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7年03月23日 星期四

時值“十三五”規劃綱要制定,新醫改向縱深推進,公立醫院改革和醫藥産業結構調整全面啟動,醫保藥品目錄、基本用藥目錄調整,藥品臨床試驗自查核查,藥品品質一致性評價,暫停藥品電子監管等監管新措出臺。特別是2月14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專題部署推動醫藥産業創新升級,明確加快醫藥産業發展。此次座談會上,代表委員們圍繞當前醫療改革的重難點問題暢所欲言,就改革如何深化、攻堅提出了許多有針對性的意見和建議。

第八屆“聲音•責任”兩會醫藥代表委員座談會召開

來自醫藥行業的40位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出席了本次座談會。國務院醫改辦、發改委、衛計委、人社部、工信部、商務部、財政部、國家食藥監總局以及國家中醫藥局等醫藥行業相關的政府部門領導、專家及企業界人士應邀到會聽取意見。 [詳細]

謝子龍建議加大網售藥品監管力度 加快電商立法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會後,全國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在接受中國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網售假冒偽劣藥品問題嚴重,監管難度大,應加快電子商務立法,逐步完善醫藥電子商務的法律法規體系以及行業指南,更好地指導和規範網上藥店的發展,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詳細]

嘉賓精彩發言

潘廣成:醫藥産業將迎來大發展的春天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學會會長潘廣成在會上表示,通過創新驅動,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穩定發展,提高醫藥企業規模化,集約化、國際化發展水準。

耿福能:建議取消限制中成藥和中藥使用比例

    全國人大代表、好醫生藥業集團董事長耿福能表示,醫院招標不進中藥,不用中藥,設置的門檻變成扼殺中藥。對此,他建議不要限制中成藥和中藥在醫院的使用比例。

胡季強:建議出臺禁止歧視中藥市場準入政策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在會上表示,有關部門應出臺禁止歧視中藥市場準入的政策。

劉群:建議省以上三甲醫院關閉門診 研究治大病

    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天聖制藥董事長劉群表示,省級醫院專家、教授工作重點應在重大疾病、疑難雜症的研究上,因此關閉省級三甲醫院的門診,有利於醫生騰出精力更好的治大病,同時讓更多省級三甲的醫生更好的服務於基層醫療。

趙東科:建議建立獨立監管體系確保中醫藥健康發展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政協委員、陜西東科制藥副董事長趙東科在會上表示,應建立一個獨立的中藥監管體系,發揮中藥的特色,確保中醫藥健康發展。

張伯禮:國人海外購創可貼等“小藥”值得深思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在會上表示,中國大健康産業市場廣闊,但提升整個醫藥行業生産品質、打造中國製造品牌仍有很長路要走。

趙超:希望建立中醫藥療效評價體系證實其科學性

    3月4日,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在京召開。全國人大代表、陜西步長制藥總裁趙超在會上表示,希望建立中醫藥療效標準的評價體系,來證實使用中醫藥是有療效的、也是科學的。

郭廣昌:以“網際網路醫院”模式推進國內分級診療

    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在2016年兩會中有五項提案。其中,對於醫療行業的提案有兩項,分別為《關於以“網際網路醫院”模式推進國內分級診療的提案》和《關於建立多層次的兒童專科醫療服務體系的提案》。

參會代表委員

  • 華蘭生物董事長 安康

  • 亞寶藥業董事長 任武賢

  • 國務院醫改專家諮詢委員會 房志武

  • 四川科創集團董事局主席 何俊明

  • 辰欣藥業董事長 杜振新

  • 江蘇恒瑞醫藥董事長 孫飄揚

  • 奇正藏藥集團董事長 雷菊芳

  • 復星醫藥高級副總裁 李東久

文字實錄

  會議主題:2016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

  會議時間:2016年3月4日(下午)

  會議地點:北京國賓酒店

  主持人(許銘):各位代表、領導,來自媒體的各位朋友。今天下午的會議,聲音責任,2016兩會醫藥界代表座談會正式開始。聲音承載著人民群眾的希望,責任勇於為國家振興而擔當。民眾企業有所呼,代表委員敢於應,行業發展有所需,代表委員敢於議。出席今天座談會有來自醫藥界的代表,根據會議主辦方的統計有47位代表,其中醫藥代表委員41位,醫療衛生和醫藥科技界的代表委員6位。今天下午是全國政協分組討論,全國人大召開預備會,所以有的代表會晚一點到來。出席座談會的還有來自國務院、醫改辦、國家發改委、人社部、商務部、財政部等部委相關部門的領導。出席會議還有來自外資企業的代表,包括輝瑞、諾華等老總,北京、河北、江蘇醫療機構的院長,他們有的也參加我們這個座談會。他們有的是省市區的委員,有的是民主黨派的負責人,今天非常高興他們代表基層來旁聽會議。出席會議的還有劉國恩教授、朱恒鵬老師,他們一直關注並參與醫藥衛生改革的事業。

  我們今天也有來自媒體的各位朋友,也是今天參加會議的主要部分,他們來自於我們國內很多知名的媒體,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科技日報、中國青年報、人民網、新華網、中國網、中國經濟網、中國新聞網、央視網、鳳凰網、瞭望雜誌、財經雜誌等,來自媒體的代表有超過43家。今天會議是這麼安排,大家手裏面都有會議的日程,首先我們安排由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潘會長致詞,完了進行座談討論。

  包括兩會代表、專家和嘉賓,那麼會議最後由醫藥企業管理協會的于明德會長做總結。會議開始之前我講幾個會議注意事項。第一希望每位代表,因為下午時間有限,能夠每個人的發言時間控制在五分鐘之內,專家、嘉賓的發言每人控制在三分鐘之內,我們有倒數一分鐘的提示。第二希望每位代表專家和嘉賓發言的時候,能夠言簡意賅,貼近行業熱點難點問題,避免談企業單位的問題。第三,請大家把手機關閉或者調靜音。我們今天下午因為時間有限,我們不搞專門的茶歇,大家如果出去喝水可以自己安排。除了與會代表、政府領導和嘉賓,其他人憑出入證出入。會議開始會大家不要私下交流和走動,特別是我們媒體記者,不要在場內進行採訪,如果採訪我們在外面有專門的採訪間,可以到外面進行採訪。採訪以後希望大家,因為之前我們出過這樣的情況,希望媒體代表和所被採訪的代表和嘉賓,能夠進行核對,防止出現偏差。下午有的代表還有別的安排,我們前面幾個安排會有一些安排,前面會自由發言。前面安排了五位,他們首先進行發言,後面是自由發言。專家,在座談交流階段,專家和嘉賓的發言是放在代表的發言之後,我們安排了三位行業的專家發言。除了專家發言以外我們安排了來自省市區的人大代表,也是我們的業界領導發言,是這麼三個部分進行。

  首先我們歡迎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學會會長潘廣成致詞。

  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學會會長 潘廣成:

  尊敬的醫藥衛生界全國人大政府委員。在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召開之際由中國醫藥行業25家協會、學會共同舉辦2016年聲音、責任醫藥行業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會。為各政府主管部門制訂政策,完善監管獻計獻策。對促進醫藥行業的健康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醫藥産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産業受到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農曆新年首個工作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推進醫藥産業創新升級,更好服務惠民生,穩增長。國務院第一個常務會議聚焦醫藥健康産業,説明醫藥健康産業得到了國家關注,同時也意味著醫藥行業的發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十二五期間,醫藥産業平穩健康發展。到2015年底,醫藥工業實現主營業務收入是2.68萬億,同比增長9.02%。實現了利潤總額兩千七百四十三億元,同比增長12.21%,實現出口交貨值一千七百四百五十億元。今年是十三五開頭之年,開好頭,起好步,至關重要。自2009年醫藥委員座談會舉辦以來,每年一屆的座談會得到醫藥界、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的積極響應,影響越來越大。我們堅信,隨著各級人大政協的有效監督,政府職能的轉變,醫藥産業在2016年乃至十三五期間,發揮市場對資源配置的絕對性作用。創新驅動,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穩定發展,提高企業規模化,集約化、國際化發展水準。促進醫藥工業由大到強的轉變,醫藥産業必將迎來大發展的春節。最後祝座談會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四川科創集團董事局主席 何俊明:

  感謝主辦單位每年搞這個活動。第二感謝我們各委、部、辦、局的主要領導。第三感謝新聞媒體及記者們,對聲音和責任的支援。在這兒我提兩個意見,一個建議。一個意見就是我希望國家委辦和國家的相關委、相關部、相關辦、相關局,集團體系會多組織一些這樣的會議,多聽聽醫藥界代表的聲音。不要只在兩會搞,其他的就少了這樣的活動。

  第二個意見也是國家的相關委辦,儘快研究大健康産業的産業內容,哪些屬於大健康?從十八大以後,習近平同志報告已經提出大健康産業。但是現在快兩三年了,我們現在醫藥界很多人從事大健康産業,在説大健康。哪些屬於?現在我希望儘快把産業內,把對標、企標或者産品標還有技術標,這個應該抓緊研究,這是跟國家的相關部委的提的兩個意見。

  第二個一個建議,我們企業建議在投,但是國家特別石油總局包括我們品質總局,應該增加對中藥材和中成藥進行量化的檢測和管理。現在中成藥的量化和管理也是很難的。舉個例子,麝香,三束以上大概40左右,但是35到40、45以上怎麼辦?這個需要靠一個企業或者一個省這是不可能的。那麼我們石油總局應該提出增加相應的,等等。這個問題解決不了,很多品質問題是無法解決的,很多企業是要受到傷害的。特別是生産中成藥,或者是中藥材,還是中藥材經營的,這個品質量化管理的界定問題,建議增加投入。

  最後一點,我看了我們這幾年提的很多建議,包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希望我們相關部委或者我們相關的企業,或者相關人員包括專家能不能儘快的,儘量的把它落實好。提的多,落實的少。很多政策,企業給政府是公的,那麼能不能大家一起研究儘快出臺相關的政策。把整個醫藥行業,生物醫藥也好,中成藥也好,中藥材也好,醫療體系也好,大健康類規範性的發展,儘快的進入市場。

  葵花藥業集團董事長兼總裁 關彥斌:

  在兩會開幕之際,各位聚在一起發揮行業的聲音,盡一個代表和委員的責任。感謝主辦方具有這樣有意義的活動,在這個機會上我想談三點意見。第一點意見是關於價格,每年的兩會上我都要圍繞著藥品的價格發出聲音,過去一年我們國家在藥品價格方面,是喜憂參半。喜,多年呼籲的藥品價格終於放開,由過去政府定價、發改委管價到由放開由市場定價,這對醫藥行業發展真是天大的利好。因為它符合市場規律,所以受到了醫藥界的贊成、擁護。另一方面藥品價格前門放開,後門關死。那麼再來一個二次議價,都使這個價格本質上沒有執行市場規定,我要説的觀點就是,我們對價格的認識,一方面我們放開價格,另一方面在相當的部門,在相當的領域,在相當的媒體仍然在説,藥價虛高,是當前醫改中要解決的較大的問題。那麼怎樣看待一面放開價格,一面又喊藥價虛高?我要説的觀點就是企業如果沒有一個利潤,它就不會有生産供應。藥品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利潤,那就不可能存在藥品品質的提升。如果生産企業和藥品沒有一個適合的利潤,那麼一定會阻礙和影響醫藥工業的創新、研發、發展,就談不上趕超世界先進水準。

