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 | 中國訪談 | 官員訪談 | 專家學者 | 外國使節看中國 | 中國外交官看世界 | 人物 | 商界 | 語錄 | 聯播 | 專題庫 | 網上直播| 視頻中國
聚焦書展
 
相關介紹
 
周明偉,中國外文局局長,黨的十六大代表,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外交學會常務理事,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常務理事,中國僑聯副理事長。>>>
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簡稱中國外文局,又稱中國國際出版集團,是中央所屬事業單位,是承擔黨和國家書、刊、網路對外宣傳任務的新聞出版機構,是中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專業對外傳播機構。>>>
相關訪談
 
更多>>
2009法蘭克福書展 聚焦中國
  金秋10月,法蘭克福書展中國主賓國活動將首次舉行。這是新中國成立60年來中國出版業在國外舉辦的規模最大的一次對外出版交流活動,也是全面展示中華文化魅力的一次空前盛會。
趙啟正對話奈斯比特
  怎樣讓世界更加客觀地認識中國?當東西兩種觀點相遇的時候,會産生怎樣的碰撞與火花?糾正世界對中國的認知偏差是指日可待還是長路漫漫?趙啟正對話奈斯比特,預測未來中國與世界。
策劃:張梅芝  責編:汪洋  主持:常海燕  文字:韓琳  導播:李哲  攝像:董超、王一辰、高聰  攝影:趙娜  後期:李哲、鄭海濱  網頁設計:李哲  網頁製作:龐睿
精彩言論
 
精彩瞬間
 
 
 
 
 
 
 
文字實錄
 

中國網: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訪談”。今年是新中國成立60週年,也是中國外文局(中國國際出版集團)創立60週年。金秋10月,法蘭克福書展中國主賓國活動首次舉行。中國圖書將借此契機向世界展現一個怎樣的新面貌?中國外文局將點燃哪些亮點?今天,我們邀請到中國外文局局長周明偉做客“中國訪談”為您解讀。歡迎您周局長!

周明偉:你好,各位網友大家好!

中國網:2009年對中國外文局有著多重意義:新中國成立60週年,也是外文局創立60週年。作為對外出版業的國家隊,外文局將以什麼樣的方式,向祖國獻禮?對法蘭克福書展舉辦中國主賓國活動,您是如何理解的?

周明偉:法蘭克福書展是一個最大的展覽場所,被圖書界稱為展示的“奧斯卡”,它不僅是各國圖書藏品交流的場所、最大的交流圖書的場所,也是各國交流的場所,或者更廣泛意義的是各國文化交流的場所。法蘭克福書展主賓國的意義不僅僅在於圖書,它還在於——我描述為三個主要的形式:第一個,首先是展示,它在展示圖書的同時,更廣泛的意義上是展示中國的文化,一個國家的文化,是一個國家文化在圖書印刷出版業方面的一個綜合表現。而作為主賓國,它有機會更多地展示圖書以外的東西,你的藝術、表演、傳統和當代文化。

第二個,它是交流的場所。首先它是圖書貿易的場所,其次它是一個文化交流的場所,各種不同文化的不同理念和表現內容都在這個平臺上得以展示。展示的目的不是簡單表現,是更多地爭取交流。多年來,法蘭克福書展的重要傳統是它提供了一個交流的機會,提供圖書之間的交流、作者之間的交流、商人之間的交流。

第三個,法蘭克福書展是一個推動我們提高出版水準的非常重要的機會。國際合作夥伴和合作的內容,從形式到內容都會有新的因素,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機會,對於整體提高中國出版業的水準,對中國出版業在比較短的時間裏大容量、高密度地來了解國際出版業,對我們外文局來説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

外文局在中國出版界有最長參加國際書展的歷史

中國網:我知道您對法蘭克福書展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您連續6屆參加了法蘭克福書展。我們外文局是從哪一年參加書展的?從您自身參加的過程來看,您覺得規模的變化是一個什麼樣的趨勢?今年作為主賓國參展,我們有沒有提出一個新的主題或者有更多的亮點和特色?

