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要聞 >

點亮閱讀這盞燈,讓鄉村孩子在書中尋找遠方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王曉霞 吳雨航 | 時間: 2018-11-09 | 責編: 王曉霞

閱讀的意義並非文字本身,而是將精神引領至更為廣闊的境地,突破思維的局限,獲得成長的內在力量。近日,一項調查報告顯示,中國絕大多數貧困地區兒童一年閱讀課外讀物不足10本,一本課外讀物沒有的鄉村兒童佔比接近20%。當推動鄉村兒童的閱讀意味著將促進整個鄉村教育的發展時,唯有改變。

他們在此相遇

舒馨隊的扉頁銘刻在2018年5月26日。那一天,隊長鄧羅輝和隊友們一起想隊名,畫隊徽……於是,“以書之名,予爾真心,守望一夏,如桂斯馨”的口號由此而來。

初到貴州羅甸,山霧繚繞,夜晚的星空令人沉醉,與城市的喧囂相比,這裡有著天然的純粹和質樸。然而,第一次當隊長的大學生志願者鄧羅輝卻有些犯了難,“這個暑假,隊友們經過桂馨基金會層層選撥和培訓,精心設計了豐富的課程,來大山裏陪孩子們閱讀。可是這裡條件艱苦,隊友們要為孩子們搭建書屋,每天準備豐富多彩的閱讀活動,又要自己負責飲食起居,不知道吃不吃得消。”

來自江西財經大學的大學生志願者石琴卻很興奮,吃過早飯後,和隊友們早早來到圖書室,將圖書室進行搭建,並將書櫃擺好後,然後開始拆包桂馨基金會所寄圖書,種類十分豐富,連志願者們都被激起了閱讀興趣。接下來的12天裏,這些書就要和孩子們見面了,而她也要完成她的使命——陪孩子們閱讀。

今年夏天,與鄧羅輝,石琴有同樣經歷的還有30多個志願者,他們來自天南海北,共同參與了由北京桂馨基金會組織的“桂馨悅讀周”暑假夏令營項目。12天的時間裏,他們走進貧困山區,與孩子們一起閱讀,一起生活,從開營儀式上孩子們的羞澀質樸到閉營式時的相擁而泣,志願者和孩子們度過了他們生命中難忘的時光。

據了解,該閱讀項目作為桂馨基金會的首個公益項目,自2009年正式項目化運作,從青澀到成熟,至今已走過了10個年頭。他們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為資訊閉塞、缺乏優秀圖書、閱讀困難的貧困地區和鄉村學校進行公益圖書推廣,關注和支援鄉村兒童閱讀成長,為他們提供充分的精神養料。

當閱讀之光照進貧苦鄉村

一項聚焦偏遠山區兒童閱讀現狀的報告顯示:中西部貧困地區兒童的課外閱讀資源整體匱乏,高達74%的受訪鄉村兒童一年閱讀的課外讀物不足10本,更有超過36%的兒童一年只讀了不到3本書;此外,超過71%的鄉村家庭藏書不足10本,一本課外讀物都沒有的鄉村兒童佔比接近20%。這些均與城市兒童閱讀情況形成鮮明的對比。

如果不能打破知識的貧困,生活便永遠拘泥在此;如果暫時無法走出大山,那麼就在書裏“尋找遠方”。

2008年6月,桂馨基金會在5.12震後的北川中學建立第一個書屋。據桂馨基金會運營總監豐偉介紹,“那個時候就是在北川中學的帳篷裏搭了一個書屋。而在2009年,我們在河南嵩縣洛溝小學正式做了第一個桂馨書屋。”

成立書屋後,他們通過走訪發現,鄉村圖書品質堪憂,是第一個著手要解決的問題。所以,桂馨基金會開始按照一定比例投放有品質的圖書,把兒童繪本提升到40%,文學25%等等。在取得階段性的進步後,新的問題又出現了。他們發現因為缺少父母的陪伴,農村的孩子不太會看書,爺爺奶奶也大多忽視了孩子的閱讀,因此,桂馨基金會決定讓老師帶著孩子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

