阿花(化名)、王婷婷(化名)、王小玲(化名)、何仙明7人,文體英介紹王明明(化名)、無名越南女子、小紅、海虹、洪小花(化名)、鄭小紅(化名)、袁海麗7人,李美和介紹李美花(化名)、李婷婷(化名)2人,何仙明介紹阿紅及另外一名女子,共18人給當地未婚男青年做媳婦,以介紹婚姻為由詐騙彩禮錢,涉及彩禮金額從3.9萬元到7.6萬元不等,共計近百萬元,文體英及李美和、何仙明所得部分詐騙款均交給了淩光輝。

  淩光輝即是牛志忠“迎娶”的王曉蘭,在廣西浦北縣張黃鎮十字村被抓,出生於1958年,與29歲的牛志忠相識時不是38歲,而是55歲,其戶籍地在廣西浦北縣小江鎮西塘村。據西塘村村主任介紹,淩光輝係從外地嫁到西塘村,但不確定是否從越南嫁過來,她已離家10多年,丈夫已經去世,20多歲的兒子在廣東打工。警方證實,淩光輝為越南籍,有中國戶籍登記。

  文體英于2014年4月30日在冠縣東古城鎮楊召村一農戶家中被抓,其出生於1976年,國籍不明,自稱係越南人,但偵查機關通過越南官方渠道卻查詢不到其資訊。

  楊松林在何仙明離開月余後外出打工,不久接到何仙明電話,“説她在南寧的親戚家,希望我能去找她。我也擔心有危險,但對她還是有感情的,就去了”。兩人在南寧擺地攤賣蔬菜,一起生活了一個多月。

  2014年8月5日,楊松林奶奶去世,何仙明拿著楊松林的身份證去南寧火車站買車票,被警方抓獲。

  廣西馱盧鎮政府工作人員回復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稱,何仙明10多年前從越南來到廣西崇左市打工,2002年左右嫁到馱盧鎮渠邦村,並在當地落戶。何仙明已離家七八年,其家人上個月才獲悉她已被判刑。

  警方表示,介紹淩光輝嫁給牛志忠的王平真名叫陳海瓊,已于去年4月被網上追逃,其他涉案的非法入境越南籍婦女,無任何有效身份證明,不使用真名,居無定所,警方對其追逃面臨極大困難。

  淩光輝被抓後已分兩次上交62.5萬元贓款,文體英也已分兩次上交贓款20萬元,偵查機關已分批上繳國庫。警方介紹,具體詐騙數額很難確定,對於涉案贓款是否應該退還給被害人,因此案件有些具體情境非常複雜,無法確定贓款具體屬於哪些人,且找不到法律支援,專門請教了山東省高院和省檢察院後,決定上繳國庫。

  今年7月13日,冠縣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淩光輝有期徒刑12年,文體英有期徒刑7年,何仙明有期徒刑1年8個月,對3人還分別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8萬元、1萬元。

  失調的比例與沉重的彩禮

  冠縣人民法院研究室相關負責人表示,當地此前並未出現過以介紹越南新娘為由進行詐騙的案子,此案是進入法院範圍內的唯一一起。

  他分析稱,當地未婚青年男多女少,又有一些未婚女青年外出打工時嫁到外地,更拉大了本地未婚青年的男女比例。且近年來冠縣離婚率有增高趨勢,離婚後女青年再婚較容易,但男青年因為彩禮、婚禮花費等導致家庭財力下降,加上年齡偏大、又是二婚,更不容易再婚。這導致部分男青年很難娶到媳婦,為越南新娘詐騙提供了土壤。

  梁堂鄉50多歲的媒婆王鳳(化名)説,近年當地彩禮上漲較快,一般家庭的男青年很難娶到媳婦,“(我們這裡)10個女的,有9個要求男方有樓房有車,還要求高個子、工作要好。如果只是普通工作,還嫌你沒本事呢。”

  她説,十多年前,當地婚齡男女的比例還在持平狀態,彩禮才幾千塊錢。自己兒子在2009年結婚時,彩禮剛6000元。但此後,彩禮先是漲到8000,又漲到1.1萬、3萬,近三四年漲得更快,6.6萬、8.8萬,“今年連6.6萬的都沒聽説過,還有的要到了10多萬,小妮兒都去哪兒了呢,怎麼這麼少呢?”

  多名村民表示,當地很多村子都有大齡未婚男青年,“哪個村都有好幾個,家庭情況中等的都很難娶到媳婦,越來越難”。

  京華時報曾報道,去年11月底,河北邯鄲市的曲周、廣平、館陶、肥鄉等縣也出現過上百名越南媳婦集體失蹤的案例。安徽合肥出現5名越南新娘在騙取50萬元彩禮後集體逃跑,月余後這5人中有3人已被警方從廣西抓獲,因涉嫌詐騙犯罪在今年10月底被移交審查起訴。

  冠縣警方表示,我國很多地方尤其是農村,有不少婚齡男性人口屬於單身,而在越南、柬埔寨,多種原因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女性比男性多,她們就想嫁給我國的“剩男”,由此也造成了我國多地涉外婚姻和投訴糾紛日益增多。此案中,這些越南籍外來婦女沒有有效身份證件和入境手續,均涉嫌非法入境。有的群眾在“迎娶”此類人員時,已知道對方沒有合法身份,也沒有到民政等部門進行登記或詢問。警方希望群眾增強防範意識,“畢竟和不明身份人員結婚存在被騙風險,且可能涉嫌收買拐賣婦女罪”。

  今年10月28日,牛志忠從記者口中得知,王曉蘭的真名叫淩光輝,他很驚訝。他用10年打工積攢的錢蓋好了房子,現在還是只有他一個人住。他説自己對淩光輝沒有怨恨,“恨也沒用,或許我上輩子虧欠她,這7萬塊錢是在還上輩子的債,12年後她出獄時,都快70歲了”。

  如今,他剛還完接淩光輝進門時欠的4萬多塊錢,他正在努力上好每一天班,重新攢錢。對於娶媳婦的事該怎麼辦,他説自己並不強求,“有媳婦更好,命中沒有也沒辦法”。

  他的微信昵稱叫“我想有個家”,個性簽名是“路在腳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出現的被騙者均為化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