周明偉:你的第一個問題,它的答案可能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新中國建立以後,圖書貿易總公司第一次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國際書展是1952年,當時這是同法蘭克福書展一樣重要的書展。因此,外文局在中國出版界有最長的參加國際書展的歷史,特別是以法蘭克福書展為代表的這樣一個國際交流場合。改革開放30年來它産生了很大的變化,發展到幾十家甚至是數百家出版社的參與。我們也在擴大。作為法蘭克福書展本身,這幾年我個人的觀察是有長,它在圖書設計和印刷、製作、電子書等方面的發展比較快,新的閱讀物從內容到形式的展示。它的銷也由於新技術的發展,特別是網路技術的發展,空間大大延伸、擴展。網路的延伸可以使得客戶、讀者不必到法蘭克福就可以得知最新的圖書和它的技術。

作為出版商來説,不僅僅是在法蘭克福書展得到展示,還有更多多元的展示機會。雖然有一部分展覽在萎縮,但是新技術、內容方面,這幾年的發展速度是非常快的。

中國網:也就是説圖書有更多新的載體,讀者也可以有多種多樣的閱讀形式。

我們知道中國外文局是有60年曆史的老牌出版機構,每年都要出版很多各式各樣的圖書,今年參展我們有什麼樣的好書給國外的讀者推薦呢?

外文局的外文圖書佔中國展區所有外文圖書的70%以上

周明偉:我們有幾個數字,第一個是外文圖書,外文局的外文圖書大概佔到中國展區所有外文圖書的70%以上。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就是説無論是外文圖書的種類還是語種,我們都是排前的。中國展團這次是以前所未有的數量和圖書形式出現在法蘭克福書展上,將有7600多種圖書到書展上去,外文圖書也是前所未有的,有500到700種。今年我們帶了1300種圖書,其中90%是外語圖書,包括11種語言的外語圖書,這在外文局參加書展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在1300多種圖書當中有將近400多種圖書是去年參加法蘭克福書展以後新出版的圖書,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專門為今年的法蘭克福書展準備的。除了有400種新書之外,還有相當一部分是這幾年得到國際出版業認可、有很好的版權,並且能夠比較完整地展示中國外文局實力、展示中國出版實力的大書和小書、新書。

中國主要的經典名著的翻譯,這是大書。我們帶的大書中相當一部分是經典圖書,例如《本草綱目》。小書中有相當一部分並不起眼,但是深受讀者歡迎和版權交易青睞的語言類教學書,中國文學的教學、中國養生保健醫療類的圖書,包括一些小的辭典,這次我們也展示了。

專門為這次法蘭克福書展而出的新書《從甲骨文到E-publications——跨越三千年的中國出版》,完整描述了中國從甲骨文出現到最新技術應用的歷史。這是我們這次貢獻給書展的,能夠讓國際社會特別是出版界了解中國出版歷史的一本難得的好書。還有這幾年漢語學應用新技術方面獲得新成果的新書,比如説《漢字5000年》,這是多語種介紹中國文化的片子;也包括《環球漢語》,這是外文局同耶魯大學合作的。像這些圖書的內容和形式都包含相當高的新技術運用的成分,我們定義它為互動的、多媒體的圖書。

為了配合這次書展,外文局還做了很好的嘗試,就是把外文局出版的圖書以書目的形式提供給書展,使書目本身成為閱讀中國的一個元素。

中國網:聽了您的介紹,我們也可以感覺到,無論從參展的形式還是內容上都可以看出中國外文局在圖書方面的進展。大家都知道在國際書展上肯定有一些活動是引人注目的,比如説我們今年就有一個大型的多媒體教材叫做《環球漢語》首發式要亮相法蘭克福書展,也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它將在哪些國家發行?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

