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為王 擦亮文創IP“金名片”

發佈時間:2018-05-26 23:21:48來源:內蒙古日報作者:白蓮責任編輯:蘇文彥

精緻華美的馬頭琴隨身碟、屋頂輕輕飄蕩霧氣的蒙古包加濕器、放置不同物體上會發出各種聲效的青銅馬鞍音樂播放器……在內蒙古印象蒙古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展廳裏,一件件文創産品將民族文化元素與現代時尚巧妙融合,讓人愛不釋手。

內師大“非遺研學工作室”師生作品(攝影:曹藝)

馬頭琴隨身碟

蒙古包加濕器

青銅馬鞍音樂播放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倡導創新文化,強化智慧財産權創造、保護、運用。維護智慧財産權,是尊重他人勞動成果的體現。近年來,內蒙古自治區文創行業整體智慧財産權管理水準相對較低,智慧財産權意識不強,這嚴重影響行業整體創新動力,阻礙了行業的發展。在世界智慧財産權日和全國智慧財産權宣傳週到來之際,讓我們共同關注我區文創産業的IP發展之路。

文創産品,即文化創意産品,是指依靠創意人的智慧、技能、天賦和文化積澱,對文化資源、文化用品進行創造與提升,通過智慧財産權的開發和運用,借助於現代科技手段,而産出的高附加值産品。簡單説來,文創産品就是創意價值的産品化。因此對於文創産品來説,智慧財産權的保護與運用尤為重要。

文創産業要牽住智慧財産權的“牛鼻子”

精緻華美的馬頭琴隨身碟、屋頂輕輕飄蕩霧氣的蒙古包加濕器、放置不同物體上會發出各種聲效的青銅馬鞍音樂播放器……在內蒙古印象蒙古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展廳裏,一件件將民族文化元素與現代時尚巧妙融合,打造出全新設計風格的文創産品讓人流連忘返、愛不釋手。

“每件作品都是原創,並在設計中使用了我們獨創的10多種蒙古文美術字體。”公司董事長朝木日樂格指著馬頭琴隨身碟上的蒙古文字告訴記者。記者仔細觀察發現,每件作品的底部,都印有專利號。

文創産業的作品大多有“輕有形資産、重智力成果”的特點,所以,文創産業想要實現長足發展,關鍵在於牽住智慧財産權的“牛鼻子”。在“立足於民族文化,深度挖掘其精髓”的理念指引下,朝木日樂格對智慧財産權運用與保護的重要性有著理性的認識與思考。“沒有智慧財産權的保護,企業的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這必然會影響公司員工的創意和創新動力,而缺少創意和創新,又何談創意産業!”

正是由於對智慧財産權保護與管理的重視,公司從2011年成立至今,已取得30余項外觀設計專利、5項註冊商標……由於形成了較為完整的智慧財産權管理體系,去年,這家文創公司成功獲得國家高新技術企業認證。

線上維權難是文創企業面臨的“痛點”

網際網路的迅猛發展,一方面給文創産業的發展帶來機遇,促進了作品的創作與傳播,另一方面,新的網路技術也給文創産業的版權保護帶來了極大挑戰。

新的創作推廣到市場上,很快就會有創意相似但做工相對粗糙的同類産品出現,有的甚至是同行的熟人。由於侵權商品大多在網上銷售,這就更加加大了維權的難度,取證難、維權成本高。

類似的線上維權難的問題,是不少文創企業共同面臨的“痛點”。由於文創産品複製起來相對容易,侵權成本較低,這使得文創産業在快速發展獲得利益的同時,也成為非常容易受到侵害的産業。

2014年,一隻操著內蒙古西部方言的兔子“匪兔”忽然走紅網路,通過文化産業創意,立足本土文化、美食、歷史、人文、地理,成為本土文創可圈可點的一支生力軍。“隨著‘匪兔’知名度的擴大,我們微信的段子在網路上經常被隨意下載,然後稍作改動就成了別人的創意。”“匪兔”創始人賀軍無奈地説。

2015年底,“匪兔”的年終盤點“呼和浩特人的年終九痛”,由於閱讀量大,微信上很快就出現了類似“鄂爾多斯人的年終九痛”等,有的甚至稍作改動,地點變身為廣東、甘肅等,而且,這樣的現象經常發生。

“只能通過微信留言或者發郵件的方式警告其刪除相關侵權作品。但實際上,對方如果執意不刪除,我們也沒有一點辦法。”賀軍搖著頭説,由於線上侵權時效性強,關於創意複製、判賠的方式、額度,很難有明確的標準來借鑒,這些原因都讓他放棄了維權。

讓“非遺”傳統文化牽手創意産業

麥秸畫、剪紙、金屬絲編、泥塑、面塑,皮雕、串珠……當原汁原味的本地傳統文化與大學師生的靈感相撞,會迸發出什麼樣的嶄新創意?在內蒙古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的“非遺研學工作室”,傳統的非物質文化遺産融入了時代發展的創新元素,為“非遺”傳承注入新鮮血液。

“我們力爭讓傳統文化牽手創意産業,通過新鮮創意將文化産品賦予鮮明的地域特色和使用價值。”學校文化産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邊建平表示,“非遺”進校園,不僅進得來,還要留得住、傳得開——讓其産生經濟效益,實現傳統文化産業轉型升級。

目前,“非遺研學工作室”已與呼和浩特市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合作,與手藝人共同打造文創爆款。工作室負責人曹藝滿懷信心地説:“文創産業,創意為王。目前,我們正在完善線上平臺,同時也在著手建立屬於自己的IP和專利。”

“以前,學生們會有擔憂:一方面希望得到社會認可,打開市場,另一方面,又害怕被媒體或活動曝光其作品從而被侵權。”邊建平説,針對這種情況,內師大積極與自治區智慧財産權局取得聯繫,近期將設立“內蒙古智慧財産權服務和保護內蒙古師範大學工作站”,這也將成為首個在自治區高校落地的智慧財産權工作站。

成立智慧財産權保護聯盟,形成合力服務民族文化創意産業

在自治區文創行業,無論是規模較大的企業,還是剛剛起步的小微創客,整體智慧財産權管理水準相對較低,智慧財産權意識不強,造成行業智慧財産權侵權事件時有發生、維權成本高又缺乏專業指導的局面,嚴重影響行業整體創新動力,阻礙了行業的發展。

“由於維權的難度和成本及維權收益等還沒有形成相關的機制,投訴、取證、處置、索賠等環節沒有形成一個專業的社會力量去維護運作,加之文化創意産品種類、形態多樣,産品創造、提供的方式多樣,既有有組織的供給,也有零散的、個人性質的供給,人員遍及社會文化各個領域,所以其智慧財産權保護是一個很專業且相對複雜的體系。”自治區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于光軍指出,“加大面向全社會的文創智慧財産權收益渠道建設,可以由公共支出資助的經紀公司或公共服務機構,舉行準公益、商業化的文創産品拍賣、産權轉讓等活動,將分散的文創智慧財産權匯集,既可擴大文創智慧財産權的影響,也有利於促進文創産品獲得經濟效益。”

據了解,下一步內蒙古智慧財産權服務中心聯合相關部門,將共同推進成立“內蒙古民族文化創意産業智慧財産權保護服務聯盟”。“聯盟將促進我區民族文化創意産業智慧財産權創造、保護、運用,做大做強民族文化産業,合力保護智慧財産權,抵制侵權行為,更好地為民族文化創意産業服務。同時,培育更多的具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民族文化創意産品,促進企業提升核心競爭力,為民族文化創新創業營造良好的發展環境。”內蒙古智慧財産權服務中心主任韓勇説。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