  所以一個價格,看似價格本身實則是關乎行業的發展。它影響著這個行業的未來,所以醫改或者説我們的財政在醫療保險每人平均投入有限,應該從多方來想辦法。而不能把矛頭還聚焦在藥品生産企業和藥品價格上面,那就會嚴重的影響我們這個行業的發展,藥品的品質和民族工業的創新和未來,畢竟藥品是治病救人,那麼再低的價格如果沒有很好的療效,沒有很高的品質做保障,對老百姓來説那都是一種傷害。因為以中藥為例,要想品質好必須藥材品質好。好的藥材和一般的藥材和較差的藥材,可以説價格相差十倍以上。所以作為導向,在價格這個問題上,既然國家已經明確放開藥品價格,應該遵循市場規律,而不應該再人為的行政的二次議價等等,這樣會影響行業的發展。這是我談的第一點。

  第二點關於評價,目前從國家監管部門已經有了非常響亮而嚴厲的聲音,那就是要開展化學藥品的一致性再定價。我完全擁護這個決定,我也認為這個決定對於改變提高藥品品質和療效,這個方向也是正確的。但是具體實施方法上,應該慎重,應該考慮我們中國的客觀實際,應該分佈實施。我們國家每人平均醫療費用不足六百美元,而美國的每人平均醫療費用超過六千美元,這麼大的懸殊。而我們中國人建國以後的平均健康壽命卻達到了世界中等偏上的水準,那麼能有這麼一個好的結果我們國家的醫和藥無疑發揮了重大的作用。那麼在藥這個方面,有傳統的中醫藥,有我們的仿製藥。從歷史到現在我們來看,應該説我們的仿製藥還是撐起了祖國醫療事業的大半壁江山。那麼開展這個的動機和目的都是好的,如果一刀切如果都由企業做,那麼有些企業恐怕承受不了。所以在方法上值得論證比較妥善的方法。

  第三個觀點,關於最近出臺的中藥配方顆粒管理辦法。過去十幾年我們的中藥配方顆粒,時間是形成了壟斷。在行業內的呼籲下在多方的呼籲下,終於打破了這種壟斷。新的中藥配方顆粒,已經出臺了。那麼我的建議是這個配方顆粒的辦法應該影多的遵循市場規律,而減少行政干預。

  陜西東科制藥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 趙東科:

  首先感謝主辦方每年為我們搞聲音和責任,確實下了很大的功夫,為我們行業的健康發展做了很大的工作,表示感謝。我想談兩個問題。我最近在思考我們每年都在提提案,政府每出臺一個東西我們都在提意見。那麼提了這麼多年我們的生存環境改變了嗎?沒有改變,問題更嚴重。另外一個方面,想想政府在醫改方面下了那麼多功夫,出臺了那麼多的措施和手段。但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解決了沒有?沒有。我就在想,我們每年這樣提這樣的提案、建議、意見,能解決問題嗎?好像解決了一點點,好像又沒有解決。越來越嚴重,仔細想到底是什麼原因?就是政府想解決窮人看病問題。那麼這個問題又解決不了,政府就生氣就折騰你,就這麼簡單一個問題。那麼醫改為什麼搞不好?我在想醫改是個無底洞,不知道花多少錢可以填滿,所以搞不好。在這個上面有八大利益集團,都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個問題解決不好,政府就很生氣。你想醫院要高收費,今天有一個委員,于正生主席跟我們座談,有一個委員提醫生的待遇問題。于主席説醫生待遇很高,實際醫生待遇特別低。醫生的績效收入,那個容易發生問題。所以醫院高收費,醫生也要高收入,那麼病人還要享受高品質的醫療待遇,還有報銷最大的額度。我們藥企也想高藥價,還有人想把手伸到這個裏面來,醫改怎麼搞?肯定搞不好。

  我就想一個問題,怎麼把醫改搞好,把窮人的看病問題解決,把無底洞變成一個有底洞。能不能解決?我覺得可以解決。我做了一個假設,把我們三級醫院全部關閉,日用量五塊錢以上的藥全部銷售,那窮人看病問題可以解決嗎?我認為可以解決。三級醫院的醫生都在,他跑到二級醫院去,把病人看好。那麼我們醫藥行業怎麼發展?那一點錢,一萬億把窮人看病問題解決,政府很高興,醫療行業萎縮怎麼發展?醫院怎麼發展?我們的醫療事業怎麼發展?有沒有路子?我覺得還是有的。因為窮人問題解決了,醫生醫院我們的醫藥企業幫助政府把窮人問題解決了。那剩就是富人 問題,現在號稱中産階級兩個億,我們還有大健康,還有慢病突破五個億,我們現在防病治病,要講養生。我們中醫藥的潛力很大,醫藥行業我覺得還是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所以既把窮人看病問題解決,又要我們的行業大發展,我們要有利潤,醫院醫生要高收入。那麼怎麼做?先幫助政府把窮人看病問題解決,再把醫藥産業醫藥行業的發展問題。我覺得還是有路子的。

  今年有一個專題會,就是專門研究醫療體制改革。讓韓啟德副主席主持並且調研,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我們好好想想,從我們這個行當能夠脫出來,站在政府的角度把窮人看病問題解決。另外呼籲政府把産業和行業的發展解決了,這兩個問題我感覺都可以解決,這是我談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今天不提醫改了。我講招標採購上提了好幾年提案,招標採購解決不了,越來越厲害,政府生氣你還讓我解決這個,解決不了。那麼我今年提中醫藥發展,張院士在對面。中醫藥這些年在萎縮,萎縮的很厲害。原因是什麼?用西藥的思想來管理中醫和中藥所以萎縮了,我們中藥現在面臨問題很多?很多民間的中醫關閉了。04和05年兩次打擊非法行醫,把有些坑蒙拐騙的非法行醫打擊了,把民間一些中醫的隊伍也給破壞了。所以這次我的提案就是,怎麼能夠建立一個獨立的中藥的監管體系,發揮中藥的特色,確保中醫藥健康發展。

  重慶天聖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劉群:

  感謝組委會,我們每年都在這裡談醫改,我們醫療滿足不了人民的醫療需求,所以要醫改。實際上各個部門,包括衛生部包括藥監局,包括國家發改委出了很多政策,其實政策非常好,關鍵沒有落實下去。可以説大醫院,門庭如市的問題大家都知道,我覺得政策上我們沒敢下手,其實大醫院就把門庭關閉掉,就把這些推到小醫院來看。所以我建議省級以上的三甲醫院門診全部關閉,這是國外有先例。

  第二就是差異化的醫療服務,就是醫生多點執業的問題,多點執業放開,願不願意多點執業由醫生選擇,不用醫院來定。醫生可以選擇多點執業也可以選擇單點執業,不要強制他。我們認為醫生到處行醫也不是,我願意跟著醫生走,我願意單點執業也可以。只是你醫保費用在哪繳的情況,醫師協會就是醫生的家,醫師協會給你繳醫保,單點執業由醫院交,或者個人繳也可以,這個權利交給醫生,解放醫生讓他活力發揮起來。第三點大幅度提高醫師的醫療服務待遇,這點我贊成。因為現在大醫院掛號十塊錢二十塊錢這怎麼行?你少開幾個CT就節約下來了,對不對。所以我覺得提高醫生服務待遇,我們很多省嘗試了,提高檢查費用,那不解決問題。藥費下去了那還不是醫療費用高,這是錯誤的。所以醫師服務費可以大幅度提高,藥材增加了這有什麼意思?都是搞一些這事情。不要到醫院看病又有掛號,不知道你們搞什麼。所以通過醫療技術有真正的自豪感,我收醫師服務五百塊錢,沒有什麼了不起。

  第三盈利性醫療機構這個分類不準確,應該修改,修改三類。技術化、專業化和特色化的醫療機構,讓醫生真正去從事他專業性的疾病治療,省級以下可以分為專業化和技術化病區,需要住院的轉入專業化病區,所有的醫院都是技術化,就看小病。醫保的問題馬上就會清楚下來,這個東西很簡單,但是就是行不通。

  第四打造醫療服務網路,實現有效的患者治療。這個很好解決,我們很多錢沒有用於真正為患者服務上。

  第五就是基本藥物問題,基本藥物由國家制訂,國家應該建立公開化、標準化的制度,而不是找幾個人打勾,打勾打出來的基本藥物,就是讓所有企業找那些人找關係。不要把基本藥物制度變成私有化和模糊化,我提建議所有的治療性的廉價藥物,應該全部納入基本藥物,讓廉價藥物恢復生産。這些藥物不需要討論,中國用了幾千年的小中成藥,很多藥物只進入基本藥物,不需要選擇,你讓這些普藥在市場上面使用。現在大家呼籲在市場上買不到藥,這是政策造成的。我們現在國家大力開放醫院,這一點特別注意對於私立醫院的引導和管理,規範私立醫院的管理,一個是管理他一個是支援他。管理他,現在私立醫院有問題,醫保部門的同志在這裡,我提出醫保挂床非常嚴重,一方面是醫保費用嚴重不足,醫保卡,一個私立醫院到處收,然後醫生開處方,開完了以後拿走。這種我們國家,這麼多人大病看不起,向社會求助,我們醫保部門解決 什麼?你又不解決實際問題。所以醫保還就是説,無病醫療,他沒有病就挂醫療,這個事情很多。並且中國的私立醫院,我支援私立醫院發展,鼓勵醫生。但是雨後春筍的私立醫院不能成為醫保費用浪費的一個重大場所。

  現在人的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毛主席以前説一句話非常重要,把醫療醫生工作下方到農村。這句話毛主席62年指示,我覺得這個事情可以拿出來重新弄。這是醫療的問題。

  醫藥的問題,因為現在有一種説法中國的醫藥企業太多,我覺得這是市場的問題,跟政府部門沒有關係,作為國家藥監局應該開放性的支援,鼓勵醫藥企業兼併重組。中國的企業我們現在説法制藥企業六千家,如果一個企業收十個組建一個集團只有六百家,如果收掉一百個只有六十家。我支援國家對産品,包括研發這些所採用的國家的一系列行動,包括藥品電子監管碼的問題,我支援這個。還有藥品生産原料的壟斷,國家應該高度重視。開放原料藥的生産的批文,鼓勵能夠生産原料的企業來生産。因為壟斷沒有辦法限制,但是我大量的人來生産,我就用市場解決這個問題。鼓勵全流程監管,支援藥品的票據管理。再講一個藥品流通問題,非處方藥就像國外一樣,商場裏都可以開,本身就是非處方藥,就當一個食品一樣想怎麼買怎麼買,處方藥加強管理。對藥品招標,我覺得各個省應該執行,讓廉價藥重回市場。必須是優質品質和合理的價格,我們的産品才能真正活下去。藥品招標實行差異價制度。

  對醫保提三條建議。我覺得醫保這個國家,國家勞動保障部下面把醫保獨立出來,成立醫保保障監督委員會,放開醫保服務,形成醫保的競爭體系。醫保用藥目錄也是跟基藥一樣開放化、規範化、標準化。第二就是醫保要管好,剛才講了醫保卡,醫保卡不能出售,嚴查嚴處。第三醫保不得刷卡購買非藥品,鼓勵他們把資金轉進入不要把錢拿出來亂花。

  湖南老百姓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謝子龍:

