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五星級酒店今年10家棄星 半數為政府定點招待

  • 發佈時間:2014-10-16 07:06:40  來源:新京報  作者:李丹丹  責任編輯:孔彬彬

資料圖

  資料圖

  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嚴控會議費支出,部分地方政府在會議費管理辦法中做出“限星”的規定。去年9月底,三部門聯合製定了《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管理辦法》。其中明確規定了“二、三、四類會議應當在四星級以下(含四星)定點飯店召開。”11月出臺的《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中也為會議費上了一道“緊箍咒”。

  政府的規定在酒店業界內引起了一些反應,也催生出了一些應對辦法。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全國多地,部分五星級酒店放棄星級資質的復審,從“五星”變“無星”。今年以來我國“棄星”的10家五星級酒店中,至少半數為當地政府的定點招待酒店。

  現狀

  五星級酒店今年首次減少

  截至去年底,中國的五星級酒店的數量依舊保持增長態勢,當年五星級酒店增幅高達16%,達814家。然而,新京報記者在查閱今年9月份最新數據時發現,今年我國五星級酒店的數量降至804家。這也是近年來首次下降。去年僅一家飯店因戰略調整而主動提出放棄五星級資格,而今年放棄五星級資格的酒店達到10家。

  近日,新京報記者對這10家五星級酒店進行回訪,10家酒店均表示主動放棄了今年的五星級酒店的資質復審。對於棄星的原因,其中8家酒店坦言,“棄星”是由於“八項規定”等政策帶來的壓力。另兩家酒店分別表示“是酒店內部問題,不便回答”和“由於酒店不擴建,達不到今年五星級評選標準”。而受訪的酒店中,多數表示價格並未因“去星”而降低。

  全國旅遊星級飯店評定委員會是負責全國飯店星級評定工作的最高機構,而其下設辦公室則設在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秘書處。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秘書處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限星”的政策對酒店打擊很大。

  探因

  棄星酒店多以政府接待為主

  今年以來“棄星”的10家五星級酒店分佈在北京、浙江、吉林、廣西、河北、山東、山西、新疆8省份。記者查閱以上各地的會議費管理辦法發現,廣西、河北、山西、北京等4地均針對“限星”做出了相關規定。

  南寧市邕江賓館作為南寧市政府公務接待賓館,一度是接待政企領導的地方。而今年,這位南寧當地的老牌賓館也放棄五星級復審。該賓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挂了星就做不下去了,因為主要還是靠政府這邊的業務。”

  與之類似的還有秦皇島大酒店。作為秦皇島首家五星級旅遊飯店,也在2014年秦皇島市政府的定點飯店中位列第一位。

  作為當地的老牌酒店,為何要放棄五星級的稱號?該酒店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坦言,該酒店經常主辦當地委辦局的會議,也承接企事業單位和政府的會議。而全國各地“反四風”的背景下,主動選擇摘星。

  嚴控會議費對一些政府業務佔比較高的酒店提出了挑戰。今年棄星的山西晉城金輦大酒店一位工作人員表示,現在大形勢變了,而該酒店以接待政府為主。其稱該酒店是政府定點酒店,“大領導經常來住”。

  除去政府的定點招待酒店外,今年“棄星”的五星級也有一些並無此背景。桂林樂滿地度假酒店地處桂林市興安縣。據一位工作人員介紹,酒店附近有主題樂園、國際標準高爾夫球場和室外溫泉。據其稱,“政府時不時會過來開會,經常與政府單位合作。”

  問及今年放棄五星級復評的原因,這位工作人員表示,酒店自動放棄是出於對這幾年行情上的反應。“因為現在很多企事業單位要求得很嚴格,但是我們還是按照五星標準來提供服務。”

  費用

  多數棄星酒店仍維持高價位

  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劉思敏曾表示,“八項規定”以來,政府類生意迅速減少,高端酒店入住率和房價雙降,給業者帶來壓力。但五星牌照雖摘,價格是否真的下降還有待繼續觀望。

  在五星級酒店“棄星”後,價格是否會隨之下調?記者採訪發現,8家酒店都表示不會降低價格。而兩家老牌的政府指定接待酒店的會議室單日使用費超過1.2萬元。

  延邊國際飯店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該飯店是當地最好的一家,今年的評星標準更改後,酒店並沒有計劃進行大型的擴建。對於價格是否會變化,其稱“價格是根據市場情況而定,而不是根據星級來評定。”

  除此之外,7家五星級酒店均表示不會在棄星後降價。而秦皇島大酒店則是唯一表示降價的酒店。一位工作人員則坦言,如今去消費的少了,酒店的價格也調低了。“現在300多元的房間,以前最起碼要500多元。”

  除了不降價之外,兩家從事公務接待的老牌酒店的會議室使用費用也依然堅挺。

  吉林南湖賓館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介紹,使用該賓館的會議室,如果選擇有桌椅的形式,單日價格為1.35萬元。其對記者表示,南湖賓館就是當地的“釣魚臺賓館”,屬於“國賓館”。

  而與之類似的南寧市邕江賓館,單日會議室使用價格也高達1.2萬元。然而,記者採訪的其他五星酒店會議室的單日使用費則從3000元到8000元不等。

  ■ 回應

  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

  “定點酒店選擇不應以星級劃分”

  今年年初,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會長張潤鋼曾表示,依據旅遊飯店星級評定有關規程,對不達標的星級飯店有“摘星”處理辦法,而不存在所謂飯店“要求降星”一説。

  近日,新京報記者就10家五星酒店“去星”採訪了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全國旅遊星級飯店評定委員會是負責全國飯店星級評定工作的最高機構,而其下設辦公室則設在中國旅遊飯店業協會秘書處。該協會秘書處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證實,“八項規定”出臺後,由於政府買單的業務減少,多家五星級酒店的業務受到影響。

  該工作人員表示,近年來取消酒店五星級一般因為一些酒店尋求轉型自動放棄復審或酒店在復核和暗訪中不符合標準而被摘星。

  據其介紹,在過去十多年間,五星級酒店是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項目,甚至是一些地方的“形象工程”,因此刺激了酒店業的快速發展。在這位工作人員看來,在眾多的五星級酒店中,一些酒店的退出是大浪淘沙的過程,也是回歸市場的現象。

  ■ 專家説法

  “嚴控會議費與‘限星’無直接聯繫”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劍文認為,各地在嚴格控制會議費的管理辦法中,都有會議費綜合定額標準,每人平均住宿標準等限制條件。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説,是否選擇星級酒店和會議費的標準沒有正相關的聯繫。

  因此在他看來,在標準定好後,一些地方“限星”沒有太大的意義,而嚴控會議費最終是靠制度來保證。對於各地的“限星”政策,劉劍文認為,政策執行的早期過程,難免會出現“一刀切”的情況。但是實踐中如果發現制度不合適,會有進一步完善的過程。

  上海財大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劉小兵也認為,“限星”是嚴控會議費的一個手段,但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劉小兵分析認為,五星級飯店“棄星”為迎合政府需求,這恰好説明其政府性的業務量很大。那麼更要解決如此多會議的來源問題。“如果造成會議繁多的原因不解決,僅通過控制標準是難以奏效的。”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