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余件藝術精品及文獻展現齊白石與徐悲鴻的友誼佳話

時間:2018-02-03 | 片長:00:04:32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齊白石與徐悲鴻

“我法何辭萬口罵,江南傾膽獨徐君。謂吾心手出異怪,鬼神使之非人能。”這是1932年齊白石贈予徐悲鴻一幅山水畫中的詩句,真摯地道出了齊白石與徐悲鴻的相互推崇和深厚友誼。在齊白石與徐悲鴻數十年的交往中,這樣的畫作、書作、信札等還有很多,他們之間情真意厚、惺惺相惜,成為20世紀美術史上的一段佳話——

2018年2月2日,以徐悲鴻紀念館收藏齊白石作品為基礎,配合北京畫院收藏的齊白石、徐悲鴻作品,全面梳理兩位藝術大師相識、相交、相知過程的“白石墨妙傾膽徐君——徐悲鴻眼中的齊白石”專題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拉開帷幕,這也是北京畫院美術館2018年的開年首展,將為觀眾在新春佳節期間帶來一場關於中國傳統文人交往溫情的回憶

觀眾觀看徐悲鴻收藏的齊白石冊頁《白石墨妙》

“白石墨妙傾膽徐君——徐悲鴻眼中的齊白石”展覽共展出了徐悲鴻紀念館、北京畫院齊白石紀念館的70余件精品力作,以及相關文獻、信札,其中很多是首次面向公眾展出。例如徐悲鴻收藏的兩套“白石妙墨”齊白石花鳥冊頁,徐悲鴻為祝賀齊白石末子出生而作的《千里駒》,齊白石90歲時徐悲鴻為其書寫的巨幅對聯,以及齊白石、徐悲鴻合作的中國畫作品……每一件藏品都記載著一段動人的故事。

白石墨妙 傾膽徐君

“白石墨妙”源自徐悲鴻收藏的兩套齊白石冊頁《白石墨妙》,兩套冊頁裏集中了齊白石所擅長的花卉、水族、草蟲、蔬果等題材,每套冊頁十一開,堪稱齊白石藝術風格成熟期的精品佳作。徐悲鴻對這兩套冊頁視若珍寶,在冊頁封面上欣然題寫“白石墨妙”。“白石墨妙”這四個字可以視作徐悲鴻對齊白石繪畫最中肯的評價與認識。兩套冊頁于上世紀五十年代製作珂羅版發行,在國內外均具有極大的影響。

在這張山水畫上,齊白石在自作詩中寫道“我法何辭萬口罵,江南傾膽獨徐君”

“傾膽徐君”源自齊白石的自作題畫詩““少年為寫山水照,自娛豈欲世人稱。我法何辭萬口罵,江南傾膽獨徐君。謂吾心手出異怪,鬼神使之非人能。最憐一口反萬眾,使我衰顏滿汗淋。”在這幅山水畫中,齊白石深為自己有徐悲鴻這樣的藝術知己而欣慰,更為徐悲鴻力排眾議推崇自己山水畫風的膽魄而感動。這幅畫後來1932年齊白石贈予了徐悲鴻,他補題説:”前題句中謂徐君,即謂悲鴻先生也,因補記贈之。壬申冬,璜時居京華。“

齊白石與徐悲鴻

草廬三請不容辭 何況雕蟲老畫師

1928年,徐悲鴻受邀擔任北平藝術學院院長一職。初來北平的徐悲鴻第一次見到齊白石,此次展覽中的《尋舊圖》便為我們揭秘了兩位藝術大師相識的經歷。在這幅帶有自畫像性質的作品中,背對著觀眾的持杖老人便是齊白石自己。他用詳盡的題跋與自作詩講述了徐悲鴻邀請自己赴北平藝術學院任教的經歷。 

齊白石記載徐悲鴻邀請自己赴北平藝術學院任教經歷的自畫像《尋舊圖》

在這幅自畫像中,齊白石寫道:“草廬三請不容辭,何況雕蟲老畫師。深信人間神鬼力,白皮松外暗風吹。戊辰秋,徐君悲鴻為舊京藝術院長,欲聘余為教授,三過借山館,余始應其請。徐君考試諸生,其畫題曰白皮松,考試畢,商余以定甲乙,余所論取,徐君從之。一朝不見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風清明月滿,杖藜扶夢訪徐熙。徐君辭燕時,余問南歸何處?答雲月缺在南京,月滿在上海。作畫寄贈徐君悲鴻,並題二絕句,猶有餘興,再作此幅。 借山吟館主者。”

徐悲鴻為了邀請齊白石到北平藝專任教,三次親自到跨車衚同齊白石寓所中拜訪、邀請,齊白石深深地被徐悲鴻的堅持和執著打動,終於答應到學校裏任職教課。其實,齊白石不接受徐悲鴻的邀請,並非因為恃才傲物,而是自覺是農民出身,書底子太差,去洋學堂教書是自己應付不來的。面對齊白石的這種顧慮,徐悲鴻更是義不容辭的當起了白石老人的“助教”,在一次畫題為“白皮松”的考試中,齊白石評定考生的成績優劣,徐悲鴻完全贊同。

齊白石收藏的徐悲鴻相片及名片一張

由於教學改革的阻力,徐悲鴻只得辭去職務離開北平,南下再赴南京中央大學擔任系主任。雖然從此之後,齊白石、徐悲鴻兩人遠隔千里,但是卻絲毫沒有影響他們的交往,反而聯絡的更加密切。無論他走到哪,他與白石老人一直互通書信,往來不絕。1938年,七十八歲的齊白石喜得貴子,取名齊良末,遠在桂林的徐悲鴻專門創作《千里駒》為老人賀禮,而齊白石也精心繪製《墨蝦圖》一冊寄予徐悲鴻作為回禮僅北京畫院藏的徐悲鴻寫給齊白石的信札便多達20通,內容涉及藝術、生活、交往等方方面面。而在課堂外,徐悲鴻更是親自接送白石老人上下課,一句“一朝不見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風清明月滿,杖藜扶夢訪徐熙”道盡了齊白石對徐悲鴻的想念。