周明偉:這套書源於外文局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裏與國外的合作,為的是使我們的書更加符合國外讀者的習慣,符合他們的興趣,符合他們教學進程中的需求。這是同美國耶魯大學經歷了20年合作産生的一套目前為止最好的介紹中國文化的産品,也是和耶魯大學合作出版叢書系列之後的第二個大産品。這個産品本身融合了你剛才講到的多媒體的基本應用的形式,使這套教材可以通過網路,通過新的載體傳播,不在課堂裏就可以學到地道的漢語。

這個新技術的運用,除了本身有很豐富的展示形式,比如説它有視頻、音頻之外,還有很強的互動功能。這會使他們有長時間學漢語的興趣和效果。這套書從策劃開始就得到了教學界的關注。目前我們通過網路載體,集合電視、電影、音樂、音響等形式,集中到教學形式當中,它是有相當的吸引力的。

扮演教學主角的幾個演員,不僅有比較好的語言功夫,對中文和外文,對他們的母語,都有很好的表現,某種程度上來説他們是影視明星,有很好的表現力。從目前的情況看,反應還是比較熱烈的。我們有信心先從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開始推廣這些教材,逐步翻譯成多種語言,使得它能夠成為覆蓋全球的學習漢語的多媒體教學圖書之一。我們這次在法蘭克福書展上將要推廣這套教材。

中國網:也就是説這套教材更注重語言交流能力的培養?

周明偉:適合青年人或者是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一種有完全的視覺效果環境下的學習過程。

《國際漢學當代主題論壇》亮相書展 外文局活動精彩紛呈

中國網:這樣學語言很有意思。在書展上我們除了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圖書展示,主賓國肯定是有很多的文化交流活動了。比如説今年有一個受到關注的大型活動,就是外文局與孔子學院總部共同主辦的國際漢學當代主題論壇。請您介紹一下這個活動的情況?

周明偉:這是我們歷次參展以來一個新的形式。我們選擇這個題目,首先在於要盡可能地讓世界在了解漢語和了解中國的同時,能夠推廣或者加深他們對中國當代社會的了解。在近200年的漢學史上,我覺得走得比較早的還是對經典作品及文化歷史的研究。最近幾年,隨著中國的快速發展,當代中國發展本身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已經是一個越來越明顯的事實。但是漢學研究同中國快速的發展,同中國國際化、全球化的過程顯然有距離。很多漢學研究的目光還是局限于對中國經典文獻的研究,對當代中國,特別是快速發展的中國的了解,顯然有一個缺失。因此同一些漢學家討論之後,我們就想推廣中國形象,引起人們對當代中國更多的關注。這個倡議得到了國際漢學家很熱烈的響應,儘管他們的學派不一,認同度差異也很大,但是對這個題目的興趣都很高。這一次接觸到四五位有代表性的漢學家,我們也有機會邀請到對國際漢學比較有研究的中國學者,希望通過這次活動,讓更多的歐美學者和一般民眾從了解中國經典文化向縱深推廣,對中國形象、中國當代文化有更多的了解。我想對中外文化交流是有幫助的。

中國網:我們還有沒有其他一些精彩活動的安排呢?

周明偉:這次我們大概還有兩類活動會引起大家的關注。一類是版權的交流活動。在法蘭克福書展這個平臺上,版權交易是主要的活動形式。全世界的圖書商都借這個平臺以版權為內容進行交流。外文局在過去相當長時間裏,在全國的版權對外交流方面一直走在前頭。在過去5年時間裏,外文局的版權貿易一直保持著最好的記錄。特別是在過去3年裏頭,我們在版權交易對象方面有了很大的拓展。比如説原先我們的版權交易主要是針對一些比較發達的歐美國家。這幾年歐美國家的比例在相對減少,越來越多的小語種的國家現在同我們進行了版權交易合作,比如説土耳其、黎巴嫩、越南、印尼。像這些國家,原先它接收外語的空間有限,這幾年對漢語和中國文化産生越來越濃的興趣,而且對我們的圖書有越來越好的信任感。我們覺得有很大的本土化空間。所以,這幾年小語種、小國家同我們的版權交流呈現了一個非常明顯的勢頭。今年,我們預計中國國際出版集團的版權貿易將在全展區裏仍然會成為一個熱點。第一天就會有60項版權交易協議簽署。預計我們在法蘭克福書展達成的版權貿易協議或者意向會超過去年。