  很感謝召開這麼一個會議。作為行業一員我們應該支援這種行動,這應該是要給座談會,要給予支援,要點讚。這次參加兩會,是30個議案建議,都是圍繞行業的熱點問題、難點問題提一些建議和意見。我想利用這麼一個機會,特別跟我們醫藥相關,特別是跟我個人的議案、建議,熱情週到表示感謝。趁這個機會提兩個建議,第一個我建議人社部醫保司應該出臺相關的規定。放開母嬰類産品的經營範圍,為什麼這麼講?母嬰類特別是嬰幼兒配方奶粉這上升了國家戰略,至少是國務院常務會議已經通過了。那麼這個問題上面我覺得全國的醫保都是存在這個問題,限制,而且是簡單粗暴的限制。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再次説一下,請人社部醫保司重點關注一下。在全國醫保的做法幾乎是比較普遍。而且説實在作為我們一個經營主體我想賣什麼?經營什麼因為説跟主管部門沒有關係。除非是特別許可的除外。至於説我違反相關的約定,現在是協議制。違反相關規定你對我們進行處罰,這是應該的,所以這麼一個建議我希望人社部要引起足夠的重視。我今天也會提這個建議,而且今天還要到人社部去拜訪。這嚴重影響我們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這是一個建議。

  第二個建議,我建議出臺相關政策,我們各個職能部門應該多聽管理的意見和社會方方面面的意見。我們這個方面的教訓真的太多,包括電子監管碼的官司問題,我希望我們不管是監督方還是被監督方,我們應該引起足夠重視,加強溝通和聯繫。讓雙方建立一個互信、溝通的平臺。讓我們雙方的關係更加和諧,別動不動就是打一個官司。而且作為職能部門一定要明白,企業也好,公民也好,這種維權意識越來越強烈,如果出臺一些規定不符合操作不符合客觀規律,我覺得今後這種情況可能會比較嚴重。

  江蘇泰州醫藥高新區黨工委書記 陸春雲:

  這次有這樣一個機會參加這麼一個會議,對於我們醫藥産業的發展非常重要。我提兩個建議,一個是關於創新藥物自動進入醫保目錄的建議,我想十三五提出了創新發展的理念。企業創新也是企業發展的源泉和根本,但是醫藥的創新,時間週期長,研發成本大。不僅僅是企業的事情,國家更應該給創新的企業提供一個寬鬆的良好的政策環境。你想美國和日本,創新藥物半年和一年後即可進入醫保報銷目錄,德國和英國更短,有兩個月就可以進入。而我們沒有一條有效的政策措施,所以我建議把創新藥物自動進入醫保目錄,這裡麵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將創新藥品優先納入國家醫保目錄,對於創新新藥已經獲得價格批准的國家應該明確鼓勵儘早進入臨床使用,通過競爭性的談判機制,上市一年後即可進入即可通過評估,進入報銷目錄。通過通過快速通道進入醫保目錄的不再經過藥品集中採購和醫院二次議價環節,所以凡是進入目錄馬上可以進入醫院,作為臨床實驗。

  第二要規範醫保藥品目錄,更新條件的週期。現有國家醫保目錄每四到五年一次更新週期,已經不能適應産品的創新和産品的快速創新,你創新了以後,等四年五年還沒有進入目錄,遠遠影響了企業的創新積極性。所以我建議要縮短藥品招標週期,對於藥品採購週期內新上市的創新藥品,建立增補和備案採購的綠色通道,更新週期可縮短為每兩年一調整,一年一增補,並且嚴格執行。第二完善醫保藥品目錄篩選的科學評價機制,國家應該明確創新藥物進入醫保目錄的評價標準和條件。將國家重大新藥創制的專項成果納入醫保目錄。國家對於創新新藥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政策,那麼有效的會鼓勵我們的新藥。現在企業創新新藥以後進不了目錄,進不了報銷這樣一個醫保目錄。嚴重的影響企業創新的積極性,這是我想提的一個。

  另一個建議關於支援和鼓勵孤兒藥發展的建議。目前歐美對孤兒藥有非常明確的定義和標準,我們國家沒有。所以我建議出臺並逐步完善相關法規,通過立法對孤兒藥提出相對清晰、明確的官方定義。明確具體部門負責審計,批准孤兒藥身份的申請,並作為享受孤兒藥激勵政策的前提條件。同時出臺相應的,對孤兒藥研發和上市的相關政策。你要給孤兒藥的審批提供一條非常快速的綠色通道。同時對孤兒藥在醫保和基藥目錄中擴大範圍。因為國內孤兒藥還是很多,所以我想這是我們通過這兩個政策,我想對我們老百姓也是一個呼應,同時可以支援企業創新。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微觀經濟研究室主任 朱恒鵬:

  我想根據代表發言有一些延伸。剛才趙東科董事長有兩個提議,覺得可以把三甲醫院關掉,我知道他是一個假設。我覺得可以延伸兩個建議,第一我們應該引導三甲,剛才劉群董事長提出的,坦率來講這是不可能的。老百姓肯定不同意,但是可以有辦法引領讓醫生出來,這是可以的。第二個建議五塊錢以上的藥不用,我覺得説得極端,醫保有一個明確的就是對於普通老百姓按照目錄來執行,我可以報銷費用80%到85%以上,但是如果超過目錄標準你就要自費。我為什麼對這兩個老總和人大代表説的做一個延伸,我注意了一下我們做的是中成藥企業,我只能從我調研的資訊做一個判斷提這麼一個建議。第一是三林醫改大家都知道,他的中成藥由15%一年降到0,這家三甲醫院為了降低,把中藥和中成藥全部剔除。我請教了院長,他説住院上中藥和中成藥並非臨床專用。我看了三甲醫院的用藥,門診中中藥和中成藥佔30%到40%,但是住院過程中不超過5%。結合劉群董事長的建議,中藥中成藥在三甲醫院並非主要用藥,你剛才説砍掉門診。我們中成藥,中藥的生産廠家,這些年市場行銷能力很強。我個人配合分級治療配合我們醫保,中成藥企業能不能率先引領轉型?這個也符合國家醫改方向,你們和醫生建立良好的關係,你們知道醫生想什麼,如何引領他們到基層去,降低醫療費用,這是一個很關鍵的改革方向。那麼最後謝子龍董事長説了一下,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不支援處方藥銷售,我建議儘快放開。醫藥分開儘管這麼多年沒有進展,處方藥保障銷售可以助推。第二助推網際網路醫療。

  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 張伯禮:

  每次都來開會,但是我建議應該把兩個字倒過來,先有責任再有聲音,為了責任發聲。時間關係我開門見山,今年的春節到了日本去的遊客五百萬,消費60億,買的主要東西去年是馬桶蓋、電飯煲,今年是什麼?藥品。所以我非常關注這一點,作為一個醫藥界的人,對這個消息高興不起來,中國人到日本,把日本的醫藥産業,大大的推動了一把。買的藥最多的沒有大藥,有退熱貼、創口貼,都是這些小藥。為什麼中國人到那兒買這些藥?給我兩個提示。他認為日本的藥製造的更好,品質放心。第二這些小藥在中國現在不好買,在日本可以買到。所以反過來提醒我們中國的制藥企業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大家一定要站在全球看我們的行業,全球的經濟都是不景氣。全球整個經濟都在下滑,全球的增長率不到1%,所以中國到了6.9,還相當出色。而我們醫藥行業遠遠超過這個數,所以大家都喊不好,這個看到了。但是目前這個下滑調整的階段,也給了我們契機。問題很多,剛才專家提了很多真知灼見,都是值得大家考慮的。但是應該怎麼辦?中國這個大國幹什麼事兒不能操之過急,是一個系統工程。醫和藥,加上國家制度,加上我們全國各地的情況並不一致。

  所以我想關於醫改問題不是今天討論的問題,我就對醫藥企業談兩個。第一創新藥物要研製,但是現在大健康産業,國務院專門出一個文到2020年達到八萬億這八萬億的健康服務業,包括剛才説到日本買的這些小保健藥品、保健食品,是不是應該重視?這塊領域市場非常大。比藥市場大很多,所以研發的方向要關注。這種健康食品和保健品,我覺得它的潛力非常大。而相對開發技術難度相對較低。第二個更主要的方面目前我們中國的藥,應該説整個産量,産值上來了。但是品質不敢恭維,所以最近我這次提案也是整個醫藥行業生産品質要提升。中國製造2025計劃已經正式實施,八大領域包括醫藥産業。現在據我所知,已經有數百個社會車間要啟動,沒有一個是醫藥的。所以經濟新常態的狀況下,體制增效我們怎麼保證?就是在製造業,整個醫藥製造現在到了2.0,實現管道化、半自動化。3.0是大數字制藥,我們現在做的怎樣?4.0是智慧制藥,我們做的怎樣?差距更大。所以抓住這個機會,把製造業提升水準。如果我們提升趕上這個大潮能夠更快發展,不但是保健品,德國的藥歐洲的藥會佔領我們的市場,老百姓是會選擇。所以我提升各個企業家,要在這些方面提升品質方面,下足功夫,同時國家政策也要配套,優質優價。包括稅改包括把費用納入裏面,享受減免費。

  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醫學部教授、博士生導師 李蘭娟:

  在座各位都是醫藥界的代表,我是醫生天天用藥的醫生,所以參加這個會我很有感觸。首先覺得我們自己民族的工業,民族的醫藥産業希望可以加快發展。我作為醫生我經常説,用效果好的藥是進口藥,品質好的設備是進口設備,大量的錢被外國人掙了,我們醫生開處方,我們付的錢被外國人拿走,所以這個方面要引起我們高度的重視。我們現在要大力發展自己的經濟,那麼醫藥産業是一個很大的産業,我們也有一些好藥。我建議我們要發展民族産業,剛才張院士説了,第一個我們自己為什麼這麼不爭氣?我們的藥的品質製劑品質,我想應該趕超世界。現在大眾創業,這個問題要重視。第二我了解到我們要申報一個新藥太難,要花很多年才能報新藥,我覺得申報新藥程式上應該減緩。我們做了很多工作,國外的標準流程很嚴格。我們國內也有,但是相對來説它的標準流程沒有國際的要求。所以我覺得既要嚴格要求,又有高效的産品出來。這一點對於我們醫藥産業的發展非常重要,我們中國人不笨我們也很聰明,我們有好的製劑和品種,要加強這方面的工作。一個是審批的流程,一個是品質要提高。這個事情最好要有關部門應該有一個規劃。有些藥要做技術研究,不做技術研究好的産品出不來。所以這樣作為我們臨床醫生用到高品質的好的産品。剛才講了,我們國家的中醫藥理有很多寶貴的東西,有一些很常用的藥,還得了諾貝爾獎。所以幾千年的中醫中藥,我們前輩積累下來的知識要進行總結和提升。

  隨著基因時代的到來,現在分子生命的技術,這些最先進的技術把我們的醫療産業提升到最好的水準。這個對於我們臨床醫生來講,他們要合理用藥、合理檢查。該用的藥還是要用,作為病人來講只要需要,合理用藥應該給予。亂用藥亂檢查要禁止,現在存在問題便宜的藥,效果很好的藥利潤很低但是不願意生産,我們拿不到,這些問題我覺得也應該加以解決。同時醫藥産業,既是我們民族興旺的重點標誌,也是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的一方。更是我們廣大病人,包括保健品需要的一個産業,這應該加以支援和發展。

  山西亞寶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任武賢:

