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昆山中榮公司爆炸車間近期曾發生火災 領導未重視

  • 發佈時間:2014-08-03 08:00:59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苗飛 王梅  責任編輯:張少雷

  2日上午7點30分左右,江蘇省昆山開發區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汽車輪轂拋光車間在生産過程中發生爆炸,已確認有69人遇難,其中現場死亡44人。事故現場,有傷者逃出後衣服已被燒光,皮膚燒掉,救援人員抬出幾十人。一名河南籍工人和同事一起,用板車拉出20多名傷者。由於救護車數量有限,公交車也參與了運送死傷者。另外,有現場群眾反映,事故企業不僅污染嚴重,而且一直存在安全隱患。據昆山事發企業一知情人説:“這些年,通知來了一籮筐,層層檢查也是家常便飯,但來人了做做樣子,過後還是老樣子,沒見企業真正有什麼行動。”

  □問題

  爆炸車間近期曾發生過火災

  昨天下午5點多,在昆山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電鍍車間上班的王先生介紹,此次發生粉塵爆炸的是拋光二車間,事故車間曾經在大約兩個月前發生過火災。

  據王先生介紹,拋光二車間位於廠區的西南部,是一棟二層結構的建築,部分採用了彩鋼板結構。該車間兩層數千平方米,每層十幾條流水線,每條流水線上有約10人操作。事發時有200多人正在上班。

  據王先生介紹,拋光車間主要負責給輪胎輪轂打磨拋光,車間內的粉塵較多。車間內安裝有除塵設備,“看上去就是個大的鼓風機”,在每個人的工作臺上也有除塵的管子。除塵設備一直處在開啟狀態,但是效果不大,“身上很快會落上一層灰”。按照工廠的規定,拋光車間每天都應該進行打掃,但是王先生稱規定並沒有得到落實,“每個月也就打掃一兩次”。

  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的多名員工證實,大約兩個月前事故車間的除塵機曾經起火,“可能是開啟的時間長了,機器發熱”。這次火災燒燬了機器所在的彩鋼板房,但是並沒有引起廠區領導的重視。

  群眾反映曾有舉報未見整頓

  一位熟悉企業情況的人士透露,這家企業污染很厲害,其員工曾多次反映,洗過的衣服晾曬後往往都還附著一層臟東西。“這家企業的職工以三四十歲者居多,主要從事拋光等工種,污染大、技術含量不高,一般青年人都不願意幹,幹長了會得職業病的,但據説收入不錯。”這位人士説。

  事實上,早有網民稱,昆山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環境非常不好,宿舍也很老舊……反正裏面的一切設備都是非常老舊的”。有現場圍觀群眾告訴記者,這家企業不僅污染嚴重,而且一直存在安全隱患。聽説還有職工去舉報過,不過沒聽説企業被整頓,一直都在生産。

  據昆山事發企業一位不願具名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些年,通知來了一籮筐,層層檢查也是家常便飯,但來人了做做樣子,過後還是老樣子,沒見企業真正有什麼行動。”

  幾位居住在周邊的群眾則充滿擔憂:“周邊工廠不少,只要廠裏有鍋爐,我們就擔驚受怕。大蓋帽來了一茬茬,怎麼就管不住爆炸?”

  □逃生

  “衣服都燒光了,皮膚往下掉”

  事發現場多人證實,拋光車間在最近更改為早上7點上班。爆炸發生在早上7點30分左右,員工都正在上班,造成了嚴重傷亡。

  一名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的工廠員工表示,事發時他剛剛下了夜班,正在工廠的食堂吃飯,距離事發車間大約有幾百米。“突然聽到一聲巨響,隨後工廠食堂的天花板掉了下來,沒有砸到人。”該工人跑出食堂後,才知道是拋光二車間發生了爆炸。

  據該工人描述,爆炸發生在拋光二車間的二層,爆炸造成了中間的樓板坍塌,有一層的員工被砸。爆炸的衝擊波造成拋光二車間墻壁倒塌,廠區的玻璃大規模破裂。

  一名附近的居民稱,她居住的地方距離爆炸發生地點隔了兩個紅綠燈,大約有1000米左右。早上七點半左右,她聽到了一聲巨響,隨後一扇彩鋼板門掉在了她附近。她看到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的廠房已經燃起了明火。

