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8日 星期四

財經 > 能源 > 石油天然氣 > 正文

字號:  

國際油價暴跌迷局:陰謀論下誰是油價漲跌主謀

  • 發佈時間:2014-11-21 07:14:58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王龍雲  責任編輯:陳晶

  破解“陰謀論”下國際油價暴跌迷局

  國際油價連跌不止,全球市場再度泛起“陰謀論”,所謂的“石油戰”如同此前的“貨幣戰”一樣,撩撥著全球投資者的敏感神經。

  圍觀兩個“陰謀論”

  從國際政治的角度出發,一個“陰謀論”是將俄羅斯與美國之間的外交博弈無限放大,原油市場是雙方戰略棋局之中的必爭之地;另一個“陰謀論”則是從産業角度出發,將傳統産油大國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頁巖油開發商對立起來,簡言之是為了市場份額進行的一次價格肉搏。

  先説第一個陰謀論,美國操縱原油價格打壓俄羅斯甚至意在脅迫伊朗,這樣的論調在俄羅斯並不少見。

  俄羅斯《晨報》網站上月中旬刊登了一篇主題為《美國向俄羅斯宣戰》、副題為《目前還只是石油戰》的文章。此文稱,越來越多的專家認為,這次油價下跌的原因與其説是市場趨勢,不如説是由於某國追逐私利和企圖重組石油世界而引起的。這齣戲的參與者是誰越來越明顯。參與者之一是美國,它希望將俄擠出市場,以便儘快向歐洲出口自己的頁巖油;之二是沙特(它不止一次被美國人當槍使),它也想搞垮油價,將俄趕出市場。無獨有偶,俄羅斯《獨立報》一篇題為《石油摧毀》的文章也提出,油價大跌是沙特和美國的陰謀,美國希望進一步加強對俄制裁,通過降低油價來破壞俄經濟,迫使普京就範。

  在俄羅斯政界,也有一些人相信油價暴跌不能單純地歸結于市場因素,這背後説不定就暗藏著什麼政治因素。俄羅斯前財長庫德林就一直懷疑是美國再次使用裏根對付蘇聯時用過的石油武器。

  俄羅斯總統普京也表示,並不排除油價下跌的背後有政治操縱。有報道援引普京的話説,“在油價的形成和確定過程中從來不缺乏政治成分,尤其是在某些危機時刻,政治因素往往在石油定價過程中佔上風”。他在亞歐峰會期間還表示,“陰謀隨時都有,如果油價繼續維持在每桶約80美元太長時間,全球經濟可能因此崩潰”。

  伊朗政府發言人10月下旬也指責中東地區一些伊斯蘭國家與西方國家合謀,通過壓低國際油價的方式,進一步削弱已經受到制裁影響的伊朗經濟。

  話説到這份兒上,總會讓人想起美國學者丹尼爾·耶金寫的那本《石油大博弈》。他在書中展示了石油在整個20世紀的發展進程,越讀下去越會感到恐慌——人們對石油的操控就越像控制核按鈕一樣危險。當掌控者從某個國家那裏感到了對自己的威脅,或者需要更多的資源時,它會利用這個按鈕製造恐慌,使對手的社會生活崩潰。

  再説第二個,聽起來也是一種商業領域的“陰謀論”,好比江湖大佬提防新貴篡位,不得不擺出決戰姿態捍衛領地。

  整個故事的邏輯順序是這樣的:美國頁巖革命如火如荼,接下來是後知後覺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終於感到了威脅,再接下來是歐佩克當中還有能力出大招的沙烏地阿拉伯肩負起了維護原油市場秩序的使命,通過打壓價格拖垮玩新技術的美國石油商。於是乎,在國際油價持續下跌的背景下,歐佩克遲遲沒有作為,以及本月3日全球最大的原油出口國沙烏地阿拉伯突然宣佈降低出口到美國的原油價格,都被視作針對美國頁巖油生産商發動的一場新的石油戰爭。

  正如日本《每日新聞》援引專家的話説,沙特等國態度的變化意在整垮頁巖油氣行業,美國得克薩斯州一家頁巖油氣開發公司的負責人表示:“與沙特爭奪市場份額的鬥爭正愈演愈烈。”美國RJO期貨公司資深市場分析師菲利普·施特賴布爾明確表示,沙烏地阿拉伯降價是為了爭奪美國市場;沙特希望將油價維持在一個合適的低位,使得頁巖油開採在經濟上不再可行,從而限制美國國內頁巖油生産。

  價格戰之説因何難以立足

  從聽評書的角度出發,這兩種猜測都扣人心弦,還令人浮想聯翩。但一些分析人士稱,依據市場基本因素判斷,這樣的説法目前不能採信。

  簡單地説,第一種“陰謀論”實在高估了美國如今對國際油價的控制力,油價重挫對俄羅斯、伊朗經濟造成沉重打擊不假,但是不是美國蓄意為之還真不一定。即便美國有此居心,也屬順勢之舉,不可能在原油供應已呈分散化格局的全球市場上動手蠻幹,且沙烏地阿拉伯在國家根本利益面前同樣不可能義無反顧的幫助美國打壓油價。

