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中國重塑對話-金靖

發佈時間:2021-02-05 08:05  來源:中國網娛樂    責任編輯:王飛鵬    合作推廣:wfp@china.org.cn

type=0&appid=82_irej0pbo53&vid=1423_b679f03e544e467891dddcf7e5a2a184



從飛來即興劇社到《今夜百樂門》,再到被馬東簽約米未傳媒,參與錄製《飯局的誘惑》第二季 、《火星情報局》第三季,金靖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參加《歡樂喜劇人第五季》,10月參加《演員請就位》,主演郭敬明作品《AI》。而金靖卻是從政法大學畢業,因為熱愛即興表演,從小劇場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了春晚的舞臺,金靖只用了四年,這其中的辛苦、等待只有她自己最能體會。善於自嘲,清楚自己的優勢和方向,走到我們的眼前。


張楠:特別開心今天有一個主人公要上線了,《做夢吧!晶晶》晶晶這個人物從一開始從創作到拍出來,你覺得和一開始想的還一樣嗎?

金靖:不太一樣,我一開始以為是個夢幻之旅,沒有想到是一個從夢境醒來的痛苦之旅。

張楠:為什麼痛苦啊?

金靖:因為它看似是一件好事,你可以體驗很多不同的經歷,但其實它是把每一個經歷發揮到極致,把你想要的那些。因為現在很多女生對愛情的期許比較高。她會覺得我期待我希望,未來的另一半是怎麼樣的,我們這個《做夢吧!晶晶》是説要實現女生的這些遙不可及的願望,沒有想到它達到了你的要求之後它會讓你知道有些東西是會被反噬的。我覺得做《做夢吧!晶晶》要給大家帶來的感覺並不是説什麼平凡女生要怎樣,至少在我理解的這個區域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去解讀過。而是説一個人,你一直很想要一個東西,你對某一件事情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標準,我們今天這個劇,你要暖男型的我們就給你暖,讓你看看如果你的愛情一旦符合你的標準可以給到你一個這樣的人,愛情是不是會像你想像的那樣,美好的如期發生?並不是,所以我們這個劇要告訴女孩的是不要對愛情有那麼多條條框框,也許有些人他達不到你的某個要求,可是那樣平均的一個人,才可能給你戀愛的幸福。

張楠:你比如説在《做夢吧!晶晶》這個劇裏面你想體現的是某種的“情感力”和戀愛的一種大腦的方式,是哪種方式?

金靖:就是她對愛情有一個很明確的希望,比如説我希望我的另一半,一定要溫柔不溫柔不行,不溫柔的男生我就是沒感覺,很多女孩子就這樣。或者她説我要霸道總裁,我別的我什麼都不喜歡,你得給我一個霸德總裁。有這樣的現實當中的女孩有很明確的標準,但是她其實一直戀愛經歷比較少,就説你別那麼固執。我們《做夢吧!晶晶》就是説讓這樣的女孩説,你要什麼樣的我就給你什麼樣的,讓你看一下是什麼感覺。

張楠:你覺得《做夢吧!晶晶》這個作品它播完之後能幫助多少的你的受眾?她看完之後。

金靖:對於我自己,凡是我表演過的作品想要給大家帶來的東西,從來我也沒想過會幫助到別人什麼,你看完之後有什麼感悟,我在表演的時候,從來沒有想到説我要怎麼演這個劇,能讓大家有一個反思、思考從來沒有。我希望這個劇看完之後大家喜歡,我甚至追求那種,我也不知道它好看在哪,我就想繼續看下去。因為我覺得現在的歲月比較艱難,已經有太多要讓你思考,要讓你去想去克服的東西了,這是為什麼我覺得現在短短的藝術形態反而受我們的喜愛,因為生活有時候太累了,我們真的很需要一些無意義的、無思考的快樂。當然我並不是説這個劇無意義,我反而覺得有時候這些無意義是最高級的,這是我追求的高級。像晶晶這樣的女孩在愛情沒有發生之前對愛情的期許是什麼樣?有一個自己很好的藍圖,但其實發生之後,完全是兩件事,所以我並不在意。

張楠:你認為比如説有100個女生,你認為她算得上漂亮的女孩子比例大概有多少?

金靖:我覺得你完全不了解女生哎,我覺得其實在顏值上面來説,在這個時代的關於愛情來説,它並沒有説的太多的阻礙。我覺得我定義的顏值和你定義的顏值不一樣。就説我好了,我會覺得自己很漂亮嗎?沒有。我會覺得自己很醜嗎?也沒有。我就覺得自己挺好看的,打扮打扮過得去,大家就是個普通人,過普通的日子,有普通的長相,享有普通的幸福就夠了。但是您的問題裏邊好像説我們要達到天仙一樣的高度,然後所有的男生被我踩在我的石榴裙下,顛倒眾生。這才是一個好看漂亮的女生,但是對於我們普通女孩來説,這並不是我們追求的我們只要也不説體重也瘦到九十幾斤,我們只要不那麼胖就可以。我也不用太白,我只要不那麼黑就可以。我眼睛都不用太大,只要不要那麼小就可以。差不多就行了 。

張楠:你覺得在生活中,談戀愛是必須的嗎?

