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宏偉:用“像素”鋪排觸及“觀看的極限”

時間:2018-08-13 12:22:08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開幕式現場

2018年8月11日下午,由築中美術館主辦、徐冰擔任學術主持的“觀看的極限楊宏偉作品展”在築中美術館新館拉開帷幕。展覽展出了楊宏偉近六年來的藝術創作,呈現出藝術家對版畫藝術語言延伸可能性的思考和探索。

本次展覽的學術主持,藝術家徐冰;國際學者、哥倫比亞大學終身人文講席教授劉禾;藝術批評家、策展人舒可文;阿爾弗雷德大學教授、國際學院版畫聯盟副主席約瑟夫舍爾;藝術家楊宏偉;築中美術館創始人林參加開幕式並致辭。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藝評家王端廷;著名藝術家肖魯;藝評家、策展人楊衛等共同出席。

藝術家、中央美院教授、展覽學術主持徐冰致辭

國際學者、哥倫比亞大學終身人文講席教授、比較文學與社會研究所所長劉禾致辭

藝術批評家、策展人舒可文致辭

藝術家、阿爾弗雷德大學教授、國際學院版畫聯盟副主席約瑟夫•舍爾致辭

藝術家楊宏偉致辭

築中美術館創始人林致辭

嘉賓合影

近年來,楊宏偉在創作中始終關注對媒介的探索,並在藝術實踐中探索出一整套模件圖像製作系統的複數原則。他從中國傳統的活字印刷術中汲取思路,採用西方木口木刻版畫技術語言形式,結合當代數字矩陣的核心理念,製作出一個類似電腦後臺一樣的龐大數據庫。他把木材製成大小相同的木塊,再用木口木刻刀在木塊上刻出99%到1%不同的灰度,然後用木塊拼版,再印製圖像。楊宏偉將帶有不同灰度的木塊命名為“像素模組”,並以此為基礎創作出《像素分析》系列作品。

像素模組庫

像素模組庫(局部)

楊宏偉説道:“作品叫《像素分析》或者叫《矩陣》。矩陣就是電腦後臺的數據庫的排列方式,不同的組合能産生多種變化。這個作品最早受到‘變形金剛’這個詞的啟發,就是它可以變來變去。”同樣的像素模組,不同的排列方式,可以拼出不同的圖像,此外,像素模組的鋪排拼版不是一次性的,可以重復使用,“我在做的過程中就發現我實際上是做了一個工具,而不是做了一張畫或者一個版子”。

《像素分析八號》

展覽現場

對此,本次展覽的學術主持,楊宏偉的老師徐冰認為,像素間多樣的組合變化“等於做了一個可以不斷使用的基因庫”,它們複製、裂變、繁殖,製造的不是一件藝術品,更像是一個系統和一種方法。“他把印刷的再生與繁殖的性質提出來了,他找到了印刷‘源語言’的東西,基因的東西”,這也大大推進了版畫藝術語言延伸的可能性。 

展覽現場

製作過程

在劉禾看來,“楊宏偉傳統的木口木刻作品已做的非常精緻,但他始終沒有停止探索木刻藝術在技術性、複製性和序列組合的可能性”,他將數位媒體與古老的木刻結合起來,獲得了穿越不同的媒介界限的自由,打破了模擬媒介與數字媒介的分野,“他的藝術實驗本身也探討了‘觀看的極限’,即我們到底在看什麼,我們在黑、白、灰的對比中看到的‘幻像’本身與媒介的關係是什麼。”

何為“觀看的極限”,楊宏偉談到:“在視覺藝術中,我們只能用眼睛‘觀看’,因此我追求的‘極限’是指從形式上挑戰人們能不能通過極簡幾個像素,對這個圖像有一個辨識度。”而劉禾則將其理解為“藝術家是在像素的複數陰影之間,不同的媒介之間,發掘圖像的多種可能性。這是否意味著,我們看到的不過是複製本身的幻象,而非對任何原件的複製?或許,像素的光和影在不同的媒介之間遊走不定,它多少能讓人們對當代藝術的本質窺知一二,檢驗觀看的極限到底在哪。”

