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17時25分:“鬼才”宋雨桂走了

時間:2017-12-21 16:46:14 | 來源:雅昌藝術網

展覽>

“鬼才”宋雨桂(1940-2017年)

2016年4月的一天,宋雨桂在助手以及粉絲的簇擁下來到魯迅美術學院美術館參加一個畫展的開幕式,雖然在北京見慣了大畫家的派頭,但是宋雨桂的出現,還是有點兒讓我感嘆他之於東北大地的特殊魅力:簽名、拍照、求指導的粉絲們瞬間就“包圍”了宋雨桂,他在一個又一個的配合著大家的要求,而我們也終於在一群人中“拽住”了宋雨桂,來接受採訪。等到粉絲慢慢退場之後,宋雨桂雖然已經77歲的高齡,但是依舊步履矯健,快速的看完了展覽,在助手的催促著匆匆離開了現場。

這就是我們和宋雨桂接觸的短短五分鐘的時間。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再聽到宋雨桂的消息,竟然是他已仙逝。

  “5月15日17時25分,著名畫家宋雨桂在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病逝,享年78歲。”短短的一行字,讓人眼眶發熱,但又讓人無力反抗,雅昌藝術網第一時間向宋雨桂之子宋百里證實了這一消息。

  19時13分,遼寧省美術家協會發出悼念:中央文史館館員、民革中央畫院院長、遼寧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遼寧美術館館長宋雨桂先生於2017年5月15日17點25分因病辭世。追思堂設在宋雨桂藝術館,5月16日十點可到館裏悼念,告別儀式另行通知。

宋雨桂在大型作品《黃河雄姿》前沉思

  隨後藝術家何家英悼言:驚悉宋雨桂先生不幸離世,痛不可言!一代英豪,大師銘范,為人仗義,德才恒長。滔滔黃河水,隆隆訴悲傷。他最後的創作《黃河雄姿》成為他藝術上永恒的豐碑,也為他輝煌的藝術人生畫上了完美的句號。這是他用生命譜寫的民族壯麗史詩,也是他滄桑人生的濃縮詩篇。宋雨桂老師為中國山水畫的創新做出了輝煌的貢獻!他的離去是中國美術界巨大的損失!也是好朋友的巨大損失!師友仙逝,我心欲摧!送老鬼一路走好!願老友天堂永生。何家英叩首。

宋雨桂、王宏《黃河雄姿》 475 cm 680 cm 中國畫  2016

  雖然離去,他也為世間留下了不少的念想。作為畫家,他極愛黃山,要在黃山腳下桃花鎮做一個藝術中心,並且做一個關於黃山的全國巡迴展。他還説要畫巨幅的表現祖國大山大水的作品,《黃河雄姿》出現在了國家博物館的展覽中。他還説,到了現在的歲數,無論是技法上、思維上、藝術的鑒別上,想在這個時候,應該把自己所思所想和一直認為一個中國的畫家把我們民族感到驕傲的山山水水把它畫出來,但是這一次,我們還沒看夠他的“大山大水”,他就匆匆的離去了。

  也正如年幼的宋雨桂從山東匆匆逃荒到吉林,在母親的啟蒙下,“玉貴”最終成為“鬼才”畫家。

  宋雨桂出生在山東臨邑,原名是“宋玉貴”,通常解釋為玉堂富貴,寄寓著長輩的願望。4歲的時候隨父母逃荒到了吉林省三源浦鎮,那個時候是1944年,年幼的宋雨桂或許不能體會到逃荒的辛酸,怕是更多的有著可以自由跑來跑去的興奮。

宋雨桂一家三口

  也正是在那段時間裏,小宋雨桂跟著大人種地、砍柴、放馬、討飯,農閒的時候就跟母親學畫畫。

  “我的母親王桂蘭是一個十里八村能描會畫的賢惠慈母,她就是我的啟蒙老師,農村的。她畫的梅蘭竹菊啊,畫的小動物啊,畫的蜻蜓啊,我以前老崇拜她了。可是等我進了美院以後呢,我又覺得她(畫的)那東西特別簡單,因為它沒有素描啊,沒有光啊影啊什麼的。但是到現在我一回憶,我母親畫得多簡練啊,多概括啊。”

  直到老年,宋雨桂都能清楚的記得,自己的家鄉有著一個大大的荷塘,爬到塘岸上的大樹撅枯枝,用樹枝畫荷花。後來再畫荷花,還是小的時候留下的那種美好,像夢境的那種荷花。

宋雨桂在部隊給戰士們上課

  宋雨桂的好友朱浩雲曾經説宋雨桂九死一生,極富傳奇,也正如宋雨桂自己所説:“雨桂,雨中的桂花。我的命運,其實沒有這麼美好。”