金靖: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必須,對於我來説,覺得還是挺重要的,我就覺得親情、友情、愛情這些情感是我生命力量的來源。家人 、朋友和愛人是讓你人比較完整,尤其像我這種,你跟我談話能感受到,我的情感輸出很飽滿,我這麼強大的燃燒是因為它的燈芯非常的……

張楠:我認為這是一個人要尋找一條就是一生中和其他人不一樣的路,我覺得愛情是一條特別美的路,但是這條路很難。

金靖:你有愛情嗎?現在。

張楠:你看我這樣能有嗎?你都説我不了解你了。

金靖:你有過愛情嗎?

張楠:我覺得算有過吧。

金靖:你還相信愛情嗎?

張楠:不相信了

金靖:你已經不相信愛情了,因為是有過的那段愛情,讓你不再相信愛情?

張楠:因為可能是時代吧,時代給每個不同存在這個時代的人他會變成不同的樣子。我有一天剛好看完余華那本書就是《活著》,突然有很大的感觸。

金靖:你看完《活著》就是不相信愛情了嗎

張楠:一個時代總會給這時代人,帶來不一樣的時代的慾望加持,當你看到人生的悲涼和淒苦之後,你才真正的了解生命的守恒的定律裏面,這種悲涼淒苦從來沒有變過,只是發生在你的生命和階段不同。你還相信什麼愛情啊!但是説可能是我的經歷所導致的,我認為在這個時代感情和愛情這個事情,就像你在街上可能碰到一箱錢沒有人拿,旁邊人來人往的怎麼沒有人拿,他説我沒有看到啊,那我拿走了一樣。我覺得大家現在的要求好像都很複雜。你不覺得嗎?

金靖:您是這樣看待的?

張楠:我覺得人真有不同,你快鼓勵鼓勵我。

金靖:因為當年我大學跟劉勝英看完《活著》我們倆就抱在一起説,我們太幸福了去把握大好青春吧。我們也是覺得悲啦,也是在宿舍裏面大哭痛哭,但是就是闔上書才知道,原來我們現在生活太美好了。

張楠:你認為自己這個人想追求一個什麼樣的方式一直的專注的去表達?

金靖:開心的方式,就像您剛剛説的,可能您一直是做採訪,一直寫東西,您的專注的表達方式就是告訴別人一些,我的理念和信念,就像剛剛在採訪沒有開始,你問我最近有什麼想表達的觀點嗎?我就覺得我的作用,從來不是要表達某一種觀點我一直想給大家帶來的就是純粹的開心。

張楠:我們總要問一個問題,你這一路都在追尋什麼?

金靖:都在追尋人和人之間的連接,就是最好的感情。你會有一直鼓勵你的父母,就是血脈上的連接。你會有一個不管你出了多少事,他願意把所有財産都給你的朋友。你會有一個你相信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要跟他共度一生的愛人。找到這些情感,就是我人生的圓滿。如果你説到這個重塑或者某一段時間的打壓的話,其實我也是有的。但是我最近學到的一句話“先輸不是輸,先贏不是贏。”你的人生歷程那麼長。我那個時候是被電視臺辭退的。因為上班我説我必須朝九晚五,我拒絕加班,因為我晚上要去即興表演,那個時候就是莫名其妙,都沒有人知道即興表演可以幫助到我去做什麼,可是我就是喜歡。所以我跟我老闆説我六點必須走,因為我七點有演出。老闆就説:那你走吧,三天之內收拾東西。然後恰逢我的生日,我的生日又是臨近聖誕,再過幾天又是新年,我整個就是孤苦無依,也不敢告訴父母,當時我也很絕望。但是你再放到現在來看你會知道,就是因為我辭職了,我才被迫去了即興團隊做全職,才有機會上電視。我覺得像《做夢吧!晶晶》我們每一集開始都是好好的,後面又覺得很痛苦但是下一集我又會好好的繼續做個夢我覺得這是重塑和《做夢吧!晶晶》能契合到的點。我們現在年輕人有個特質,來吧!有什麼大事能壓垮我!我也會哭,我也會難過,但是給我一段時間我就會好。到了第二集我就會繼續做這個夢,就是《做夢吧!晶晶》不管她的夢醒來有多麼的慘,多麼的痛,但是我永遠不會放棄做夢的權利,我要繼續睡覺,我要繼續想像、幻想。再打壓我?OK呀!再換一個好了!就是這種態度。

張楠:我屬於那種比較敏感的人,遇到一些挫折和問題的時候聽不得旁邊再有多一點點的聲音,馬上倒掉而且睡不著覺。如果這個事情不得以解決,我就認為前面已經沒有路了。我發現我身邊的很多人也是這樣的,不管説他的財富地位在什麼樣的階段,他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其實是心理問題,他不是擁有多少的問題。但今天你給我這個態度,我覺得特別特別的好。我面對了很多很多不同的嘉賓,應該怎麼去鼓勵這樣的人,你用一種方式在鼓勵他。我覺得就是你像剛才説的,選擇一種熱愛。我看好你,感覺應該你到33歲的時候你會是一個特別好的輸出體。你有沒有想過未來自己通過這個,比如説我們《做夢吧!晶晶》産出不同形態的內容,未來有沒有可能做自己的專欄?