  西班牙《國家報》説,很多專家都否認關於沙特開展價格戰的説法。“石油政策情報”諮詢公司總裁比爾·法倫-普賴斯認為,今天石油供應面臨的最大風險不是産量下降而是增加。如果伊朗核問題得到解決,一年以後的石油日産量將增加100萬桶;利比亞正在重返市場,伊拉克南部和北部不同,石油産量也在增加。“沒有事實支援關於價格戰的説法。”法倫-普賴斯説。

  針對第二個“陰謀論”,俄羅斯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長弗拉基米爾·米洛夫表示,該觀點從理論上似乎是可行的,但那些陰謀論的愛好者們沒有考慮到一個簡單的問題:美國的頁巖油氣生産商到底狀況如何?假如美國國內經濟狀況良好,他們能承受住油價跌到每桶70美元甚至60美元嗎?已有證據表明,在油價處於每桶60至70美元區間時,大部分開採出的頁巖石油仍是盈利的。假如沙特人玩起這一危險的價格遊戲,他們可能既未擺脫競爭對手的糾纏,還白白丟了大把利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2014年油價要達到每桶86.1美元,才能確保原油出口依存度很深的沙特財政不會出現赤字。目前的價格已低於這一水準,再打價格戰,不知道誰會率先敗下陣來。

  事實上,已經有報道説,依歐格資源公司和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等美國多家能源企業表示,將繼續維持現有的原油産量、甚至增産,同時表示即使油價進一步下跌,企業也能通過成功降低成本獲利。

  兩件事的懷疑對象都指向了一個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後者也必須站出來表明姿態。終於在12日,沙特石油和礦産資源大臣阿裏·納伊米明確否認該國正在全球原油市場發起一場價格戰。

  納伊米當天出席在墨西哥城市阿卡普爾科舉行的一場會議。根據他的講話稿,納伊米説:“談論價格戰是一種誤解——不論是出於故意還是其他目的,都沒有任何現實基礎。”納伊米説,外界對於沙特石油政策有著“許多不切實際的、不準確的猜測”。

  “過去幾十年來,沙特石油政策都保持穩定,而且現在也沒有變化,”納伊米説,“我們不尋求將石油政治化,我們也不會與他人合謀對付任何人。對我們來説,這是一個供求問題。這完全是生意。”

  誰是油價漲跌的“主謀”

  最近幾年,國際油價走勢就像過山車一樣,一路攀升屢創新高後驟然回落,之後又強力反彈,然後再次高臺跳水。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以石油為代表的諸多資源價格如此這般的瘋狂漲跌?除去上述類似“陰謀論”的政治因素外,還有一系列因素成為影響國際油價漲跌的砝碼。

  在國際能源領域工作多年的童媛春曾寫過《石油真相》一書,提出了一個認知工具——“石油資源六元素理論”。石油資源六元素首先包括資源元素、生産加工元素和服務元素,構成了石油行業中傳統的上游、中游、下游環節,其次還涵蓋商貿、物流、金融三個元素。

  在童媛春看來,資源元素是撬動世界的萬源之本。應該看到的是,人類對於地球石油資源的認知程度還很低,雖然這種資源是有限的,但隨著勘探能力、開採能力、煉油能力的提升,以及全球節能運動的興起,石油在今後幾百年甚至更遠的未來中,滿足人類需求應不成問題。此外,生産加工元素是石油價值實現的次基礎環節(基礎環節是資源的勘探和開採),服務元素是石油價值達到現金實現的保證,商貿元素是套利的衝動來源,物流元素是實現價值的通道。而金融元素令石油超越了其本身的使用價值,國際投機者通過博弈實現套利,可以説是皇冠上的寶石。

  《石油真相》一書指出,金融套利選擇了石油産品作為其套利介質,設計出各種形式的金融衍生工具作為套利手段。它是最厲害也是最刺激的博弈方式,其威力在於能夠將任何理由變成套利的由頭,給油價漲跌找到各種聽起來很體面的説法。回顧整個油價增長的歷史,就可以看到實際上價格波動的因素就是金融套利因素。有數據顯示,2008年上半年,國際石油金融期貨市場的虛擬交易量要比實貨交易量大出8到9倍(正常範圍應在3倍之內),金融套利己使價格規律脫離了原有的供給和庫存關係。

  就本次國際油價持續走低而言,也可以用上述理論解讀。簡單一點來説,主要有以下幾方面主要因素:

  首先是供求關係。國際機構普遍認為,目前市場處於供應充足甚至供過於求的局面。而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普遍預計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復蘇乏力,進一步放大了原油市場對需求萎縮的悲觀預期。

