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科技 > 正文

字號:  

25家虛擬運營商爭奪通訊市場 三個月用戶僅20萬

  • 發佈時間:2014-09-25 07:15:25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李松濤  責任編輯:陳晶

  除了移動、聯通、電信,手機號碼還有別的選擇嗎?從今年5月開始,一批民營企業加入到通訊業務市場,不過,暫時看起來,這些被稱為虛擬運營商的民營企業還遠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

  所謂虛擬運營商,簡單説,就是從移動、聯通、電信三大基礎運營商那裏“包乾”一部分通訊網路,然後通過自己的計費系統、客服號、行銷和管理體系賣給消費者。

  從5月開始放號運營以來,已經有三批25家虛擬運營商參與到市場爭奪中,但成績非常不理想。

  工業和資訊化部最近發佈的一則通知顯示,多家民營企業正式向公眾放號,移動轉售業務用戶已達20萬餘戶。移動轉售業務,也就是虛擬運營商業務。也就是説,儘管放號3個多月,但虛擬運營商的市場用戶僅僅20萬。

  虛擬運營商的價格死穴

  2013年12月26日,工信部正式頒發轉售業務許可證,首批虛擬運營商牌照花落11家民營企業。在當時,幾乎所有的虛擬運營商都信心滿滿。一些電信研究領域的學者也對此充滿信心,認為虛擬運營商的註冊資本金要求小,在2015年前,將至少給市場增加5000萬用戶。

  在三大國有基礎運營商把持的電信領域,虛擬運營商的進入意味著民營資本的進入,業界期待能打破壟斷,帶來更便宜更優質的電信服務。

  第二批、第三批牌照陸續發放。按照工業和資訊化部的規劃,所有虛擬運營商的號段被定為170號段,其中,“1700”為電信,“1705”為移動,“1709”為聯通。

  5月4日,與中國電信簽署虛擬轉售業務的話機世界開始發售170號段,稱為國內第一個正式放號的虛擬運營商。

  為了吸引用戶,虛擬運營商使出了渾身解數。

  話機世界推出“話費返充50%”、“手機用多久保多久”、“浙江省內2小時內到府服務”為核心內容的三大特色服務。其9檔套餐中,最低檔位29.9元/月,包含80MB數據流量和80分鐘語音通話;最高檔位399.9元/月,包含3500MB(約合3.4GB)流量和1000分鐘語音。

  與中國聯通簽署虛擬轉售業務的蝸牛移動拿出了“零月租、無套餐、流量兩年不清零”為賣點的“999免卡”。

  不過,就在蝸牛移動放號當天,就被合作夥伴中國聯通叫停。經過多次協商,一週後才恢復上線。

  阿裏通信的計費標準是,阿裏通信運營的170號碼語音、短信、上網均以流量計費,流量費0.125~0.2元/M,並將探索WiFi環境下170號免費打電話。這裡的以流量計費是在語音通話與流量之間設定一個換算值,通過後臺完成這種換算,其具體資費為:通話1分鐘=0.75M,1條短信=0.5M,而每M流量=0.125~0.2元人民幣,單價隨使用量遞減。

  用京東通信的話説,其通信業務的特點是無套餐、無合約、無最低消費。其資費標準:語音0.15元/分鐘、流量0.15元/M、短信0.1元/條、服務費10元/月,長途、市話、漫遊資費合一,通話被叫全國免費。此外,京東還推出“211免費通信特權”:自5月28日到當年年底,京東銀牌及以上用戶,每在京東消費2元,可為自己的170號碼增加1分鐘通話時間。

  從大多數虛擬運營商的資費方案來看,流量不清零、不設最低消費成為多數虛擬運營商的殺手锏。

  但從實際對比來看,原本被給予降價期望的虛擬運營商並沒有佔到價格優勢。

  以語音通話資費為例,三大運營商一些業務品牌的語音業務資費已降至每分鐘0.1元左右,再加上套餐內贈送的免費通話時長,現在實際資費水準每分鐘已低於0.1元;而大多數虛擬運營商的語音通話資費在0.12元/分鐘左右。

