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棵樹到19萬畝林——官井村沙海翻身記

發佈時間:2018-08-03 20:37:55來源:新華社作者:柴海亮 劉詩平 任會斌責任編輯:蘇文彥

藍天白雲下,一棵棵挺拔的楊樹拱衛著房舍農田,嫩綠的沙柳林與遠處起伏的金色沙海輝映成景……盛夏時節,庫布其沙漠南緣的官井村鬱鬱蔥蔥,一派田園風光。

藍天白雲下,一棵棵挺拔的楊樹拱衛著房舍農田,嫩綠的沙柳林與遠處起伏的金色沙海輝映成景……盛夏時節,庫布其沙漠南緣的官井村鬱鬱蔥蔥,一派田園風光。

“沒有這些樹,庫布其沙漠早就把村子埋了,哪能有今天的日子。”曾任官井村支部書記的周玉小説。

官井村位於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南部,20世紀80年代,這裡風沙肆虐,全村33萬畝土地嚴重沙化,到處是明晃晃的沙丘。

“當時連蒿草都很少,只有村子西北角一處叫‘一苗樹壕’的地方,孤零零地長著一棵柳樹。一刮大風天昏地暗,沙子從房檐上噗噗地往下掉,就像下雨一樣。”30多年前的景象,周玉小記憶猶新。

一些村民説,為了減少沙子堆積,當年家家戶戶都故意不建院墻。全村沒有一畝水澆地,人們進出走沙窩子,晚上點煤油燈照明,喝水得牽著牲口到10多裏外去馱……昔日的官井村猶如沙海中的孤島,村民生活貧苦。

那時候,高二雲一家5口人種著幾十畝靠天吃飯的旱地,春天風吹沙埋,反覆補種幾次也落不下多少棵苗,秋天全部的收成還不到100斤的糜子。“為了填飽肚子,年年去野地裏耙草籽,拿回家後磨成面蒸窩頭吃。”55歲的高二雲回憶説。

官井村35歲以上的村民,幾乎都有吃草籽面窩頭的經歷。為了生計,當時許多村民被迫背井離鄉。周玉小告訴記者,20世紀80年代,官井村有近900戶人家,10多年後走的只剩下300多戶。

眼看房屋和土地有被流沙掩埋的風險,1986年,高二雲的父親高林樹決定承包800畝荒沙種樹。沒人想到,他的這個決定竟然改變了官井村的命運。

春天,高林樹從幾裏路外扛苗進沙,背水澆樹;為了早點見到綠色,他採草籽挖蘆根種在地裏;為買幾捆沙柳和楊樹苗,他趕著驢車走兩三天;他從不氣餒,一次栽不活,就接著再栽……一家人冒著嚴寒酷暑治沙,承包的荒沙面積也越來越大,終於在茫茫沙海裏播下5000畝綠洲。

林間套種糜子,養羊有了草料,高林樹一家的生活也越來越好。1990年,他試著在林間套種麻子(一種農作物,果實如綠豆大小,炒後可食用或榨油),當年收入近1.5萬元。“我們家成了村裏的第一個萬元戶,消息一傳開,左鄰右舍就‘炸鍋’了,他們也紛紛開始包地治沙。”高二雲笑著説。

如今,官井村的林地面積已經增加到19萬多畝,重現綠林縈繞、莊稼成行的美景。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沙柳耐乾旱、易成活,內蒙古和甘肅、新疆等地沙漠、沙地面積廣闊,每年治沙需要大量的沙柳苗條。官井村有沙柳林12萬多畝,過去10多年裏村民們抓住商機,收入頗豐。

“沙柳成了大夥的‘鐵桿莊稼’。”村民李世軍種了2400多畝沙柳,今年春天,僅賣苗條一項就收入2萬多元。他和妻子還為其他村民割苗條,40天凈掙8000多元。

10年前,高林樹把林地交給高二雲打理,今年賣苗條的收入接近3萬元。他家還種著130多畝水澆地,養了100多只羊,再加上公益林補貼等收入,一年總收入近20萬元。

修路、架電、打井、蓋房……收入提高帶動了官井村生産生活條件全面改善。2013年,周玉小等5人還牽頭組建綠森源林業專業合作社,組織65戶村民統一生産、銷售沙柳苗條。今年底,生産人造板原料的沙柳切片項目也將投産。

生態好,百業興!官井村現有水澆地1.5萬畝,加上遠離城鎮、環境乾燥,非常適合發展養殖業。去年以來,兩家奶牛養殖企業相繼落戶官井村,目前投資額已達到2億多元,養殖奶牛近5000頭。

“村裏的地全種青貯玉米,還不夠兩家企業奶牛吃的,以後村民再也不必為銷路發愁了。”周玉小説。

去年,官井村每人平均收入達到1.2萬元,成為綠富同興的模範村。聞聽故鄉變了模樣,許多遷走的村民又陸續遷了回來,僅過去兩年就有20多戶村民搬回村裏居住,全村的常住居民已經增長到400多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