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幾年,行業巨頭落子,重大項目不斷,新興産業崛起——為什麼是宜賓?

來源:四川日報 時間:2021-09-14 16:50:33編輯:蘇仁勝
如果我們為近年的發展繪一張熱力圖,長江上游,三江交匯,一個高亮區域不容小覷——宜賓。
這個“高亮”,是由外向內熱潮的提亮——寧德時代、中國中車、吉利等行業巨頭紛至遝來,給宜賓帶來諸多新頭銜:全球首條智軌示範線運營城市、未來全球最大的動力電池生産基地、全國智慧終端及其零配件重要製造基地。
這個“高亮”,是由內而外熱能的點亮——傳統産業和新興産業交相輝映,高校的廣佈局與研發的深推進相得益彰,給宜賓帶來更多新機遇:全省首個省級新區、首批國家産教融合型試點城市、長江上游區域中心城市。
這個“高亮”也可用數據來呈現:上半年,宜賓GDP增速13.3%,居全省第一。再往前看,去年、前年,增速都是第一。幾年間,當地GDP躋身全省三強,成為推動四川區域發展格局演變的一個耀眼變數。
幾年間發生了什麼?其中有哪些可資借鑒的啟示和經驗?近日,四川日報全媒體調研組赴宜賓,追問答案。

宜賓三江新區新能源汽車産業園一角。 (四川日報全 李強 攝)
如何從“動力不足”到邁向高品質發展?
轉捩點,是新發展理念、“一幹多支”發展戰略引領當地加速産業發展“雙輪驅動”
動力電池猶如新能源時代的“石油”,全球最大新能源“油田”或將在宜賓誕生——行前,不止一位業內人士向調研組表達類似觀點。
這片“油田”並不遙遠。從成都南站乘高鐵出發,約1小時20分即抵宜賓西站。出站乘車跨過長江,沿長江北路行駛到頭,就是寧德時代落戶宜賓的“四川時代”動力電池項目工地:近兩平方公里的工地上,約7000名工人同時作業,機械轟鳴,運載車穿梭。兩年後,這裡將形成162千兆瓦時的動力電池産能。
據全球新興能源市場調研機構SNE Research 最新預測,屆時,全球動力電池供應預計為335千兆瓦時。也就是説,宜賓産能接近全球供應量的“半壁江山”,因此外界稱,宜賓正加快建成世界最大動力電池生産基地。
不只是動力電池。沿海智慧終端産業鏈,同樣大規模向宜賓轉移。全球排名前五的智慧手機ODM(原始設計製造商)、深圳市天瓏移動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林震東告訴調研組,已簽署相關協議,將總部遷往宜賓。為蘋果、華為等提供精密結構件的宜賓市智威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蔣傑表示,公司在華東和華南的業務會向宜賓集中……四川省智慧終端産業聯盟提供的數據顯示,去年全省手機産量約1.3億部,宜賓一地即接近7000萬部,“當之無愧全省第一”。
影響全省乃至全球新興産業格局的類似事件,不斷在這個地級市發生。
為什麼是宜賓?調研組注意到一個時間點:2018年。
這一年,宜賓GDP增速居全省第2位,不但創下自2000年以來,當地GDP增速在全省位次的新高,更由此開啟延續至今的高速增長;也是這一年,當地智慧終端産業集聚成勢,汽車産業落地起步,中車智慧軌道交通車輛下線投産、全球首條智軌示範線正式運營,高端裝備製造産業、新材料等五大高端成長型産業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突破30%,新興産業完成“從無到有”的基礎性探路,進入成長加速期。
變化如此明顯,2018年前後,發生了什麼?
