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7日 星期二

財經 > 産經 > 人物 > 正文

字號:  

黃光裕歸來又如何:家電零售已經有了京東和天貓

  • 發佈時間:2014-12-08 14:15:57  來源:人民網  作者:黃燁  責任編輯:張少雷

  黃光裕可能“因保外就醫提前出獄”的傳聞引起業內強烈關注的同時,也立刻引爆了資本市場的波動

  不過,在資深家電專家劉步塵看來,“不管黃光裕提前出獄也好,履行完刑期也罷,國美電器的日常運營本就在他的管控範圍內,出不出獄都不會對公司産生實質性影響”

  事實上,即使黃光裕提前出獄,能否適應新的家電江湖還是疑問。畢竟,現在的家電行業早就不是當年他與大中電器創始人張大中、永樂電器創始人陳曉張近東和三聯集團董事長張繼升等人正面對決、狼性擴圍的時代了,反而要更講求網際網路精神、更懂得網際網路思維

  黃光裕,一個熟悉卻有些久違的名字,這位國美電器原董事局主席曾一度被媒體奉為“Chinese Idol”(中國偶像)的“大佬”,之後卻又身陷囹圄。如今因為一則消息,他再度回到媒體的聚光燈下。

  日前,市場出現傳聞:黃光裕可能“因保外就醫提前出獄”。同時,有消息援引“黃光裕案”代理律師“此前披露的資訊”稱,“即便不進行保外就醫,黃光裕也將於2015年提前出獄。”

  上述傳聞即刻引爆了當天資本市場與黃光裕和國美電器有關的3隻股票——中關村很快漲停,三聯商社和港股上市公司國美電器以高漲收盤。“這足見資本市場對黃光裕影響力的認可。”某券商策略分析師對記者感慨。

  針對上述消息,記者曾第一時間致電包括國美電器副總裁何陽青及負責法務的副總裁鄒曉春、黃光裕胞妹黃秀虹等多位人士,但他們或以關機應對,或電話始終不能撥通。直到幾天后,國美電器CFO方巍才對外進行了回應:“沒有接到任何資訊,這是傳聞。”該表態算是對上述傳聞進行了官方否定。

  “他提前出獄,也不是完全沒這個可能性。”國美電器原常務副總裁助理、現拉夏貝爾執行董事高級常務副總裁胡剛對記者猜測,“黃光裕案本就有一定的時代背景,時過境遷,可能會有相關的操作空間。”

  只是,蟄伏已近7年的黃光裕重新歸來,是否能適應如今的家電江湖?

  雖然時代造就了黃光裕,但前進的時代也永不可能等待黃光裕。或許正如資深家電專家劉步塵對記者所感慨的,“以張近東和黃光裕為代表的家電行業競爭的‘上半場’早就結束了。‘下半場’,可能更多地還是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劉強東等網際網路人的對決了。這興許才是目前這個家電江湖的主題。”

  早有傳聞

  上世紀90年代末、本世紀初,幾乎是一個“站著都能把錢掙了”的時代。那些年,黃光裕和他的國美電器,不斷擴張,最終將中國家電零售業連鎖模式發揮得登峰造極,紮根內地市場的同時,還在中國香港和東南亞等地建立了自己的分公司。

  “不僅是老闆,對我們公司來説,真正的轉捩點發生在2008年。我清晰地記得那一年的情況:一開始説老闆‘被拘捕了’,我堅決不信,但沒想到,幾天后,事情竟然成真。”去年年初,一位曾在黃光裕手下工作、現在是國美電器上海某分店店長的人士在和記者聊天時回憶,“每年,我們都要在一些報刊雜誌上刊登打折等廣告資訊,但那一年,一些報刊雜誌竟然猶豫了,原因就是老闆被拘捕的消息出來了。”

  這個“轉折”的時間點是在2008年11月27日。當時,北京市公安局新聞辦對外證實:黃光裕因“涉嫌經濟犯罪,正在接受警方調查”。中國證監會隨後通報稱,發現黃光裕的北京鵬潤投資有重大違法違規嫌疑。

