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元宇宙
您的位置:首頁 > 本站專題 > 元宇宙の平行時空 > 産業地圖 新聞詳情
科技企業搶灘元宇宙,派出數字人打響“前哨戰”
中新財經 · 吳濤 | 發佈時間2022-06-22 16:18:43    

   擁擠的元宇宙賽道,大家紛紛派出數字人打前站。究竟什麼是數字人,目前有哪些地方用上了數字人,使用數字人會有風險嗎?

  科技企業紛紛推出“數字人”

  近日,映客互娛集團正式更名為映宇宙,業務全面向元宇宙進軍,並簽約數字人“映映”為映宇宙品牌代言人。6月14日,百度數字人度曉曉與龔俊數字人聯合演唱的《每分 每秒 每天》歌曲MV刷屏網路。

33.jpg

  直播截圖。

  6月15日,華為雲數字內容生産線MetaStudio推出了數字人全新升級方案,並現場演示了真人和數字人的“神同步”,跳“劉畊宏”不在話下。據介紹,其延遲小于100毫秒。華為雲CEO張平安稱,通過華為雲技術,以後可人手一個數字人。

  再加上此前的虛擬偶像女團A-SOUL,經常開演唱會的“初音未來”,會“捉妖”的虛擬美粧達人“柳夜熙”等,越來越多的數字人冒出來。資訊技術研究和分析公司Gartner預測,到2026年,全球30%的企業機構將擁有用於數字人和元宇宙的産品與服務。

  不過也有分析指出,目前數字人市場魚龍混雜。例如,有的企業推出的所謂數字人其實就是一個虛擬卡通人物,在智慧和互動性上有所欠缺,甚至上傳個圖片就是一個“數字人”,這和目前的賬號頭像有何區別?

  據安信證券的研報指出,“柳夜熙”與一些卡通形象的數字人有本質區別,是“超寫實虛擬人”,其出圈帶動了超寫實數字人的興起,“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超寫實數字人出現,我們認為類似‘柳夜熙’。”

  這類數字人到底有多逼真呢?這麼説吧,經常有網友發出疑問:“柳夜熙”是真人嗎?

  數字人直播、開演唱會已落地應用

  目前數字人在多個場景已經落地應用。例如,度曉曉可以實現自然的多輪聊天互動,並在對話中識別用戶的搜索、服務類需求。據介紹,用戶體驗上,度曉曉不僅能流暢自如地進行聊天互動,還能夠隨著與用戶的互動深入成長,是一名會思考的“養成係”AI夥伴。

  據華為介紹,湖南多豆樂漫娛傳媒基於MetaStudio數字內容生産線打造“方小鍋”數字人IP,結合AI實現單攝像頭驅動,動作準確度超過90%,口型準確度達到95%以上,實現數字人直播。

  “初音未來”已經開了多場演唱會,在B站上有近150萬的粉絲;2020年,樂華娛樂推出的虛擬偶像女團A-SOUL活躍在多個視頻平臺上;“柳夜熙”走紅網路後,在抖音上有超800萬的粉絲,拍攝的短片深受網友青睞,幾乎每天都有人求“更新”。

22.jpg

  超寫實數字人“柳夜熙”。抖音截圖

  目前來看,虛擬數字人市場的商業價值巨大,比如客服、導購、講解員、講師、直播帶貨主播、新聞主持人等多個角色都可以使用數字人替代。

  以目前比較火的直播帶貨為例,真人主播的時間、精力都有限,員工流動性也較強。東方甄選火了之後,主播也是輪番上場,甚至還傳出5萬月薪招主播的消息。如果數字人直播帶貨實現,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數字人可以24小時線上。

  更重要的是,有觀點認為,數字人將作為用戶在元宇宙生態中的基本單位以及身份載體。你要是不推出個數字人,都不好意思説業務和元宇宙搭邊。

  風險初現,成本或是未來發展關鍵

  數字人方興未艾,但一些風險已經開始顯現。例如,數字人歸屬問題,真人和數字人到底算什麼關係?為什麼高品質數字人這麼難找?

  今年5月份,珈樂維權事件炒得沸沸颺颺。網友稱,A-SOUL成員之一珈樂的扮演者被公司壓榨,遭遇待遇不公等。據了解,A-SOUL每一位成員都對應一名真人,提供聲音、動作、情緒等,然後通過對應的數字人對外展示。

11.jpg

  B站截圖。A-SOUL虛擬偶像。

  後續,A-SOUL官方發公告稱,經內外部調查,A-SOUL企劃不存在“霸淩、壓榨”的情況。但最後A-SOUL製作委員會與演員珈樂提前14個月完成解約。A-SOUL也由5人團變為4人團。

  當時就有分析稱,這裡面牽扯到數字人歸屬問題,即便數字人歸公司,但如果角色背後的真人扮演者換人,就好比拍攝走紅電視劇續集,一旦不能原班人馬,公司和扮演者可能會兩敗俱傷。

  由此可見,一個高品質數字人孵化很難,即便走紅,作品更新頻率也遠遠達不到“量産”。甚至“柳夜熙”自己都更新緩慢,抖音平臺顯示,從2021年10月份上線,到現在僅僅更新了16個作品。

  這背後涉及成本問題,安信證券指出,超寫實也意味著更高的技術門檻與製作成本,如“柳夜熙”這一級別的數字人,3至4分鐘短視頻的製作週期約一個月。

  一些招聘網站顯示,隨著元宇宙的走熱,建模師、動畫師、三維場景設計師吃香,月薪動輒幾萬元,而這些都間接推高了數字人的製作成本。A-SOUL也曾發公告稱,有較多的研發和美術成本,所以這些虛擬偶像在收入上無法比擬當紅真人藝人。

  安信證券報告指出,數字人更重要的是重塑商業模式,元宇宙賦予了虛擬數字人新的活力,數字人連同數字藏品一起,背後是元宇宙統領下的生産力與生産關係的脈搏,帶來新一輪的IP孵化與商業化,數字人及其人機交互有望得到變革與重塑。

來源:中新財經    | 撰稿:吳濤    | 責編:丁薩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中新財經    | 撰稿:吳濤    | 責編:丁薩    審核:張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