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上的讚歌

——石棉縣蟹螺藏族鄉鄉村振興紀實

來源:中國網 時間:2021-06-16 09:04:31編輯:陳廷波

甜甜的櫻桃熟了

石棉縣蟹螺藏族鄉(以下簡稱蟹螺鄉)位於石棉縣城區西南部,山脈俊秀、水流清澈,森林覆蓋達85%,海拔在1048米至4840米之間,地勢西高東低,年均降水量1200毫米,年均氣溫15℃。

蟹螺鄉文化底蘊深厚,爾蘇木雅藏族文化保存完好,被譽為藏彝走廊上人文景觀的活化石,全鄉擁有國家級傳統村落4個(分別為:猛種堡子、木耳堡子、蟹螺堡子和俄足堡子),其中猛種堡子和蟹螺堡子被評為四川最美古村落,現有“環山雞節”和“什結拉布”等省、市、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10個,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處(為“石棉茶馬古道”)。​ 

爾蘇藏族環山雞節上的民族舞蹈
2012年,以爾蘇藏族故事為題材創作了大型歌舞劇《石魂》,電影《覺裏曼姆》在央視上映,石棉蟹螺的爾蘇民歌也走進央視《民歌.中國》。
2019年蟹螺鄉憑藉爾蘇、木雅文化入選2018—2020年度“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名單。

百年碉樓飽經風霜
全鄉境內礦産資源較多,有煤、花崗石等;森林資源豐富,有林地8596.8公頃,灌木5923公頃,野生藥材品種繁多,有黨參、天麻、川貝母、黃芪、山藥、大黃、半夏、獨活、薔根、天南星等。
近年來,蟹螺鄉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加快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步伐,大力實施脫貧攻堅工程,奏響鄉村振興的號角,譜寫出高山經濟發展的華麗篇章。
實施土地流轉,促進農村經濟健康發展
自改革開放以來,農村勞動力大量向城鎮轉移,前幾年蟹螺鄉農村主要勞力百分之八九十都外出務工了,農村土地和經濟林地出現大量荒蕪。
“針對這一情況,蟹螺鄉黨委鄉政府對症下藥,通過調研走訪,並到外地學習先進經驗,出臺支援土地流轉相關政策。”江壩村包村幹部、蟹螺鄉便民服務中心主任胡聯偉介紹説,“過去,荒的耕地和山地(經濟林地)非常多,實施土地流轉政策後,不但解決‘荒地’問題,還大力促進了農村産業經濟的健康發展。”
合作社的高山獼猴桃長勢喜人
“過去家裏主要勞力外出務工,我們婦女在家留守,照看老人和小孩,土地絕大多數耕種不了。現在好了,土地流轉出去,也不用擔心村社幹部催耕種了,每年還可以有穩定收入!”江壩村村民楊大姐高興地説道,“有時,我們還可以到承包土地的合作社、家庭農場或者民宿就近打工,一天能掙上一百多元現金。”
據了解,到目前蟹螺全鄉流轉土地共2370畝,這一舉措激活農村經濟的健康發展,徹底讓老百姓放下“包袱”,也讓想在農村有所作為的“農村企業家”有了“用武之地”。全鄉成立農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共計27家,這些新形式的農村經濟發展組織,有力地推動了當地經濟快速發展。

伍仟催菊夫婦的合作社
“新成立的農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就是我們鄉農村經濟發展的引擎。他們因地制宜實施産業結構調整,科學種養。放棄過去高山種植馬鈴薯、玉米、紅薯等傳統作物,改種附加值高的經濟作物,如發展甜櫻桃、脆紅李等林果,種植黨參、天麻、川貝母等中藥材……” 胡聯偉説起農業合作社和家庭農場的發展如數家珍。
珠聯璧合,民族文化傳承與旅遊發展交相輝映
據了解,蟹螺鄉的江壩村和大灣村是爾蘇藏族同胞聚居點,江壩村屬中國傳統名族村落,蟹螺堡子和百年碉樓等古跡述説著爾蘇藏族繁衍的優美歷史。
怎樣才能讓高山上的民族村快速發展起來,讓老百姓富裕起來?蟹螺鄉不單只注重高山農林經濟發展,還全力抓好少數名族文化傳承保護與旅遊融合發展,以旅遊帶動群眾致富。積極爭取上級大力支援,搞好蟹螺堡子景區(開放式景區,不收門票)的基礎配套建設,到目前,爭取各級項目資金2000余萬元,用於保護傳統村落、發展旅遊。
“目前,制約蟹螺堡子旅遊發展的最大障礙是交通,原來的進山路又窄又彎又陡,縣上領導也看到這個問題,並制定出解決方案,一條通往這裡的寬馬路已經立項,即將施工。” 胡聯偉説,蟹螺堡子爾蘇藏族風情獨特、山清水秀、風情迤邐,屬於典型的天然氧吧,是了解爾蘇藏族風俗,親近自然,放飛自我的好地方,將來這裡會成為旅遊的聖地。
“這裡民風淳樸,最初,老百姓也不懂搞經濟、搞旅遊!” 胡聯偉介紹説,蟹螺鄉黨委就派遣工作人員進村講解,教老百姓搞經濟、做旅遊服務。
目前,蟹螺堡子已經發展具有爾蘇藏族風情的民宿(農家樂)7家,其中一家叫喜雅勒(喜雅勒,爾蘇藏族的意思就是吉祥如意)的民宿,經營的風生水起,老闆楊軍説起他家民宿發展,喜笑顏看。