  緊接著,2010年2月12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黃光裕涉嫌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對同案其他被告人及相關被告單位亦一併提起公訴。

  據官方披露,當年5月18日的審判結果顯示,黃光裕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並處沒收個人部分財産2億元;犯內幕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金6億元;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6億元,沒收個人財産2億元。”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稱。

  “14年刑期,準確的計算方法是從2008年被拘捕算起,也就是説,按一般意義理解,他要在2023年才會出獄。”郝俊波律師事務所律師郝俊波對記者解釋。

  不過,外界對黃光裕的關注從沒有停歇過。

  查閱公開資料,2012年開始,市場就不斷出現關於黃光裕刑期的一些報道和傳言。比如,2012年10月中旬,廣州媒體稱,黃光裕“獲得了法院減刑10個月的裁定。這是黃光裕入獄服刑以後,首次獲得減刑”。對此,北京媒體稱,“減刑的原因在於黃光裕在服刑期間各方面表現優秀,無違規違紀行為。”

  同樣在當年,曾代理黃光裕案件的律師楊照東和二審時的代理律師張世國均表示,黃光裕“還有減刑的機會”。同時,有消息引用楊照東的話稱,“法律規定服刑期最少也要達到所判刑期的一半,也就是説,黃光裕至少要坐牢7年以上。”該消息同時稱,按其被調查的時間2008年11月算起,如最大限度減刑,“黃光裕的牢獄生活也許只剩下3年了”。

  不止如此。一些相關股票的股吧裏,一直在傳黃光裕提前出獄的消息。今年3月,更曾有一位企業的副總對記者打聽“提前出獄”消息的真實性,得到記者“不太可能”的回復後,他還頗感意外。

  對於“黃光裕出獄”傳聞,胡剛對記者強調,這只是“可能性”,不能被認定為“切實的操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目前看,國美電器經過前幾年的陣痛,現在在經營上正在好轉,且多元化經營或佈局的思維,會對公司未來的業績提供幫助”。

  不過稍早前,接近國美的知情人士對媒體透露,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的妻子杜鵑,身兼國美電器戰略決策委員會主席及國美控股CEO職位,擁有國美係全盤實際掌控權,“國美係最近涉足的一系列金融收購,杜鵑都是直接戰略決策人”。

  明年出獄?

  不可否認的是,黃光裕“提前出獄”的消息再次出現在市場中,立刻引起了資本市場的波動。“中關村漲停、三聯商社大漲、國美電器階段性走勢穩定,不是這幾家公司有重大的實質性利好消息,恰恰是消息面有動作,即‘黃光裕出獄’的傳聞。”上述券商策略分析師此前對記者解釋,“從這個角度看,不能完全排除人為放出消息的可能性。”

  “一方面,這顯示了大家對黃光裕的期待,畢竟,他始終是一個公眾人物;另一方面,這幾家公司過往或現在確實都曾和黃光裕有關聯。”郝俊波認為,“但個人認為,一直出現‘提前出獄’的傳聞或揣測,還是因為對刑期理解的偏差。”

  “確實可以提前出獄。但一般而言,要有3種情況:因表現非常良好,獲得假釋機會,但在假釋期間,不能脫離公安部門的視線,畢竟,從法律上看,仍是戴罪之身;第二種就是減刑,同樣基於獄中的良好表現和對社會可能的積極貢獻來判定;第三就是保外就醫,但這個前提是須提供醫療證明等。”郝俊波解釋,“但要再次強調的是,‘提前出獄’的前提,一般都是要服刑一半的刑期以上。”

  “也就是説,外界的揣測大多數是基於‘一半以上的刑期’來判斷的。”郝俊波説,“但想要真正獲得減刑,乃至提前出獄,遠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畢竟,法律並非兒戲,不能外界怎麼説就怎麼執行,一切都要看相關部門的最終判定。”

