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變群租 不查證不掃碼

來源:北京日報 2021-08-18 07:53:21

一提起民宿,大多數人的印象都是綠水青山中的別致小屋,文藝范兒十足。但是,本報近日陸續接到反映,在不少旅遊和仲介網站的民宿客棧欄目中,隱藏著低價合租床位,所謂的民宿竟是隱藏在居民小區裏的群租房,在十幾平方米的房間內,擺滿了上下鋪,屋內擁擠不堪,而且入住時沒人查身份證和健康寶。雖然目前北京防疫形勢趨穩,但任何監管漏洞都可能帶來疫情風險,破壞全市上下密布的防控網。

“民宿”實際是群租房

不掃碼不測溫

王先生告訴記者,他通過攜程旅行網發現了一家住一晚只需要76元的民宿,超低價位吸引了他,但沒想到的是,一間屋裏住了十幾個人,甚至廚房的灶臺邊也搭著床,地上滿是煙頭和鞋子,屋裏的氣味令人作嘔。

在王先生的指引下,8月4日,記者通過攜程網的民宿欄目,聯繫到其中一家民宿的房東,按照他的提示來到朝陽區百環家園小區17號樓下。房東帶記者來到15層的一套兩居室,只見十多平方米的客廳裏,擺著6張單人床,其中兩張床上躺著兩名男子,在挂滿衣服的陽臺上,還放著一張床,一名男子正在睡覺。

房東説:“只有靠墻的這張床空著,其他房間都住滿了。四人間臥室每張床位每月租金1000元,客廳每張床位每天70元,可長租也可以短住。”記者看到其中一間臥室內,4張單人床圍成一個圈,兩名男子正坐在床邊抽煙。

記者詢問入住的辦理過程,發現房東既不查健康寶,更不測體溫,只要交錢就能入住。

“我不知道和我住同一個房間的人從哪來,都去過哪些地方,更不知道他有沒有打過疫苗。”王先生説,住在這樣的群租房裏太令人擔心了。

通過多款民宿APP搜索,記者發現這樣的群租房分佈在城區的多個小區。

8月10日,記者從美團民宿APP上發現朝陽區青年路有幾家民宿,按照房東指引,記者來到位於國美第一城3號院7號樓的一家民宿,從無人值守的臨街單元門進入後,房東帶著記者來到位於26層的一套三居室。

這套三居室有一個狹窄的客廳,裏面是3間小臥室。在其中一間擺著兩張上下鋪床的臥室裏,記者看到窗台下立著兩個行李箱,窗臺的欄杆上晾曬著衣服。房東説:“只有這間房還剩兩個床位,每張床位住宿一晚的價格是60元。”

説話間,一名20多歲的女子從最裏面的房間走了出來,房東介紹説:“這間臥室是幾個常住的女生,都在飯館工作。”

當記者説自己沒帶身份證沒法辦入住時,房東説:“只住幾天的話,就不用看身份證了。”

隨後,記者通過搜索民宿APP,發現附近的另一家民宿,該房東介紹説他那裏都是多人間,沒有單人間,但不是上下鋪,每張單人床每晚50元一位。記者説要去看看房,房東馬上告知房間在羅馬嘉園小區10號樓。

大約20分鐘後,房東忽然發來資訊説,有人已經通過線上支付預訂了房間,建議記者選擇別家。在這名房東的房源資訊中,記者看到不少顧客留言,顧客“那0”留言:“一個小房間八個床位,空氣不好,廁所很臭。”顧客“79”留言稱:“夏天這麼熱,竟不給開空調,節約電費降低住宿體驗。”

群租房藏身居民小區

大門無人值守人員隨意進出

記者通過美團民宿APP,查到位於宋家莊地鐵站附近3G木蘭小區裏有數十家群租房。8月13日,記者來到該小區,小區門口沒有值守的人員,進入大門後是兩棟紅色大樓,北側樓的一家房屋租賃仲介公司員工告訴記者,小區兩棟樓的大部分租戶都是送外賣的小哥,還有一部分學生和小情侶。

他帶記者來到5樓,只見一間20多平方米房間內搭了6張雙人床,有3名年輕人正躺在床上吹空調,屋內擺滿了各種生活用品,地上放著幾個行李箱。“整棟樓都沒有燃氣,不能做飯,一張床位住一天的費用是60塊錢。”仲介員工説。