  得過癌症,遇過車禍,右手殘過,鬼門關走了好幾回,甚至舉行過“活體”告別儀式。

  以下回憶摘自宋雨桂在接受媒體記者的訪問時所語:

  “1978年3月,我畫了一幅瀑布直瀉而下,旁邊是迎春花的畫,叫《迎春》(後有畫冊結集時名為《淚泉》),並題寫了兩句話,叫“九州驚雷驅陰霾,簇簇山花笑春回”,我的畫要參加展覽,但又因為’政治問題’我的畫被封殺,我必須用其他名字。我用了與“玉貴”基本同音的兩個字“雨桂”,在這幅畫上署名,這是我第一次用“雨桂”這個名字。那幅畫先是以較大篇幅發表在當年的《遼寧日報》上,遼寧日報發表後,當時魯美某一權威人士在係會上對此畫高度讚揚。然後是在遼寧美術館展出,圍繞這幅畫能不能展出,當年發生了不少故事,現在想來還動人心魄。如今物是人非,有的當事人已經離世20多年了。當年一張畫的問世,何其艱難……從那以後,我一直沿用宋雨桂這個名。”

年輕的宋雨桂在江邊沉思

  “那我為什麼又號雨鬼?我用這兩字有20多年了,雨鬼,雨中之鬼,有人説我的創作狀態是’人鬼之間’。我的書畫藝術是一半淚水伴著一半墨水在風雨飄搖之中一路趟過來的。我曾在人鬼間徘徊20年,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經歷浩劫,有人説我自殺過,其實我是想好了深夜跳樓求生,從被’專政’了四個月的小屋逃出來。我得過癌症,遇過車禍,右手殘過,鬼門關前走了好幾回,甚至舉行過’活體’告別儀式。是鬼亦是仙,非鬼亦非仙,權當別解吧。”

  “話説1987年,經過陸軍總院(瀋陽軍區總醫院),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聯合會診,X光照片胰頭為3.0,我被確定為胰腺癌。當時在陸軍總院住的院,人特別瘦,瘦得很厲害,迅速地瘦下去,醫生説,手術後還能活3個月到半年。然後我就準備到北京去。去北京之前,文化藝術界我的40多個朋友,在瀋陽軍區後勤部給我舉行了一次’活體告別會’,當時方青卓的父親方冰先生來了。記得當時寫《木魚石的傳説》歌詞的張名河先生寫了《別鬼八句》。”

宋雨桂與鑒藏家,畫家王已千,楊仁愷合作《秋雲圖》

  “‘活體告別式’之後,我去了北京,北京的朋友帶我先後去了協和、腫瘤、中醫研究院等三家醫院,人家一看片子就問,’這人還活著嗎’。馮大中向我推薦了當時能治這個病的業內高人,高人再推薦高人……幾番輾轉,一來二去,你還別説,我挺過了那一關。你説,《非誠勿擾》那個電影的活體告別式,比我晚了多少年?”

  但是,九死一生的宋雨桂,今天終究是故去了,也許是帶著滿滿未完成的藝術創作遺憾,也許是帶著夢境裏的荷花香去了,但是他留給我們的是今天的畫家需要反思的。

  從巨幅《黃河雄姿》和《新富春山居圖》説起,宋雨桂生生不息的創作,最終成就美術史上的經典名作。

  

宋雨桂在創作大型作品《黃河雄姿》 中

  宋雨桂擅長描繪大山大水,還在近期完成了“中華文明歷史題材工程”裏的巨幅作品《黃河雄姿》。創作時,宋雨桂和助手王宏陸續花費了4年時間,不斷去黃河沿岸采風、寫生和創作,初稿經過六次修改才最終定稿,並在最後兩周的時間裏將一幅氣勢磅薄的黃河畫面一氣呵成。對於這幅作品,宋雨桂曾經這樣説:“黃河難畫,特別難畫,難在黃河蘊含的情感深度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難在每個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黃河,所以,每個人都是這幅畫的評委。”

宋雨桂和學生王宏在創作中

  宋雨桂的好朋友朱浩雲先生這樣描述:“宋雨桂已是78高齡,加上今年6月剛動完手術,本已很瘦的宋雨桂手術後體重巨減了18斤,以至於坐都發生困難,為此,醫生曾再三囑咐他要好好躺著靜養。可是,《黃河雄姿》這件作品10月17日要完成,10月20日要運至雅昌拍攝。為了按時交稿,宋雨桂可謂拼了命,他不顧醫生和家人的勸阻,站著畫不行,就坐著畫;坐著畫不行,就趴著畫。靈感沒時就在畫旁坐著思考、琢磨;靈感來時,畫時幾乎一氣呵成,按宋雨桂的説法,一筆是一筆,畫得時候,心中有數,心裏有種精神在鼓舞。讓人心疼的是,宋雨桂擱筆畫完後,他的體重又減了4公斤。”