  我提三個方面的建議。第一是關於建議非處方藥體系的建議。非處方藥市場在2009年已經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預測到2020年我們國家可能超過美國,超過世界上最大的非處方藥市場。但是今年非處方藥的品牌建設和發展比較緩慢,特別是媒體報道從國外大量的購買非處方藥。這説明我們國家的産品品質和歐美有一定的差距,我認為在劑型方面、口味方面還有很多差距。我們國家在1999年國家藥監局發佈的處方藥與非處方藥的管理辦法分類已經18年,管理辦法不能完全體現非處方藥的特點。處方藥和非處方藥沒有做到全方位的分類管理,限制了非處方的創新。另外一方面沒有非處方藥的分類,非處方藥的申報流程和處方藥是一致的。現在的法規對於改劑型也是比較嚴,限制了非處方藥的創新。套用處方藥的技術要求,造成了非處方藥面臨客觀技術困難和藥檢部門審批的資源浪費。按照目的仿製藥品質一致性評價的原則,很多品質處方藥這次在2018年全部完成,把處方藥和處方藥用一個標準,這個需要探討。是否可以把非處方藥在一致性評價上有所區別。建議按照非處方藥的研發特點,制訂非處方藥單獨的包裝。第二是非處方藥的政策要求,三建立非處方藥轉換的指導原則。第四是制訂非處方藥特點,且獨立品牌建設的包裝、標識的管理規定。這是我對非處方藥管理體系的建議。

  第二個是關於加快制訂藥品品質和療效執行評價的實施建議。這些方面加大了企業的難度,有些增加了企業的成本。建議加快實施細則,特別是當前,對於一致性要進行評價。實施細則的出臺,非常的迫切,這些需要認真研究,對於劑型的改革等等,徵求意見出臺政策,很快的進行評價。第三個方面關於制訂臨床研究的實施細則。因為這次前面報的産品,關鍵是臨床研究方面,臨床單位出臺一句話,我們就得撤掉。所以必須由臨床,出一個臨床研究的實施細則,這樣可以指導企業在臨床研究中按照實施細則進行研究,不至於企業造成更多資源浪費、資金浪費、時間的浪費。

  浙江康恩貝集團董事長 胡季強:

  感謝主辦方感謝各媒體對醫藥産業的關注感謝有關部門對産業的重視。去年提的意見建議,基本上都有反饋,應該説還是非常重視。本來有兩個議案,簡單講一下。第一是關於重視中藥臨床準入問題。最近這幾年地方醫保和醫院招標中把一部分中藥列為輔助用藥,或者一些醫院明確提出來新的中藥品種不再進入。那麼這樣一種政策是違背了市場競爭的原則,也違背了國家支援的有關政策。中醫院法馬上要出臺,國務院今年發了扶持中藥産業的政策,希望國家衛計委的有關部門出臺一個政策,禁止有關的省、地方對中藥産生歧視性的市場準入的政策問題。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關於零售藥店問題。零售藥店更加允許市場化,剛才講了第一零售藥店經營什麼?我想任何一個部門無權干預不應該干預。從監管角度需要那是你自己的責任,你跟他之間,如果他把其他的品種當成藥品充醫保費用,你可以取消它的資格,但是你不能做出限制性的規定。有些地方的醫保部門説你不能賣非藥品,這個政策是不允許的,應該禁止。第二是現在零售藥店基本是用個人帳戶支付,既然是這樣醫保部門不應該對藥品價格做限制,因為他用自己的錢你管他幹嗎。就讓藥店按照市場準入,如果用政府的統籌經費來支出,你按照你的規則去做。

  第三點關於醫保電子商務的問題。剛才朱先生講的非常有道理,應該開放市場。你可以管,哪些藥品不允許在網上銷售,比如説精神類藥品毒麻藥品,但是所有的藥品應該允許在網際網路銷售,這是B2B至於B2C根本沒有必要管,現在網際網路時代。企業與企業的商務全部在網上進行,我們還要發個證,根本沒有道理,根本不需要管也沒有不要管。我參與電子商務法的起草過程中我一直強調這個觀點,很多部門限制這個東西,這是阻礙産業網際網路,所以因此儘快的放開。

  第四點我們的工信部和農業部門對中藥材的生産還是非常支援,現在我們有新的任務,十三五期間我們要完成全面小康,全面小康必須要解決六千萬的農村脫貧問題,那麼中藥農業中藥産業是解決這些人脫貧問題很好的路徑。所以應該鼓勵中藥企業的産業化的向上游延伸,加大支援中藥産業到扶貧地區進行産業化種植,制訂專項規定。

  河南華蘭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安康:

  很榮幸參加這個會議。我感覺每年提出一些新的建議,現在討論可以取得一些成績,比如説我們提出的新藥審評制度改革,我們已經感覺到改革在很快的進行。雖然還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但是這種進展還是值得我們鼓舞的。那麼我提幾幾個建議。第一個,剛才提的大健康的概念範圍到底是什麼?大健康這條船再大,即便它是航空母艦,上的人太多,還是要沉沒。大家都炒作大健康的概念,各個行業都炒作大健康的概念。那麼大健康還能承受的了不能?所以我建議儘快理順大健康的概念和範圍。第二就是孤兒藥的概念和範圍,我們應該制訂中國的孤兒藥的品種,範圍。對孤兒藥的生産、銷售提一個建議。

  第一個建議對孤兒藥的價格進行限制。PNC我控制市場80%,十二五期間。雖然價格放開了,作為企業來講不敢講,因為牽扯到生存,它的健康條件,血友病病人的用藥增加十倍,原來是醫院搶救時候用。後來醫院發現出血的時候用,現在一發現血友病,8因子9因子低了就要用,所以是十倍。今天醫保報銷70%,費用仍然增加。我春節採訪了一些山西的血友病病人家裏面什麼都沒有,很可憐。我們國家在發展,我們那麼多錢被貪官浪費,我們為什麼不能拿出錢解決孤兒病的報銷。所以我提出一個建議,第一限價第二免稅,第三對孤兒藥的藥物全免,希望有關部門,財政部或者其他部門看看有沒有可能?

  另外提一個,還有和別的代表不同地方。電子監管碼,我們生物製品行業是最早執行電子監管碼,這個執行起來成績很大。我建議不但在生物製品,我們是疫苗、血液製品和診斷製劑。不斷實行電子監管碼,還要執行VVM,這個牽扯到藥品的存放條件,不光是電子監管碼,還有藥品的存放條件。看新聞取消電子監管碼,你沒有經過任何考慮一拍腦袋就取消,一拍腦袋就建立,今天一拍腦袋又取消,這個是不慎重不負責任的。我還是建議對電子監管碼分清行業,如果你中藥,口服藥推行電子監管碼沒有用,那麼生物醫藥方面必須推行電子監管碼。我們的生物製品能不能網際網路生物製品?加強它的推行?你招標過程中生物製品、疫苗,出現了很多問題。比如四川抓了很多人,抓到各省的疾控中心主任。原因就是中間環節,如果我們推行網際網路,推行電商使疾控中心他能夠直接從生産企業買到,那麼這些環節我覺得會更好一點。

  劉保恩:

  我要談的方麵包括兩點。一個是加強醫療服務體系供給策的改革,這個其實前面的劉群同志已經談到,我做一個補充和強調。為什麼要加強醫療服務體系供給策改革。我們從09開始到現在做兩個方面的制度建設,一個是醫保制度建設,這個做的相對來説比較有成效,但是我們醫療服務體系的建設,步伐實在是太慢。所以供給策的改革必須是我們目前面臨的一項工作。供給策改革真正問題就是大醫院的擁堵問題,大數據擁堵問題解決比較從分級診療解決,做好分級診療我們從口號落實到行動。我們從管理需方到供方,為什麼?分級診療服務體系必須滿足醫療服務需求。根據流行病學的理論和流病的分佈,中國老百姓一年365天,十個人裏面有一個需要一次住院。365天一個人平均攤下來有七次,所以我們醫院必須改革。我們醫院主要處理住院病人,診所負責普通門診。這必須是我們未來要建立的,現代的符合流病分佈的體系。如果我們把這些關了,那麼從大醫院下來的這些人誰負責?我們讓他們絕大部分能夠轉型成,能夠承擔全科醫療服務,並且變成社會的。所以從職業、社保、醫保、晉陞、稅收等各個方面營造一個全社會,醫生自主執業的環境。如果老百姓辦診所,如果分級診療把大醫院關了,老百姓肯定也會關。

  另外就是醫、藥這兩個市場的關係,這是我講的最後一點。我自己認為醫、保這兩個市場,必須分開治理。為什麼這麼説?因為我們醫保市場它的供方是我們藥廠是流通企業,需方是醫院,病人還沒有進來。所以醫藥市場完全具備我們經濟學講的,完全競爭的條件。所以政府根本沒有必要在醫藥這個行業,包括耗材這個市場來干涉,沒有必要。所以醫藥市場完全具備市場競爭條件,這是醫藥市場。理由很簡單。與此同時我們醫療服務市場,因為病人進來了,所以以來保險制度我們現在有了覆蓋97%的醫保制度,醫保制度通過大數據和醫療服務機構對等談判的機制,形成基於我們大眾健康的産出為基礎的有效的公平的支付手段。這個支付手段重點在末端,這樣的話讓我們的醫院把用藥用器材用耗材變成他的成本中心,這樣的話是發揮我們各級醫務人員,醫療服務機構的主動性、能動性,不需要政府在藥品市場干預,這樣回歸到一個很和諧有效的公平的一個整體的醫療服務體系。

  嘉賓:

  我只談一個觀點。既然咱們在兩會期間開這個行業座談會,我們儘量緊緊圍繞立法,我今天談一下權利的立法。參加醫改四五年,一個總的建議是一句話,必須超越部門博弈,跨向依法治理。總書記説過幾句話,把權利關進籠子裏,包括這週一總書記又提出改革的評價標準,是看老百姓有沒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我們這個行業,醫療衛生行業老百姓需要獲得什麼?獲得感最容易得到是什麼?是一些錢嗎?或者是簡單的服務,其實不是。真正我們這個行業的現狀,老百姓最重要應該獲得是權利。現在我們現狀是患者權利幾乎被剝奪掉,這也是這個行業發展困難的最主要問題。因為權利被剝奪以後,被分散各個行業的上上下下,方方面面。然後在很多行業發展中沒有辦法得到解決。

  舉個例子。比如説處方問題,我們大家都知道處方壟斷是一個非常嚴肅非常麻煩的事兒,市場經濟要發展,醫藥産業發展,但是處方被壟斷在大以後裏面出不來,這是一個很可笑的問題。患者交了錢他的處方必然要拿到,這是他的私有財産我們沒有任何立法保護患者的私有財産。我舉個例子,有沒有可能用俗話説,我們呼籲全國人大立法,任何醫院醫生,任何單位不得自行規定,患者對不起我們醫院規定處方不能給你。你不能拿走。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患者既然交了二十塊錢診療費,這處方上面的資訊是他購買的處方是他的産權,患者必須帶著處方離開。這個産權一旦確定,那麼處方壟斷問題迎刃而解。市場解決不管是零售藥店還是市場銷售都會盤活,類似的權利還有很多,患者需要被保護。選擇權、執行權還有拒絕權,不管是醫保方面患者能不能自行選擇醫院和醫生,為什麼我們要醫保部門做這個決定?有沒有辦法加強患者自身選擇的權利?患者能不能自己選擇自己的醫生?能不能選擇自己的藥店,吃什麼藥,他需要什麼樣的知情權,能不能自己授權某個機構,不管是保險還是某個其他的機構,幫助他提建議他自己做決策。

