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網信浙江 鄉村振興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好網民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頁 > 中國訪談 新聞詳情 A- A+
張福海:把當下中國的偉大變遷講給世界
發佈時間:2017-08-25 14:25:30    

  時間:2017年8月3日 嘉賓:中國外文局局長 張福海

  日前,第五屆對外傳播理論研討會在煙臺召開,本屆研討會的主題是“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中國外文局局長張福海在接受採訪時,就中國對外傳播工作當中應該挖掘哪些故事,好的中國故事應該具有什麼樣的標準等相關話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中國網:張局長您好,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第五屆對外傳播理論研討會主題是“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設置這樣一個主題是有什麼樣的現實意義嗎?

  張福海:總書記講過,落後就要挨打,貧窮就要挨餓,失語就要挨罵。其實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解決這三個問題,當下的中國重點在解決第三個問題。

  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其實中國的對外傳播已經進入了嶄新的階段,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實際上,到了這個程度,整個行業的人都在思考,當下中國的對外傳播,我們要找準一個“魂”、一個重點。總書記就指出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同時也指出,講故事是國際傳播的最佳方式。這一下子讓我們整個搞對外傳播的同志們都豁然開朗,一方面它給我們指出了對外傳播的方向,同時也告訴了我們對外傳播的方法。所以,在這一刻大家有一種強烈的共識,就是我們需要就如何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做一個深入的研討。

  這個研討會兩年才開一次,確定一個主題是非常非常慎重的事情。所以我覺得確定這樣一個主題實際上是我們整個對外傳播工作到了這樣一個新階段的必然的選擇。

點擊圖片觀看視頻

中國外文局局長張福海

  中國網:我們也想聽聽您的看法,就是您認為我們應該挖掘一些什麼樣的中國故事呢?

  張福海:其實中國故事必然是全方位的,那麼它既是歷史的,也是現實的;甚至是既是物質的,也是精神的;它可能是科技的,也可能是文化的。當下的中國是一個非常豐富的故事寶藏,我們要對外講好中國故事,某種意義上我們要向國外客觀地講述一個全息的中國影像,但全息的中國影像一定需要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切口來講這個故事,一些傳播規律大家都認同。

  但是我覺得,當下的中國故事,有兩個東西特別需要注意,一個是需要一條主線,這麼紛紜複雜的中國故事,大家要有一個靈魂,有一條主線來統領,我認為就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用這個來統領整個故事,它才會把所有的故事串起來,才會集腋成裘,而不至於雜亂無章,甚至走向講故事初衷的反面,污損了中國形象。這是第一個,一定要有一根主線。

  第二個,特別強調是當下中國的故事。以往我們講的更多的或者以前外國人講中國故事講的更多的實際上是老、少、邊、窮、遊,古代的、少數民族的、貧困地區的、旅遊的,通常我們也説中國外宣幾大件,功夫、中醫、武術、飲食,傳統中國故事裏通常有這些元素。這些元素對不對?對的,立體的中國故事不可避免要包含這樣一些內容。但是我覺得當下我們講好中國故事特別重要的一點,是要講好當下中國發生的天翻地覆的變化,因為今日中國已經越來越走到世界舞臺的中央,國際對我們的關注度越來越高,他們既要發現中國的變化,同時更希望探究這些變化背後的深層次的原因。既然人家都有這個需求了,我們為什麼不講好這樣的一種故事呢?

  所以,我們特別要注意,要把當下的中國偉大的變遷故事(講給世界),我甚至覺得這真的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個變遷故事,從來沒有過這麼宏大的一個故事敘述。可能再過若干年之後,再來看中國這一段的偉大變遷,大家一定會公認這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偉大變遷。所以,我們身處其中作為講中國故事的人,一定要有這樣清醒的認識,甚至有一種這樣的責任和使命,要講好當下中國發生的偉大變遷的故事。同時,要講好發生這些故事、這樣一個偉大變遷背後的原因和動能,特別是中國共産黨的領導,我們要講好領導這樣一個偉大變遷的中國共産黨的故事,講好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中國外文局局長張福海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中國網:您認為什麼樣的故事算是好的中國故事呢?

