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2021年9月2日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A- A+
新版醫保藥品目錄執行近一個月 “靈魂砍價”落地了嗎?
浙江新聞客戶端 · 謝丹穎 鄭文 | 發佈時間2022-01-24 08:01:52    

   一場“靈魂砍價”,讓國家醫保局談判專家“出圈”。“每一個小群體都不應該被放棄”,溫柔而堅定的話語背後,不僅為醫保基金減壓,更為千萬家庭紓困。

  但這只是開始,只有患者最終拿到國談藥品、緩解病痛,“靈魂砍價”才算順利完成落地,前期大量工作和辛苦付出所獲得的紅利,才能充分被釋放。

  日前,浙江出臺文件,明確新版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自2022年1月1日起正式執行。在新版目錄施行近月之時,記者採訪相關部門負責人和專家,跟進醫保談判藥品落地過程和效果。

  藥品“進院”,讓患者直接受益的第一步

  2022年元旦,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濱江院區住院部18樓神經內科,隨著一瓶無色澄明的諾西那生鈉注射液通過腰椎穿刺術注入體內,4歲的馨馨成為全省首批得到醫保用藥保障的SMA(脊髓性肌萎縮症)患者。那一刻,她的父親喜極而泣:“終於盼到了這一天!”

  SMA,位居2歲以下兒童致死性遺傳病首位,2018年納入國家《第一批罕見病目錄》。作為全球首個SMA的疾病修正治療藥物,諾西那生鈉于2019年在中國上市後,卻因近70萬元一針的“天價”,讓很多患者望藥卻步。馨馨爸爸告訴記者,諾西那生鈉沒有進醫保前,一家人根本負擔不起一年上百萬元的治療費用。

  轉機來自2021年12月,國家醫保局公佈新版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結果,諾西那生鈉歷經8輪價格協商,一針價格直降60余萬元,至33000元左右,同時患者還可享受醫保報銷分擔,自費負擔大幅減輕。

  價格降下來了,藥品能不能及時用上?各大醫院,成為國談藥品落地的“重要陣地”。

  “藥品降價為罕見病治療帶來了極大便利,也讓更多患者獲益。”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浙江省SMA診療專家組組長毛姍姍説。據悉,浙江省SMA診療專家協作組的3家核心單位——浙大兒院、浙大二院、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育英兒童醫院均已在元旦完成首批SMA患者的注射治療。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SMA患者這般幸運。記者了解到,從醫保談判藥品落地的實際情況來看,市面上或多或少存在藥品已進醫保目錄、但醫院尚未配備的情況。

  “新藥進醫院有一個過程。”浙大兒院藥劑科副主任繆靜告訴記者,這中間需要經過醫生提出用藥申請、藥劑科初審評價、醫院藥事管理與藥物治療委員會評審審批等流程,才能啟動採購。為讓患兒儘快用上救命藥,浙大兒院根據臨床特殊需求啟動了臨時採購流程,諾西那生鈉這一新晉醫保目錄藥品才得以正式“進院”,“我們是按照國談價格進的藥,屬於專藥專用。”

  “藥品能否進入醫院目錄,首先要滿足臨床的治療需求,藥品降價是考量因素。”繆靜説,“醫院會依據自己的功能定位、臨床科室需求,篩選所需要的藥品。所以不同醫院的藥品目錄存在較大差異,不是每一家醫院都能夠配備所有國談藥品。特別是兒童專科醫院,還要考慮兒童適應證、兒童適宜劑型等因素,能匹配的國談品種並不多。”

  面對落地過程中的“硬骨頭”——部分談判藥品“進院難”這一現象,2021年,國家醫保局聯合國家衛健委發佈《關於建立完善國家醫保談判藥品“雙通道”管理機制的指導意見》。

  所謂“雙通道”,即指通過定點醫療機構和定點零售藥店兩個渠道,滿足國談藥品供應保障、臨床使用等方面的合理需求,並同步納入醫保支付的機制。而這,將為患者用上急需藥品,帶來更大便利。