  一旦這樣的決策可以得到保障,可以通過各種立法機構得到保障,我覺得醫改就邁進了一大步。其實如果從改革的技巧來談,我們這幾年經歷了太多的嚴肅的爭論。非常沉重的改革的嘗試,其實把權利給患者是最輕鬆的事兒,因為我們如果各位代表,人大各位代表,兩會還有政協多上點提案,我建議大家多提提案。給大家提兩個提案,讓各個部門把權利給患者,而不是互相爭奪,不是為自己的行業來爭奪,也不是為自己的小部門爭奪。那麼對於政府部門來説是可以接受,説的直白一點這樣沒有多大政治風險,因為畢竟把一切權利還給老百姓,這樣的提案容易變成國策,容易被接受,這個需要非常高的專業性,因為怎麼建設這樣的權利,管理這樣的權利,讓患者服務好,有非常高的專業性。

  舉個例子,我們國家歷史上最重大的改革就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關於包産到戶是不是正確,這麼一個簡單問題産生了非常大的爭論。今天是常識性的問題,但是那個時代舉國爭論。十一屆三中全會雖然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但是當時做的第一個決議是不允許包産到戶。這樣的爭論最後是被什麼樣的形勢解決?是一個關鍵的話,當時歷史上最後記載下來的就是平息了所有爭論,叫一切選擇歸人民。最後中央決定我們擱置爭論,讓人民自己選擇,人民選擇了包産到戶。我們才有了改革開放,現在各方爭論不休,我們能不能嘗試一下把一切權利給患者。謝謝。

  北京回龍觀醫院院長 曹連元:

  非常高興有這麼一個機會和醫藥界的朋友在一起。聽了大家的發言,兩位專家的發言,我覺得我們大家第一深刻的認識到,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醫藥改革事關全局,事關我們的行業。第二從我自己,我今天發佈都是代表個人,不代表任何人。從進行醫藥改革的基層教育,我給大家説一下。我們的基層缺醫少藥,這個現象雖然説改革開放幾十年來,有了很大的改變。但是老百姓缺醫少藥的基本現象沒有解決,我去了幾個農村的地方,去了一些城市的社區衛生,有的地方做的非常好,但有的地方非常可憐。一個鄉鎮衛生院,幾十年了分配下去過去幾個醫生,最後留下是兩個小醫生加上一個院長加上一個護士,這是陜北延安。我去了,非常難。沒有藥,有的那些藥只是老百姓市面上可以買到的,我問他們怎麼辦?沒有辦法,買不起,配不齊。老百姓在村子裏,條件好一點奔縣城,再好一點奔省城,再好一點奔北上廣。所有我們核心思想是什麼?百分之90%大病不出現,就地就醫。什麼叫90%大病不出現?那意味著百分百的常見病、多發病在縣裏解決。90%左右的大病轉向城市,聽了代表的發言,如果認識這一點我們醫藥企業發展最大的市場在哪兒?在基層。在每個社區每個鄉村、鄉鎮。

  每個鄉村每個鄉鎮他們需要什麼?是最常見的普通藥,常見病。我們有些代表講的非常好,剛才講到日本去老百姓一窩蜂採購的是小藥,可是我們老百姓想買點藥得上北上廣,這才是看病難看病貴真正的問題。13億人,都跑到北上廣來看,你有多少這樣的專家得應付過來?我當院長的時候我們一個專家一天看227個病人,怎樣緩解這種現象?那麼必須釜底抽薪。所以才提出來,劉教授説的分級診療、釜底抽薪。讓我們的病人不離開家,不離開村就得到了治療,就能夠得到我們藥企生産出來的,物美價廉,符合老百姓最基本的最容易得到的基本藥物。我覺得我們的企業應該著眼點放這個地方,建議大家從這個角度考慮,這樣的話我們企業生産的動力就有巨大的市場。而且我們老百姓需要,我今天是站在一個老百姓的角度來講,需要人民的藥企而不是藥企要強,我把我的體會跟大家做交流。

  江蘇揚子江藥業集團董事長 徐鏡人:

  中央國務院一再強調,總書記的講話和各級領導都做了講話,因為我們國家改革開放以後大部分以西醫西藥為主,以前這個方面也有。本身西藥的優勢很顯著,療效快。中藥本身有很多優勢,工程院的院士都知道,中藥有很多獨到的療效,在對人民的健康特別是老年人保健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國務院一直在強調,因為中藥的降價,現在藥材在降價,成藥在漲價。特別是衛生醫療系統的定義,不要用中藥,因為具體從操作,中藥是幾千年實踐下來的,雖然沒有像西藥那樣經過實踐的研究,但是是有歷史沉澱的。讓中藥事業真正得到有始有終的發展,這樣對人民的大健康,繁衍後代有很大的好處。

  復星醫藥集團高級副總裁 李東久:

  非常感謝官方提供這個機會,讓我們相關人士共商醫藥行業的發展。我提三個建議。第一個建議就是抓住大健康産業發展的機會,加快推進社會辦醫。剛才包括很多問題,實際上現在核心的關鍵的點就是我們現在的廣大的人民群眾,對滿足他們需求的醫療服務的提供,這樣無法滿足。對於提供醫療服務的品質和他們的迫切需要現在無法滿足,那麼如何滿足他們的需要,如何在2013年大健康發展若干意見出臺以後,那麼今後的大健康是否和預期的發展相一致,那麼目前存在的問題和困難,還比較多。主要有幾個方面。一個是醫養結合和健康保險目前難以落地,同時人民群眾的感受沒有明顯的得到感受,並且我們非公立醫院市場發展比較緩慢。原來説到30%,那麼現在服務總量不到10%,並且我們現在醫保基金的用作,目前大家也比較擔心,比較擔憂。包括我們剛才劉董事長講的方方面面。基於這個我們供給策的改革我們提一些建議。

  第一個建議,針對社會辦醫的第一個建設就是加快國有企業醫療制度的改革。或者説在國有企業辦醫院,加快社會資本的引進,那麼國有企業的醫院據不完全統計,現在有3000多家。我們現在公立醫院,體制內的醫院人滿為患,但是很多國有企業的醫院,由於政策的影響,企業投入的不夠,方方面面的因素,包括醫療人員的流失。現在三千多家存在很多困難和局面,如何把這些充分發掘起來?對於我們大健康服務資源是一個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們希望相關政府部門對於國有企業醫院的改制的政策,能夠儘快出臺。積極引進社會資本,參與到國有企業醫院的改制,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多的優質的醫療服務資源。並且軍隊的改革已經全部開展,軍隊醫院的改革,軍隊醫院到地方,一方面是好事情。另外一方面會增加當地政府的財政負擔,由於體制機制的問題,如何讓他們到地方以後有一個全面的發展。我們建議軍隊醫院到地方以後,可以引進社會資本參與到我們軍隊醫院。並且非公立醫院,完全可以提供基本醫藥服務,在這個方面我們復星醫藥還有相關醫療從業者已經用案例進行證明。這是第一個建議。加快社會資本辦醫,促進大健康産業發展。

  第二個建議目前的醫保資金,目前的醫保管理,大家會比較擔憂。因此我特別贊成我們黃教授講的,我們能否建立和促進第三方平臺建設,讓專業化跟效率跟管理充分結合起來。因為PPM的問題,在行業討論很多,我們希望相關第三方可以落到實處,具體的細節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夠積極推進。

  第三個建議,關於品質一致性評價。我們認為這個政策非常有利,利國利民。並且這個政策對我們行業的發展,健康的發展,保證人民群眾的用藥健康有利。提兩個建議,第一個建議要促進臨床資源的發展,現在臨床資源不夠。第二品質一致性評價存在參比對製劑的不好獲得,以及缺少。在這個方面希望對臨床大量使用的産品的製劑,我們中檢院和相關部門能夠幫助企業,協助企業進行解決。

  山東辰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杜振新:

  很高興參加聲音責任座談會。現在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強,影響越來越大。剛才各位代表已經説了,相同問題我不再重復。我主要説一下藥品臨床數據核查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只要搞新藥研發企業都深有感觸,現在撤回率已經80%,大家付出了很多代價。針對這個情況我們企業還要生存,還要繼續搞研發。現在面臨的巨大的問題就是在進一步做BE,找不到醫院願意承擔。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因為醫院做BE不是它的主要工作是輔助工作,一查臨床數據的完整性、真實性,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困難,所以不願意接這個工作。造成我們現在的工作都積壓在那兒,除了正常報的品種,另外一致性評價還要做大量的努力。這個工作都卡在這兒,這個問題也確實不好解決。所以提這麼三點建議。

  第一個放開咱們國家認可歐美的臨床診斷數據。因為很多企業在國外也有研發,很多品種在國內也在國外報,現在必須做兩套數據,這造成了人力物力財力的浪費。是否認可一套數據?我在國內也可以在國外報,一品雙報,一個定義就認可,可以減少很多麻煩。這是第一個建議。

  第二個建議咱們國內的醫院臨床實踐基地的醫院,是否迅速擴大國內對BE臨床醫院的審批數量?這樣緩解我們現在出現的撤回品種重新申報,現在擠到醫院去,就這幾家醫院,本來還有積極性,擠來擠去,最後誰做不好。

  第三個,是否放寬標準,放寬對BE的簡化標準。這塊也是成熟的建議,放寬了,可以讓我們申報的企業儘快解決現在藥品研發BE堵塞的問題。

  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孫飄揚:

  我想談兩點意見,也是平時在工作中感觸的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就是作為一個醫藥的代表,包括我們企業的工作,最大任務就是如何滿足在臨床上患者還不能滿足的要求,我想這是我們企業所需要思考的。因為在實際工作中,尤其在新藥的臨床,尤其癌症到了晚期,他們對於臨床的藥物需求很重要。當然這些藥物在臨床實驗中,所以我們現在基本上我們在做創新藥的臨床實驗,找我們討藥的很多。這些病人都是無藥可治,而且十分迫切,這也關係到一個患者生存和一個家庭的幸福。比如説PD1的抗體,我們還沒有臨床的時候,有些患者通過各種渠道到公司來。因為對於他們來説生命只有一次,錯過了這個時機就沒有機會。包括我們在臨床的其他藥物,所以這牽扯到什麼問題?如何加快創新藥的上市,如何推動創新藥在臨床的使用,滿足患者的需求。我們在歷屆人代會提了很多意見和建議,這個方面談一個創新藥的環境問題。

  通過這幾年的努力,在創新藥環境在有些方面得到了一些改善,比如説國務院出臺加快醫藥産業發展,兩個主要的問題其中一個就是支援到創新,還有藥品的招標政策,包括智慧財産權保護問題,還有醫保問題。由於我們國家創新醫保好幾年修改一次,怎麼能夠使患者能夠得到好的藥品使用,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相信這次兩會還有這個方面的建議和意見。第二個方面就是日本買藥的問題,我們很多消費者在日本的藥店裏買OTC,為什麼大量買人家的藥品?而不買我們的OTC。我們公司也有産品處方藥賣到日本,我們確實感覺日本藥品品質是全世界最高標準,因為無論從原料包裝方面都很好。他的東西做的好,儘管他的價格在日本藥店很高,但是我們大量人去買。説明藥品還是要有品質,如果沒有品質光談價格,那麼它的作用發揮不了,談價格沒有意義。所以這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仿製藥的一致性。我想一致性評價不簡單就是這樣的,一致性要全面的一致性,真正做到這個標準還是需要做大量工作,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對這個問題有一個科學的,實事求是的態度。怎麼把我們的品質提升上去,達到日本藥粧店的層次和水準,這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天津達仁堂京萬紅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 劉文偉:

