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界的常青樹 96歲高壽藝術家戴澤傳承徐悲鴻藝術衣缽

時間:2018-04-21 | 片長:00:06:11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海闊天空》 2009年  紙本設色

對過去沒有後悔,對現在很滿意。
我隨著潮流來,隨著潮流去。
順乎自然,心平氣和。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我接觸到的人們,
他們對我真好。
——戴澤
2016年

展覽現場

他是藝術界的常青樹、不老松,他是徐悲鴻油畫第二代的繼承人,是1949年參與籌建中央美術學院的奠基人之一,他勤奮、質樸、忠實于自然,他是戴澤,今年已有96歲高齡。

2018年4月20日——5月20日,由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美術學院、北京靳尚誼藝術基金會聯合主辦的“戴澤藝術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西大廳展出。

展覽現場

96歲高壽的戴澤先生在展覽開幕式上(中間)

本次展覽是戴澤先生八十多年的藝術生涯的首次全面回顧和系統梳理。展覽選取戴澤先生各個時期代表作160余件,結合日記、手稿、信札、照片等歷史文獻,採用第一人稱,以時間軸與主題線索交匯並行的模式,完整呈現了戴澤先生現實主義藝術創作歷程。展覽以一種親切平和的方式呈現,讓真正的大家藝術以平易近人的方式,讓觀眾能夠看懂他,可以走進他的生活,走進他的藝術。

中國國家博物館王春法館長致辭

在展覽開幕式上,中國國家博物館王春法館長首先介紹了戴澤先生的藝術生涯與藝術貢獻。他談到,戴澤先生德藝雙馨,是20世紀中國美術史的親歷者。他1946年畢業于重慶中央大學藝術系,後入職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新中國成立後任教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係,執教六十余載,培養過以靳尚誼為代表的大批美術家,桃李滿天下,創作豐厚。

戴澤先生在二十世紀前半葉到新中國成立後漫長的藝術道路中,始終堅持高遠的藝術理想,和堅定的藝術信念,在油畫、素描、水彩等藝術探索上,一向堅持人文主義的內涵表現,堅持中國現代新文化的發展方向,以對現實的思考,和深入生活的觀察,體現出鮮明的現實主義精神,以及時代精神。

中國美術家協會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裏致辭

《畫家徐悲鴻》 1978年 布面油畫

徐悲鴻送戴澤  新婚賀詞 1948年8月

中國美術家協會書記徐裏也提到:“戴澤先生對藝術的理解全面透徹,基本功紮實,勤勉踏實,創作態度真誠,繪畫風格質樸,形式語言豐富,在傳承徐悲鴻先生藝術衣缽的基礎上,不斷探索完善著藝術語言藝術風格。”

戴澤先生1946年應恩師徐悲鴻先生之遙在國立北平藝專執教,自此開始了他四十餘年的美院教學生涯,為中國美術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戴澤先生多年以來一直秉承徐悲鴻先生的現實主義創作觀念,矢志不渝,堅持到底,心無旁騖。他參與了新中國多次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如《義和團》、《正義的聲音》《太平軍打敗洋槍隊》、《張獻忠》、《大澤鄉起義》等,用手中的畫筆深刻反映了重大歷史事件及人物,和波瀾壯闊的社會變革。在之後大量的作品中,表現出了他對自然的讚美,生命的歌頌。

展覽現場

《大澤鄉起義》1971年布面油畫

《義和團廊坊大捷》 1971年 布面油畫

作為中國第二代油畫家,戴澤先生將西方油畫藝術中的人文內涵,和中國現代新文化的價值取向相結合,表現出了鮮明的現代主義精神。他的作品題材豐富,把自己對藝術和生活的理解,對國家和人民的熱愛,一筆一墨都飽含著人文情懷,都體現著時代精神。本次展覽不僅是對戴澤先生藝術貢獻的崇高致敬,更啟迪了當下的藝術創作和教育事業。

中央美術學院范迪安院長致辭

范迪安與嘉賓一起在現場觀看作品

1959年中央美術學院師生合影,第二排右起為 戴澤,韋啟美,蕭淑芳,艾中信,吳作人,陳沛。第三排站立者右一為王徵驊,右二為尹戎生,右三為靳尚誼。茶几右側為吳小昌

中央美術學院范迪安院長高度讚揚了戴澤先生對於美術教育事業所做出的貢獻,他説道:“在二十世紀中國美術,特別是中國油畫藝術發展的進程中,戴澤先生是一位做出了卓越貢獻的藝術前輩,也是在中國美術教育中做出了突出貢獻的教育名家。本次展覽正值中央美術學院建校一百週年,戴澤先生作為徐悲鴻先生親傳學生,他充分理解,並且身體力行的實踐恩師的藝術創作思想,也是中央美術學院建設發展中的重要前輩。他為人為藝,以及他幾十年的奮鬥求索精神,也培養了眾多傑出人才,都成為了中央美術學院發展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靳尚誼致辭

觀眾觀看作品

在談到恩師戴澤先生時,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靳尚誼激動萬分:“戴先生是我的老師,為人很正派。在中大的時候,徐悲鴻是很喜歡他也很重視他。他的素描基礎很紮實,人非常樸實,話不多,作品很厚實,很樸實。他在漫長的藝術生涯中一直在不斷的勤奮探索,本次展覽正是對他藝術生涯的回顧。”

徐悲鴻先生之子徐慶平致辭

徐悲鴻先生之子徐慶平很喜歡戴澤先生的花卉題材作品,他評價戴澤先生時人為他是一位把自己的生命獻給藝術,自己的生活和藝術無法割裂的一位藝術家。在他的作品中有一種題材是花卉,在中國畫中花鳥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而在中國油畫中,能夠畫花達到世界水準的不是很多,戴澤先生就是一位。西方油畫藝術中的花屬於靜物畫,是“死的自然”,而戴澤先生的花則是活的,是他把生命與藝術結合在一起後的結果。戴澤先生本人也很愛花,他曾經在日記中寫道:“我愛畫花,因為不管何時的艱難困苦、人性不堪、潮起潮落,花,一直都在開。”

《蝴蝶蘭 1979年 紙本水彩

《夜晚的紫  1962年  紙本彩墨

本次戴澤先生藝術大展不僅展示出了他的藝術生涯,更是在展示一個時代,展示通過藝術傳承給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精神。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沒有高度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戴澤藝術展”正是具有這種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戴先生的作品凝練了老一輩藝術家虔誠質樸的藝術信念,可以將油畫在中國一百多年曆史中的精魄傳遞給當今社會。樹立好的藝術標準,讓優秀的文化傳統散發新生,也是此次展覽的重要意義。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