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4日 星期六

財經 > 能源 > 煤化工産業 > 正文

字號:  

煤制油全行業虧損 重點項目穩步推進賭油價回升

  • 發佈時間:2015-01-19 10:43:14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巾坷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大路新區是個新開發區,大路新區到呼和浩特是一條新交通線,40多歲的吳師傅在這條新交通線上跑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蕭索。

  原油價格暴跌、大宗原材料價格暴跌,瞬間傳導到了在這裡工作的普通工人身上。他們的收入縮水,外出消費的慾望也隨之驟減。

  煤制油是受到打擊的産業之一。“煤制油現在肯定是虧損的,想都不用想。”中科合成油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永旺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能因為虧損就看空,煤制油在中國必不可少。

  煤化工新區

  在內蒙古準格爾旗東北部的庫布其沙漠尾端有一塊綠洲,鄂爾多斯市全力打造的大路煤化工基地就坐落其間。

  大路新區屬鄂爾多斯,但離呼和浩特更近些,不過也有150多公里。2004年,準格爾旗開始籌劃開發大路新區,規劃控制面積為232平方公里,市政區總面積20平方公里,規劃人口規模10萬~17萬。

  吳師傅拉的客人都是外地來的産業工人。這些産業工人最近幾年才搬遷到大路新區,雖有職工宿舍,但由於生活枯燥,他們時不時地想去城市裏消費一番。

  吳師傅的車一次拉四人,一人60元,一天拉一趟,一趟收入可以達到480元。不過,現在吳師傅的一趟車卻很難湊夠人數,有時一天只能跑半趟,晚上在呼和浩特過夜。他最近還常常聽坐車的抱怨最近幾個月效益不好,獎金都沒了。

  一家生産甲醇的企業員工稱,最近甲醇價格只有1600元/噸,去年還超過3000元/噸,這是公司2010年竣工投産後首次虧損。他稱上個月工資沒能按時發,最後老闆從銀行貸了款才發下來。

  近日,原油價格跌破50美元/桶,極大地影響了當地煤化工企業的效益情況。煤化工下游産品和原油下游産品有替代性,原油價格下跌,使得原油下游産品更有競爭力。

  鄂爾多斯坐落在煤海之上,當地希望拉長産業鏈,做足煤的文章,而不是一賣了之。為此他們要求開工煤化工項目才配給煤礦。當然煤化工所形成的GDP也高,如果煤炭滯銷,還可以多一條活路。

  大路新區就承當這種重任,計劃形成年轉化原煤1.5億噸的深加工能力,而整個中國寄望煤化工可以轉化10億噸煤炭。2006年,印尼三林集團煤化工、內蒙古三維公司甲醇、內蒙古奈倫集團尿素合成銨、伊泰煤制油等一批大項目開工建設。在內蒙古經信委官方網站上,2014年新開工及規劃建設重大能源重化工項目名單顯示,2014年項目投資額超過6000億元,投在大路新區的就有1300億元。

  伊泰16萬噸煤制油項目總投資約27億元。這在其中並非投資最大,但卻最為有名,一方面是因為伊泰公司規模大;另外是因為這16萬噸項目具有實驗性質,運營結果將決定伊泰是否擴産和中國其他潛在投資者的追隨決心。

  該項目于2009年3月建成投産成功出油。“現在已經運作6年了,項目都是賺錢的,賺了應該有5億~6億元。”李永旺介紹。

  民生證券分析師陶貽功認為,煤制油産品品質比較好,含硫量比較低,一般都是作為調和油對外銷售,賣給中石油和中石化,價格也比市場上面的汽柴油要高。

  擴張

  在良好的示範效應下,不少公司都加入了擴張隊伍。

  目前伊泰、神華和潞安的示範煤制油項目已經建成投産,國內已經投産的煤制油産能約為180萬噸,2015年還有100萬噸將投産。另外,神華寧煤400萬噸項目和潞安180萬噸的大項目都已動工,兗煤的100萬噸項目也計劃在今年投産運營。

  中國神華、伊泰、潞安集團和兗煤集團是中國煤制油項目的主要玩家,李永旺表示,很多公司説要投資煤制油也就只能説説,但沒有這個實力。

  伊泰集團謀劃煤制油已久,早在2002年即與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共同開發煤基合成油漿態床技術。2006年4月,伊泰集團斥資2.27億元控股,攜手中科院技術團隊及5家企業組建成立了中科合成油。

  當前中國已獲取路條的全部6個煤制油項目,一期産能為1200萬噸,由中科合成油提供技術的産能達至1100萬噸。

  伊泰目前規劃有伊犁、準東、大路(鄂爾多斯)、杭錦旗(鄂爾多斯)四大煤制油項目,遠景目標將達到2000萬噸産能。中國神華也計劃大擴張,拿上路條的就有千萬噸規模。兗煤也在發展煤制油,遠景計劃是千萬噸。

  據李永旺分析,目前拿到路條能建成投産的煤制油項目大概有1000萬噸。

  煤制油投資動輒就是百億級項目,以潞安180萬噸項目為例,該項目總投資220億元;神華寧煤400萬噸項目總投資550億元,為世界單套裝置規模最大煤制油項目。

  內蒙古經信委官方網站公佈的2014年新開工及規劃建設重大能源重化工項目名單顯示,神華煤直接液化二、三線項目250萬噸,投資433億元,伊泰200萬噸/年煤間接液化油品項目,投資額375億元。

  據資料分析,規模為300萬噸/年的煤直接制油項目需要建設投資將近380億元,是同等規模石油煉製工廠的4~5倍。煤化工屬於資金密集型投資,需要靠對外融資,而且回收週期頗長。