  大家下午好。去年座談會看很多企業做的功課,我們優質企業的集中度很差,我們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藥品消費國家,但是我們沒有在世界上有影響力的藥企。在前50前找不到中國藥企,所以我覺得中國的藥企一定也要去産能去庫存,去産能真的不要這麼多。通過一致性評價,政府的規則還是要制定,通過定規則把這個事情做好。現在包括我們資源浪費,這麼多藥資源浪費。第二個我想講,因為中醫藥現在利好的消息特別多,中醫藥在2016到2030的戰略規劃中,來自中醫藥産業要成為我們國家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我覺得這是很高的。還有五年的時間,包括我們國家在一帶一路的戰略中提出了我們要加強和沿海國家的中醫藥的合作交流。其實中藥是中華文明重要的組成部分,是打開中華文明的鑰匙。我覺得中藥有很多慢藥有很多辦法,最後這個項目拿了國家的獎。我就體會未來大家從中藥的角度,我們現在談中醫,其實中醫的語言很簡單。針灸不自覺的在引領,我覺得中藥現在很多企業做。我在想即使你通過了可以銷售,但是面臨著最大,你跟西藥的競爭是很慘烈的。我們中醫藥的外用藥這塊,特別是在創業的標準方面,西藥有一大批的優勢,最後能夠站住腳,最後還是一個産業要起來,我們要有資金。所以外用藥本身有一個評價,特別是可以感受到比較優勢。所以我覺得中藥的外用藥應該引領中藥的發展,這一點我們需要討論。

  四川科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劉革新:

  每一次參會,每幾次非常認真的聽取各位發言人的意見。有一些感觸。為什麼老生常談又常談老生?很多次沒有解決任何問題,我今天有一個建議。我覺得在改革,在決策和執行,在推動改革共識達成上,我們沒有找到有效方法,也沒有形成合力,我有四個建議。或者説在很大程度上是表達我的心願而已,否則大家都很焦慮。都想解決問題,但是問題依然在,有些問題變得依然嚴重。

  第一政府,我們現在政府部門出一個政策,我認為是比較草率。我不知道政策産生的流程,糾偏的機制,效果的評估是按照什麼規則在進行?有沒有進行?其中特別嚴重的他忘記了,一個政府部門一個公共政策的出臺的目標的多元化,他必須要照顧多方面的市場和利益主體,我們以某一些比較為人樂道的招標頭來講,其實就是三點。這個結果就是把藥品價格降到最低,如果最低低過了社會平均成本,那麼對不起。其實無效的藥品就是最貴的藥品,這一點我們沒有説清楚。他明顯的超過了社會成本,在國外是要受到反傾銷調查,那是犯罪行為,在我們這兒大行其道。我認為這並不是真正的為人民,所以我想政府部門制訂計劃的時候,明顯的缺乏對於政策的感覺,第一藥品要安全可用,第二是人民享受廉價的合格,第三政府的財政部門要可以承受。這一切不是問題,但是藥廠要能夠生存,如果不能生存低廉藥品全全部消失。這個原因我們沒有認真分析過。

  第二點對於醫院的期望,中國醫藥要發展,他不能在真空的環境下發展。第一是起步低,第二實力弱小,第三被人歧視,第四被進口的強大的跨國公司擠壓,我們的政策很清楚,就是幫助中國的醫藥行業尤其是中國創新和管理方面,醫藥行業的第一梯隊要衝破這個封鎖線,要達到強盛國家的目的。如果我們不是懷著這樣的目的,而是少了技術細節,南轅北轍。那麼我們今天看一下我們和國外的差距是縮小還是擴大?

  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媒體。媒體在一些重大問題的採訪上,我認為缺失一個主體,如果有可能請你們多加關注,這是協會聲音責任都有的。

  山東新華醫療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趙毅新:

  我是來自醫療企業行業的代表。16年我們提出了六方面的意見和建議。第一個方面是關於加快建立一支高水準醫療器械審評隊伍,確保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政策的落實。這個建議主要是為國家局的審評中心進行呼籲,因為他們確實存在審評方面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直接影響企業的發展。加快建設高品質的水準隊伍,是加快産品更新換代,推動産業創新發展和供給改革的重要措施。突出問題和機制障礙,審評人員數量與工作量嚴重不成比例,審評人員專業結構和年齡結構不盡合理,人員水準有待提高,審評品質需要提升。審評速度慢,時間長,希望財政部人社部能夠研究,在政策方面給予支援。建議一,依據工作量按照市場薪酬水準,招聘相應數量的合同制人員,創造條件引進不同層次的相關領域成熟人才,特別是高水準的領軍性專家。第二撥專款對在職人員進行技術培訓,加強國際交流學習,使其更深入了解行業及國內外各類産品特點特性,更好為行業服務。三,人社部通過購買服務方式,突破編制的界限,將編制內人員和合同制人員的薪酬水準銜接,實現同工同酬管理方式,穩定現有的編制的審評人員的隊伍,維護審評中間力量。

  第二個建議關於落實醫療器械自主扶持政策。創新是一個産業發展的源泉,目前缺少創新合作機制。産業鏈條的缺失,市場環境問題,創新産品進入市場難,創新産品優質不優價,不能通過市場回報獲得發展空間,將創新醫療企業研發列為國務院的重大專項。目前將發佈重點專項,希望專項實施後可以出臺配套政策,將扶持工作進一步細化。第二建立一條行業垂直的支援途徑,可以面臨自主的技術是否偽真,也可以避免資金盲目投入,希望國家發改委和衛計委制訂相應的政策規定,創新産品享受隨時準入的備案制度,同時建立一套産品應用階段的通道。在公立醫院政策扶持醫院,用政策條款手段使創新産品能夠順利使用,並在醫保環節中給予特別的政策。

  第三,關於醫用耗材的建議。耗材主要包括血管類、骨神經科的耗材,由於直接用於人體,其安全性及有效性非常重要。所以如何在保證品質,保證供應,保證行業健康發展的前提下,降低易用耗材價格,規範耗材行為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希望國家發改委制訂相關政策給予支援,建議一對於耗材採購實行分級管理,分類採購。對於全國用量大專業性的耗材,採用國家談判方式,對於應用較低的方式,考慮取消集中採購,對於其他耗材堅持以省為單位的採購。第二支援耗材統一品牌統一監管,以及具體保證方案。以國家平臺為基礎統一監管,以省級平臺為基礎統一採購。在完善省級平臺統一採購的同時加強國家平臺的監管和處罰功能,保證相關條款可以履行,保護採購過程中相對弱勢的企業的合法,特別是合同有所體現之權益。

  第四個建議關於體外診斷試劑招標採購。2018年市場規模328億,市場需求成就體外診斷産業的迅猛發展,但是發展過程中體外診斷試劑耗材作為市場的重要環節,存在很多問題,制約了行業發展。我國部分省市對於産品入圍數量停留在兩到三家,國內大部分的體外診斷試劑,集中招標採購中缺乏試劑品質標準。希望衛計委制訂相關政策給予支援。建議增加品牌數量,國外一些發達國家如歐洲在招標方面選擇設計一個基準,只要符合標準的産品品牌都可以入圍。選擇權由採購單位確定。第二體外診斷試劑耗材招標中,補充品質性能的標準,試劑、質控、招標價格應該與項目數對應,建立配套試劑的制度。耗材招標應該按人份數來比價格,而不是體積比價格,取消地區價格比較。以上是我們遇到的主要困難和問題。

  河南羚銳集團董事長 熊維政:

  非常感謝主辦單位給我們這個機會。我把體會講一下,讓醫藥界的朋友,代表委員會聽一下。非常感謝有關主管部門,我看領導們非常認真。我是來自革命老區,大別山興縣的醫藥企業。今天有藥檢總局還有我們發改委、人社部等等一些國家的相關部門,還有我們行業部門的領導和專家們。我認為大健康産業非常重要,這是非常必要也是符合我們的國情。中醫藥發展規劃2016到2030年明確提出,中醫藥産業成為國民經濟重要的發展目標。我們中醫藥行業的春天到來了,特別是目前的形勢非常浮躁的情況下我們有這麼好的國策,從中央到地方都非常支援,我覺得是一個難得的發展機遇。我們在山區,特別是今年中央提出來扶貧,要求2020年宣佈脫貧。我們老區我們要求2017年脫貧,我們發展醫藥産業,那麼下一步我們這些中醫藥企業發展的機遇來了。我們現在中醫藥的發展我認為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國家的重視,能不能發展起來?中醫藥 的發展,中藥起決定作用。現在醫療器械條件再好,診斷再好,如果藥不好就是打仗的時候子彈不好的情況下都是瞎打,你到這兒被敵人打死。

  所以藥品品質好壞直接關係到人命關天。過去造假的人,在舊社會造假的人,特別生産假藥的人,那麼我們這個社會裏面是不是所有的企業所有的醫藥人,這也值得我們反思。下一步我們中醫中藥發展的春天來了,那麼國家有這麼多政策支援,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創造機遇?特別在我們中藥材,能不能很好的發揮地道藥材?現在我們的中藥出口出不出去,因為農藥殘留超標,品質下降。所以你怎麼達到品質效果?有一些生産中藥的一些企業,有的也不保證品質,所以也損害了我們中藥的形象。所以我想如果發展中藥事業,首先我們在我們的職業範圍,在我們的各個品質品質要提高,我們的藥材要注重品質,要科學種植,要不斷的創新生産我們好的中藥。我想在醫療行業特別衛計委,低價中標的情況,還是在全國非常普遍。那麼低價中標怎麼保證藥品品質?真保證不了。我們是搞藥的,我們的産品銷售非常好,後來招標九毛錢在醫院中標,我們的成本是三毛錢。有些好藥,我們不生産人家生産,甚至日本生産,別的國家生産了。所以我們保護的一些好的藥品,要解決這個問題。我想我們發展中藥事業,首先加強品質提高我們的醫療服務水準,真正為我們的健康事業做出貢獻。同時我也想提建議,藥品研究投入非常大。

  現在有一個很怪的現象,現在新藥進醫院非常難進,他不開會進不了。而且價格還都非常低,有的還不能進入基本藥物目錄,我想這些問題國家一定要支援創新,一定要支援這些企業的創新,讓這些藥為人類健康做貢獻。謝謝。

  四川好醫生藥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耿福能:

  各位嘉賓各位代表下午好。這個會議非常好,每年我都要讚賞一番。因為有企業、媒體、政府相關部門,還有每年參會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每年參加每年都有問題,前面的發言代表説了很多。我們的行業發展非常快,還是存在很多問題。大家的工作很多,因為焦點問題多而且複雜,主管部門不滿意,企業不滿意。重要的是老百姓不太滿意,我們各方需要看一下我們醫藥行業存在的問題。有些是我們自己沒有做好,我認為各個行業可能都應該反思這個問題。有些是我們無能為力的,有些是我們自己自律規範不夠,我就幾個熱點問題講一講。