  “都不一定,千萬別當成真消息來處理。”劉步塵説,“就目前能見的情況,黃光裕本人還是在獄中服刑,國美方面似乎也沒有做好迎接老闆回歸的準備。”

  但胡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黃光裕案”不能脫離時代背景考慮,“現在時過境遷,加之國美電器在納稅、就業等各方面的貢獻,相信黃光裕還能獲得減刑的機會。至於能不能提前出獄,雖説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但還是要看最終的認定”。

  還有媒體稱,減刑的規定是“判決正式生效後滿一年六個月,可申請減刑”。距離2012年10月首次減刑的消息已超過兩年時間,“理論上,今年黃光裕也會有一次減刑成功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有報道稱,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在服刑人員中開展的“踐行傳統文化”改造標兵的評比活動中,黃光裕、藥監局藥品註冊司原司長曹文莊等“獄中名人”都被評為“改造標兵”。

  不過,對於上述分析和猜測,國美電器始終未進行太多回應。僅方巍對媒體表態稱,“網上説法為傳言,沒有收到黃光裕出獄的消息。”

  意義有限

  在劉步塵看來,即使黃光裕真的提前出獄了,對國美電器可以形成心理層面的利好,比如,股價更好了,軍心可以更穩定了。但客觀而言,實質性利好“卻非常有限”。

  “根本原因在於,國美電器早就在他的遙控指揮下在發展。”劉步塵説,“出來和不出來,都不會改變國美電器的決策和方針。”

  事實上,2012年,新浪科技就援引多位國美知情人士的話説,“儘管黃光裕在獄中,但目前國美的重要決定和戰略決策,都來自於黃光裕的直接意志,尤其是在其夫人杜鵑復出、陳曉離開國美之後,國美董事會只是黃光裕的‘影子內閣’,杜鵑是黃光裕的直接代言人。”

  新浪科技還稱,黃光裕與外界的溝通,除了通過常規渠道申請定期探監之外,警方還為其開闢了一條特殊通道,“比常規的書信溝通更為快捷,具體操作是相關公司將相關文書遞交給警方,並由警方轉交高墻之內的黃光裕處理後,再遞還給相關公司。黃光裕通過此渠道可以參與國美的重要決策,遙控公司事務”。

  騰訊財經近日也稱,身在獄中的黃光裕每月會有與家人會面的機會,透過會面和書信等方式,可以獲得一些國美經營層面的資訊,且給予必要的戰略指導,“杜鵑可以説是對黃光裕理念最為熟悉和了解的人,由其代替黃光裕執掌國美係,可以保證國美係的活力”。

  在多位觀察人士看來,就近期的情況看,國美電器動作不斷,背後同樣顯示的是黃光裕的烙印。

  據悉,國美電器先是今年早些時候在新領域——黃金和珠寶市場進行打拼,且採取的策略就是“低價”。據稱,國美相關黃金産品每克的定價“將長期低於傳統渠道20元-30元”。這在一定程度上展現了當年國美電器剛開始擴充門店時的狼性文化。對此,有媒體稱,踏入黃金領域,是身在獄中的黃光裕的“執意決定”,且“親自策劃指揮”。

  “我還看到了國美電器與徽商銀行的合作。入股這家銀行,能補強國美電器的金融板塊,更重要的是,在打造産業之時,有金融支撐,會減少國美電器的後顧之憂。這可能也是黃光裕所樂於看到的。”胡剛説。

  早前,國美電器發佈公告稱,將以每股發行價3.80港元認購6.325億股徽商銀行新的H股,總代價約為24.035億港元(約20億元)。緊接著,國美電器再次公告稱,為了順利推進認購事項的進行,與徽商銀行簽訂補充協議,對認購股份數由6.33億股新H股調整至4.71億股新H股,“下調後,認購股份約佔徽商銀行目前已發行股本的4.26%及約佔徽商銀行透過經調整認購股份發行而擴大後已發行股本的4.09%”。