當地很多幹部談到兩件事:一是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作出實施“一幹多支”發展戰略,構建“一幹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發展新格局的戰略部署;二是宜賓市委、市政府加速實施“産業發展雙輪驅動”戰略,即在鞏固提升、做優做強食品飲料、能源化工等傳統産業同時,加快引進培育、做大做強智慧終端、軌道交通、新能源與智慧汽車等新興産業。
兩件事互為因果,點燃宜賓衝刺全省經濟副中心的雄心——畢竟宜賓經濟總量在全省第四的位置上已停留近20年,且“標兵漸遠,追兵已近”。彼時,當地傳統支柱産業“一白一黑”(白酒和煤炭),也面臨結構化轉型壓力。爭創全省經濟副中心,破除經濟“動力不足”的難題,成為當務之急。
宜賓市委領導班子意識到:要在全省區域發展新格局中展現新作為,“必須用更寬的眼界和更高的格局,始終保持真抓的實勁、敢抓的拼勁、常抓的韌勁,才能推動高品質發展。”一方面,宜賓地處長江上游,是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的重要支撐,必須貫徹好習近平總書記“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重要要求,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始終把青山綠水作為宜賓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底色和最突出的競爭優勢;另一方面,要建成經濟總量佔比高、綜合承載能力強、創新發展動能強、區域帶動作用強的全省經濟副中心,就必須加快推進調結構、促轉型工作,大力發展綠色低碳經濟,加快佈局和發展附加值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的産業體系。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智慧製造等新興産業應時而生。
全市上下在只爭朝夕的節奏中,幹事創業加快發展。
2018年省委書記彭清華在宜賓調研時強調,要“一手抓傳統産業轉型升級、一手抓新興産業培育壯大”。
事實證明,宜賓經濟發展迎來新局面——在煤炭産量大幅縮減約九成的情況下,白酒等傳統優勢産業保持穩健增長,智慧終端等新興産業實現高速發展,“雙輪驅動”帶動全市産業結構優化——智慧終端、新材料、裝備製造等五大高端成長型産業增加值在全市所佔比重近25%,對全市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的貢獻率為62%;科技對當地經濟增長貢獻率達58%,5年提升11個百分點。
近年來,省委省政府明確賦予宜賓創建全省經濟副中心、建設國家創新型現代産業發展示範區、國家産教融合示範市、長江上游區域中心城市、四川南向開放樞紐門戶、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等新定位,強調“要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四川中展現宜賓更大作為”。
這一切,都是以産業的突破與興盛贏得的全方位支撐。
實施“雙輪驅動”並不鮮見,為何宜賓效果顯著?
有客觀原因也有主觀能動,其中擴大開放合作,主動承接東部地區産業轉移尤為成功
實施傳統和新興産業“雙輪驅動”發展,在省內外並不鮮見,為啥宜賓效果明顯?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其靜認為,原因之一是傳統優勢産業做大做強起到關鍵支撐作用:“不但為地區經濟增長、財政收入和就業穩定等提供重要保證,而且為當地新興産業的産生和發展提供必要基礎。”
宜賓市委書記劉中伯在接受調研組採訪時,回應了這一判斷:“傳統産業是宜賓産業轉型的基石,新興産業在奮力實現多個零的突破,並形成新的産業集群時,白酒、化工輕紡等優勢傳統産業也不能停滯,且要繼續穩增長。只有新興産業和傳統産業兩個輪子一起轉,才能答好高品質發展這個時代命題。”
如宜賓天原集團,是我國最早的氯鹼化工企業之一。作為傳統産業,依託技術革新,在“氯”“鹼”兩條賽道上,不斷向新材料、新能源進軍。去年營收突破300億元,成為行業代表性企業。宜賓天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李劍偉表示,公司已涉足動力電池新材料領域,並成為寧德時代三元正極材料的重要供應商。
“傳統産業不傳統”,也在多家傳統産業龍頭企業負責人處得到證實:政府為企業轉型提供了引導和融資擔保等重要支援。《宜賓市傳統産業改造提升實施方案》顯示,宜賓主要從技術改造、産業轉型和品牌創建三個關鍵點改造提升傳統産業。
五糧液也在做優傳統主業白酒釀造的同時,延伸拓展大金融、大健康等關聯産業,連續5年保持營收兩位數增長,成為深交所第一個市值破萬億的上市公司。它還推動設立全國首只鄉村振興發展基金、四川酒業茶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等,賦能地方發展。
如果説,在做強白酒等傳統産業上,宜賓尚能在熟練中施展,那麼“無中生有”的新興産業,則讓宜賓在挑戰中開路。要知道,5年前,全市各類新興産業的規模“全部加一起也可以忽略不計”。
戰略眼光和意志行動,讓當地以“擴大開放合作、主動承接東部地區産業轉移”為突破,開始踏浪而行——市、縣(區)主要領導帶頭招商、各縣(區)組建不低於30人的專業招商隊伍,招商引資的“成績單”逐步耀眼:繼寧德時代、中車、吉利、奇瑞等製造業龍頭之後,華為亦于去年和宜賓市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一起促進當地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打造行業應用場景,構建多樣繁榮的産業生態圈。
在招引龍頭企業的基礎上,宜賓堅持佈局産業鏈上下游,形成集群帶動之勢。
如引進以寧德時代等為代表的動力電池産業龍頭企業,帶動形成動力電池原料、電池材料、應用産品、電池回收的完整新材料産業鏈。
引進朵唯、蘇格、極米等智慧終端項目233個,逐步形成以手機整機産品為主、泛智慧終端領域的産業體系。
引進落地吉利汽車、凱翼汽車、奇瑞汽車3家汽車生産企業和15個零部件配套項目,讓以汽車、軌道交通為代表的裝備製造産業集群快速發展。
……
對發展的迫切渴求,轉換為真抓實幹的務實與韌勁。這在四川首個省級新區——宜賓三江新區有著最直觀的體現。
85天,智慧終端産業園35萬平方米標準化廠房主體工程完工;190天,四川輕化工大學宜賓校區(一期)從開工建設到開學入駐……
不少當地人告訴調研組,這幾年隨著大學城如火如荼建設和新興産業項目大批涌入,宜賓三江新區的面貌變化很大,以至於“隔段時間不去,都不太認得到路了”。
投資增資不斷上演,宜賓做對了什麼?
