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9/5/27/20195271558949285825_455.mp4
 

更多推薦

導盲犬愛微:未來的日子請多指教

大家好,我叫愛微,是一條正在服役的導盲犬。我今年3歲,是一個小女生。

大約一個月前,我來到合肥。對於這座城市,我有些陌生,有點不知所措。可就在這幾天,似乎我的到來,讓這座城市激起了陣陣漣漪。

圖為合肥市第一批導盲犬。

我肩負偉大使命

簡單説一下我的簡歷吧。

我來自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你可知道?我們導盲犬的淘汰率最高達80%,全國目前僅有200多只。

有人問,究竟有多嚴格?

在基地,我每天準點起床,練習規避高空障礙、繞障礙、過馬路,規避高空障礙、繞障礙、過馬路……

枯燥、乏味、勞累、巨大的心裏壓力,常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訓導員媽媽告訴我,嚴苛的訓練是為了以後成為視障人士的眼睛,保護他們的生命。全國目前有1700萬視障人士,我們的珍貴堪比大熊貓呢。

我突然意識到,我肩上的責任和偉大的使命。

岳雷在彈奏鋼琴時,導盲犬芬麗在一旁靜靜陪伴。

最讓我頭疼的事

4月23日,我陪著主人回到合肥。這裡人行道複雜的路況,非機動車複雜的車流,一時讓我措手不及。但最讓我頭疼的卻不是這些,因為嚴格的訓練早已讓我形成了良好的業務素養,我在工作中是可以找到解決辦法的。最讓我不知所措的,是一次次地遭遇拒絕。

記者陪同呂付一起來到公交車站等車。一輛134路公交車緩緩駛來。

前幾天,主人領著我去朋友家喝喜酒。我們很快便等來了一輛公交車,“愛微,找門!”主任發出指令。我順利找到車門,可司機卻怎麼也不願開門。最後是乘客們告訴司機,我是一條導盲犬,這才開了門。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主人經過很長時間的據理力爭,最終才讓我們上了車。

呂付剛上車就聽見司機和另一名乘客解釋道,“能上,這是導盲犬,是能給她上車的。”司機邊説邊點頭向有疑問的乘客示意。

對於我來説,尋找安全的道路、帶主人 安全出行是我的天職。可如何讓陌生人接受我,不拒絕我,訓導員媽媽沒有教過,我能做的只有安靜地聽著,等待。

看著主人瘦小的身軀為了我和陌生人爭執,我很內疚。

後來我們再次出行,在路口,一輛接著一輛的計程車從主人面前呼嘯而過,任憑主人怎麼招手也不肯停下。主人看不見,但我知道,他們都是立著綠色“空車”牌子的計程車。有幾位司機師傅還朝著我們搖了搖手。有一輛車在我身邊停下後,得知我是一條導盲犬後,依舊搖手開走了。

岳雷領著芬麗站在路口等車。一輛一輛的計程車呼嘯而過。

我再次陷入了內疚和自責。

我的存在難道不是為了讓主人更方便地出行嗎?城市裏不是都有規定,導盲犬可以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嗎?為何我們屢屢受挫?難道是我給主人帶來了麻煩?

未來請多多指教

和我同期畢業的芬麗也回到了合肥,遭遇了與我類似的事。

她的主人帶著它去了一個特殊學校,聽説是為了準備一場助殘日的文藝演出。在學校門口,芬麗就被門衛師傅攔了下來。

任憑芬麗的主人解釋再多,門衛師傅也不願放行。聽芬麗後來描述給我聽,它的主人從生氣變成了沮喪,因為他覺得,連特殊學校都不讓導盲犬進入,他今後在這座城市該如何生活?

當然,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事情最終迎來了轉機。

主人再次領著我出門乘坐公交車。一輛134路公交車穩穩地停在我們面前。司機師傅笑臉相迎,還很熱情地跟我們打招呼,問我是不是導盲犬。上車後,還叮囑主人找座位坐穩。

我的心頭涌上一股暖意,我知道,主人和我一樣,因為我看到了她的笑容。

最終,記者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司機師傅在聽完呂付的解釋之後,同意愛微上車。整個打車過程大約經歷了30分鐘。

我知道很多人都很關心我和主人的生活,也有很多陌生人對我們抱有善意,就算是曾經拒絕過我的人,也是因為不了解我。

今天在這裡,我想向所有的人重新介紹我自己。

我是一條導盲犬,我接受過1-2年的專業訓練。我不是寵物,我是工作犬。我性格溫順,智商高。我不會咬人,不亂叫,不隨地大小便,絕對服從主人命令。我有專業的證件,全世界至今未發生過一起導盲犬傷人事件。

如果你在路上見到我,請做到“四不,一問”:不撫摸,不呼喚,不拒絕,不喂食;詢問盲人是否需要幫助。

如果在公共場所,希望你們能夠接納我,也為我打開一扇門,給我多一些尊重和理解。

以後的日子,請你多多指教!

《幀像》|中國網中國故事工作室出品

出品人/王曉輝 總監製/楊新華 監製/魯楠

編導/吳聞達 責編/趙超 攝像/高博 文稿/張夢怡 剪輯/史揚 駱貝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