  國際能源署14日發佈的月度石油市場報告顯示,2014年和2015年全球原油日均需求將分別達9240萬桶和9360萬桶,另一方面,今年10月,全球原油日均供應增至9420萬桶。國際能源署表示,全球經濟復蘇步伐低於預期,中國經濟對能源的需求和亞太一些國家原油進口增長減弱,緩衝了美國等國家的需求增長。今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有可能跌至五年低點。

  石油輸出國組織發佈的月度原油市場報告也顯示,儘管油價屢屢受挫,9月份歐佩克原油日産量仍達到3047萬桶,比前一個月上升40.2萬桶,為2013年8月以來最高水準。

  此外,受益於頁巖油氣技術的發展,美國原油産量持續上升。美國能源資訊局數據顯示,在截至7日的一週中,美國國內原油産量突破每天900萬桶,為美國能源資訊署1983年有每週數據統計以來最高的周平均水準。根據美國官方數據,2008年至2013年,全球原油供給增幅僅5%,美國佔全球原油供給的比重從10%上升至13.7%。

  還有分析指出,此前動蕩地區的原油生産也處於恢復狀態,包括利比亞、伊朗和伊拉克等國原油産量都在大幅提升。就拿伊拉克來説,儘管政府軍與“伊斯蘭國”極端組織在內的反政府武裝仍處於激戰狀態,10月份該國出口原油仍達日均246.1萬桶,2月份的時候原油出口一度達到每天280萬桶,為20多年來新高。根據伊拉克政府的計劃,到2017年伊原油産量可從目前的約日産200多萬桶增至將近950萬桶。

  有趣的是,石油輸出國組織秘書長阿卜杜拉·巴德里上月底在倫敦出席石油行業重要年會“石油和貨幣”會議時表示,目前石油供應在增長,但不至於引起最近數月石油價格出現如此大幅的下跌。他説:“但不幸的是,每個人都在恐慌。我們真的需要坐下來,思考和觀察今後會如何發展。”

  要説明一點,油價持續暴跌而無法抑制,還涉及一個盈虧平衡點的問題。有分析指出,從成本來看,陸上和淺水石油開採盈虧平衡點大約為每桶60美元,如果加上10%的利潤,國際油價在每桶70美元以上,企業是可以正常生存的。美國頁巖油成本之間差異比較大,平均成本在每桶40-80美元區間內。深水石油開採成本來看,77%左右的區塊成本在每桶44-60美元之間。因此,85%左右的原油成本在每桶75美元以下。換句話説,油價跌倒目前這個水準而産油國還要維持高産狀態,只能説明它們能忍或者不得不忍。

  其次美元持續走強,也對以美元計價的原油價格起到打壓作用。因美國多個經濟數據向好,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步伐堅定,且歐元區等外部經濟增速相對放緩,下半年美元匯率整體呈現持續走強態勢。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從7月初的不到80一路走強,截至目前累計漲幅達到近10%。其中14日當天美元指數一度漲至88.267,為4年來最高水準。專家表示,美元正經歷強勢週期,未來還將進一步上漲。

  不得不提的是,投機力量的取捨也是左右國際油價漲跌的因素。

  《石油戰爭》一書的作者威廉·恩道爾曾經説過,在所有石油期貨交易商中,僅有約30%被確認為正規的市場交易商,他們買賣石油並且需要通過對衝來防範風險,其餘的70%都是投機性質的。恩道爾指出,“美國著名的投資銀行在2008年行情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高盛、花旗、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是石油期貨交易的四大玩家,正是他們在原油期貨市場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油價漲落”。

  與彼時的瘋狂相比,投機力量如今在國際原油市場已經平靜了許多,但依然可以左右行情。

  俄羅斯能源政策研究所所長弗拉基米爾·米洛夫在《油價為何下跌及美聯儲在其中的作用》一文中指出,過去的十年,自從石油期貨交易變成資本投放工具之後,油價定價機制發生了重大變化。資金流動性的成本促使投資者對包括原料期貨在內的所有資産重新估值。米洛夫認為,2008年至2009年的危機明確地顯示出:當前的石油定價機制反映的不是市場的客觀現實,而是某種“投資者預期”——純屬主觀範疇,幾乎無法預測。2008年石油需求尚未開始大幅下滑,卻爆出雷曼兄弟公司申請破産保護,原油市場上的投資者紛紛從包括原料期貨在內的資産領域撤資,結果導致油價從每桶140美元暴跌至40美元,而現在的情形似乎也有些類似之處。

  巴德里也將本輪油價暴跌與投機因素拉上了關係。他在奧地利維也納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説,油價大幅下跌歸咎於市場投機者。

  據報道,來自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數據顯示,7月份以來,紐約市場WTI原油期貨合約交易中,大型投機商多頭的持倉已經下降了25%,而洲際交易所布倫特原油合約上代表投機者的管理基金凈多頭則銳減了近70%。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公佈的周度持倉報告顯示,在國際油價持續走弱的背景下,截至11月11日當周,對衝基金等大型機構投資者看淡原油的情緒繼續升溫,其持有的NYMEX及ICE原油凈多頭較前一週再度減少15242手期貨與期權合約,至173423手合約。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