  藥店“接單”,開啟藥品保障的另一通道

  相比醫院,零售藥店具有分佈廣泛、市場化程度高、服務靈活等獨特優勢,患者更易觸達。定點零售藥店也能與定點醫療機構互為補充,形成藥品供應保障合力。

  “去年12月6日,浙江率先公佈了新版‘雙通道’管理藥品名單,要求2021年的國談藥品全部納入‘雙通道’管理,在定點醫療機構和定點零售藥店施行統一的支付政策。”浙江省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處處長許偉告訴記者,為打通國談藥品落地“最後一公里”,省裏還出臺文件,要求2021年11月底前,原則上確保每個縣(市、區)域內至少有一家“雙通道”藥店,市轄區可適當增加零售藥店數量,並及時主動向社會公開資訊。

  新年伊始,全省新增國談藥品的“雙通道”首筆醫保結算記錄便在寧波落了地。1月1日上午7時18分,身患前列腺癌的林先生,在中國科學院大學寧波華美醫院的特病門診,開出了一張阿帕他胺片外配處方。半個多小時後,他來到距離5公里左右的寧波四明大藥房有限責任公司西北連鎖店,購買到了這一藥品,共計6600元,其中醫保報銷4481.4元。

  “也就是説,國談藥品落地不用再擠定點醫院這座獨木橋,可以通過更多元化的方式在社會藥房及時觸達患者,並獲得醫保基金支付。”寧波市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處負責人説,按照省裏統一部署,寧波已將協議期內的275個國談藥品全部納入了“雙通道”管理。目前,市場可採購的274個藥品均已在寧波定點醫療機構或定點零售藥店配備,實行統一的門診支付政策。

  據了解,早在2001年,寧波便有門診用藥外配製度。但由於惡性腫瘤等門診特殊病種(後簡稱“門特”)用藥藥品價值高、專業性強,制度規定只有在定點醫療機構就診配藥,才能享受門特待遇。

  這意味著,患惡性腫瘤等特殊病種的病人,若在寧波某定點醫療機構就診配藥,職工醫保可以報銷92%、居民醫保可報70%,但若通過三級醫院門診處方到定點零售藥店配藥,職工醫保只能報銷75%、居民醫保僅可報30%。

  隨著越來越多高值藥品通過國家談判納入醫保支付範圍,參保患者使用門特治療藥品的矛盾逐漸凸顯:能享受門特待遇的醫院,部分患者買不到藥;買得到藥的藥店,患者只能享受普通門診待遇。

  “‘雙通道’政策將很好地解決這一矛盾,也成為破解處方外流不暢這一問題的‘牛鼻子’。”寧波市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處負責人介紹,在實施“雙通道”管理的藥品中,寧波開通門特待遇的雙通道藥店116家,數量居省內各地市首位,參保患者可在這些藥店持外配處方配取這些藥品,並同樣享受門特待遇。

  截至2021年12月底,全省已有583家醫療機構、1923家零售藥店配備了新增國談藥品。另外,為進一步方便參保患者“找得到”藥、讓患者少跑路,省醫保局還在官網公佈了三級醫療機構國談藥品配備資訊。

  多方協作,破題藥品落地“最後一公里”

  “今年國家醫保目錄新增了74個藥品,涉及腫瘤、丙肝等21個臨床組別,進一步擴大了參保人員用藥保障範圍。”許偉説,另有27種已在目錄裏的藥品經過國談,進行了降價,預計2022年可累計為浙江參保患者減負約5億元。

  國家醫保局自2018年成立以來,大力推進藥品目錄管理改革,醫保藥品目錄調整週期大幅加快,從原來的最長8年縮短至每年1次,甚至一些新藥上市當年就被納入醫保目錄。從“先進醫院,後進醫保”變成“先進醫保,再進醫院”,讓“貴族藥”開出“平民價”、切實擴大參保人員用藥保障範圍的同時,對醫療機構快速準入和臨床醫生短期內廣泛使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許偉告訴記者,在全面實行“藥品零差率”政策後,藥品對醫療機構從盈利因素變為成本因素,醫療機構對於藥品配備不可避免地會考量成本。而且按照醫院藥品管理規定,即使是大型綜合性醫院,配備藥品的品規數也不得超過1500種。“這就可能會出現醫療機構為了求穩,不變動藥品目錄等現象,國談藥品特別是創新藥的落地難度加大。”

  “今年尤甚,新版目錄從2021年12月3日公佈到2022年1月1日正式執行,中間不到1個月。各級醫保、衛健部門要研究、發文,各級醫療機構要走進藥流程,藥企也需備貨和配送,時間很緊張。”作為推動惠民政策落地的執行者,寧波市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處負責人對此深有體會。

  如何精準、快速推進國談藥品落地?