隨後記者在4層樓的一間房門口,看到一名小夥子拖著行李箱從屋內走出來,在他身後的屋內有5張上下鋪床,其中一張床的床頭挂著一件寫有外賣字樣的黃色短袖。

記者發現進出小區的人員非常多,但小區門口和樓門口都不見值守人員,多名進出樓道和電梯的住戶沒有戴口罩。在其中一間電梯間裏挂著一幅廣告畫,上面寫著“抵制群租房,拒絕黑仲介”。小區物業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小區裏有很多群租房,有的房間住七八個人,有的住了十多人,時不時會有人來檢查。

記者致電屬地豐台區成壽寺街道辦事處成儀路社區居委會,一名工作人員説她了解這個小區的群租房問題,對於門口無人值守的情況,她會叮囑物業公司加強管理。

成壽寺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小區內租戶的每人平均居住面積必須保證5平方米,屋內不允許搭建上下鋪床,如果違反這兩點就屬於群租,發現此類問題,小區居民可以向物業公司和社區居委會反映。

民宿APP成群租氾濫地

用低廉價格招攬租客

反映問題的王先生告訴記者,很多群租房資訊都隱藏在民宿網站或APP裏,包括美團民宿、小豬民宿、途家民宿等APP裏都能查到。記者在這些網站搜索房租在100元以下的資訊,果然找到了數條涉及群租的內容。其中一個軟體裏竟然有144條日租金在100元內的出租資訊,甚至還有床位一晚租金只要35元的超低價資訊。點開連結後顯示不少上下鋪床的照片。通過查看多款民宿APP,記者發現這類裹著“民宿”外衣的群租房,普遍用低廉的價格來吸引租客,從平臺的留言中能看出,租客中有不少是遊客和剛畢業的學生。

王先生分析説,這類“民宿”群租房多分佈在國貿周邊,尤其是雙井橋、潘家園橋附近的一些小區裏,粗略統計這一帶的群租房至少有幾十家,其中大部分房間都有上下鋪床,租住的人數少則五六人,多則一二十人。“除此之外,熱門地鐵站周圍的民宿也比較多,比如宋家莊地鐵站、十里河地鐵站和北京南站一帶。”

記者調查發現,大多數平臺要求租戶通過線上預訂民宿,登記個人資訊並完成支付,如果諮詢房東時涉及敏感數字和金額,平臺會反覆警告租戶切勿脫離平臺進行交易,以免造成財産損失。但是,不少租戶還是會選擇線下看房並和房東直接交易。“線下約見看房的時候,多數民宿房東都不會查健康碼,也沒人詳細問你從哪兒來,更不會要求你出示身份證,只要交錢就行。”王先生説。

不過,有的房東對選擇入住人員比較謹慎。大望路附近的一家民宿房東就詳細詢問了顧客的相關資訊,如從哪來,有沒有去過中高風險地區,多大歲數,從事什麼工作等等。“為了保護租戶們的安全,我必須多問一些。另外,沒有身份證件是不允許入住的。”這名房東説疫情期間,只有把關嚴了,才能保證大家的安全。

對於民宿APP中發佈的房源資訊內容,尤其是對於床位數量的設置、居住人員數量等情況,記者致電美團民宿客服,一名工作人員説平臺要求房東必須上傳真實的房屋照片,平臺會根據相關的要求審核後再進行上架對外展示,如果不符合上架要求將不會對外展示。對於民宿房間內設置的床位數量問題,該工作人員説,因為房子屬於房東的,房屋的裝修、面積以及床舖數量的設置等情況,平臺不做具體要求,如果租客不滿意房子可以換一家預訂。

隨後,記者又致電途家網的客服電話,反映部分民宿房間內設置的床位過多,涉嫌群租的情況,該工作人員説,對房東上傳的照片由平臺相關的人員審核,也就是房源所在地對應的業務經理做線上審核,如果符合要求就會對外發佈,如果有問題的話,平臺上是不會對外展示房源資訊的。本報記者 楊曉斌

(責任編輯:王永超)
即時資訊
聯繫我們
辦公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10號恒通國際商務園B12C座五層
郵       編:100015
聯繫電話:010-59756138/6139
電子郵箱:dichan@dichanchina.com
網站無障礙
“民宿”變群租 不查證不掃碼
來源:北京日報2021-08-18 07:53:21
一提起民宿,大多數人的印象都是綠水青山中的別致小屋,文藝范兒十足。但是,本報近日陸續接到反映,在不少旅遊和仲介網站的民宿客棧欄目中,隱藏著低價合租床位,所謂的民宿竟是隱藏在居民小區裏的群租房,在十幾平方米的房間內,擺滿了上下鋪,屋內擁擠不堪,而且入住時沒人查身份證和健康寶。
長按保存圖片

中國網地産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

中國網地産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ichan@dichanchina.com 電話:010-59756138/6139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主辦單位 權責申明 聯繫我們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7341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04號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