周明偉:第二個是和國外合作的形式。因為我們這幾年越來越多地發現,同國外圖書出版界的交流,不僅僅局限于版權,我們應該成為一個內容的供應商。在提供內容的同時,我們的合作方有更多適合當地閱讀習慣的形式,使得我們的內容更加本土化,這幾年成為一個新的、很有發展前景的空間,使它能夠本土化、多媒體化、新技術化。

因此,今年我們會有一個同德國一個重要的學術機構的合作,他們希望我們每年提供10種圖書,他們來本土化。每年提供10種比較優秀的出版物,不是以版權的形式,而是以本土化的形式、合作的方式改寫以後成為當地的讀物。

新技術的運用對於傳統圖書出版既是挑戰又是機遇

中國網:法蘭克福書展確實是一個以輸出版權為特徵的書展,您對今年的預期也是很不錯的。但是我這裡有一個問題,現在是一個資訊化的時代,您覺得這是否對我們圖書出版是一個挑戰?外文局應該如何應對呢?

周明偉:這是一個近幾年無法回避、也是一個熱門的話題,談這個話題一般都很沉重,但是按照中國目前的出版業態勢來説,我們完全有信心、有熱情在迎接新技術挑戰,應用新技術的過程當中,贏得很多新的出版機會。

首先,是因為文化傳播的空間越來越大,需求越來越大,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第二,現在多元的文化載體,特別是閱讀載體的産生,使得文化生産的能力不斷增強,這個也是令我們非常受鼓舞的,因為它的需求在增加。新的形式對出版物的影響及新技術帶來的影響,使得傳統印刷物的空間得到壓縮。我覺得這既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新的技術的機遇,這是不能回避的。

有信心的是,中國本身對新技術的敏感是空前的,以一種非常積極的心態在看新技術的應用。現在出版業領頭機構相當積極地迎接新技術的挑戰。這使得原來單一的版權形式有著更豐富的內容。我覺得這不是一件壞事情,對中國的進步和讀者得益是一件好事情。唯有使我們的圖書出版業順應這個形勢,找到更加適合我們中國圖書出版業發展的經營模式,在比較好的結合點上順應技術的發展,運用新技術的成果,為新的閱讀需求服務。

當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新技術的運用首先給經營模式帶來挑戰。有沒有合理的回報或者比較好的回報,在有限的時間和經歷中這是一個問號。其次,在新技術的運用當中,我注意到,內容産業在有些方面它反而變成一個弱勢群體。因為,現在免費閱讀在網路上已經成為大家所普遍接受的方式,收費閱讀成為困難的事,而新的移動閱讀、通過網路閱讀的形式,還在於它的盈利模式有新的空間。但是,資源提供上顯然技術方目前佔優勢,內容方還是某種程度的弱勢。在新技術的運用過程中,我覺得還有相當多的技術問題、觀念上的問題和運行技術方面的問題需要解決。我相信全球的出版業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我相信會有逐步的明朗的解決方案出來,這樣對讀者來説是好事,不可逆轉。

中國出版要走出去關鍵在於跨文化交流的能力

中國網: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大力推動中國出版走出去的戰略,您覺得出版要走出去,關鍵是什麼?走出去跟國內出版有哪些不同呢?

