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致公黨中央:倡導綠色生産生活方式

發佈時間:2018-08-09 21:57:12來源:人民日報作者: 徐雋責任編輯:蘇文彥

萬鋼強調,要牢固樹立生態文明觀,樹牢“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理念,樹立“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加強頂層設計,開展二次科考和三極聯合研究,充分運用科技手段,加大高海拔植樹等科技攻關,協同推進植樹造林和經濟林發展,加強科技知識普及,倡導綠色生産生活方式,築牢國家安全屏障和生態安全屏障。

位於祖國西南的青藏高原,面積約250萬平方公里,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是中國最大、世界最高的高原,素有“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極”之稱。它造就了亞洲豐富多彩的季風氣候,是我國與東亞氣候系統穩定的重要屏障;作為“亞洲水塔”,為近30億人提供水源,是我國水資源的重要屏障;它還是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重要區域,它的隆起過程也形成了豐富的礦産資源。

保護好青藏高原的生態環境,優化青藏高原生態安全屏障體系,對我國乃至亞洲生態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6月19日至23日,全國政協副主席、致公黨中央主席、中國科協主席萬鋼率致公黨中央調研組一行,圍繞“加強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積極應對氣候變化”主題赴西藏開展大調研。

利用得天獨厚的條件開展科學研究

6月19日,調研組一行剛到拉薩,便驅車前往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拉薩部。這裡建有亞洲最大、最高的冰芯庫,保存著過去30多年間鑽取的12根青藏高原深冰芯記錄。

在零下25攝氏度的冰芯庫,調研組成員仔細詢問冰芯的採集和保存情況。“這是1987年成功鑽取的第一根青藏高原敦德冰芯;這是1997年在7200米高度鑽取的達索普冰芯,創造了採樣點海拔最高的世界紀錄……”工作人員介紹,每一根冰芯都是記錄全球氣候變化的寶貴“自然檔案”。

來到環境變化與地表過程重點實驗室,先進的穩定同位素質譜儀吸引了調研組成員的目光。“在拉薩建立實驗室,可以把野外樣品做處理後再帶回內地測試,以減少樣品污染,降低實驗成本。”調研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徐祥德説。

在大陸碰撞與高原隆升重點實驗室,幾名年輕的科研人員正在利用能譜儀和電子背散射衍射系統分析試樣的化學成分和晶體學特性。調研組成員鼓勵他們堅定信念、克服困難、紮根青藏高原,取得更大的科研成果。

記者看到,在研究所拉薩部的大廳裏,懸挂著數十位兩院院士的照片。“經過15年發展,青藏高原研究所取得了許多原創性重大科研成果,培養了一批具有國際學術影響力的領軍人才。”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童偉鋒介紹。

青藏高原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為科學研究提供了難得的環境。由於晴日數多、透明度高、水汽含量低、視寧度好,西藏阿裏地區成為天文觀測者的天堂。在海拔5100米的阿裏天文臺,調研組一行了解了中日、中美科學家在這裡聯合開展天文與空間探測的情況。當聽説阿裏地區正在打造以科普旅遊為主題的“暗夜公園”時,調研組成員、中國科協書記處書記陳剛説:“這充分利用了阿裏地區優質的空間觀測稀缺資源,必將發揮助科研、興科普、促環保、帶旅遊的綜合效應。”

近年來,青藏高原科學研究取得了長足進步。西藏種質資源庫建成投入使用,青藏高原人類遺傳資源樣本庫建設、西藏退化高寒生態系統恢復與重建技術及示範等一批重大攻關項目順利實施。

“目前,青藏高原二次科考順利推進,我們呼籲支援青藏高原二次科考儘快在國家層面立項,全面開展工作。通過二次科考搭建平臺、鍛鍊隊伍、培養人才。”西藏自治區科技廳黨組書記王平同調研組交流時建議。

依靠科技種樹木蔬果造福一方百姓

“1998年種樹,第二年基本全部死亡;2000年種樹,第二年處於半死半活狀態;2008年種樹,高山柳存活,長到3米左右;2017年種樹,成活率達到98%……”

這是一組西藏那曲植樹的數據記錄,更是那曲人民與惡劣自然環境不懈抗爭的真實寫照。調研組一行來到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那曲時,感受到的是空氣的稀薄、土地的荒蕪。在那曲,讓老百姓房前屋後能見到綠色的植物,不僅是改善生態的嘗試,更是改善民生的要求。

“那曲氣候惡劣,風大,土壤以草甸、砂石為主,紫外線強,氣溫低,導致土壤難以保水、保肥,樹苗難以紮根,經常一陣大風過後,樹苗就被‘風乾’了。”調研組成員、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副司長鄧小明説,過去,為了種活一棵樹,獎金超過了萬元,但仍然難以種活。如今,科技植樹讓那曲看到了希望。

