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安達

發佈時間:2018-05-28 13:19:07來源:中國網草原頻道作者:阿藝思責任編輯:阿藝思

本篇由著名配音演員芒來朗誦,著名詩人阿古拉泰寫給安達組合的一首詩《我和我的安達》。





由著名配音演員芒來朗誦

著名詩人阿古拉泰

寫給安達組合的一首詩

《我和我的安達》

《我和我的安達》原文 

草地上,童年的玩伴流星一樣散盡,我在記憶的深處搜尋著他們的蹤影,搜尋著他們的笑容、嬉鬧、頑皮、歡樂和細碎的馬蹄聲……

安達,我的安達,現在,你們在哪兒?

奇跡出現了。

溫暖的小羊羔、憨態的小牛犢、歡騰的小馬駒兒……他們帶著草香、鳥鳴,還有鮮花的笑靨,千姿百態,紫嫣紅,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七顆太陽,兩輪月亮,加上一株夕陽斜照下胡楊一樣的我,十全十美了!

九個人,九道風景;九個人,九片天空;九個人,九道彩虹。手持著八百年來草原上最走心的樂器,為我打開了他們奇異的世界。那動人呼麥、長調,泉水一樣從他們胸膛裏流淌出來。草原的呼吸,高原的回聲,他們釀造著音樂的乳。醉人的芬芳,無痕的風韻,彌散在靜謐的高原上。

除了琴聲歌聲,一切都是無聲的。扛一隻羊、半頭牛,喝公斤以上的酒也依然無聲。他們是無聲電影,上演著生活的華彩樂章。他們的清純,讓我回到了難忘的黑白時代。

假如返回當年,他們中的男人,個個都是當之無愧的可汗或者千戶長、萬戶長征服世界,不在話下。其其格瑪、賽罕尼亞,不是公主就是皇后抑或大妃,別無選擇。她們的美,只能用草原上的鮮花配比了,沉魚,落雁,望塵莫及。

十年安達,我看著他們一天天長大。生命裏涌動著相同的草浪,歲月中分擔著共同的風雨,我們,分享著一樣的歡樂與憂傷,因為,我們身體裏奔流著相同的血液。

這,就是我和我的安達。

追夢十年,他們用汗水滋養著音樂的牧場。他們的足跡遍佈草地也浪跡天涯。他們囚禁自己也流放自己。他們讓高貴的民族音樂流浪在大洋彼岸,信馬由韁,此消彼長。蒙古人的自信不光顛簸在馬背上,牧馬人的豪情像天上的雲彩,自由成長,隨風飄蕩。成吉思汗的後人用天籟的歌聲,在他鄉找到了故鄉……

音樂,是安達的生命,可除了舞臺上,他們卻幾乎無聲。心手相連的安達,他們的靜默、無言與抱團是我的榜樣。

時常稱我為“家長”,讓我不禁想到七百年前的“王汗”,那太蒼老了,正襟危坐,目不斜視,還要向走投無路的鐵木真索掠心愛的貂皮大衣,似乎與同生共死的精神不搭。

 還是叫我安達吧。這樣的稱謂可靠,踏實,韆鞦難覓。

 我兒子的年齡是他們年齡的中位線,因為寫了一篇安達的文字,他們也成了安達。由此,我也成了我兒子的安達。謝謝!

我的幸運,感恩長生天的賜予。我的快樂,感謝安達情的饋贈。

這水乳交融的幸福,難以名狀。於是,我寫了一首讓我自己也感到心動的歌詞《安達》,那日蘇為它插上了飛翔的翅膀。它輝映著他們九個人九死一生的命運,也彈撥著我們十個人十指相連的心聲。

命裏相逢的安達,不是為了沉醉才豪飲。生死相依的安達,為了擁抱彩虹才迎接風雨。臂膀搭在一起,就是“哈那”,撐起一頂氈房的脊骨;臂膀再疊一下,就張開了一雙巨大的翅膀,去丈量寶石一樣的天空。

飛吧,我的安達!

作者簡介:

阿古拉泰 蒙古族詩人、散文家、詞作家。著有《淺草上的蹄花》等詩文集15部,主編了《中華美文精品集》等近十萬字的文選,出版《英雄開工的地方》等八張CD歌曲光碟,被德德瑪、騰格爾、閻維文、方山紅、譚晶、佟鐵鑫等演唱,擔綱文字執筆的大型民族交響音樂史詩《成吉思汗》、編創執導的大型民族舞臺劇《馬可波羅傳奇》,分別在國家大劇院、上海、香港、台灣及義大利、匈牙利、加拿大、美國白宮劇院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