1938年,齊白石78歲得子齊良末,遠在桂林的徐悲鴻立刻畫一張《千里駒》致賀

生我者父母 知我者徐君

在北京畫院所藏徐悲鴻寫給齊白石的信札中,徐悲鴻為齊白石出版畫集,勸慰他重任教職,推薦齊白石作品參加展覽會,書信中更是多次涉及徐悲鴻購藏齊白石佳作事宜。徐悲鴻多次在書信中囑託白石老人將最新繪製的佳作留給自己,據徐悲鴻之子徐慶平先生回憶,徐悲鴻往往以高於市場價,甚至以近十倍的價格付給齊白石稿酬。在聘請齊白石擔任美院教授的時候,為齊白石定的工資也遠遠高於擔任院長的自己。除了購藏齊白石的畫作精品,兩人之間的藝術互動較為頻繁,此次展覽中觀眾可以欣賞到徐悲鴻與齊白石共同合作的《蜀葵對蝦》、《青蛙蜀葵》等作品。

廖靜文、徐悲鴻寫給齊白石的一通便箋  24x17.5cm 無年款 北京畫院藏

隨著兩人交往日漸深刻,徐悲鴻對白石老人的晚年生活也是照料入微。此次展覽中有一封徐悲鴻寫給齊白石的信札,主要內容便是端午佳節將至,徐悲鴻專門託人給白石老人送去鰣魚、粽子等節日禮物,還在信中細心的囑託鰣魚的烹飪方法,從這些交往的細節中可見徐悲鴻對老人真切的關懷。徐慶平先生回憶説,徐悲鴻曾在自家院子裏親手種下十余棵桃樹,桃子每年結的又大又好。

在齊白石90歲壽辰之時,徐悲鴻為其榜書一幅大對聯,不僅自作詞,還親自以淡墨畫壽桃作為背景,無論其尺幅還是用心程度,在徐悲鴻所書對聯之中絕無僅有

齊白石非常愛桃,當桃子碩果纍纍之時,徐悲鴻先生便邀請齊白石先生一起來摘桃子,每次車接車送,晚上共進晚餐,用車把齊老先生送回去要下車的時候,老先生都先不下車,會笑著説“讓桃子走前面”,進屋裏躺倒床上,不過五分鐘,便鼾聲大作。當時年幼的徐慶平先生對這一情景記憶猶新,宛如在昨天一樣。一方面説明瞭齊白石在徐家作客的暢意,同時也顯示出齊白石的長壽秘訣——豁達健康,而齊白石對徐悲鴻這種無微不至的照料也是終生感戴,曾多次對身邊親友感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

在展覽入口處,觀眾便可觀看這幅尺幅巨大的對聯

齊白石與徐悲鴻兩人儘管一個是留學法國的海歸精英,一個是從中國鄉間成長起來的“土大師”,兩人背景各異,年齡懸殊很大,藝術風格也差異較大,但是卻絲毫不妨礙兩人至真至純的藝術交往和在傳統藝術探索創新的道路上肝膽相照。徐悲鴻慧眼識才,而齊白石的藝術也廣納博收,具有寬廣的藝術胸襟。從中我們看出,藝術並沒有種類與分界,只有優劣與高下,而創新是時代賦予所有藝術的使命,這也是對我們今天藝術界的啟示。同時在欣賞齊白石和徐悲鴻作品的藝術魅力的同時,觀眾也可以心感受到中國傳統文人在交往中的真摯與溫情。

齊白石在作畫之中

本次展覽在北京畫院美術館三、四層展出,將持續至3月11日結束。

徐悲鴻紀念館館長徐慶平、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觀看1938年徐悲鴻贈齊白石《千里駒》

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講解展覽情況

徐悲鴻紀念館館長徐慶平回憶自己小時候跟隨父親徐悲鴻、母親廖靜文與齊白石交往趣事

徐慶平、吳洪亮兩位館長表示:本次徐悲鴻紀念館與北京畫院齊白石紀念館的合作也正如當年徐悲鴻與齊白石的友誼一樣

徐慶平先生為現場觀眾講解畫作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徐悲鴻之子、中國人民大學徐悲鴻藝術研究院院長、徐悲鴻紀念館館長徐慶平接受藝術中國採訪

北京畫院副院長、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接受藝術中國採訪

本次展覽策展人、北京畫院美術館展覽部主任薛良接受藝術中國採訪

部分展出作品:

不二草堂作畫圖 齊白石 3347.8cm 紙本設色 1931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殘荷 齊白石 96178cm 紙本設色 無年款 徐悲鴻紀念館藏

春水綠瀰漫 齊白石、徐悲鴻 畫芯4882cm 紙本水墨 約1940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荷葉對蝦 齊白石、張大千 10024cm 紙本墨筆 1948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荷葉群蝦 齊白石、張大千 10034cm 紙本墨筆 1948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貓 齊白石18.530.5cm 紙本墨筆 1939年 北京畫院藏

墨蝦蜀葵 齊白石、徐悲鴻 10135cm 紙本設色 1948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青蛙蜀葵 齊白石、徐悲鴻 10135cm 紙本設色 1948年 徐悲鴻紀念館藏

信札 徐悲鴻 23.5x66cm 無年款 北京畫院藏

信札 徐悲鴻 24x27.5cm 無年款 北京畫院藏

知己有恩 齊白石 1933年 北京畫院藏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相關文章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