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3日 星期四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女賊偷官員百萬財物:聽説是貪官才要偷(組圖)

  • 發佈時間:2014-08-01 08:49:33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胡愛善

房云云 (房云云供圖)

  房云云 (房云云供圖)

房云云向華商報記者提供的贓物圖片,包括購物卡、銀行卡等

  房云云向華商報記者提供的贓物圖片,包括購物卡、銀行卡等

  ■對話人物

  房云云:女,20歲,陜西彬縣人。在江蘇常州偷盜6起被判十年,因懷孕監外執行。其自稱在安徽合肥偷盜兩名官員財物200多萬元未被入罪,引發關注。

  ■對話背景

  房云云自稱作案8起,僅被起訴6起,兩起在合肥的官員被盜案未被提及,而房云云原本希望借舉報官員有經濟問題“立功”減刑。目前,兩名被盜官員身份確定,分別為安徽銀監局和安徽省食藥監局副廳級官員。安徽省紀委已介入調查。

  一個20歲的女子為何走上犯罪道路?昨日,房云云接受了華商報記者的專訪。

  出門打工3年沒回過家

  華商報:你目前在哪?你7月8日被判刑後去了哪?監外執行還能到處跑嗎?

  房云云:我目前在廣東東莞,我來找我男朋友。7月8日被判刑後,常州警方叫我哥哥把我接走,所以我隨我哥哥來到了西安。在西安待了十幾天,就到廣東來了。常州警方讓我8月份到咸陽彬縣的檢察院去報到,從那個時候才開始算監外執行,這段時間好像不算吧。我行動自由是因為警方沒有我的電話,而且我的電話打完以後就關機了,所以他們找不到我,也沒找過我,至於有沒有找我家裏我不知道。

  華商報:之前有媒體報道説,你17歲之後離開了陜西,能講講離開陜西之後你都到了哪些地方、做了什麼嗎?

  房云云:我初中畢業之後,就一個人直接到東莞去打工了,因為我們這邊的很多人都在東莞打工。到了東莞,我在一家電子廠上班,在那邊主要做硬碟,一個月2000塊錢。去年快過年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懷孕了,因為我們是要12小時站著上班,所以我想換個工作,但是很多工廠一體檢發現我懷孕之後都不要。我男朋友就讓我在家休息。

  華商報:這幾年你回過家嗎?

  房云云:沒有,3年來就一直沒有回去過,平時跟家裏人聯繫就是偶爾打打電話,也不經常聯繫。這次來西安後我也沒有回過家,不敢回去,而且也沒有聯繫過任何親戚朋友。當時一方面怕父母知道這件事情;另一方面需要在西安調養身體。

  自稱懷孕找不到工作才偷盜

  華商報:你是怎麼想到去偷東西的?

  房云云:我男友曾是我的工友,我們兩個人認識了有一年多了,本來是打算要結婚的。但今年過年期間,我們倆吵架了,他就不理我了。吵架之後,我就沒有生活來源了,工作也找不到,所以才偷東西。

  此前在常州取保候審期間,我去東莞找過他,但是這一次在安徽合肥犯事以後再也找不到他了。他現在已經不在廠裏上班了,他之前用的手機也不用了。他是湖北人,但我從來沒有去過他家,也不知道他們家的具體地方。

  我這次就是去東莞找他的,但是我還是找不到他。

  第一次沒偷到啥東西

  華商報:你是跟誰一起去的常州?第一次偷東西是什麼情況?

  房云云:我一個人去的。第一次偷東西是在今年3月份,哪天我不記得了。那天我進了一個小區,保安也沒管我,我就進了一棟高層樓房。我坐電梯上去,隨便挑了一家就敲門。我在那家敲了好一會,確定沒人,就拿出開鎖工具開鎖。那天開得不順利,我弄了半個多小時才弄開。

  華商報:你跟誰學的開鎖?

  房云云:我在網上學的開鎖偷盜。

  華商報:你開了半個多小時,都沒被人發現嗎?不害怕嗎?

  房云云:怎麼可能不害怕呢?我也害怕那家人回來。但是一想到自己沒有收入,就繼續幹。

  華商報:那次你偷到什麼了?

  房云云:那天沒偷到。也不是每次都能偷到東西的。第一次偷到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在常州一共偷了6次,偷了什麼判決書上都寫了。

  華商報:你被常州警方抓獲後,3月22日被取保候審,為什麼在取保候審期間又跑到安徽合肥去偷東西了?