楊軍殺雞待客
2015年前,楊軍在外地打工,一年也就掙個3-4萬元,長期在外,照顧不到家裏,隨著年齡增大也不想出門務工了,那在家幹什麼呢?在他苦思冥想出路的時候,蟹螺鄉上的幹部給他指明方向,很多人到蟹螺堡子來旅遊找不到吃的和住的,你家是進入村裏的龍頭,位置得天獨厚,發展民宿是個發財的好機會。
在鄉上發展爾蘇藏族民族旅遊政策的幫助支援下,楊軍説幹就幹,在村裏率先搞起爾蘇藏族風情民宿。當時,鄉上根據發展民宿房間(面積大小)多少,制定補助標準,客房10間以上屬於四星級標準補助8萬元,客房8間屬於三星級標準補助6萬,楊軍的喜雅勒正好8間客房,獲補助6萬元。 “根據鄉上指導,裝飾必須體現爾蘇藏族特色,不論室內室外,都要有我們傳統的爾蘇藏族風情。” 楊軍説搞民宿必須要保護和傳承好民族文化。
為了把自己的爾蘇藏族風情民宿打造好,楊軍前後共投入80多萬元建設費用。

喜雅勒——充滿爾蘇藏族農家風情的民宿
大投入,就會有大收入。楊軍説他的投入主要是讓遊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要讓他們吃好、耍好,下次再來!
如今,喜雅勒年接待遊客8000人以上,週末遊客爆滿,如不預定,就吃不上飯。如要住宿,需提前一個月預定。介紹情況的時候,楊軍又接到一個電話,是河南省老顧客打來的,他們20多人,要預定全部房間,他們每年7月左右都要到這裡遊山玩水,耍上兩周。
楊軍夫妻經營著民宿小店,忙得不亦樂乎,人多的時候就會請上兩三個老鄉幫忙,辛苦了,楊軍就給他們每人每天付100元左右的勞務費。
一份耕耘,一份收穫。楊軍經營民宿,賺得盆滿缽滿,僅僅吃住這一塊的純收入每年就有40多萬元,還有遊客要購買這裡的跑山雞、土雞蛋、幹竹筍、農家臘肉、野生中藥材等土特産品,加上這些收入,一年可以輕鬆賺上50萬元。
聽著楊軍的致富故事,喜雅勒的午飯已經上桌,土雞肉、老臘肉、野菜、時令蔬菜、蕎面餅子等菜肴應有盡有,遊客們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我們民宿只住宿,1間客房每天150元;包吃住每人每天120元。”楊軍介紹説,吃的主要是土雞、土羊、臘肉、野菜和自己種的時令蔬菜,原汁原味、天然無污染,“如顧客需要,晚上我們還可以搞篝火晚會,邀請村裏的幺妹子來跳民族舞蹈。”
“你們隨便吃,我們這裡吃飯,菜不夠,可以隨時加,直到遊客吃滿意為止!”楊軍説著話,又為每桌客人添加臘肉、雞肉和野菜。
楊軍和他的喜雅勒帶領著7家民宿在石棉蟹螺堡子的大山裏唱響致富之歌!

唐偉欣講述爾蘇藏族刺繡故事
“幺妹,快來給媒體朋友介紹一下爾蘇藏族的刺繡發展情況。”午飯後,胡聯偉把一位叫唐偉欣的美女帶到楊軍的院子裏,要她為大家講述爾蘇藏族的民族刺繡故事。
“爾蘇藏族的刺繡全部是手工活,已經傳承了幾千年,主要是在男女服飾和女士背包上應用。刺繡的圖騰主要以農作物和野生動物為主,如辣椒、花瓣,熊貓、兔子、鹿等……” 唐偉欣有些羞澀介紹起爾蘇藏族的民族刺繡。
據唐偉欣介紹,2020年初,正是疫情期間,由於疫情防控需要,人員不能聚集,江壩村的姐妹們就商量拉了一個微信群,主要是村裏婦女姐妹們一起商量做爾蘇藏族的刺繡的事,並成立女子刺繡服務隊,那段時間大家都不能出門,有充足時間做刺繡活兒,大家做出的刺繡作品,都在群裏展示。在此基礎上,她又牽頭成立爾蘇藏族刺繡作坊。
“黨委政府非常支援我們把民族刺繡傳承下去併發展壯大起來,目前正著力策劃打造自己的品牌,刺繡作坊的名字、商標等也在醞釀之中。”説起傳承和發展爾蘇藏族刺繡産業,唐偉欣信心滿滿,“平時,我們也會到縣上、鄉里中小學,去給學生講授民族刺繡的事兒,並教學生手工刺繡。”