周明偉:出版作為文化交流的特殊形式或者一個重要形式,它有自己的規律。面向多元文化的形式和內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簡單的翻譯能夠解決的。中國的出版物要走出去,不僅僅受制于我們的翻譯,首先是我們的語言轉換能力會直接影響到中國讀物走出去。這本身,我覺得還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中國運用外語的能力在增強,但是現在的障礙或者挑戰不僅僅是語言本身,是跨文化交流。因為,如果沒有對受眾方文化的精深的了解,沒有對他們習慣表達和習慣理解的話語體系的了解,很多簡單的翻譯實現不了交流的目的。

這幾年外文局非常下功夫的事情是,一方面培養我們的翻譯隊伍,加大翻譯隊伍對受眾國、對翻譯語言國家的文化、傳統和受眾習慣的了解,同時花更多的力氣加強我們跨文化交流的能力。這種輸出實際上是跨文化的交流,是一個互動的過程,不是簡單我給你這個東西我的過程就結束了,這是一個密切的,從一開始就須顧及的跨文化交流。因此,我們的翻譯水準將直接影響到我們走出去的能力,而我們跨文化交流的能力將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圖書走出去的效果,這還是需要非常艱苦的努力才能完成的。這個努力,我們肯定要利用更多國際的資源和專業的能力,來幫我們實現跨文化交流的過程。當然,跨文化走出去,首先一個是翻譯,第二個在於我們對外推廣發行的能力。這是在圖書的推廣發行,現在在國際社會的分工已經越來越專業,從推廣本身的商業形態和物流能力來説都是如此。簡單地靠我們走出去的意願是不行的,目前很有效的辦法是結合當地主流的發行機構、專業機構,讓出一部分利益,在共同的基礎上利用當地的主流發行機構來對我們的産品進行推廣發行,可能是一個比較有效的辦法,使得我們的文化産品能夠在國際上有更好的推廣和交流空間。我相信這也是我們努力的一個方向。

中國網:現在離法蘭克福書展中國主賓國活動的召開已經非常近了。外文局現在的準備工作做得怎麼樣,您對此次參展的預期和信心是怎樣的呢?

周明偉:這次參展是外文局參加國際書展有史以來圖書數量最大的,圖書種類、形態上都是最大的,我們的參展代表團也是最大的。我們代表團有幾個秘密武器,現在可以公開,因為馬上就要同大家見面了。

一個是我們的外文圖書,無論是圖書數量還是語種上,我們都有相當的優勢。

第二個是我們參展團的人員,這次我們邀請了外文局的一位外籍員工,母語是德語,在外文局擔任編輯,同時對外文局的作品,就是對我們的出版物有比較精深的了解。他直接參與了圖書的編輯過程,對我們的圖書非常熟悉,由他來作為中國外文局對外交流的“形象大使”,成為我們外文局展區的多元形象,我相信對把外文圖書介紹給當地出版商和讀者會有很大的幫助。

這兩個秘密武器,特別是後面一個,我們請外籍員工參加書展,雖然是第一次,但我相信積累經驗以後,會成為制度化的安排,將來我們在參加國際書展時會有更多在我們這裡工作的外籍人員的參與。

從我們的準備來説,應該説我們的熱情是非常高昂的,工作也是非常努力,我們的目標是爭取把工作做到位,不光要做成功,而且要做到精美、完美。相信我們的展區會有一些與眾不同的表現。就圖書來説,新出版的400種圖書基本可以讓預期實現,這是我們非常高興的事情,挑戰非常大。一年之內要完成400種以外語為主、專門為法蘭克福書展、為圖書版權貿易服務的圖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經過各方面的努力基本可以完成。有相當一部分新書將隨著我們的隨身行李帶到書展去。我們的活動準備目前也是非常充分的,行程雖然非常緊張,安排也非常的緊湊,我相信我們的活動將為整個展區爭光添彩。

中國網:聽了周局長的介紹,我們對外文局此次的備展情況也有了一個了解。確實,經過60年的發展,外文局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績。我知道外文局要進行一些改革,改革會有哪些促進作用呢?