  第一、中醫藥的發展為什麼舉步維艱?我在想我們參會的沒有參會的我們應該看到中醫藥已經成為我們國家的戰略,發展戰略。國家戰略已經到了這個層面,但是我們發展存在的問題在什麼地方?招標,醫院不進中藥,不用中藥,設置的門檻變成扼殺中藥的方法,絞殺我們的文化。我的建議是不要限制中成藥和中藥在醫院的使用比例,讓療效主導醫生的處方權而不是行政命令。一個産業的發展一定要有市場,這個市場就是一個樹要有土壤,吸收營養才能長成參天大樹。第二取消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和養殖是錯誤的。中藥的品質沒有嚴格保障,聽説國家取消了認證。這是缺乏支撐的。目前全國有九千多批准文號,中成藥沒有第一車間,這是我多年前提到的,我們中藥應該建立自己的第一車間,第一車間在土裏,就是中藥的種植和養殖。中藥材是從集貿市場採購,中藥材品質不能保證,沒有保證中藥材的品質。建議國家加大監督管理建立中藥材的中養殖基地,建立中藥材的標準,保證中藥材的品質。否則我們的中藥真的被幹掉了。老百姓建房子是一百平米,我們衛星監控都可以發現。如果中藥材一個廠建立自己的車間,你不會只做一百平方米,不是一百平方公里,一百平方米監控衛星都可以發現。如果我們中成藥的廠把第一車間建起來,可能幾千平米上萬平米,我認為衛星監控這個工具完全可以做到,起到作用。任何企業報假都存在問題,衛星監控一定可以監控到。所以這樣的先進工具我們應該利用。第三是藥檢碼,這是一個熱點問題。藥檢碼這個問題很多代表已經説了,強制執行的非常草率,如果之前有這樣的會議,我們幾方反覆論證反覆討論就不存在今天草率停下來。制訂藥檢碼這是一個進步,因為我們要有序管理行業。但不是藥檢碼的錯,網上很多議論開始搬出來。不是我們本土,無論是國家還是國有的還是民營的,這個企業大家都知道我們全國人民的用藥,所有的數據在後臺被人掌握,網上已經有這樣的聲音,我不多説。

  如果一家企業兩家企業來做藥檢碼這個問題,對我們的行業幫助比較巨大。藥檢碼的問題不是它的本身,而是在於後臺在國外別人掌握了,第二壟斷,如果到一定的程度,你只能是一個流向,其他的藥企找他服務,立馬收費,壟斷財富是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因此藥檢碼説上就上,説下就下,對我們藥品生産企業損失巨大。我認為我們政策制訂的時候應該有這樣的論證會,不要把所有的企業當做稻草人。去年提供抗生素,受用抗生素監管問題,我説應該報國家藥檢局統一管理,我們現在看到了報道在兒童的身體已經查出來有受用抗生素,這是非常嚴峻的問題。原料藥壟斷和其他的問題大家都有感覺,我希望我們的國家更好,我們的行業更好。當我們有情緒控制不住的時候冷靜下來,一個是反思一個是找問題的方法。我們做中成藥的所有企業要有信心,我們看到習總書記克強總理把我們中藥列為國家戰略這一點我非常高興,我相信有些人會慢慢認識到我們中藥的發展應該很輝煌,謝謝大家。

  主持人:

  我們專門邀請有關省市區的人大代表,包括山東達英藥業楊傑總經理,湖南正清藥業的代表。那麼趙超代表之後我們請楊傑代表做準備。後來毛建一代表做準備,還有雷菊芳委員,也請做好準備。

  陜西步長制藥集團總裁 趙超:

  各位代表各位委員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大家下午好。我今天的發言主題還是加速中藥發展的建議。大家都知道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包括我們中藥研究院在大慶成立。包括關於大力推動中藥發展的措施,這是中醫藥産業在這個大會上的熱點。關於中藥的發展我提幾個建議。

  第一點還是支援鼓勵中醫藥産業的發展。那個時候的設備應該説日益發展的過程發生很大變化,現在很多新設備很方法,完全可以有很大的提升。在能源方面成本方面都有很大的標準。因為我們現在這種新藥審批辦法,包括工藝的變更辦法,時間漫長投資巨大過程複雜,這些方面影響了這些企業創新提升標準的積極性,那麼我想能不能去建立一種小步快跑的這麼一個機制。建立一個鼓勵成熟的或者説運作的中藥産品,提高我們標準品質的快速綠色通道,專項的綠色通道。只要你做一些最基礎的研究可以快速申報,不要到五年一大報,這個漫長過程對於企業來説很漫長。我們的中藥不管從原材料或者工藝過程,品質的保證,工藝的先進,標準提升對於我們整個産業都是非常利好。從科學角度來説,可以説有利的支援了我們中藥産業的發展。能否建立一個快步,小步快走的特殊通道,鼓勵我們中藥産業提升我們産品的標準。你年年提升,國家應該年年支援,只要你進步就是一個好事情。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去建立一個對於中藥評價療效的評價體系。我想最近輔助用藥或者重點監控用藥是我們整個行業非常關注的事情,有些區域我們中藥注射劑被一網打盡,這裡面一個很重要問題就是對於中藥産品療效的確認問題,甚至有些西醫説中藥沒有療效。那麼我們如何用數字用標準體現,我覺得這個方面不完善,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問題也是因為沒有標準。所以希望建立我們中醫藥療效標準的評價體系,這樣下來使我們中醫藥它是有療效也是科學的。

  第三個建議就是堅持中西醫結合作為一個大健康方針。現在有一個去中醫和去中藥的狀態,很多醫院的目錄重點監控包括用藥的數量,有些規定,有些三甲醫院規定中藥産品不能超過三百,這個限制使用的數量是非常少。這樣以後大的醫院如果去中醫中藥化,對小的醫院是很大的影響。我們的分級診療的醫療體制就會不健全,小醫院向大醫院學習,如果我們中藥在大醫院缺失過程中,對於一個小醫院基層醫院是一個很大影響。那麼師傅不指導,徒弟如何使用?所以我也建議中西結合,要求我們各級醫院一定要有一定的比例的中藥的份額,加強中藥科室和門診甚至中醫藥病房的建設。把中西結合我們大的醫院去充分實現,而且必須要有政策的保證,才能使我們中醫藥的發展得到一個保證。我想這個方面應該説甘肅做的比較好,我到甘肅去開會的時候,我和衛計委的同志溝通,那麼他們現在就是一個鼓勵的措施。這個鼓勵措施就是在大的醫院裏面,必須要挂中西結合科室或者病床,而且挂了以後政府鼓勵你,在實際過程中確實對於慢病以中醫為主,西醫為輔,急症就是西醫為主,中醫為輔,效果很好。為此帶動了基層醫院的發展。關於中藥發展提三個方面的建議,謝謝大家。

  楊傑:

  各位領導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謝組委會給我這個發言機會。前面大家講的我覺得非常好,非常受啟發。我在這裡想就兒童用藥提三個建議。關於兒童用藥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我不贅述,因為這兩年媒體包括國家的各種政策,其實大家也看到了對於這個群體以及對兒童制藥這個行業的重視,14年國務院發了六部委保障兒童用藥的若干意見,15年的政策更多,國務院的7號文對於兒童特殊群體的用藥給了特殊的規定。國務院以及食藥總局關於加快和優先審評兒童用藥,它的兩個文件,一個是44號和230號國家食藥總局關於藥品改革的文件中,都做了明確的規定。但是怎麼讓這些政策確實能夠執行?能夠真正解決兒童用藥的短缺問題,所以我想有三個建議。

  第一關於規範兒童用藥的定義問題。目前雖然出臺一系列的政策,但是沒有官方對兒童藥的政策,關於兒童藥在價格上,招標價格上要給特殊的鼓勵政策。但是實際執行過程中因為定義不清,造成真正的兒童藥沒有享受這樣的政策,可能其他不是兒童的藥品能夠享受這樣的政策。所以一定要在國家這個層面,要把這個概念界定清楚。我個人建議,至少符合三個條件。第一劑型是兒童的劑型,根據用藥的口味,小攜帶方便。其實WTO對於兒童用藥有一個明確界定我們應該借鑒。第二就是規格,對於兒童藥食用不要做規格。第三就是説明書,説明書一定要有兒童的適應症,對於説明書寫到兒童用藥或者在醫師指導下使用,甚至沒有描述的藥品不能劃為兒童藥。對於前面講的兒童酌減,這種不標準的描述應該建議在説明書裏面刪除。在説明書的標簽應該做明確的標識,符合這樣的標準才能做兒童藥。

  我們知道兒童用藥本身國家批的文號比較少,真正在醫院使用讓公眾可及的藥品更少。為什麼更少?因為有一些可能因為價格的問題,或者市場準入的問題,有些旗幟閒置了一些兒童用藥的文號,在當前醫藥審評資源的短缺情況下,如果我們使閒置的文號能夠活躍起來,一方面滿足兒童用藥的短缺問題,另外可以減少重復的審批。但是現在我們執行的關於技術審評的這些文件,目前有幾個文件,一個518號文件,還有38號文還有101,都是食藥局的文件。這些文件的實施過程中,兒童藥的技術轉型面臨非常尷尬的局面。比如518號的文件,兒童藥屬於仿製藥,沒有新藥,按照相關的法規他們不屬於轉讓的範疇。比如38號文主要還是針對GMP認證如果不通過認證,可以整條線轉讓。所以如果不牽扯並購問題、搬遷問題,基本是沒有辦法實現。或者為一個兩個兒童的文號附帶很多成人的品種進來,加重了轉讓的難度和成本,所以目前的法律是不支援兒童藥的轉讓。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對兒童這種特殊群體,兒童用藥特殊情況能夠不受新藥證書和劑型限制。轉讓過程中相對考慮比較完善的臨床數據這樣的文號,另外轉移過程中鼓勵做品質升級這樣的研究工作。第三個建議關於督促省制訂本省的兒童用藥目錄,其實對孤兒藥已經明確提出應該直接挂網,衛計委委託了相關的團體和機構,制訂了遴選的標準和示範藥品,但是目前真正有這樣目錄的地區還是非常少,我們希望衛計委能夠督促相關省在規定的時間裏面應該有兒童用藥目錄,便於兒童用藥短缺問題的緩解。

  西藏奇正藏藥集團董事長 雷菊芳:

  各位委員各位朋友。下午好,很高興再次參加這個會議。這個會議集中那麼多人的智慧和聲音,把我們在新的一年對於新問題的思考和大家交流。我今天有三個建議,一個是在我們的新藥審評中間,關於中藥的臨床註冊問題,希望在新的時期能夠落地,在2007年的時候其實我們新藥的辦法已經有一條,就是07年前的經典方可以免臨床。但是發佈到現在沒有一個符合要求的樣本,是因為一些細節的問題沒有落實。事實證明這幾十年來,這些藥發揮了非常好的作用,已經成為寶貴的醫療資源。現今我們大量採購的也包括這些藥在內,我們現在的限制其實是對我們醫療資源的浪費,希望能夠拿出明確的辦法,能夠把資源變成在醫改過程中減少老百姓的支出壓力,減少政府的支出壓力,同時對患者的生存品質的提升方面帶來一些幫助,一些寶貴的經典方的資源。

  第二就是中藥的二次開發中間,我們現行的法規,説不管幾個病症,是需要驗證所有的以後才能做二次開發。其實很多處方這些藥,二次開發就是重復。有些在某些方面可以變,有效性會體現的比較好。比如説外用藥,它可能就是比較好,但是慢性用藥方面不一定能夠體現。這個對於繁榮市場阻礙非常大,我提這個方面的建議希望有所改進。

  第三就是經典方的用藥是我們臨床專家和醫生,我們現在國家藥典對於新藥物的限量,其實把一些醫生如果説按照處方用藥,很可能有一些非常好的效果。但是現在這個限量把風險推到醫生那裏,因為這個用藥萬一有一些責任,是推給醫生的。如果按照這個來看,經典方來看,那麼用藥大部分體現非常好。因此我們現有的藥典,特別是一些毒性藥材的限量方面已經這麼長時間,客觀上在臨床上已經限制了在這些方面,醫生用藥方面的能力發揮,也希望回過頭可以組織一些專家進行論證,多談談一些有效的方案。

