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1日 星期天

原油如何定價?

    國際油價之所以長期維持在較高水準,與産油企業成本及市場供求關係不大,而是國際石油輸出國壟斷定價的結果。因此石油輸出國可大獲其利,如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委內瑞拉等國,而中美、歐洲等石油需求國則需高額成本。

    近幾年來,中國對石油的需求量越來越大。除美國之後,已成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費大國之一,對外依存度也在58%以上。因此,國各方觀點認為,國際油價暴跌,對中國未必是壞事。

歐佩克稱不減産 油價暴挫8%至68美元

    OPEC27日決定保持産量不變,以沙特為首的海灣産油國置該組織貧窮成員國要求減産以遏制油價下跌的呼聲不顧,堅持不減産,即日産原油3000萬桶。截至北京時間11月28日00:29,原油價格已暴挫逾6美元,跌幅達8.22%,創2010年9月以來新低。[詳細]

OPEC或減産保油價 國內油價九連跌無懸念

    由於本輪國內成品油調價窗口將於本週五(11月28日)24時開啟,11月27日召開的OPEC會議也成為影響本輪油價調整的一個關鍵因素。多機構預測,據目前原油走勢看來,“九連跌”已定局。 [詳細]

新聞背景:

    11月27日OPEC會議將舉行,市場焦點在於OPEC內部是否能就減産達成一致。OPEC成員國伊朗、利比亞、委內瑞拉呼籲其他成員國減産以支撐油價,而科威特表示不太可能減産。而分量最重的成員國沙特,迄今表達的信號較為混亂。而此前,2014年,國際原油價格已下跌超30%。

歐佩克為何要討論原油減産?

    美頁巖油革命使其從OPEC進口的原油量達1985年來的最低。OPEC無疑成變革中最大“受害者”。美能源署負責人預測,原油價將在2015年中期觸底或跌至50美元/桶。那時,美頁巖油開採項目或將停止。

歐佩克的大國博弈

"委內瑞拉:力推減産"

委內瑞拉外長、前石油部長拉斐爾·拉米雷斯在25日的會談結束後,向媒體表示,儘管各方都同意目前的價格對産油國不利,但減産協議並未達成。他強調,將在週四的歐佩克成員國會議上推動達成減産決定。

"沙特:恐減産錯失市場控制權"

由於擔心短期內失去對石油市場的控制,沙特並不情願減産,其石油大臣Al-Naimi表示,“沒有國家應該減産,市場自己就能穩定下來,為什麼沙特需要減産?美國也是大産油國,他們應該減産嗎?”

"俄羅斯:減産、減出口"

俄羅斯也在致力於減少産量或出口量。俄方此前表示,如果歐佩克決定減産,俄羅斯將做出同樣的決定,明年開始每天降低大約30萬桶原油産量。而伊朗、阿爾及利亞等國均表示,將在週四的會議上尋求達成共識。

"美國:“攪局”的隱形霸主"

在人們意識到歐佩克的影響力衰減的同時,美國無疑是最大的始作俑者和受益國。如果歐佩克減産,將促進美頁巖油産量的增長,而這也是造成油價大跌的主因。現在全球石油增産主要來自於非歐佩克國家,是美國。

原油為什麼暴跌

頁巖革命促美國進口OPEC原油跌至30年低點

今年8月,OPEC原油佔美國原油進口總量的比例跌至40%,是1985年5月以來最低點。頁巖繁榮對OPEC各個成員國的影響不同。阿爾及利亞和利比亞等非洲國家受到的打擊最為嚴重,而沙烏地阿拉伯和委內瑞拉依然保持相當強勁的態勢。 [詳細]

美原油對歐佩克依賴度降低 油市已成買方市場

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發展增速放緩,導致需求疲軟;另一方面,中東維持高産、美國新增原油産量的不斷增加導致供應充足。由於美國這匹“黑馬”的闖入,原油市場的供應顯得更為充裕,全球石油市場正面臨著由“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的轉變。 [詳細]

供應增加令油價承壓 供需失衡油價積弱難返

國際能源署的報告顯示,到2040年,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原油需求量將持續萎縮,特別是歐佩克組織成員國以及美國、德國和日本的需求量將減少,而原油供應量充裕,供需失衡的困局造成油價反彈動力不足,近期油價或持續在低位徘徊。 [詳細]

油價走熊的地緣博弈

有專家認為,原油市場走熊,對於中國而言未必是壞事,較低的油價有利於促進當前經濟,特別是在結構調整過程中;更重要的是低油價為中國的二期石油戰略儲備創造了難得的注油良機,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固了中國能源安全。 [詳細]

各方看點

沙特專家:無論是否減産油價都將下跌

     專家表示,現在歐佩克石油産量只佔全球總産量的40%,並不是大頭。即使歐佩克減産,而非歐佩克石油生産國産量增加,國際油價回升也是天方夜譚。[詳細]

路透社稱:不減産將引髮油價戰

    此輪油價暴跌已導致各家能源公司的計劃陷入混亂。而油價低迷的衝擊波也正傳遞到能源行業以外,打擊産油國的貨幣和國家預算,以及能源企業的股價。[詳細]

歐佩克料難大幅減産 原油熊市短期難終結

   由於成員國各打“小算盤”,且目前歐佩克全球原油市場號召力又下降的情況下,若只日産100萬桶以下的小幅減産,恐怕也難以終結原油持續的“熊市”。 [詳細]

歐佩克秘書長:無需對油價下跌恐慌

    企高管薪酬制度改革理應簡潔,容易操作;理應直擊改革本質,而不是增加政策制定者與高管的尋租空間。披露的人社部方案過於繁雜,沒有著眼于提高改革效率本身。[詳細]

出品:中國網財經頻道 日期:2014年11月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