在那曲高寒地區植樹國家重點專項課題試驗基地,調研組一行實地了解億利資源集團在這裡實施“西藏高寒地區城鎮植樹關鍵技術研發與綠化模式示範項目”的情況。記者看到,在廣袤的高原草甸、砂石中,一片鬱鬱蔥蔥的“綠洲”格外引人注目。有著沙漠植樹經驗的億利資源集團科技人員從青海西寧、西藏拉薩等地引進雲杉、圓柏、北京楊、高山柳、沙棘等喬灌木,在這裡共種植20余種10萬餘株,並逐步改良種質資源,以適應那曲的自然條件。截至去年入冬前,苗木平均成活率達到75%以上。據介紹,這一項目總面積1000畝,計劃總投資3500萬元,從2017年至2020年分四期完成。

那曲當地的科研人員也長年摸索依靠科技種樹的規律。在那曲市林業局高寒植樹試種試驗基地,調研組一行仔細查看了存活9年之久的樹木,對科技種樹的前景充滿期待。“攻克高寒植樹難題,對整個人類都是重大貢獻。”調研組成員、致公黨中央副秘書長盧國懿表示。

科技的力量還表現在對民生的改善上。阿裏地區平均海拔4500米,氣候乾旱寒冷,土地貧瘠,大部分是砂石地、鹽鹼地、戈壁灘,除了本地土生土長的紅柳和班公柳外,其他植物很難在這裡生長,被稱為“生命的禁區”。當地群眾食用的蔬菜水果大多從拉薩等海拔較低的地方運來,成本很高。為解決這一問題,阿裏聘請楊淩國家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範區培養出的農業科技人員,並通過他們培養阿裏當地群眾掌握種植技術,開展大棚種植。這不僅實現了“生命禁區”裏“瓜果飄香”“蔬菜滿園”,而且為當地貧困戶提供就業機會,幫助他們脫貧致富。當新鮮的西瓜、黃瓜、白菜和五顏六色的鮮花呈現在調研組成員眼前時,人們已經忘了,這裡是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

保護青藏高原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青藏高原生態環境脆弱,對全球氣候變化十分敏感,是觀測研究氣候變暖的好地方。同時,脆弱的生態環境也意味著,這裡一旦遭受破壞,修復將非常困難。

調研組一行來到位於那曲市的卓瑪峽谷,看到冰川退化留下的印記,憂心忡忡。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冰川退縮、凍土消融,原本被冰川覆蓋的石塊大片大片地裸露出來,沒有土壤、沒有植被,隨時可能發生滑坡等地質災害,威脅山下的農牧民群眾。

而峽谷之外的藏北草原,由於高寒、少雨、家畜增加、鼠害嚴重,草原資源不斷退化。“改善生態環境,既要天幫忙,更要人努力。”當地幹部説。那曲市委市政府大力開展人工種草,治理水土流失,防治荒漠化,退牧還草,防治鼠害。

“2011年至今,我們在全市11個縣(區)114個鄉鎮全面落實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機制,劃定禁牧區5638萬畝,對禁牧區進行GPS定位,共實現減畜180余萬綿羊單位,實現了草畜平衡。2017年實施休牧260萬畝、舍飼棚圈建設397戶,草原植被明顯恢復。”那曲市委秘書長張軍説。儘管如此,因基礎差、投入少、底子薄,草原火災、旱災、蟲災等自然災害頻發,草原破壞現象仍然存在。

每年,西藏都要接待來自全世界數以萬計的遊客,生態環境保護的壓力很大。在岡仁波齊,普蘭縣政府和西藏旅遊股份有限公司每年投入資金加強旅遊和環保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對周邊遊客和群眾的生態文明、環境保護知識宣傳教育,倡導勤儉節約、綠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費方式,得到前來遊覽的國內外遊客普遍理解和支援。

調研組了解到,2010年西藏自治區發改委批准實施瑪旁雍錯濕地保護與恢復工程建設項目,建成管理局1個、管理站6個、管理點3個,配置宣教、巡邏、防火、垃圾收集和轉運等設備,保護區管護設施明顯改善、管護能力大為提升。通過開展“高原利劍”“高原綠盾”“春雷行動”等專項行動,有力打擊了破壞濕地、盜採、亂捕、盜獵等違法行為。

“西藏幅員遼闊,環境監管點多面廣,監管半徑大、任務重,但目前核定編制的環境監測、監察人員只有274名,監管工作的及時性、有效性無法保障。呼籲能加強對生態環境保護的人力、物力投入。”西藏自治區環保廳廳長羅傑反映。

調研結束時,萬鋼強調,要牢固樹立生態文明觀,樹牢“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理念,樹立“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加強頂層設計,開展二次科考和三極聯合研究,充分運用科技手段,加大高海拔植樹等科技攻關,協同推進植樹造林和經濟林發展,加強科技知識普及,倡導綠色生産生活方式,築牢國家安全屏障和生態安全屏障。致公黨中央將努力發揮好人才薈萃、智力密集、聯繫廣泛的優勢,進一步聚焦西藏生態環保、特色産業、精準扶貧等,為推進西藏高品質發展和長治久安積極建言獻策、提供有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