  毛建一:

  很高興參加這樣一個會,我感覺這是非常好的會,也是我們行業的心聲,也是非常好的交流和學習的機會。我有兩個想法和建議,純屬個人,也不代表我們企業。

  第一個建議是關於二次招標二次立項。我們同行在過去一年中享受了很多二次議標的情況,有一點我感覺是個人不太認同這樣的做法。為什麼?因為每個省市都有招標,那麼招標本身就代表機構代表醫保辦,現在來一些醫院聯合體的二次招標。那麼本意是進一步降低藥費,出發點很好,但是仔細看招標不是醫保不是藥品的支付方,説一個極端的例子。現在我們國家醫院沒有從 藥品獲得加成,現在醫院很多科室醫院對它有藥品使用的考核,那麼是不是醫院的各個科室還要搞第三次招標?醫院的處方現在也有藥費的限額,是不是醫生聯合起來第四次招標?我覺得這個問題可以找到一些答案,應該政府機關或者我們主要的行政部門要思考這樣一個問題。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第二個是關於大家剛才代表委員提到的分級診療和解決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這個問題我非常認同,我現在從過去一年的工作中有自己的感受,我們國家現在有一個規定每個縣都要建國有的綜合性醫院,我覺得國家這個政策非常好,是把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解決在基層和下面。但是配套相應的機制體制要同時跟著出臺,因為我走了不少縣級醫院,看到有些地方已經建了很漂亮的醫院但是裏面空蕩蕩,沒有什麼病人。這裡面我也探討,跟一些醫生專家去看這裡面的問題,你看縣級醫院主要是本科生,到了地級市是研究生、本科生,到了省市是名牌或者特色專科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到北上廣是名牌醫院的博士生。這個什麼意思?你要解決醫生的待遇問題留住人才醫院才能發展,才可以把病人解決在基層的醫院。

  我調研西部省市的縣級醫院,應該是地市級醫院。這裡面副主任告訴我,他看一個專家門診有3.5元的提成,這個差距很大,北上廣掛號門診基本都是四百五百,有八百的掛號。一個地級市的副高專家,看一個專家門診3.5元,這個裏面差距很大。我們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是不是研究一些機制,我也問了有些省份,醫療的收費標準80年代到現在沒有修訂過,從來沒有修訂過。我覺得這個上面我們也要思考,隨著我們國家的經濟的進步,我們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這些收費標準是否應該有一定的改變或者説有一個相應的機制,什麼時候去改變?多長時間去提高?在什麼幅度內調整,這個應該提供給我們的相關的政府部門,讓他們去思考和做相應的改變。謝謝。

  正清制藥集團董事長 吳飛馳:

  我今天發言的主題是讓我們掃除一切障礙與歧視,迎接中藥創新的春天。前幾天看到兩個文章,一個誰是中國醫藥界的華為?下一個是哪個産品是下一個青蒿素。這肯定出自中國中醫藥界,中國的中醫藥界的春天來了,有三個指標。第一是屠呦呦的獲獎,去年10月5號在莫斯科,聽説屠呦呦獲獎,10月8號我們馬上召開座談會,我們是青蒿素之外的另一個單品,第二就是魚腥草。那麼在春天即將到來的時候有一股春寒依然存在,我們的醫改方案,09醫改方案經過一年的實踐,一點沒有改善,而且愈演愈烈。如果不改變我們所有的醫藥人,企業,行業協會都非常難做。第一,認為公益事業應該公立醫院做,這是錯誤的。第二我們現在把市場的惡發揮到了極致。目前看病難看病貴的要素是由於公立醫院高度浪費造成的,如果這個不改是永遠做不到的。第四個硬傷是藥價。包括我們中藥的藥價很高,我們是主流外資藥品的十分之一。有一個誤導媒體的術語,有一個藥叫奧美拉銼,我想請媒體一下。由於強度降價,招標採購把大量的廉價藥出出去,醫院的藥價越來越高,這個狀況仍然沒有改變。這是第一個方面醫改的四大硬傷依然存在,我們所做的東西都是徒勞的。對於中藥存在一系列的歧視,障礙,無論在研發、註冊、使用、評價分析都存在一系列的歧視。比如説製造的概念説神藥,用的很大的藥又沒有效果的藥是神藥,指向了我們中藥,這個概念是不對的。

  我們提兩個建議,第一希望出臺16版醫改方案。第二在各個方面全面去除對中醫藥的歧視,比如廢除招標採購,尤其中醫藥的價格要保護,增大中成藥進入醫保的範圍。第三就是公正公平的評價中成藥,我們中醫藥的再評價到現在十年了,沒有任何變化。十年了不動要不要追責,我的發言到這兒。

  李宏:

  現在在國內外各種統計數據中,中國的藥品生産企業數量龐大,有藥品生産許可證四千多張,有四千多家企業。這跟國際的口徑不一樣,因為生産許可證並不代表有四千多藥廠,比如美國輝瑞他在各個洲都叫做生産基地,不叫做藥廠。這樣很容易誤導我們做決策的領導部門和領導人,只要制藥企業太多,從而採取打壓,提高成本很多的措施。所以我建議在統計口徑上我們要呼籲要跟國際的水準要看齊。比如我們很多百強企業,一般藥廠收購兼併都是十多二十家,如果我們四千多張生産許可證,除以二十我們變成了兩百家。我們除以十的時候我們變成四百家,這樣便於我們用於科研創新,讓他們保存實力能夠更好的做強做大,這是第一個建議。

  第二個建議國家藥檢總局為了鼓勵各個企業兼併重組,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方案。但是執行過程中要收購兼併重組,甚至有利於集團規模化,技術整合,這個地方各個地方是受到研製的。我們重慶一個藥廠口服製劑空間,我們想把湖北收購的同一類型同一劑型的生産,我們必須通過縣級政府簽字蓋章,市級政府簽字蓋章,這個過程非常艱難,不利於我們醫藥産業的整合和發展。建議企業,國家藥檢局能夠出臺採取備案制,只要有同一車間就採用,而且轉讓過程中不要再生産三批驗收三批,因為這些都是老品種。還有國家收費也是一個品種,9.9萬元,這些要利於收購重組來發展壯大,建議要簡政放權。手續越簡單越好。

  主持人:

  今天到會的除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有機構的代表還有業界專家,大家發言的請舉手。

  一品紅:

  首先非常感謝協會創造這樣一個平臺讓我們能夠集中聽到一線企業家的聲音。讓我們企業家為醫藥産業的發展付出自己的責任。現在中國的醫藥發展是一個紅利,我們看到國家出臺的政策,對我們來説是一個很大的機會。現在對於醫藥企業是一個很大的空間,張院士也強調我們去國外買很多商品,其實這個市場是非常潛在非常大。我想談兩點,我們中醫藥的發展理唸有一個慢病藥,現在在中醫藥這麼多年發展過程中,我們實施過程中對於我們企業來説發現一個問題,特別是在招標過程中我們追求的是低價。從中藥來看十年的發展,有很多産品從原來的50塊錢漲到500塊錢,甚至有些更高,已經達到五倍十倍的價格。如果我們追求歷史的價格來支援未來産品的方法,這樣對於我們面臨很多優質産品會不生産。包括我們企業也有類似的産品,有一些産品它已經做到某個領域産品的品牌做的很好,療效非常確切。但是因為成本問題不得不生産,所以我建議在原材料有一個很大的變化,我們要適當推出追溯問題。

  第二個剛才提到了兒童用藥。剛才我還跟黃總在溝通,因為兒童用藥現在數據來看有60多個兒童用藥,兒童用藥現在市場一千億以上,有一百多個在生産,我們這次國家也是在扶持兒童用藥的發展。但是要落地面臨很大的問題。其實兒童用藥總共一兩百個,我們希望兒童用藥是在醫改目錄的基礎上來制訂兒童用藥。現在我們中國非常缺兒童用藥,所以我們建議兒童用藥的醫改希望能夠出臺,可以一次性出臺一個目錄,讓我們兒童患者用更好更優質的産品,這是這個建議。我們在創新方面我們不是支援産權的消費者而是支援産權的擁有者和創造者,我們也希望在我們的企業發展過程中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的改變,我們也希望我們的企業家製造更優質的産品,來推動我們醫藥健康産業的發展。謝謝大家。

  嘉賓:

  我是安徽省醫藥行業協會。我想講一個核心觀點,目前藥品註冊制度的猛然收緊會導致藥品市場流通品質下降不是上升,這有幾個依據。目前我國藥品能耗的來源結構,先天不足。我們國家批准文號有幾個來源,第一85年前各省市審批的文號,會有統一標準。一個下午批幾十個品種,在那種情況下審批的藥。第二個藥品在定目標的時候,全部披上了國藥準字號的外衣,這是一個階段。第二個階段就是85到07年我們有了新藥審批辦法,這時候的研發特徵主要是給執行給包裝,這種情況下産生了大量文號,研發的品質難以保證。第三個階段就是藥品事件以後,07年以後的註冊制度相對嚴謹的情況下批的這些文號。這些文號在我們目前市場上的用藥結構大概是這樣的,85年以前批的藥佔85%以上,那麼85到07年批的藥佔36%,07年以後批的藥在目錄中佔5.7%,這些目錄中最要命就是獨家品種佔了一半以上,這一半以上大部分都是85年以前批的藥。那麼我們現在註冊制度猛然收緊,那麼我們現在研究非常完善的藥只是有些瑕疵的藥統統槍斃掉,而85年以前批的藥,沒有經過有效性研究的藥在市場上大肆流通,不僅價格高銷量大,在藥品市場流通中的銷量佔80%左右,其他的産品銷量非常小,這是一個結構。

  比如有一個減肥藥這是85年批的,它的標準非常低,98%的含量,那麼我們現在研究的減肥藥的標準大概提高到99.95以上,有一點點瑕疵,被斃了兩次。那麼之前批98以上的減肥藥在市場大肆流通,價格由2塊錢漲到20塊錢,不斷的漲價。所以目錄的結構加上我們註冊制度的雙重夾擊使得目前藥品市場流通品質下降而不是上升。所以我們應該從政策的源頭解決中國藥品市場的品質,但是這個註冊制度的收緊是漸進式的,同時考慮我們目前中國藥品市場流通結構,這樣才能得到正確的結果,要不然就是適得其反。不但降低了中國人制藥的品質,而且我們醫改方向受到影響,我們目前市場流通的藥品也不完全安全也不完全有效,價格也不合理。大量的價格難以下來,使用也不完全方便。所以我希望註冊制度不能猛然收緊,要考慮中國目前市場的現狀,漸進式的收緊符合我們人民健康的需要。我們醫藥行業人士我們醫改人士以人民健康為理念,而不是以個人不負責任為理念,謝謝大家。

  主持人:

  這位發言的是安徽醫藥行業的會長季敏紅部長,他也是安徽立方藥業的董事長。因為時間限制我們今天會議就到這兒,最後請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于明德會長做大會總結。

  中國醫藥企業家協會會長 于明德:

  我代表所有的主辦單位向參會的所有的同志們,所有的嘉賓表示深深的謝意。我們一起走過七年了明年後年我們還要繼續不斷的走下去,我們這個會要把它變得更加的符合行業管理的要求,符合黨和政府的要求。要説總結沒有更多的話,我説16個字。廣開言路、建言獻策、集思廣益、利國利民。讓我們大家團結起來為更加美好的明天共同努力,謝謝。

  主持人:

  今天會議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現場高清大圖

出品:中國網産經頻道 出品日期:2016年3月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