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明忽暗:陳國寶作品展在瀚藝術空間舉辦 看青年藝術家展現油畫的當代魅力

時間:2017-09-10 12:37:29 | 來源:藝術中國

資訊>藝訊>

2017年9月9日下午,忽明忽暗——陳國寶作品展在798藝術區瀚藝術空間舉辦。本次展覽集合了藝術家陳國寶從2015年至今的“忽明忽暗”、“花錢”、“我也不知道”等多個油畫作品系列。

展覽現場

(右起)瀚藝術空間創始人張太勇、藝術家陳國寶與策展人紅梅合影

(左起)瀚藝術空間負責人陶巍、策展人紅梅與藝術家陳國寶合影

這位出生於1993年的年輕藝術家,今年夏天剛剛結束了中央美術學院油畫係的本科學習。並憑藉畢業作品“我也不知道”系列油畫,獲得了美院畢業展的一等獎。這也是今年畢業展中油畫專業唯一的一等獎。在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央美院美術館典藏部副主任紅梅老師的積極促成下,瀚藝術空間無償為其舉辦展覽,由紅梅老師擔任策展人。這是陳國寶的第一次個展。

紅梅老師做現場導覽

“畢業展上看到他的作品,眼前突然一亮,就走不動了”,紅梅老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説道。在當代藝術的生態中,裝置、行為、新媒體、影像等藝術形態的崛起,帶來更易傳達觀念的語言系統,使其在藝術語言上佔有先天優勢。當下,油畫這門古老藝術的衰微仿佛不爭的事實,如何在堅守架上藝術的古老形態下,繼續將其向前推進,是時代給予藝術家的難題。在紅梅老師看來,陳寶國作品中顯現出來的本體性和觀念性的“兩手都硬”,讓他的作品帶有突破重圍的力量。

“我也不知道”系列

從藝術本體性切入,陳國寶的作品在用色上有著鮮明的作者風格。紅梅老師向記者介紹,陳國寶幾乎所有的作品都籠罩在非常明亮的暖色調之中。這種高飽和度、高亮、高純的畫面色彩,使其作品在一定維度上能與圖像相抗衡。一方面,陳國寶的作品借鑒了圖像時代的審美經驗,用高濃度的色彩掠奪觀眾眼球;另一方面,油畫天然的色感,以及他使用油畫棒創作帶來的畫面粗礪感,又是反圖像的。這種本體語言的精緻,在紅梅老師眼中“連結和溝通了古典和現代藝術的魅力,是圖像和油畫兩個審美系統的結合”,帶有複合性和抗衡感的多重魅力。

我也不知道之再看二 油畫棒,油畫,木板 27x37cm 2017

本次展覽中展出的大部分作品都使用了油畫棒這一相對晚近的創作媒材。陳國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到,相比于油畫顏料慢幹的特性而言,油畫棒能以最快的速度切合自己內心急於去創作和表達的慾望,“我急著去畫,按捺不住要畫”。同時,在紅梅老師看來,油畫棒拒絕調和的特性,使最本真的原色直接呈現在畫面上,也留住了藝術家創作當中最原初的激情。油畫棒具有天然的當代性,正如紅梅老師在展覽前言中寫到的:“就其文化本性來説,這是用一種包含現代屬性的創作媒介來表徵古典文化,這就使得陳國寶的油畫棒作品天然隱含了一種現代性的意識。”

“忽明忽暗”系列

在其作品觀念性的層面,“忽明忽暗”、“我們吃的都一樣”等系列中,繪畫和消費票據的共處,展現了一幅幅消費時代的生存圖景。“忽明忽暗”系列中,“床”被突出為核心的創作意向。在紅梅老師看來,床這一物的符號,攜帶著私密和個人性的文化意義。而在他的作品中,床的繪畫與賓館的消費單被拼貼在一起,也有表示了這一看似私人化的空間,在其消費屬性上,其實為公共性的。而畫面中的床上,看似堆放了雜亂的私人物品,但這並不能完成個人對公共空間的佔有。這一系列作品攜帶了強大的消費邏輯,個體只有完成支付動作,才能對公共空間實現短暫佔有。這也是個體在消費時代面前,看似主動實為被動的修羅場。

忽明忽暗 佛羅倫薩 油畫棒, 紙本,票據,綜合材料 27x38cm 2015

關於以後的創作,陳國寶表示會有意嘗試更大畫幅的創作,“總是要去給自己造一點麻煩,來探索一些新的突破”,他這樣説到。

藝術家與到場嘉賓合影

藝術家與現場觀眾合影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