  多名廠區內的工人參與了救人。一名電鍍車間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人表示,事故發生後廠區的工人和保安趕到現場參與救人。“現場瀰漫的都是人體燒焦的味道,有受傷的人自己從車間裏跑出來,身上的衣服都已經燒光了,有的身上的皮膚都在往下掉,根本沒有辦法伸手幫忙。”該工人表示,他們從現場抬出了幾十個人。“救護車不夠用,有公交車和別的車輛也運送了死傷者。”

  休假同事從家趕往現場救援

  當天上午,在工廠附近清掃路面的保潔員張雪娟也目擊了事故的慘烈。“聽聲趕過去看,發現是廠房發生了爆炸,不少人被燒傷,隨後消防車、警車全來了。”

  據了解,消防車15分鐘左右趕到,20分鐘後撲滅大火,“大火撲滅後,大概有三四十人完全沒有生命體徵了。”

  醫院救援車輛半個小時左右陸陸續續趕到,每次只能拉走二三人。後來政府調用的公交車因為很多傷員是燒傷,根本無法坐或立,同樣每輛公交車只能拉二三人放在公交車門口和過道上,後來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對面工廠的兩輛大貨車也加入了運送傷員的行列。

  余女士的丈夫王先生已經在中榮金屬上了2個月的班,因為昨天身體不舒服在家休息,但事發後,王先生也從工廠附近的家裏趕往現場救援。

  “工友們不斷地説,救救我救救我”。王先生和同事們救出了一些人,有的女工頭髮燒沒了,幾個一天前還在一起的同事,現在都沒了,“太慘了。”

  河南工友板車搶出20多名傷者

  現場一位工人,滿臉疲憊已累得説不出話來。“事故發生後,我們護銅車間的10多名男同事馬上跑過去,用板車不停往外運送傷員。”這名工人叫鄒命東,他所在的車間並沒有發生爆炸。事發後,鄒命東和同事用板車搶出了20多名工友。

  事故發生後,鄒命東隨即和車間工友們跑出去,卻見輪轂拋光車間正往外冒著濃密的黑煙。他當即跑到該車間門口往裏看了一下,發現有工友倒在地上,沒多想,他便搶過車間門口的板車衝到事故發生車間,把視力所及範圍內的受傷工友搬到板車上,運送到廠區門口。

  “當時和我一起的還有我們車間的10多名男同事,大家不停來回搶救傷員一直到救火車、救護車都趕到,並把車間裏的工友都帶了出來。”鄒命東是河南人,今年45歲,在該工廠工作了4年,事發當天是上白班。他説,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運送出了多少工友,應該有20多個,希望他們都能夠活下來。

  □尋親

  一直未能打通的電話

  “今天早上去上班的,後來我打他的電話,就顯示無法接通了。”由於現場已經被封鎖,曲喜靜找不到自己的丈夫,看到廠裏有人出來,她便上前打聽,大家的“沒看見”讓曲喜靜忍不住在路邊開始哭泣。

  曲喜靜説,丈夫姓張,今年32歲,5個月前到中榮金屬拋光車間打工,就在流水線上工作,爆炸發生後到現在還找不到他的人。她説,得知消息後,從早上8點開始就一直給他打手機,但是一直打不通,語音提示轉為短信呼,她只能在這裡焦急等候。

  曲喜靜的周圍還有一名正在哭泣的年約45歲的女性,她告訴記者,她的老公也是中榮金屬的工人,今年42歲,現在也找不到他的人,打他手機不通,只能在這裡等候。該女子懇求記者不要報出丈夫姓名,擔心家裏老人看見會傷心。

  一名爆炸廠房工人的家屬説,他的媽媽在廠房做工,爆炸發生後已無法與廠房取得聯繫。工人家屬稱,爆炸廠房的工人多來自外地,本地人很少。

  楊先生也在焦急等待著嫂子的消息,“手機關機了,還沒聯繫上”。楊先生説,他的嫂子在汽車輪轂拋光車間長期上長白班,負責製作加工汽車輪轂,由於訂單多,平時休息很少。

  事發後,一名一米九大漢第一時間衝進現場救妻子。滿地都是動不了的傷員,靠眼睛根本看不到。他大喊老婆名字也無人回答,最後他幾乎趴在地上一個個湊過去看才找到她,老婆衣服頭髮全部燒光,聲音微弱,抱上救護車後就不知去向,至今沒聯繫上。他們有兩個小孩,一個9歲,一個3歲,都在老家。