  從流量價格看,在單價上,三大運營商的價格要高於虛擬運營商,但三大運營商有各種套餐包,最終的價格低於虛擬運營商。比如京東的流量價格,1G流量為150元,而聯通1G流量包的價格只有60元,移動更是只有50元。

  從市場競爭來看,很難理解虛擬運營商為何佔不到價格優勢,但如果從虛擬運營商的基礎來看,這又是一個不難理解的問題。

  所謂虛擬運營商,就是民營企業租用三大基礎運營商的部分網路進行銷售與服務,換句話説,虛擬運營商的角色就是批發銷售,拿不到低廉的批發價格,虛擬運營商無法取得銷售價格優勢。

  內部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基礎運營商給虛擬運營商的批發價一般是目前標準資費的4~7折,而基礎運營商經常會有促銷活動,算下來依然比虛擬運營商便宜。

  虛擬運營商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衚同,拿不出更優惠的資費方案就無法吸引更多用戶,而沒有更多的用戶就無法與基礎運營商進行有效的價格談判。

  起個大早,趕個晚集

  放號運營3個月,用戶擴容僅20萬,對於這樣的成績單,電信專家、北京郵電大學教授闞凱力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市場認可度不高非常正常,因為虛擬運營商已經過時了。”闞凱力説,國際上,虛擬運營商的推出是在十幾年前,當時還沒有移動互聯,虛擬運營商的出現就是為了打破電信領域的壟斷。但如今,移動互聯已經對電信行業造成了巨大的衝擊,情況已經截然不同了。

  虛擬運營商的概念最早由英國電信局提出,在上世紀90年代出現。1998年至2003年,全球每年新增的虛擬運營商在25個左右,逐年提高。2004開始進入虛擬運營發展的高峰期,全球年新增虛擬運營商80個。

  1999年,原資訊産業部在北京香山飯店舉行會議,討論虛擬運營商在我國發展的可能。闞凱力就是參與者。

  “當時覺得這個事情推廣正當時,但因為對電信業壟斷存在不同看法,這個事情最終被叫停。”闞凱力説,當時在廣東已經有了一家虛擬運營商,名字叫潤迅,與廣東移動合作,很成功,資訊産業部開會時就是想把這個經驗在全國推廣。

  上世紀90年代末,基礎運營商正處在發展手機行業的階段,運營商需要合作者幫助推廣。

  “廣東移動當時主要在高端群體進行推廣,那些小城市等低端客戶區域顧不過來,就選擇了潤迅公司拓展業務,給了潤迅10萬個號。”闞凱力説,結果廣東移動與潤迅公司是雙贏,擴大了市場,雙方也都賺了錢。

  但這種做法沒能得到相關部門的認可。闞凱力告訴記者,當時有部門認為,電信行業事關國家安全,還不能讓民營企業進入。於是,我國的虛擬運營商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

  一擱置就是十幾年。直到2012年6月,工業和資訊化部才出臺《關於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一步進入電信業的實施意見》,虛擬運營商才重新提上日程。再過一年半,才有了第一批11家民營企業獲得虛擬運營商牌照。

  這個時候,全球虛擬運營商的發展已經從高峰向下跌落。工信部電信研究院泰爾管理所高級諮詢師楊書的一篇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5月全球虛擬運營商總數量達到1207家,其中歐洲有723家,亞太地區為197家,北美地區為174家。用戶數方面,全球虛擬運營商服務訂閱人數有1.2億左右,佔全球電信服務用戶數1.8%,其中,歐洲地區虛擬運營商用戶份額達到12%。

  楊書的報告顯示,從2008開始,行業內企業的數量開始萎縮,每年新增虛擬運營商數量逐年降低,並於近年內出現了虛擬運營商的關閉潮。全球約有25%的虛擬運營商停業或是被收購。

  但楊書認為,以2013年中國電信業務收入11689.1億來算,中國虛擬運營市場有約800億市場份額,虛擬運營商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現在微信都普及了,虛擬運營商還有什麼價值?”闞凱力説,我國錯過了虛擬運營商發展的最好時機,虛擬運營商已經過時了。現在,騰訊就是最大的虛擬運營商,但這家公司並沒有相關牌照。

