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Scroll網站10月28日文章,原題:連宗教神像都來自中國:“印度製造”為何是遙遠目標的7個原因

印度的數十萬個集市都在出售大量印度教小神像。大部分店主不知道它們的産地,即使知道也不會説出來。印度正從中國進口越來越多大批量生産的印度教神像——從2000年起就以百萬計進口。隨之而至的問題是,考慮到長途運輸和10%的關稅,印度人為何不自己生産神像?按説,印度擁有聰明且勤勞的企業家,隨著中國的人工成本不斷上漲,印度也能成為“世界工廠”。但2016年印度的商品出口額僅為2640億美元,而中國高達近2.1萬億美元。

莫迪政府曾希望通過在2014年9月推出的“印度製造”行動,借助其低廉的製造業人工成本——時薪僅為92美分,而中國東部沿海工人的時薪超過4美元——扭轉這種不平衡。不過,印度對華貿易逆差卻仍在激增,以下是印度多位經濟學家總結導致現況的7個主要因素。

1.規模中國的大多數製造都是大規模批量生産,而印度更多是兩三台機器的“小作坊”。顯然,更大的規模意味著更低的單位成本。

2.生産效率麥肯錫的報告指出“印度製造業工人的平均生産效率僅為中國同行的1/5。”該報告顯示,無論在自動化設備的應用、産能利用還是在供給鏈和品質控制等領域,印度工廠都落後於中國同行。

3.腐敗。印度的行賄受賄行為瑣碎且頻繁,影響包括供電和交費等在內的各種日常經營。與中國相比,印度無處不在的腐敗在心理上和經濟上都更有害。

4.運輸從廣州到孟買的距離是德里到孟買的5倍,但從成本來看,7300公里的海運幾乎與1400公里的陸上運輸大體相當。印度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5.電力印中兩國的電價相差無幾。但中企幾乎沒有斷電憂慮,而發電量不足使印企受困于頻繁斷電和電力缺口。

6.官僚主義在印度,其多種族的民主傳統正制約著新企業的成立和經營。例如,在印度徵地的難度遠高於中國。在世界銀行經商便利度排名的大部分指標上,中國企業都享有遠比其印度同行更便利的經商環境。

7.補貼許多生産印度教神像的中國企業不僅參加印度的商品交易會,還前往法蘭克福和拉斯維加斯參加類似活動。在中國,推銷費用可用於減免課稅且有時獲得補貼。

綜上所述,儘管莫迪推出“印度製造”行動,但印度與中國和全世界的貿易逆差都已加劇。破除不必要的官僚主義干涉或許有助於印度成為世界工廠。(作者法羅克康特拉克特,王會聰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