  晚上6點多,昆山仍在下雨,很多家屬穿著拖鞋站在爛泥裏焦急等待,“現在家人還沒報平安的,大多是出了事的,可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啊。”

  男孩跑了四家醫院找媽

  中午,一名男孩還在昆山中醫院四處打聽,為了找到自己的媽媽,他已經輾轉跑了四家醫院。

  男孩稱,工廠裏上班的多是20-40歲的青壯年,男女皆有,大多數都是從外地來江蘇打工的,家屬直言“本地人誰願意來幹這活”。

  工作時間超長是這家工廠的特色。早班是從早上7點開始上班,但往往會加班到晚上10點、11點。而且據他的親人反映,車間裏環境比較臟,有很多粉塵,管理也不是很嚴格。按照現在超長的工作時間,每個月也僅能拿到四五千元,而且工廠有部分保險也沒有交齊。原本40多歲的媽媽計劃在5月份便打算辭職不做了,但後來改變主意,決定堅持到玉米收割的時候回家,沒想到現在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男孩最後説,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媽媽,“無論是死是活”。

  找到手機卻沒找到親人

  對安徽籍打工者張斌(化名)來説,這是黑色的一天。他從隔壁車間逃出來,但在事發車間內工作的堂弟下落不明,雖然有人撿到了他的手機。

  爆炸事故發生過去近11個小時。事發工廠週邊拉著警戒線,仍有不少家屬無法和當天在廠裏上班的家人取得聯繫,他們在工廠門口聚集,等待説法。“現在沒法進廠,廠裏電話沒人接,醫院也暫時進不去”,家屬們焦急萬分。

  張斌也站在等待的人群中。他與堂弟分屬在一家公司的不同車間,相隔數十米。2日是週六,早晨7時許,他和堂弟都正常上班,剛進車間沒多久,張斌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有人喊“爆炸了”,當時工人們都嚇蒙了。

  看到工人們向外跑,他也跑了出來,看到對面車間大火熊熊,濃煙滾滾,“現場很慘烈,好多人躺在地上,我就和工友們一起用板車把他們拖出來”,他回憶説,由於火勢猛烈,人根本無法進入火災現場,不知車間裏還有多少人。

  救援中,張斌堂弟手機被撿到,但是人還沒尋到,張斌也沒有獲得堂弟的任何消息。

  家屬稱無人通報只能等消息

  昨天晚上8點多,現場依然聚集了數百人,有部分員工的家屬依然在現場等待消息。

  來自河南週口的員工家屬姚女士介紹,她的弟媳婦在拋光二車間上班,“最近提前了上班時間,她6點40分就已經到了車間。”同時在車間上班的還有她們同村的兩個女子,三人的孩子都已經十幾歲了,已經在工廠工作了4年,每月能拿到5000元左右。

  姚女士稱,事發後她一直在給弟媳婦打電話,期間有一次電話接通,別人告訴她家人在昆山的醫院,但是她趕到醫院後卻找不到人,也沒人向她通報消息。河南週口的家人得知消息後很快趕到了現場,“家裏那邊總共來了5口人,但是到現在什麼消息都沒有,只能在我家裏等著。”

  現場執勤的民警表示,尋找親人的家屬可以打12345進行查詢。一名家屬現場撥打了電話之後,告知只是做一個簡單的登記,“找誰,我的姓名和電話”,並沒有得到有用的資訊。

  同時,幾名工作人員趕到現場,召集在事故中失聯的直系親屬進行了唾液採集。一名家屬表示“説是要進行採樣對比”。現場的工作人員採集完成後離開,未接受採訪。

  昨晚10點左右,現場聚集的家屬攔下了一輛政府工作人員的汽車,要求對方給出完整的名單。工作人員出具了昨天在拋光二車間上班的人員名單後離開,隨後政府工作人員給在場的家屬安排了住處。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