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財經 > 能源 > 煤炭電力 > 正文

字號:  

電改破僵局困難重重 新方案仍在多方博弈談判

  • 發佈時間:2014-08-08 07:08:3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李春蓮  責任編輯:陳晶

  編者按:近期,《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若干意見》草案已起草完成,直購電試點也顯著加快,停滯了12年的電改將要打破僵局。然而,電網、發電企業和相關政府權力互相博弈,電改之路很難一帆風順。

  能源改革不斷加速,油改如火如荼,電改也不甘落後。

  據了解,近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第一稿已起草完成。但是,從目前透露出來的資訊來看,新電改方案仍處於多方博弈中,具體改革方案還存在異議,電改打破僵局仍就困難重重。

  上述意見對外透露,未來輸配分離和網售分開也有可能成為突破口。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由於目前電網公司在輸配環節作用太大,一旦電改深入開展,電網公司的影響力勢必會受到削減。

  此外,直購電旨在打破電網對電力的銷售壟斷權,發電企業的讓利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落入用電企業的口袋,仍然取決於電企、電網和地方政府的多方博弈。

  電改打破僵局仍存困難

  有參加上述意見討論的電力專家表示,未來電改將進行頂層設計,有可能成立獨立於電力行政主管部門和電力企業及組織以外的專業化電改委員會、調度交易、區域電網架構、輸配分離、地方電改則被列為改革的四個重點。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意見還對外透露,未來輸配分離和網售分開也有可能成為突破口。

  上述消息被業內解讀為電改加速的信號。實際上,上述舉措早已經被認為是電改的關鍵步驟,但一直以來難以打破僵局。

  事實上,早在2002年,國務院就以“國發[2002]5號文件”下發《電力體制改革方案》(即通稱“五號文”),提出政企分開、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的電力工業改革方向。

  但目前,距離2002年啟動的第二輪電改已經過了12年,如今仍舊沒有太大進展。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宋智晨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輸配分離是國家層面很早之前便確立的改革原則,有效落實不僅能夠促進輸配環節競爭效率的提升、行業結構的改變,還能理順電力行業上中下游之間的關係,促進電力價格回歸供求關係的制約。由於目前電網公司在輸配環節作用太大,一旦電改深入開展,電網公司的影響力勢必會受到削減。

  “電網作為傳統的壟斷部門改革難度很大,在中短期內,期望其作出較大程度的讓利,可能性較小。” 華泰證券分析師陸冰然也認為。

  多方仍處於談判博弈中

  早在此前中電聯2014年經濟形勢與電力發展分析預測會上,有負責人就透露,國家能源局正在研究電力體制改革方案,預計從售電側改革起步的可能性較大,包括引入民資介入售電側,形成多元化售電市場。

  “直購電”旨在打破電網的銷售壟斷權,補充新的電力銷售機制。直購電模式使終端用戶進入電力市場與發電企業直接協議制定購電價格,並支付電網輸配費用。這樣一來,電網從電力的壟斷銷售方,轉變為輸配電的服務方。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電網對於終端銷售的壟斷權。

  但現實是,目前我國電網公司實現輸電、配電、售電一體化經營。雖有國家電網、南方電網兩大主要電網企業,以及內蒙古電網、陜西電網等若干地方電網企業,但國家電網一家獨大。因此,大用戶直購電推行起來並不容易。

  宋智晨表示,大用戶直購電制度已經被確認為衝破核心環節的有效舉措。放開售電環節乃大勢所趨,電力企業和用電企業之間的對接能夠使電力成本很快回歸正常,用電企業、普通民眾對於電力價格波動的應對能力會大大增強,市場化改革的初衷也將達到。不過,國家層面、地方政府、央企對電力價格的影響力極大,短期內完全退出的可能性並不太大。

  這意味著,儘管電改在不斷加速,但仍舊是一場攻堅戰。

  陸冰然認為,就輸配電而言,電網是發電企業到用戶的唯一通道,輸電服務的壟斷定價基礎並沒有動搖。因此,發電企業的讓利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落入用電企的口袋,仍然取決於電網、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多方博弈。

  值得注意的是,售電主體多元化也成為打破壟斷的關鍵環節之一,所謂競價上網。

  “從運營主體來看,要從增量部分開始逐漸放開電網的限制。”卓爾德環境研究與諮詢首席能源經濟師張樹偉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增加售電主體、提高售電市場的競爭程度,進而將電網的經營模式從“獨買獨賣”改為“輸電商”,是電力改革的突破口與起點。

  安信證券分析師黃守宏也認為,新的電力體制改革的方向是大用戶直購電和發電側競價上網及售電側放開的多買多賣。售電側放開將是新電改的最大變化。售電側放開不是説電網公司就逐步退出售電,而是有更多的售電商進來,電網的角色是批發兼零售。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