周明偉:改革的第一步,我們的出版社將由原來的事業單位性質改成企業形式。只有通過轉制才能夠得到充分的發展,我相信轉制會有充分發展的空間。同時轉制將會帶來更多的出版活力。在中國出版大發展、大繁榮的過程當中,將會通過轉制,通過對長期制約我們這一類出版機構發展的深層次問題的解決,也就是説解決體制上和機制上的問題,來釋放出版活力。通過轉制,也將進一步深入改變我們的發展模式,由原來比較粗放型的、簡單擴張型的發展,逐步逐步按照科學發展觀的要求,變得更加適合市場規律、適合讀者的需求、適合出版業本身實現商業利益的需求。能有更多新的運作模式産生,對於我們出版業來説是及其重要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形成一些比較有競爭性的、好的機制和體制。只有這樣一些新的體制、機制的産生,我們才有可能在國際舞臺上,同國際出版的大佬在一個平臺上進行競爭。這次轉制有可能使得,或者我們有信心使中國的出版業在新的平臺上,以新的機制和體制同國際出版業進行合作和競爭。一個競爭的主體,如果它在體制和機制上競爭不過別人,很難説你能在出版上、産品上競爭過別人。

周明偉:因此,這個改制對中國的出版業是具有戰略性意義的、影響深遠的。當然,這個改制也將會是一個非常艱巨的過程。因為,它不是簡單換一個帽子、換一塊牌子就能夠解決的,深層次的、有競爭性的機制和體制的建立,還是需要一定時間的。我們的出版人或者説經理人,在成為市場主體的過程當中,需要有足夠數量、能夠引領當代出版業發展、能夠同國際出版業競爭的企業家,這些企業家是有充分文化特徵的領軍人物。他既懂出版,同時又經營市場;既知道價值規律,同時又履行出版本身的責任;既能駕馭大的選題、策劃的實現,又能管理現代企業,在融資、資金使用、資本合作、國際合作、國際參與走向國際的過程當中,他所需要的能力和素質對我們來説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

周明偉:當然,我們外文局的信心是建立在60年的努力上的,我們的大部分出版機構有豐富的經歷。外文局在海外有16個分支機構,分支機構最長的有20多年的歷史,其中有一部分是已經本土化的出版機構。這樣的出版機構有三個,在英國、美國和香港,它們的出版物都用當地的語言出版,進入當地的發行機構,利用當地的印刷和製作技術。在下一步改制的過程中,將賦予它們更多的國際化、本土化的職能和要求,相信它們在獨立出版和合作方面會有更多的成績。

我們在海外的發行機構也已經積累了相當多的經驗。比如説我們在德國法蘭克福的分支機構,目前只有兩個人,或者説有兩個半人,有當地的僱員,非全職的僱員,兩個人在若干年來始終保持20萬歐元的業績,去年的業績是27萬歐元,兩個人的銷售額是27萬歐元。我們在英國倫敦的分支機構去年一年的銷售業績是27萬英鎊。經過轉制,賦于它更多功能的話,這些機構完全有條件成為一個地區的發行中心。這個地區發行中心不光將發行外文局出版的圖書,還將為全國圖書走出去提供一個窗口和平臺。我們將有能力改變目前已經出現的一些低水準的海外市場的競爭,為中國圖書走出去找到一個能夠融入當地主流市場和商業習慣的機構,成為在地區上能夠成為一個多語種的中國圖書資訊發佈中心、圖書物流中心、圖書客戶維護中心,也包括圖書的及時印刷。因此,擴大它的功能,匯集更多資源的話,我相信在全球發行方面我們會有更好的業績。

當然這也仍然是一個挑戰,我們的國際發行專業人員在數量上還遠遠不能滿足事業的發展,我們同主流發行機構相比本錢還比較薄弱,機制性的安排現在還遠遠弱于現在某一些個案圖書産品的需求,所以還需要有相當艱苦的努力。但我相信,在改制之後,外文局走出去的能力將會得到更大的發展,將會借助改制在改變觀念、解放思想的同時,加強專業隊伍建設,縮短我們同國際同行的距離,發揮我國圖書走出去的領軍作用。

中國網:非常感謝周局長做客“中國訪談”。法蘭克福書展也可以成為一個奧林匹克,可以看出這不僅是一個經驗、信心的平臺,可能也更是一個國際出版界的競技場。好的,我們這期節目就到這裡結束了,下期節目再會。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