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紐約時報》3月2日刊登作者盧卡斯彼得松的文章,題為《從磁懸浮到小籠包,“無處不優越”的上海》。文章摘編如下:

上海無處不優越。我掏出50元錢,坐上了從浦東國際機場開出的磁懸浮列車。按我的理解,這就是一列高鐵,和我不久前從成都去西安時坐的那列一樣。我沒意識到的是,這列靠一組巨型磁鐵懸浮在鐵軌上運作的列車(因此有了“磁懸浮”的名字),是世界上最快的商業列車。在準點開車之後,速度就開始加快。再加快。不一會,我們就在一片新建住宅區和農田的模糊風景之中,以268英里時(約合431公里/小時)的速度呼嘯而過,從太平洋海岸線駛向了上海的中心。這段車程雖然不算特別平穩——能感受到速度——但令人興奮。幾分鐘後,我在19英里(約合30公里)外的龍陽路下了車,腦子有些發蒙。

撇去這個高科技的到達系統不説,上海,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後起之秀。如北京和西安這樣的城市,數個世紀以來都是政治和商業重鎮。而在邁入19世紀之時,上海還是一個突然出現的、不算太大的通商口岸。後來,東方巴黎的名聲奠定了今天的上海:無可比擬的經濟發動機,有著2400萬人口的巨型都市。而這個充斥著奢侈品牌的城市,也貴得令人難以置信——對我這樣的吝嗇傢夥來説是個致命傷。不過幸好,此次上海週末四日遊雖然讓我花費不菲,但還不至於破産。

要想省錢,可以從住在城市的週邊開始,市中心半島酒店每晚的房價可以高達900美元(約合人民幣5703元)。我在虹口的錦江都城經典酒店入住,在黃浦江北岸,每晚576元,約合90美元,要了一間特別舒適的“至尊豪華”雙人間。(該酒店後來改名為上海外灘鬱錦香新亞酒店。上海的一切都很快。)

經過了磁懸浮列車的激情,乘坐地鐵去往酒店感覺就像是緩慢爬行。然而這是相對高效並且絕對便宜的——單程票預計花費在3至5元之間。位置接近天潼路,非常理想——我可以直接乘坐地鐵,也可以從蘇州河上走一小段路進入黃浦區,能很方便地搭乘聯通城市東西向的兩條主要地鐵線路之一——地鐵2號線。步行到外灘只需幾分鐘,老的歐洲銀行和商貿建築在這塊濱江地區裏,眺望著江對面高聳入雲的新浦東金融中心。説中國是古老與現代的魅力結合,是一種陳詞濫調——但在上海,卻理由充足。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