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圖片>

五一小長假,每天帶你看草原:“塞上江南”伊犁草原

2018-04-30 14:10:00 | 來源:《中國林業》雜誌 | 作者:張卓 | 責任編輯:蘇文彥
摘要:喀拉峻草原、庫爾德寧草原、那拉提草原、巴音布魯克草原等都屬於伊犁,伊犁草原從高至低依次分佈著高寒草甸、山地草甸、山地草甸草原、山地草原、山地荒漠草原、平原荒漠、河穀草甸,多樣性十分豐富。

新疆可以算是全世界離海洋最遠的地方了,在東部羅布泊往東一帶,與甘肅省的交界處的嘎順戈壁是中國的旱極,年降水量只有20毫米左右。可是在伊犁河谷,等降水量線卻是十分豐沛,有些地方的年降水量超過了800毫米。中國南北分界線秦嶺—淮河一線與800毫米等降水量線幾乎重合,也就是説,伊犁河谷的降水量比很多濕潤帶、半濕潤帶的北方城市還要多。

喀拉峻草原、庫爾德寧草原、那拉提草原、巴音布魯克草原等都屬於伊犁,而人們印象深刻的“伊犁草原”即那拉提草原,其發育于亞洲最大山系之一的天山山脈的中天山及其山間盆地,其北、東、南三面環山,西部開口迎接西來濕潤的氣流,成為荒漠區中風景獨好的“濕島”,促成伊犁草原完整的垂直帶譜發育。伊犁草原從高至低依次分佈著高寒草甸、山地草甸、山地草甸草原、山地草原、山地荒漠草原、平原荒漠、河穀草甸,多樣性十分豐富。 

 

在地球的四大洋中,新疆離大西洋是最遠的。可伊犁河谷來之不易的降水就是來自大西洋,這是由於亞歐大陸得天獨厚的地形。雖説按距離,新疆離太平洋更近一些,可無奈有個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擋在那裏,東南季風連吹到賀蘭山都筋疲力竭了,更不用説吹到天山。反觀大西洋的濕潤水汽的路徑,從歐洲一路過來:阿爾卑斯山是東西走向的,不影響水汽進入;萊茵平原是平的,多瑙河中下游平原是平的,圖蘭低地是平的,中亞細亞草原是平的……這些有利的地勢使大西洋水汽得以長驅直入,深入亞歐大陸內陸。難能可貴的是,天山在伊犁這裡,向西開了一個口,在多面環山、多面大漠的封閉新疆,面對遠道而來的大西洋水汽,向西伸出了一個溫暖的懷抱,纏綿出一段花香似海如夢如幻的詩。 

可以想像,大西洋吹來的濕潤水汽搖擺著綠色的裙裾,穿越西歐的田野、西亞的荒漠、中亞的砂質草原,終於在伊犁河谷借著地形攀升,孕育出了降水。於是,伊犁河谷變成了真正的塞外江南。伊犁河也借著西風的饋贈成為了中國流量最大的內陸河。這一點可以從伊犁河最後的歸宿看出來:伊犁河在伊犁河谷形成一個“V”型的大彎,最終流出國境線進入低地,流入哈薩克境內的巴爾喀什湖。一般徑流量大的內陸河才有可能流入一個湖泊,這也算是給自己的生命劃上了一個美滿的句號。相對而言,徑流量小的內陸河就沒那麼幸運,只能在茫茫大漠中逐漸枯竭。就比如塔裏木河的流量銳減,直接造成了羅布泊的消失。相似的例子還有弱水(黑河)和額濟納旗的蘇泊淖爾、嘎順淖爾(原居延海)的消失。而巴爾喀什湖因得到伊犁河帶來的豐沛水量,有一半變成了淡水湖。

