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24.9萬貧困戶何以無一漏扶

發佈時間: 2016-12-27 09:01:01 | 來源: 大眾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石璐

關鍵詞: 貧困戶,貧困人口,貧困村,母驢,合作社,APP,志願者,識別,兜底

聊城是山東省扶貧任務最重的市之一:按照扶貧標準,聊城市精準篩選出399個省級貧困村,24.9萬貧困人口。聊城市委市政府與各縣(市區)簽訂責任,把脫貧攻堅作為重大政治任務,以決戰必勝信心,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所有貧困村摘帽、所有貧困人口無一遺漏,所有貧困人口脫貧。

精準識別用上APP

聊城扶貧工作人員的手機上,都裝了一個特有的APP,那就是針對貧困戶自主開發的手機APP精準識別系統。記者選擇了高唐縣人和街道秦莊村的貧困戶石寶順,他的個人照片、戶口本內容、住房環境等資訊均以圖片形式在其資訊錄入頁面呈現在記者眼前。

“結合當前手機不離身的特點,我們自主開發並組織安裝了這款手機APP。只要拿出手機一點,就能隨時掌握貧困戶的基本資訊、致貧原因、地理位置等相關情況。”聊城市扶貧辦主任許蘭嶺告訴記者,他們組織6000多名縣鄉村幹部、駐村工作隊和第一書記成立聯合識別工作隊,團市委、市教育局發動1000名大學生志願者,對全市399個省級重點貧困村和其他非重點貧困村進行到村到戶到人的精準再識別。經過識別,全市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3.2萬戶,達24.9萬人,為精準決策提供了數據支撐。

聊城市委書記徐景顏説,通過精準識別系統上貧困戶的地理分佈,結合扶貧工作人員的實地調研,我們發現金堤河片區、黃河故道西片區和北片區、黃河灘區四大片區內的貧困人口占全市貧困人口的35%。為此,市裏召開片區攻堅會議,著力破除片區基礎設施瓶頸,增強産業支撐能力。

1114家企業帶動36140戶脫貧

跟隨手機APP精準識別系統的引導,記者來到高唐縣人和街道的秦莊村採訪石寶順。聽説他正在鎮上一家麵粉廠打工後,記者隨即趕往。作為家裏唯一的勞動力,石寶順工作的麵粉廠離他家並不遠。石寶順告訴記者,雖然他在廠子裏只負責接麩子、送貨,但他的工資卻和其他員工一樣。

市長宋軍繼告訴記者,聊城1114家企業直接帶動36140戶貧困戶增收。他們建立起一套較為完備的金融扶貧政策體系,並於市級和每個縣市區成立重大扶貧項目融資平臺和扶貧融資擔保公司。在小額信貸扶貧項目中,開展了“富民農戶貸”和“富民生産貸”,激發了貧困戶自主創業和企業幫扶貧困戶的積極性。

東阿縣按照“資金量化入股分紅”的方式發展基礎母驢養殖項目。阿膠集團給每名貧困人口提供母驢指標2頭,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每頭補貼2000元,每戶補貼4000元。貧困戶把每頭母驢和補貼的4000元交給養驢合作社入股,合作社用小額扶貧信貸補齊購買2頭母驢的資金,解決了貧困戶因年齡等原因無法貸款的問題。

除開展企業下鄉、實施萬戶養驢、開展片區攻堅和金融扶貧項目外,聊城市還推進光伏扶貧、電商扶貧、旅遊扶貧等特色扶貧産業。   

許蘭嶺説今年完成253個貧困村退出和16.9萬名貧困人口脫貧任務,其中産業項目帶動4.98萬人,轉移就業3.61萬人。

既精準扶貧又精準退出

“往年每到雨季,就是俺最擔驚受怕的日子,生怕颳風下雨會把老房子弄塌嘍。”茌平縣胡屯鎮南于村的危房改造受益人於以林説,他和80歲的老母親免費住進了政府修建的新房,床、沙發、桌椅、衛生間等一應俱全。

除對7923戶貧困戶的危房改造外,聊城還把喪失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全部納入低保體系,低保線由2600元提升至3050元,實現低保線超過國家扶貧線標準。對農村五保供養集中供養標準提高到每人每年6060元,分散供養標準提高到每人每年3900元。

為做好24.9萬貧困人口順利脫貧的精準退出,市委市政府牽頭,層層簽訂責任狀,由市大督查落實委員會嚴格督導檢查。同時,每個縣市區都成立巡查工作組,分包鄉鎮,一竿子插到底進行巡查督導。連續兩個月排在最後的,要對主要領導約談;連續三個月排在最後的,要問責。

聊城提出“四種情況不能退出”:雖然農戶家庭每人平均收入超過省扶貧標準,但沒有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的貧困戶不能退出;雖然享受了扶持政策,但當年扶貧成效不顯著的貧困戶不能退出;建檔立卡“回頭看”後今年新納入的貧困戶原則上不能退出;低保標準未超過省扶貧標準地區的“低保兜底一批”的貧困戶不能退出。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