  齊魯國際認為,減少認購金額可增加公司發展電商、延保和消費信貸本金,“況且,徽商銀行並非國內網民最常使用的網上和手機銀行十大之一,公司可以有更好的合作選擇”。

  “別忘了,老對手蘇寧也正對銀行虎視眈眈,一度要成立自己的民營銀行。從策略上來看,國美電器和黃光裕從不會甘於人後。”胡剛説。

  “還是要看到,雖然黃本人沒有出獄,但國美電器的成績卻提升了。”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對記者提醒,“這一點,本就值得市場關注。”

  國美電器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實現銷售收入446.45億元,與去年同期業績相比增長7.2%;凈利潤端,該公司前三季度凈利潤為10.18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74.9%。國美將這份業績解釋為“得益於全渠道戰略的成功”。

  時代變了

  國美電器變了,但時代更變了。“即使真的他‘王者歸來’,重新在國美電器的總部大樓裏指揮若定,也難以改變國美電器遇到的難題。比如,網際網路戰略,又比如怎麼快速提高門店的銷量。”劉步塵認為,“時代造就了黃光裕,但現在的時代,黃光裕或難以在短時間內適應。”

  “客觀而言,國美線上,作為國美電器的重要部分,過去走了彎路,線上線下內耗,與庫巴網也有內耗,這導致了他們失去佔領高地的機會。”曹磊説。

  胡剛也説,不管是發展黃金還是經營房地産,國美電器都可以稱為“成功”,但惟有網際網路戰略,“可能沒有當初想像中那麼好”。

  “公司表示,少數股東權益虧損為母公司承擔電商虧損40%的部分。按此計算,公司1-9月的電商虧損約4.1億元。我們預計公司全年電商虧損約5.5億元,與前兩年虧損5.3億元、5.4億元比較沒有改善。”齊魯國際認為,“但營業利潤率實質將由前兩年的-18.6%和-16.8%,大幅改善至-7.8%。我們預計隨著電商規模進一步擴大,明後兩年,公司電商虧損有望縮減至4.3億元和2.7億元。”

  有人撰文説,這麼多年,市場已發生了巨變,“家電零售出現京東這樣的電商巨頭,天貓也強勢崛起。房地産業也不太景氣,傳統零售受電商影響很大,這對於黃光裕和國美來説是極大的挑戰”。

  該文章説,國美正在推行渠道下沉,在三四線城市也開始佈局,來重新掌控渠道力量,但巧合的是京東也將渠道下沉當作未來幾年的首要市場戰略,“所以,即便是黃光裕出來之後,國美也無法像當年那樣通過資本力量來打敗對手,因為京東現在也不缺錢了。未來,線下線上是一體的,國美面對的挑戰將是黃光裕出來後首先要解決的戰略方向問題”。

  “還有一個風向就是百貨化。蘇寧開始百貨化了,雖然國美不願意整天和蘇寧比,但蘇寧這些年發展遇到的瓶頸問題,對於國美也是同樣的。黃光裕要面對一個天花板突破問題,這是面對自己增長和面對電商平臺的雙向壓力驅動的選擇。”該文章認為。

  事實上,當年的家電江湖中,黃光裕面對的對手都以傳統居多,無論是後來居上的張近東,還是張大中、張繼升,無不出身線下。當年,他可以憑藉資本的力量吞併大中電器、永樂電器和三聯商社,甚至“趕”走陳曉,如今,單靠資本的力量,或很難完全跟得上京東這樣以網際網路起家的公司的發展節奏,尤其是京東本就備考騰訊這樣的網際網路巨頭,加上阿里巴巴同樣在家電産品上不甘人後。但好在黃光裕沒有像當年的孫宏斌那樣被人從公司趕跑,失去對公司的掌控權,也沒有像顧雛軍那樣徹底失去國美,更沒有原地踏步,放棄網際網路戰略進而失去競爭的希望。

  曹磊在調研國美線上後發現,在移動端,國美線上發展得不錯,大有趕超蘇寧易購之勢。另一位電商分析師莫岱青認為,國美集團線下積累的優勢能對線上起到一定輔助作用,如物流,又如供應鏈的相互融合等。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