  但是,一旦産業前景不好,銀行放貸的積極性就受到影響。

  虧損

  煤制油的盈虧平衡點,遠在現在油價之上。

  中科合成油曾對間接煤制油進行盈利平衡點測算,在煤價為400元/噸的條件下,油價在80美元/桶時,間接煤制油仍會有一定的盈利,但當油價下降到60美元/桶時,盈利就很困難了。

  李永旺表示,煤制油的盈虧平衡點在油價50美元/桶~60美元/桶,但這是在理想狀況完美運作的情況下。如果從運作負荷來説,按油價100美元/桶,運作負荷達到60%就可以實現盈虧平衡。但在煤制油起步階段,無法達到完美運作狀態。

  據介紹,煤制油的産能負荷非常關鍵,比如伊泰16萬噸煤制油項目耗水量達到13.45立方米/噸,而如果開工360萬噸項目耗水量可以降低到5立方米/噸。

  安基新能源合夥人馬明星認為,煤化工生産成本主要由四部分構成,資源費用(煤炭、水)、折舊費、運作費用和運輸費用,每個部分在成本中都很重要,從設計到建成投産一個煤化工項目需要8年以上。“投資週期如此長,如此巨大的項目不可能説停就停下來。”

  美國在上世紀70年代能源危機時也曾開工煤制油氣,但進展並不順利。美國大平原煤制氣項目于1984年7月在北達科他州正式開始運轉,建廠成本20.3億美元,最終由於運作成本和生産成本過高、運輸不便、市場局限等原因,該廠于1985年8月宣佈破産。

  現在中國煤制油遇到的情況和美國大平原煤制氣項目類似,當初在油價暴漲時開工的可替代項目,預期利潤很好,但遇到油價下跌生存就有了問題。

  中國煤制油公司遇到的問題是,已建成投産的虧損,沒有建成投産的也已消耗大量資金,如果堅持完工,盈利與否就要看油價臉色:如果能挺過一段時間迎來油價上漲就能賺錢,如果油價長期下跌則有可能出現現金流斷裂。

  在這種情況下,煤制油項目是否還能冒著虧損風險全力以赴,就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

  亞化諮詢分析師顧超表示,現在持觀望態度的較多,以前不少宣佈涉足煤制油的沒了動靜,但是幾家主要廠商還在建設。

  “我們兗煤不會改變規劃,會按照規劃穩步推進。”兗州煤業副總經理、董秘張寶才介紹,兗煤20年前就從南非挖來技術人才,對煤制油技術進行研發。張寶才擔任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監事會主席,該公司承擔了兗礦百萬噸煤制油項目。

  “我們應該想清楚幾個問題,第一是煤炭等行業不景氣,是由大環境決定的,這幾年實體經濟不景氣,國家資金也沒有往實體經濟上走,所以才影響到能源消費。”張寶才稱,中國缺油的局面也無法解決,“我不認為頁巖氣可以改變中國能源結構,中國頁巖氣集中在中南、華南、華中等地,地形結構複雜,缺少美國那種大板塊結構,不利於開採。”

  他認為煤炭的地位無法削弱,煤化工仍是未來煤炭的主要出路之一,煤制油可以降低國家對外油的依賴,所以應該支援。關鍵是他判斷“油價下跌只是暫時的”,所以應該立足長遠。

  另外,張寶才還認為,煤制油等煤化工項目還要算另一本賬,即為招商引資。當初地方政府都是以無償或極便宜的價格配套給煤化工項目煤礦,所以還要考慮到煤礦開採産生的盈利。例如為兗礦煤制油配套的金雞灘煤礦,去年在行業不景氣時依然盈利4億元。

  油價是關鍵

  李永旺更願意在國際油價等宏觀背景下討論中國煤制油項目的前景,他認為目前油價下跌是必然的,本質上是産能過剩,並不是由於某國操縱,不能摻雜過多政治背景,“政府不可能提前預判到,他們即使現在利用了油價下跌也是馬後炮”。

  美國頁巖氣革命增加了3億噸産能,而中國經濟放緩減少了5000萬噸需求,全球就産生了10%的過剩。

  但是他認為這種低油價不可能是常態,這種低價格持續時間越長,越有毀滅性,他粗略判斷,“如果三年之內價格還是這麼低,未來石油價格就要上120美元,如果低價格維持5年,油價就要漲過150美元”。

  他強調石油稀缺性,因為石油儲量只夠全球用30年,他認為油頁巖公司就是靠資本市場融資撐過來,而不是真的有競爭力。而被視為可替代的新能源100年以後也解決不了能源問題。

  根據歷史慣例,低油價只會讓人類降低新能源研發支出,並消費更多石油加速石油枯竭。

  李永旺認為只有煤炭是最可靠的能源。他認為,如果煤制油在中國發展好,可以領先全球15~20年。在所有能源中,煤炭是中國人最離不開的。“中國人離開煤活不了。”

  李永旺認為現在剛好是投資煤制油的一個機會,建好之後油價就可以升上去。明智的企業家和經濟體應該看透大勢 ,“我對這個行業一點也不悲觀,更大的需求就要到來,最終贏家要看5~10年”。

  據了解,我國每年的原油消費量大概是4.8億噸,其中自産2億噸,進口2.8億噸,作為化工原料的是8000萬噸。煤化工若發展順利,可以減少這部分化工原料所需原油的使用量。

  如果李永旺判斷準確,大路新區將只是遭遇暫時挫折,而迎來更光明的前途,司機吳師傅的日子將會越來越好。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