爾蘇藏族的姐妹們正在趕制刺繡作品
“下一步,我們將在黨委政府的支援下,把刺繡工藝保護傳承下來並進一步産業化,我們也將線上上線下銷售刺繡産品,帶動我們婦女致富,讓我們爾蘇藏族姐妹們大展拳腳,把美麗的作品奉獻給來這裡的遊客和網上顧客!” 唐偉欣對爾蘇藏族刺繡産業未來發展充滿無限希望……
年輕夫婦滿懷夢想,書寫大山的致富故事
蟹螺鄉的大灣村,海拔1800米以上,在這裡,伍仟和催菊夫婦倆懷揣夢想,書寫著鄉村振興的致富故事。
2012年,受石棉縣支援農村經濟發展政策紅利吸引,才33歲的伍仟毅然離開公務員隊伍,丟掉鐵飯碗,攜家帶口,到蟹螺鄉大灣村闖蕩,發展他的鄉村事業。

伍仟在果園裏介紹産業發展情況
“我老家是王崗坪那邊的,小時候就認為農村是大有作為之地,只是當時生産力較低、科技也不發達,限制了農業發展。現在不一樣,黨中央支援農村發展政策多、惠農紅利多,生産力也提高了,農業科技也非常先進了,所以我就選擇在農村搏一博,看看能不能闖出一片新天地!” 伍仟對在大山裏發展信心百倍。
經過多次考察,2012年,伍仟與大灣村的父老鄉親簽訂了600多畝土地流轉協議。根據協議要求,協議簽訂的前3年,每畝土地需支付土地流轉費用400元/年;3年-5年,每畝土地需支付土地流轉費用600元/年;5年及以後,每畝土地需支付土地流轉費用800元/年。“和其他村的情況相比,我們支付的費用屬於偏高,現在每年每畝都是支付的800元了,讓鄉親們多收入點,我們也很高興!” 催菊介紹起他們在這裡的農産業發展的土地情況。

李子樹挂滿果
2013年初,伍仟催菊夫婦同岳父岳母帶著小孩就上了山。“當時特別苦啦,沒地方住,沒地方搞吃的!只有用彩條布(防雨用)搭建臨時住處,在露天地裏烤馬鈴薯充饑……”説起當時的苦和難,伍仟苦中帶樂,回味無窮。
在請來的四川農業大學的專家教授指導下,根據當時市場需求,伍仟把600多畝土地作了種植和養殖劃分。種植200畝甜櫻桃(車厘子),200畝核桃,100畝李子,剩下的100多畝就來發展養殖,養些豬、羊、雞等。後來,由於全國核桃種植面積過多,市場價格下降厲害,在專家教授的建議下,2018他把200畝核桃廢掉,又改種新品種李子,有五月脆、半邊紅、蜂糖等類型。
“前幾年,種植沒有産出,資金壓力大,土地面積大,人工勞動力需求也大,費用累計起來高得很。”説起前期創業的困惑和苦難,伍仟剛毅而堅強,“後來,我父母也上山來支援我們,有時資金緊張,沒有辦法,我們一大家人就擼起袖子自己幹!”
他們沒有被困難嚇倒,在黨委政府的支援幫助下,挺過前幾年的困難期,甜櫻桃開始挂果,伍仟催菊夫婦也迎來幸福時光。功夫不負有心人,苦盡甘來,總算有收穫了,2018年就有了10多萬元的收穫。“2020年光甜櫻桃就收入了60多萬元,李子收入20多萬元,養豬出欄400頭左右,也有40來萬元的收入……” 催菊臉上露出笑容,“現在我們實施線上線下多種渠道銷售的策略,有客商來基地收購的,有電商合作客戶網上購買的,同時我們還與大型生鮮超市合作銷售,去年光‘盒馬生鮮’就銷售我家的甜櫻桃1萬多斤,産值20多萬元。” 
“現在甜櫻桃和李子還未全部挂果,再過兩年,進入豐産期,種植和養殖産業一年就能有個1000多萬元的收入……” 伍仟催菊夫婦盼望著他們的高光時刻早早到來。

甜櫻桃到了採摘節
後記
據蟹螺鄉黨委書記山丹梅介紹,這幾年國家大力支援農村發展,光蟹螺堡子在基礎設施、産業發展、文化保護提升、文旅融合等方面就獲得投入6700多萬元,這些投入加速大山的經濟發展和鄉村振興。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到蟹螺堡子發展事業,來譜寫鄉村振興的新篇章。(羅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