  浙江省醫療保障局結合浙江實際,對國家層面的“雙通道”指導意見進行了量化,如將指導意見中“及時召開藥事管理與藥物治療學委員會會議”的“及時”,明確為“自新版國家醫保目錄公佈後三個月內”;保證國談藥品能在浙江各地醫療機構100%覆蓋的基礎上,將“定點醫療機構要做到的國談藥品應配盡配”的“應配盡配”,具化為:原則上國談藥品品種配備率三級甲等公立綜合性醫療機構不低於30%,三級乙等公立綜合性醫療機構、三級公立中醫醫院(含中西醫結合醫院)不低於20%,三級公立專科醫療機構不低於相應專科國談藥品品種的60%。

  同時,將責任落地到各地市的醫保部門,對未按要求配備藥品的定點醫藥機構,進行提示、約談、限期整改、解除協議等,同時將國談藥品配備情況與DRG點數付費(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評價、協議管理年度考核等掛鉤。“會沒及時開扣分、配備率不夠扣分、收到群眾舉報信扣分,用具體數字倒逼各地市將國談醫保這件事落地。”許偉説。

  浙江對國談藥品的配備也予以政策上的傾斜,如國談藥品不佔醫療機構總額預算、配備情況納入績效評價體系等。

  “藥品降價進醫保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我們還要加強準入後的管理,特別是我們藥品使用支付情況的監測,努力解決在落地過程中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題。”許偉補充道,“讓更多患者用上降價後的新藥、好藥、救命藥,仍然需要各方努力。”

  【浙江新聞+】

  醫保談判大事記

  為適應臨床醫藥科技的進步和參保人員用藥需求的變化,國家分別於2000年、2004年、2009年、2017年、2019年、2020年、2021年調整制定了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並於2017年以來,國家醫保部門探索建立了醫保準入談判機制。

  1、2017年、2018年,國家醫療保障局對部分臨床價值高但價格昂貴或對基金影響較大的專利獨家藥品開展了醫保準入專項談判,共53個臨床價值高但價格較為昂貴的獨家藥品通過談判納入了醫保藥品目錄,兩年談判藥品的降價幅度分別達到44%和56%。

  2、2019年11月28日,國家醫療保障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佈《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19年)》,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實施。

  本次談判共涉及150個藥品,包括119個新增談判藥品和31個續約談判藥品。119個新增談判藥品談成70個,價格平均下降60.7%。三種丙肝治療用藥降幅平均在85%以上,腫瘤、糖尿病等治療用藥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31個續約藥品談成27個,價格平均下降26.4%。經過本輪調整,2019年《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共收錄藥品2709個,與2017年版相比,調入藥品218個,調出藥品154個,凈增64個。

  3、2020年12月28日,國家醫療保障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佈《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20年)》,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

  目錄內藥品總數2800種,其中西藥1426種,中成藥1374種。藥飲片未作調整,仍為892種。本次調整高度重視新冠肺炎治療相關藥品的保障工作,將利巴韋林注射液、阿比多爾顆粒等藥品調入目錄,最新版國家新冠肺炎診療方案所列藥品已被全部納入國家醫保目錄。

  本次調整,共對162種藥品進行了談判,119種談判成功,其中包括96個獨家藥品,談判成功率高達73.46%。談判成功的藥品均價降幅過半。

  4、2021年12月3日,國家醫保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發佈《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21年)》,于2022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本次調整,共計74種藥品新增進入目錄,11種藥品被調出目錄。從談判情況看,67種目錄外獨家藥品談判成功,平均降價61.71%。

  調整後,國家醫保藥品目錄內藥品總數為2860種,其中西藥1486種,中成藥1374種。中藥飲片仍為892種。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 撰稿:謝丹穎 鄭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 撰稿:謝丹穎 鄭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推薦訂閱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