  房云云:因為我被抓以後錢全都退了,取保候審交了1000元,出來以後還是沒錢,挺個大肚子又不能上班。安徽合肥離常州很近,我就到那邊去了。

  先搜照片認人然後跟蹤

  華商報:你在常州都是隨機偷,怎麼到合肥以後就盯上官員了呢?

  房云云:我到了那邊,聽當地人説安徽銀監局副局長胡某和安徽省食藥監局副局長陳某這兩個官員家裏很有錢,説他們是貪官。既然他們是貪官,我還偷老百姓幹嗎?

  華商報:當地人是指誰?

  房云云:我也不認識,我搭計程車的時候聽計程車司機説的。而且我去踩點前不少人都這麼説。

  華商報:是怎麼找到他們家的?

  房云云:我先根據名字在網上搜索他們的照片,為了弄清楚這兩人的家庭住址,我跟蹤了20多天,每天我都在單位門口等著他們下班,他們開車回家我就打的跟著,經過好長一段時間跟蹤,才知道他們住哪兒,所以地址我記得很清楚。我是在早上9點多進到他們家的,那個時候他們上班,家裏沒人。

  華商報:這兩次你是跟誰一起去的?當地官方通報説你是團夥作案。

  房云云:根本沒有什麼團夥,就是我一個人,前前後後都是我一個人。我有一個知心朋友,她也是幹這行的,我們很談得來。但我們是各幹各的,我們沒有組織,是一個人行動。

  華商報:在官員家,你偷到了什麼?

  房云云:在常州,我在銀監局副局長的家裏偷到了600多張購物卡和許多貴重禮品;我在藥監局副局長家偷了大約價值三四十萬的購物卡,好幾根500克左右的金條。我在這一戶裏還看到很多禮品和幾本房産證。偷出來的那些東西在我被抓之後,都被警方收走了。

  600張購物卡挨張查餘額

  華商報:你偷完以後為什麼還拍了照片了?

  房云云:我當時給購物卡拍照,本來是想炫耀一下。我那個朋友就勸我不要動這些卡,萬一以後被抓了,向紀委舉報他們,還能給自己減刑。

  華商報:你怎麼知道這些卡上有多少錢的?

  房云云:那些卡我全部都去查了,每一張都查了,好多都是沒有用過的,600多張分別有合肥百貨大樓的面值1000元的購物卡大概就有400余張,還有銀泰百貨的面值1000元、2000元的有30多張,回家我數了數有五六十萬元的購物卡和香煙、冬蟲夏草等禮品。

  生小孩後打算讓自己父母帶

  華商報:你在被判刑之後,還寫求助信了?

  房云云:是,我想不通,怎麼會少了那兩個案子?我還希望靠舉報官員減刑呢。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所以我寫了求助信,是我朋友幫我寄的,沒過幾天就有記者聯繫我了。

  華商報:你有沒有找過律師?

  房云云:沒有,因為找律師要錢,我沒錢,因為我家在農村也沒錢。而且我爸前段時間腿摔斷了,也需要錢。

  華商報:你懷孕都八個月了,今後有什麼打算?

  房云云:我就想著立功減刑,減完刑該坐幾年坐幾年,如果少坐幾年,我就可以早一點出來見到我的小孩,我要好好養他,不想讓他沒有媽媽。

  華商報:有沒有想過孩子生下來後怎麼辦?

  房云云:等孩子生下來,我想讓我爸我媽幫我照顧一下。

  華商報:你之前不是怕父母知道你的事情嗎?

  房云云: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哥跟他們説了我的事情。華商報記者王利民王黎莉

  ■記者手記

  採訪房云云的過程是很波折的,因為她的手機大部分時候都是關機的。她似乎一直在路上,每次打通電話時,她都説自己在坐車。當她的電話關機時,記者只能通過短信與之聯繫。她説,她會定時開機,當她看到短信,會給記者打來電話。

  在房云云的講述過程中,她似乎是有所保留的,她説的話虛虛實實疑點頗多。如她強調自己是一個人作案,但在“沒錢”的時候卻到另外的城市作案,還能花20天踩點。

  是什麼樣的環境或因素讓房云云走上犯罪的道路?房云云講述的哪些是真實的?這些疑問都需要警方進一步的調查來解答。

  (原標題:犯案回陜不敢回家 怕讓父母知道(圖))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