金靖:我本人嗎?因為我就是一個演員,我並不想大包大攬很多東西,我一直覺得我自己能力有限,我如果在一支軍隊裏面我只能做前排兵,從來沒想過我要再去做馬,再去做炮,再去做象和將。有可能我年齡沒到吧,我覺得我自己並不能説我的人生所有的儲備,能夠讓我去説我要開一個專欄。我就是一個喜劇演員,我就做開心的東西,如果有這樣很好的項目找到我,OK 我就來參與。

張楠:我這兩天問了很多身邊人關於你的,都説你很可愛,你這個性格是不是其實給你帶來很大的助力 ?

金靖:對,那這裡就説回顏值這個問題。我覺得顏值唯一的作用,就是女孩好不好看。你夠不夠進娛樂圈,只有這個作用,它對你的愛情,對你的生活,跟你的職場沒有任何的關係,還有就是你自己看著高興。所以呢在這方面我的顏值是從來沒有説要進娛樂圈的,因為我原來也不是學這個的,我畢業之後工作也並不是做這個,完全是因為,可能性格比較特殊一點在表演上有一絲絲獨到的展示方法,所以才進入的。我個人認為就是性格魅力引領它更長久,它的璀璨的光度會更高。

張楠:你的粉絲包括我們能看到螢幕裏面去聊到金靖,她還一直這樣,我們就敢相信我們的快樂也會更長遠一點。

金靖:千萬不要把你人生的相信建立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這樣我壓力也會很大,而且我也不會説為了不讓我的觀眾們看到我變了就……千萬不要,你就是你自己好嗎?不要因為看到金靖能這麼快樂所以我快樂,然後有一天金靖不快樂了,就説我不相信快樂了,千萬不要!因為有一天如果我不快樂,我還會表達不快樂。哪天看到電視上金靖不快樂,她也有不快樂的時候?我不快樂也是可以的,別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

張楠:你的未來規劃是什麼?

金靖:我的人生從來沒有按照我的規劃走過,全即興的。我原來上學念的是新聞,畢業了之後去了電視臺,我以為我會做紀錄片然後寫東西,寫公眾號什麼的,但是沒有一步是按照我的職業規劃去走的。我要做什麼樣的人這個是很清晰的,一個開心的,永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人。因為我找到了我人生的熱愛。我覺得現在有很多年輕人,他有職業沒有事業的原因,是因為他沒有找到自己人生的熱愛。我很慶倖在就是之前稀裏糊塗的幾十年裏面,找到了我人生的熱愛是喜劇表演。所以我會對著這個方向去走,但是具體規劃的路是哪一條,我不知道。因為我覺得我心中有那個熱愛,我怎麼走最後都會走到那地方

張楠:就是我要熱愛什麼東西,我努力去做就好了,我不需要這麼多去標榜一些意義、哲學、態度。但是從我們旁者來説,我們認為金靖今天有這麼多人喜歡你,我們認為你重塑了很多東西。其實你就是很簡單的追求一種熱愛,但是你默默的鼓勵了很多人這個事情,你並不知道。今天我們告訴你,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可能去回想自己這一路過來,覺得自己其實還挺棒的?

金靖:我一直覺得自己挺棒的,像你剛剛説的,總會有人去解讀你。你完全把你的熱愛展示給大家看 ,大家如果感受到你的熱愛,他會用自己的角度去解讀你的那個“哈姆雷特”,所以你不用告訴他我要表達的是這個,你不用做得很清晰,你只要做你的熱愛。但是當你一旦説我要很明確的告訴大家,我就要傳播這個意義,我們《做夢吧!晶晶》就是説要什麼平凡女子也有什麼的,你反而就限制住了觀眾的樂趣,但是如果我們的編劇、我們的導演、我們的工作人員是因為喜歡那個劇我們才會去努力做努力做,把自己所有的喜歡放在裏面,觀眾看的時候他會有自己的感覺,然後我們只要留下一個神秘的微笑説:嗯對,你們去解讀吧!其實就可以了而不是説我們告訴你啊,我們《做夢吧!晶晶》是第一你必須理解到什麼,二你必須解讀到什麼,三我要幫助到……就沒有。如果你真的很喜歡,你自然會有一些解讀。

張楠:其實我今天和金靖聊完之後,我覺得她像一個小先生一樣,通過我的提問她也回答給我其實生活中看似很多人是非常不自信的,你要遇到一些問題的時候,我們總是想著説的,這個世界是很容易傷害我們的,我們不應該去做什麼夢,因為夢醒了之後你會更難過,你會哭得更慘。我們生命中快樂時光都是有比例的,我們連這點比例都不敢享用它的話,哪會有像金靖今天能表達出來這麼自信、堅強、快樂的很有魅力的人。


版權聲明: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娛樂”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

轉載時註明“來源及作者”。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