是因為“早期的深圳氛圍”,還有“雙城”建設、人才涌動給企業群行不孤的踏實感
以寧德時代為代表的行業巨頭,為什麼能被招來?宜賓有什麼秘訣?
坊間不乏這樣的觀點:宜賓財政收入高,如五糧液這樣的納稅大戶,讓宜賓在招商引資時,有更多迴旋空間。
但採訪中,不止一位企業家表示,宜賓招商引資政策在省內外競爭者中,算不上最豐厚,“有地方説過宜賓給多少,我直接給1.5倍。”
從沿海而來、落戶宜賓的多位企業家不約而同給出的答案是:這裡具有深圳早期的發展氛圍,“有我們非常熟悉的那股敢想敢幹敢拼的闖勁。”
從深圳到宜賓,深圳朵唯志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明壽一直欣慰沒錯過這裡。5年前第一次到這裡,幾無現代高科技産業,朋友勸他慎重。但如今,他已把深圳朵唯總部搬到宜賓。
每位受訪企業家、行業協會負責人,都或多或少會提到在宜賓的親身經歷——有融資問題,政府會積極幫著想辦法;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常邀企業家和金融家坐在一起“頭腦風暴”;為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題,市委、市政府成立四川長江民營經濟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當地“保姆式”“媽媽式”服務讓何明壽感慨,“落戶4年,宜賓市對我們服務熱情不減。”
從投資到增資乃至投入全部“身家”的故事,在這片創業幹事的熱土不斷上演:2019年,寧德時代與宜賓簽約時只有兩期項目,如今已增至十期;凱翼汽車、深圳朵唯、天瓏移動、吉利汽車等企業,先後把總部遷往宜賓。
此外,宜賓大學城、科創城的建設,也為宜賓高品質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宜賓近幾年最引人矚目的變化之一,就包括“大手筆”拿出長江邊宜賓三江新區內最好的36平方公里區域,通過建大學城、科創城,引進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培養高端專業人才。
建設“雙城”初衷並不複雜,在2016年某媒體刊載關於全國區域創新能力的評價報告上,宜賓在四川排名倒數,每萬人中在校大學生數指標特別低,和宜賓經濟規模極不相稱。
也是在這一年,劉中伯前往深圳招商時,有企業家問他:“宜賓有沒有支撐電子資訊産業發展的專業人才?”那一年,宜賓只有一所本科院校和一所高職院校,“招引企業需要人才,高品質發展更需要人才!”
宜賓下定決心,在“産業發展雙輪驅動”的同時,實施“科教興市、人才強市”戰略,補人才短板。帶著與招商引資一樣的力度和誠意,市領導前往各大高校拜訪、邀請、洽談,陸續與中國人民大學、四川大學、電子科技大學、成都理工大學等20所高校簽訂合作協議,在宜賓辦學的高校從2所增至12所,在校大學生從2萬名增至8萬多名,留學生從無到有,數量居全省第二位。
如今,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然崛起一座青春之城、活力之城、産業之城。行走在大學城,調研組的注意力被一個碩大路標吸引——上面寫滿了高校名稱和方位。與之輝映,不久前,宜賓獲批全國首批、西南地區唯一的國家産教融合型試點城市。
大學城的量變,帶動科創城的質變;人才的聚集,演進為創新的動能。整車製造企業、凱翼汽車公司黨委書記胡明鏡就總結:沒有“雙城”,凱翼不會來;沒有“雙城”,凱翼也活不了。
寧德時代不斷增投宜賓的背後,也是類似邏輯:産業基礎和發展氛圍。與它並排而行的,有國內頂尖研發力量和一流生産企業。他們和寧德時代一樣看中這塊新興的産業熱土。
國內新能源汽車動力系統領軍人物歐陽明高院士將院士工作站暨四川新能源汽車創新中心有限公司落戶於此,他多次表示,選擇將自己唯一的院士工作站設在宜賓,是因為宜賓市委市政府對於汽車産業的深刻認識和具有遠見的佈局規劃,更因為宜賓已經具有汽車整車産業鏈。他認為這是一個雙贏的合作:“宜賓與清華大學深度合作,不但能極大提升宜賓的科研技術水準,也為清華的研究項目接入市場提供更多機會和可能。”
在寧德時代、歐陽明高院士工作站、時代吉利等企業、研究院的帶動下,“雙城”內萌生多個與汽車相關的創業公司,這些來自大學城、科創城的高端人才、技術研發,與企業發展互相唱和,讓企業有了群行不孤的踏實感。
而對包括宜賓三江新區總規劃師郭兵在內的、活躍在經濟發展一線的幹部來説,這裡是高效、務實且充滿活力,是個幹事的地方,“吸引了許多和我一樣從外地來這裡的新宜賓人。”
把握“時與勢”,宜賓雄心去向何方?