相比之下,天山中段和東段北麓的河流,由於天山西段截留了大西洋最後的水汽,降水量驟減,所以就沒有伊犁河那樣的優厚條件,這裡的河流流量一般都比較小,流出天山後在山麓攤開許多的沖積扇,最後多是消失在準噶爾盆地,比如瑪納斯河、烏魯木齊河。在衛星圖上能夠看到許多天山北麓河流形成的沖積扇,正是這些沖積扇帶來了水源和下游堆積的細顆粒土壤造就了綠洲,讓農業和貿易在這裡成為了可能。儘管西風在進入新疆之後,降水量由西向東遞減,但是天山由於海拔高度較高,還是截留了很多水汽,即便是在天山東段的巴裏坤地區,都快要伸進嘎順戈壁了,還是有著巴裏坤草原這樣的人間仙境。 

那拉提風景區位於新源縣的那拉提鎮鏡內,位於楚魯特山北坡,以那拉提鎮旅遊接待站為核心,包括周圍草原、賽馬場等眾多景點。這裡充滿山村的寧靜與祥和。河谷山勢和緩,生長著茂盛的細莖鳶尾群係山地草甸。其他伴生種類主要有糙蘇、假龍膽、苔草、冰草、羊茅、草莓和百里香等。夏季各種野花開遍山崗,紅、黃、藍、紫五顏六色,將草原點綴得絢麗多姿。 

傳説成吉思汗西征時,有一支蒙古軍隊由天山深處向伊犁進發,時值春季,山中卻是風雪瀰漫,饑餓和寒冷使這支軍隊疲乏不堪,不想翻過山嶺,眼前卻是一片繁花織錦的莽莽草原,泉眼密布,流水淙淙,猶如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時雲開日出,夕陽如血,人們不由的大叫“那拉提(有太陽),那拉提”於是留下了這個地名。那拉提草原是發育在第三紀古洪積層上的中山地草場,東南接那拉提高嶺,勢如屏障,西北沿鞏乃斯河上游谷地斷落,地勢大面積傾斜,山泉密布,溪流縱橫。緣山腳衝溝深切,河道交錯,森林茂密,莽原展緩起伏,松塔沿溝擎柱,還有氈房點點,畜群雲移,是鞏乃斯草原的重要夏牧場。 

唐布拉草原是尼勒克縣境內的喀什河峽穀草原景觀的統稱,得名於以唐布拉命名的大峽谷,是由森林、草原、急流、山石組合的自然景觀區。因為其山谷東側山樑上有塊碩大無比的岩石,恰似玉璽印章,故而得名唐布拉(哈薩克語意為印章)。

據説唐布拉有113條溝、113個景。喀什河東西貫通,南北山嶺高懸,斜流頻出,狀如羽翅,水轉景移,頗多秘谷。不少溝谷有天然溫泉,分佈密度是其他山系少見的,具有礦泉浴開發的美好前景。唐布拉因此有著“百里旅遊區”的稱號。這裡有19條溪流的孟克特草原;有小巧玲瓏、晶瑩剔透,素有“小天池”之稱的高山湖泊;有林茂古幽、神秘莫測的狗熊溝;有奇峻挺拔、怪石林立的“小華山”;有水溫高、水質好、含多種微量元素、可治療多種疾病的四大溫泉。 岩畫、烏孫古墓群、石門、石橋、怪石點綴其中,讓人驚嘆陶醉,而溫涼宜人的氣候更使唐布拉成為全疆聞名的避暑勝地。 

在伊犁河谷的東端,則有世界四大河穀草原之一的鞏乃斯草原。鞏乃斯,蒙語意為“太陽坡”,分佈在新源境內,是新疆細毛羊的故鄉,也是天馬——伊犁馬的著名産地。這裡不僅地域廣闊、水草豐美,有急湍的河流和遮天蔽日的森林,還有中世紀遺留下來的亞歐面積最大、最密集的野生蘋果林以及野杏、沙棘等次生樹種和雪豹、銀狐、雪雞、馬鹿等多種珍貴野生動物。距新源縣城3公里,恰合普河飛瀉而成的恰合普瀑布,呼嘯而下,也是鞏乃斯重要的景點之一。
  無論是聲名在外的那拉提草原,還是後起之秀的唐不拉草原,抑或是傳統的牧場鞏乃斯草原,伊犁草原均展現出超然絕美的氣質與外表。伊犁河谷是如此的卓爾不群,逶迤千里,生機無限。


(原標題:[草原保護]“塞上江南”伊犁草原)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