  張福海:首先,馬克思説要反映社會的本質,那麼這一個故事是不是代表了中國的本質?當然我們説故事不同的切角,同樣一個太陽可能戀愛中的人和失戀中的人,他倆的看法就是不一樣的;另外有的人就看著太陽,有的人就專門找陽光下的陰影。所以,別人講中國什麼樣的故事,我們無法去選擇,無法去決定,但是當我們自己要講我們自己的故事的時候,這個故事一定能代表中國,代表當下中國偉大變遷的一些本質屬性。

  當然它本身也一定要是一個故事,但這個故事也不要把它狹隘化。其實,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是不是故事?在我看來它就是一個故事。當然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本身講了很多的中國故事,但是他在講述整個中國故事的同時,他自身也成為一個經典式的故事。所以外文局推出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現在全球發行625萬冊,是改革開放以後我們政治類書籍在國外影響最大、發行量最大的一本,它實際上有這種客觀的原因。

  張福海:把當下中國的偉大變遷講給世界

  中國網:外文局作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外宣機構,我們在講好中國故事的過程中要發揮好哪些優勢呢?

  張福海:我覺得外文局這種優勢太明顯了,其實外文局本身就是為外宣而生,也是因外宣而立,因外宣而興。它將近70年的歷史,回顧下來就是一部對外傳播的歷史。而外文局講故事有悠久的傳統,當年的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那真是對外文局如何講好中國故事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毛主席還親自為《人民畫報》創刊號題寫刊名,周總理很長時間都要審《人民畫報》的稿子,而且還倡議創辦《北京週報》。

  在這個過程當中,外文局誕生了一大批擅講中國故事的中國專家學者,也還有一批擅講中國故事的國際友人。比如説像愛潑斯坦、沙博理這些都是非常有名的。中國的專家就更多了。所以這些它一方面構成了外文局驕傲的歷史,同時也形成了外文局講故事的這樣一個傳統。

  當下的外文局講好中國故事具有更多的優勢。首先它具有多媒體的優勢,或者全媒體的優勢,我們既有傳統的書刊的優勢,當然現在網路外宣我們更加注重,而且取得了更多的實效,包括你們中國網的《中國3分鐘》,現在應該説已經(是)網路外宣的一個大品牌了,在境外的社交媒體上産生了非常好的影響。當然除了這個之外,我們外文局的《高恩帶你看中國》《碰詞兒》《中國關鍵詞》等等這些視頻化、外語類的傳播手段、傳播方式都對當下講好中國故事起到了一個非常好的作用。

  當然外文局不光是有比較全的媒體傳播方陣,另一方面它也有非常好的支撐。比方説我們現在的輿情,外文局的國際輿情在全國是數一數二,做得相當之好,我們跟國際上上千家媒體,上百家智庫,還有幾十家這樣的一些輿情研究機構都建立起來一個非常密切的合作。這樣使得我們可以對國際輿情給予及時的了解,從中分析研究國際在輿情領域對中國的故事需求,使得我們可以更好地推出有針對性的中國故事,所以輿情的作用是絕對不可忽視的。

  當然,另外一方面,外文局還有一個特別大的天然的優勢,就是我們的外語優勢,中國網現在也是十種語言在傳播,整個外文局有更多的語言在傳播。你也知道中國譯協在外文局,中國翻譯研究院在外文局,而且全國唯一的翻譯專業資格考評也在外文局,另外外文局也實施了一系列的翻譯方面的工程。前不久我們還剛剛開了一個國際研討會,從國際上邀請了一批最著名的漢學家來研究一些政治話語體系中的關鍵詞,這些是外文局得天獨厚的優勢。我們需要把當下最重要、最緊迫的一些話語特別是政治話語精準地翻譯成外文,這樣才能進行有效的傳播。要説翻譯不精準,傳播可能走向反面。所以,一個正確的傳播一定要基於一個正確的翻譯。

  這些都是外文局得天獨厚的優勢。當然非常重要的就是外文局積累了一批這樣的外宣人才,特別是講故事的人才,這個是將近七十年的歷史經驗、傳統熏陶下集合在外文局的這樣一個外語人才團隊,是我們的無價之寶,是我們講好中國故事最重要的一個支撐。

  中國外文局局長張福海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

  中國網:面對網際網路特別是移動網際網路等新媒體快速發展的這樣一個形勢,外文局在對外傳播工作當中有哪些新的發力點呢?

  張福海:我覺得你其實問了非常好的一個問題。當然現在我們在講好中國故事這方面通常強調全媒化,就是全媒體。它當然包括了傳統媒體,也包括了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這樣一個業態融合,但是我覺得特別特別重要的一點,我們要強調網路傳播。因為大勢所趨,不明大勢難成大事,所以這一點非常重要。

  現在外文局在這方面已經發力很多了,包括中國網在內,特別強調移動化、社交化、可視化,像《中國3分鐘》的成功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國際社交媒體上發揮我們獨特的外語優勢,基於我們深厚的傳播知識儲備。所以,我覺得下一步的網際網路傳播特別是“三化”恐怕是我們特別要著力的地方。

  (本期人員:作者/文字:孫婉露;攝像/後期:劉凱 圖片:倫曉璇)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責編:胡金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