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對和錯,只是方向不同——呂松專訪

呂松的繪畫充斥著一系列景觀中的可讀元素:樹、沼澤、河岸和小而傾斜的寓所。但他顯然有別於國內的“風景”畫家。他從不采風寫生,也非表現性畫家。呂松將自己的作品主題形容為“記憶的、心理的、經驗的”。
 

陳文令:“絕地生花”

2016年4月2日,“萬物皆牛——陳文令大型戶外雕塑展”在順義鮮花港展出。陳文令總能突破美術館展覽機制的束縛,一次次在非美術館場地上演藝術與環境,藝術與觀者的對話交流。
 

楊勁松:對於內心的衝動,我越來越強烈地希望去證實面對

卸任行政職位之後的楊勁松,迎來了自己藝術上新的爆發。久已在心中醞釀的對於藝術表達和生命自由的訴求,終於在“塗抹的自由”之中完成了一次徹底的宣泄。
 

陳文驥: “我是在幫助我完成我自己”

陳文驥 2016 年分別在北京和台灣舉辦了個展,並且創作了一系列新的作品。對於像陳老師這樣“十年來沒有太大變化”的藝術家來説,這批新作應該説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