  創作《新富春山居圖》時,也是同樣的狀況。

  記得在宋雨桂接受這項國家任務時,雅昌藝術網曾經拜訪過宋雨桂,他用“關公戰秦瓊”和“東施效顰”兩個詞説起。

宋雨桂向溫家寶總理介紹《新富春山居圖》的創作

宋雨桂向溫家寶總理介紹《新富春山居圖》的創作

宋雨桂藝術博物館《新富春山居圖》展廳

  “我的感覺就是關公戰秦瓊。侯寶林有一個相聲叫《關公戰秦瓊》,不同的時代畫一張畫,就像不同的時代讓關公和秦瓊倆人打一打,看看誰厲害,這是第一;再有東施效顰。回避這兩點,就是剛才我説的,你用你觀察的富春江,你用你的藝術語言去畫富春江,我們用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語言來表現富春江。如果説把這兩個都畫成一樣的,我就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了,都畫一樣還畫它幹啥啊,歷史的價值沒有了。我們可能做得不一定比黃公望好,但是我們的目的會做到不比他差,我以為從藝術的探討上來看,我們就已經是剛才我講學習古人的心態,而非常真誠地抒發我們這個時代畫家對富春江的一種認知,我以為也就足夠了,特別是我第一次去富春江,我看了葉淺予畫的《富春山居圖》,整個富春江也畫了一個,我就更充滿了信心,或者更堅定了我後來的想法是歷史為我作證,是對的。”宋雨桂對雅昌藝術網説道。

  時至今日,宋雨桂的藝術創作已不用過多的評論和言説,因為對他而言,藝術創作是他的主業,但同時,身體力行的推廣遼寧地區,準確的説是東北地區的藝術環境和美育也是一項重要的任務。

宋雨桂藝術博物館外景

  宋雨桂深知一個地區如果沒有專業的美術館,這將是多麼大的遺憾,宋雨桂一直在呼籲在遼寧地區建立這樣的美術館,最終,在宋雨桂不斷的提案下,遼寧省建立了首個以藝術家名字命名的美術館——宋雨桂藝術博物館落成,建築面積1.12萬平方米,一樓是綜合展館,主要用於展示石刻、石像、石碑以及天然奇石等。二樓則是宋雨桂美術作品展區,其中一間弧形展室最為特別,它是專門為展示《新富春山居圖》而設計的。三樓是藝術工作室,除了為宋雨桂提供創作場所之外,該層還擺放了大量稀有的木刻、木雕藝術品,以及古傢具。

宋雨桂在藝術博物館其個人藏品前

  宋雨桂説,雖然是以自己的名字來命名,但這不是屬於他個人的,而是要成為記錄遼寧藝術發展的重要場地,其中宋雨桂個人的藏品,包括石雕、古傢具等也將永久保存在宋雨桂藝術博物館中。

宋雨桂在鑒證備案過程中認真看畫

  另外一件讓人稱奇的事情是,宋雨桂甚至在媒體上呼籲,大家不要買他的畫,他要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有很多工廠在生産他的假畫,他不想讓大家成為受害者。

宋雨桂在鑒證備案證書上簽字

  也正是因為此,在2014年1月8日,宋雨桂正式和雅昌藝術網簽署“宋雨桂作品鑒證備案”,身體力行的在打擊藝術品市場中的假畫,為規範健康的收藏環境。宋雨桂生前在接受雅昌藝術網專訪時就説到:“這些年來,我的假畫比真畫多,是很多工廠在批量生産,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國還沒有一個法律制定下來,我希望國家儘快扎紮實實出臺一個有關假的藝術品繪畫的一些有關法律政策規定,今天雅昌藝術網來做鑒證備案的事情,我感覺是從歷史上看是做了一件好事。”

  由衷的,我們應該感謝宋雨桂,他為國家創作了一項又一項的藝術創作任務,雖然他説自己的生命是不美好的,但是他依然用畫筆為大家描繪出了壯麗的河山。

  78歲,對一個普通老人來講,或許是壽終正寢,但對於一個尚還想在藝術創作中變法的畫家而言,太過遺憾,宋雨桂在人生這個“人鬼之間”的創作中,最終成為值得銘記的“鬼才”。

  昨日令人悲傷,但值得紀念,鬼才,走好。

凡註明 “藝術中國”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於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藝術中國” 浮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註明來源藝術中國,否則本網站將依據《資訊網路傳播權保護條例》
維護網路智慧財産權。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資訊|觀點|視頻|沙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