 

《像素分析六號》上圖為中國宋代畫家郭熙的《窠石平遠圖》,下圖為西方印象派畫家雷諾阿的《大浴女》,兩幅圖都是由同樣的2264個像素組成,只是像素之間的排列組合不同。

王端廷將楊宏偉的藝術創作命名為“像素組合藝術”,他説道:“楊宏偉的主要策略是對形象的‘解構’,他把形象還原到構成形象的基本要素,然後又利用這些元素重新建構了形象,這種‘解構’-‘重構’的過程,可以看做當代觀念主義形象化的一種産物。”在楊宏偉的“像素”作品中,往往都能追溯某個“源頭”的作品,既有西方人物繪畫作品,如達芬奇的《蒙娜麗莎》、雷諾阿的《大浴女》、安格爾的《土耳其浴女》,也有東方山水畫,如郭熙的《窠石平遠圖》夏圭的《臨流撫琴圖》范寬的《雪景寒林圖》,“我處理這些像素的精細度,試圖找到一種曖昧關係,不能讓它被辨識出來,但是又不能完全辨識不出來”,楊宏宇談到:“看到這些作品,反映到觀眾腦子裏的是最初的‘原作’。我是用幾個像素來提示、喚醒我們原有記憶。”這種雙重的呼應,帶給我們“對藝術作品進行分析解讀的更多可能性,以及思考作品與現在社會發生關係的可能性”。

《像素分析1號》左邊是中國宋代畫家范寬的《雪景寒林圖》右邊是西方古典繪畫大師安格爾的《勃羅日裏公爵夫人像》

展覽現場

為了充實他的“像素數據庫”,楊宏偉目前已手工雕刻了兩萬多個“像素模組”。在楊宏偉十餘年的老友肖魯看來:“楊宏宇這麼多年樂此不疲地去大量進行重復的工作,非常理性地把色塊進行分析組合,這種龐大繁瑣的工作量,藝術家如果找不到內心的愉悅是無法完成的。楊宏宇天性中有對這種大量重復的‘勁兒’,這是支撐他進行創作的心理密碼。”對此,舒可文認為“這種辛勞是藝術作品中特別珍貴的東西,是呈現藝術家智慧的必要的部分”。

除了木製的“像素模組”,楊宏偉也在藝術創作中進一步拓展了“像素”的媒介內涵。他鑄模多個亞克力或不銹鋼方塊,通過亞克力板疊層造成光學透視上的不同灰度或不銹鋼片不同反射角度形成的不同灰度,形成與木質“像素模組”類似美學風格的裝置作品,“把像素的概念延伸了”。

《不確定的像素》

《水晶佛像》

《水晶佛像》局部

《水晶像》

《水晶像》作品細節

在這一系列的藝術探索當中,楊宏偉通過挖掘版畫藝術本身攜帶的當代基因,探索出各種各樣的觀看方式,其對有限和無限之間關係的思考,觸碰到了複數性藝術領域中過去沒有人曾觸碰過的核心部分,推進了版畫藝術語言延伸的可能性。他的《像素分析》系列作品,在探索“圖像活字”的複數性和模件性過程中,獲得了穿越不同媒介界線的自由,不僅跨越了傳統與現代性的邊界,也打破了模擬媒介與數字媒介的分野。

展覽將持續至9月9日。

《不確定的像素》互動裝置

《不確定的像素》互動裝置局部 觀眾可以兩人一組共同參與完成,一個人按照圖片上的每一個像素灰度,指揮另一個人調整不銹鋼金屬片的角度,反射環境中的色度,實現完整的圖像。

展覽現場

《像素分析》

《像素山水》

《天一生水》

《湖水2》

展覽現場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