  在闞凱力看來,錯過發展虛擬運營商的發展時機,保護的是國有企業的利益,損害的是電信事業的發展和消費者的利益。而如今發展虛擬運營商,管理部門依然採用審批制,完全沒必要,用備案制就可以了。

  虛擬運營商有多大發展空間

  儘管市場反響不夠理想,但是第四批虛擬運營商牌照的審批並沒有停止,有消息稱,9月底,將會有新的一批牌照發放。

  “現在的牌照對虛擬運營商來説就像是冬天的濕棉襖,穿上不舒服,脫下來又不捨得。”在北京康源互動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北京3G産業聯盟副理事長項立剛看來,虛擬運營商還沒有做好準備。

  “要向用戶提供電信服務,不僅僅是拿到號段那麼簡單,要建設自己的服務系統、計費系統,拿出自己獨特的服務産品。”項立剛説,但對虛擬運營商來説,這些目前都還在探索階段。

  讓170號段用戶不滿意的除了價格,還有就是服務。在很多城市,用固定電話撥打170號段的號碼,會顯示是空號,銀行和網站也不識別170號段的電話號碼,用戶無法收到驗證碼。

  在電信業界專家看來,這些都是基礎運營商與虛擬運營商之間的數據庫系統沒有協調好的結果。

  工業和資訊化部電信研究院網際網路中心主任、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IP與多媒體工作委員會副主席何寶宏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從去年年底工業和資訊化部正式發放虛擬運營商牌照以來,也就8個月的時間,虛擬運營商在技術上、對接上都還沒有做好準備,基礎運營商也沒有把數據調整到位,市場對虛擬運營商的期望太高、太樂觀了。

  比如,最吸引用戶的流量不清零,能否做到並不完全取決於虛擬運營商,更多的是要看基礎運營商給予的折扣與技術支援。

  “更大的問題在於服務品種,虛擬運營商還沒有想清楚自己的獨特優勢産品是什麼。”項立剛説,如果目光還盯在語音通話業務上,虛擬運營商沒有希望。

  在語音通話領域,運營商市場已經非常成熟。統計顯示,截止到去年,全國有不到3億固話用戶,7.5億移動用戶。三大基礎運營商的競爭已經非常激烈。

  “市場留給虛擬運營商的空間非常小。”項立剛説,虛擬運營商必須拿出獨特的服務産品來才能贏得市場,只靠從基礎運營商批發銷售根本發展不起來,基礎運營商自己都在搶客戶,有什麼動力給虛擬運營商很低的價格折扣?

  從目前各家虛擬運營商的方案來看,並非不想作出獨特的産品。比如京東試圖將消費者在其網站的消費與通信粘合在一起,現在的促銷方案中規定在京東消費一定金額就送一定量的通話時間和上網流量。

  “但這種促銷是有時間限制的,過了這個時間點以後怎麼辦?”項立剛説,現在手機普及率已經很高,要讓消費者再增加一個手機,就必須拿出過硬的理由,但現在虛擬運營商暫時還拿不出這樣的産品和服務。

  虛擬運營商基本上分為三大類。一類是網際網路企業,比如京東、阿裏、蝸牛線上等,第二類是是手機製造商和渠道商,比如海爾、國美、迪信通等,第三類則是拓展業務範圍的企業,比如海航、平安等。

  “總體來看,虛擬運營商還是有發展的空間。”何寶宏説,目前獲得牌照的企業類型很多,如果能夠將通信與各自傳統的業務結合起來進行創新,前景是沒有問題的。

  他説,用傳統的視角來看待電信市場會發現,這個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似乎沒有什麼空隙留給虛擬運營商,但如果從創新的角度看,只要能拿出獨特的創新産品與服務,這個市場就有無限的可能。

  “我國已經錯過了虛擬運營商發展的時機,現在乾脆放開網路電話業務,也不要審批,備案就可以,讓更多的民營資本進入這個市場來競爭。一方面會提高通信設備的利用效率,另一方面會給消費者帶來好處。”闞凱力説,目前全世界電信大國中,只有中國還沒有開放網路電話。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