從“全省副中心”到“成渝副中心”,謀劃更多新可能
建大學城,需要大量人力、財力,而宜賓新建高校全以建成“交鑰匙”方式給學校使用。一個地級市如何短時間內做到的?
調研組走訪發現,不論是盤活資本還是配備更好人力,最後都指向“創新”二字。一是創新“學教研産城”融合發展的模式開發建設;二是創新設立宜賓市大學城科創城建設服務局、市委人才工作局,全方位提供專業高效優質服務。
宜賓市科教産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許磊表示,政府注入資本金並配置資源,按“政府搭臺、企業運作、封閉運作、滾動開發、自負盈虧”的模式,變政府投入為企業投資,通過經營城市收益推動“雙城”建設,不但沒有增加財政壓力,公司負債率也始終保持在相對健康的水準。
城市圍繞大學建,産業依託教育興。宜賓市委人才工作局局長何春琳認為,頂層設計和配套政策,讓宜賓人才生態進入“引進一個院士,帶來一個團隊,落戶一批企業,形成一個産業,促成一個集群,連結全行業生態”的正向迴圈。特別是市委、市政府設立了支援兩院院士和國家級領軍人才創新創業基金10億元,吸引了一大批高端人才到宜賓創新創業、成果轉化。
2021年院士四川·宜賓行系列活動開幕式暨宜賓鄉村振興項目推介會上,14名院士和12名專家齊聚宜賓。一名參會人員談到,“一個地級市一次性吸引14位院士來出席會議、考察,十分罕見”。
“雙城”的背後,折射的是宜賓對高品質發展路徑的選擇:把握好“時與勢”。
“勢”,既指“借勢”。在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涂永紅看來,積極融入全省乃至國家發展戰略、以開放促發展,是理解宜賓近年發展路徑的一條主線。如啟用開闢出40條航線的新機場、高標準建宜賓綜合保稅區等,無不是為接入長江經濟帶、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西部陸海新通道以及四川深化南向開放合作等國家級和省級戰略圖景服務。多家智慧製造企業負責人也表示,入駐宜賓正是看上其位於成渝之間交通方便,可為兩地數萬億元規模的龐大電子資訊産業提供配套。
“勢”,也指“成勢”。多位專家提到,宜賓推動産業與科教形成高效互動的良好勢頭,新興産業因高校和人才的存在,有了發展乃至轉型的“土壤”;高校則因新興産業發展而有了發揮的“舞臺”。正如電子科技大學宜賓研究院院長高椿明所説,“我們來了,企業才好來;企業來了,我們才有作為。”歐陽明高院士工作站負責人、四川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華劍鋒也認為,離開宜賓,“還能去哪兒找那麼大一個新能源電池産業?”
“時”,則是把握好推進事務的時機與節奏。作為一個新興産業“零基礎”的地級市,宜賓最初並未直接把精力聚焦在招引世界級龍頭企業上,而是從規模、技術門檻更為適宜的智慧終端製造企業入手,步步聚集,實現“從零到群”的産業生態圈,並在此基礎上招引寧德時代、華為等龍頭企業,形成一條以小搏大的宜賓式招引路線。
在宜賓採訪,很多人都信心十足提到,今年,宜賓GDP總量有望突破3000億元。爭創全省經濟副中心,將踢出臨門一腳。
但這並非終點。一個更大的“雄心”躍然紙上,宜賓明確提出,搶抓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重大機遇,努力爭創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副中心——從“全省副中心”到“成渝副中心”。這座萬里長江第一城,如同載入了滿格動力電池的航船,正在駛向無限可能的未來。(四川日報全媒體調研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