於是,從2013開始,桂馨基金會著手進行教師培訓。他們將當地整個縣的老師召集起來,帶老師們去南京、北京等地參加閱讀論壇,這便是“閱讀領航人計劃”。這個計劃面對桂馨書屋所在鄉村學校圖書管理員師、語師和校長,通過組織他們參加專業閱讀推廣培訓、交流和學習等,提升項目夥伴閱讀推廣理念、放法、技能和資源等,不僅提高了鄉村教師的知識素養和對閱讀的重視,更為重要的是,孩子們終於能夠與高品質的閱讀産生聯結,進而去盡情吮吸知識的養分。這一刻,孩子們等了太久。

可是,光有圖書和師資還遠遠不夠,如何從持續有效的保障鄉村兒童的閱讀環境?桂馨基金會又與人居環境與材料研究院合作,由專業建築設計師負責設計了一個以兒童為中心的友好閱讀環境,這裡有專業的書桌、書架以及品類豐富的圖書,此外,“悅讀空間”配備電子借閱系統,提升兒童借閱歸還書籍的便利性;配合落成後3年的圖書持續更新,進一步改善校園閱讀氛圍。

同時,桂馨基金會還與學校,公益發展組織進行合作,利用大學生志願者的力量將項目進一步落地發芽。這就是鄧羅輝參加的“桂馨悅讀周”暑期夏令營活動。志願者需要在第一天把書屋搭建好,然後根據書的主題帶領鄉村孩子進行系統的閱讀。

據了解,在整個桂馨書屋這樣一個閱讀體系裏,他們首先以四年為週期,先投入一些書,並制定目標——孩子們要養成好的閱讀習慣,學校要有一個好的閱讀氛圍。

另外,桂馨基金會還幫助當地教師成立了自組織——毛毛蟲桂馨閱讀聯盟。聯盟中的老師會進行閱讀的教研活動,還會實地調研,為基金會提供一些項目設計和思路等等。

“通過這個聯盟,我們了解到老師們的真實需求,從而並提供給他們一個平臺和一些外部資源,幫助他們走得更遠,也幫助孩子們走得更遠。這是桂馨書屋一個小小的突破。”桂馨基金會秘書長樊英説道。目前,河南嵩縣、湖南龍山縣、保靖縣桂馨閱讀聯盟已經成立並開展了良好的閱讀推廣工作。   

2008年,一顆公益種子在那個小小的帳篷裏開始萌芽;2018年,桂馨鄉村兒童閱讀體系的日益成熟。這十年,閱讀這束光照進了閉塞的貧困山區,也照進了更多渴望知識的鄉村兒童的心裏。

這十年,桂馨書屋在全國15個省40個縣落成228所鄉村學校。從最初捐贈500冊圖書到捐贈2000冊優質圖書。為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鄉村學校培訓了2585位科學老師,為657所鄉村小學捐贈了教學用科學實驗工具箱。

這十年,5858名志願者在桂馨公益項目中貢獻101.5萬個小時的志願服務。他們中有大學生、企業職員、政府官員、藝術家等各類人員。他們積極搭建平臺,服務並帶領大家參與公益項目,借助社會力量支援鄉村教育。

這十年,當被問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活動,桂馨基金秘書長樊英回憶,那是孩子們和志願者第一次見面,本該9點舉行開營儀式,孩子們早上6點就起來了。於是,她和志願者在操場上擺了一圈椅子,每個椅子上都放了繪本,“我就在那觀察,孩子們陸陸續續地走過來,沒有人特意安排他們,自己就坐在哪讀書,那一刻,孩子們能夠自然地去體會書中的內容,我覺得這個就是進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鄉村兒童的閱讀匱乏,也將在這一次次的推動中發生改變。

做鄉村兒童和教師的“擺渡人”

淩晨四點,湖南省龍山縣劃過一顆英仙座流星,山區明朗的星空下要比城市看得更清楚。魯雨晴爬上天臺,只為見證這一瞬、這一天也是“桂馨悅讀周”閉營的日子。  

回憶這12天的志願者經歷,來自安徽師範大學的大學生志願者魯雨晴上了一堂幸福又溫暖的繪本課,也是她此生最難忘的一堂課。這節課的主題是讀繪本《大熊抱抱》,魯雨晴讓孩子們用畫筆描繪了擁抱的形狀,並和學生們進行角色扮演:小朋友扮演繪本中出現的大樹和小動物,志願者扮演大熊,給孩子們一個又一個緊緊的擁抱,讓他們感受擁抱的力量。

“當我擁抱他們的時候,我有些不想鬆開,他們會用小手抱緊你,會把頭貼近你,我竟然感受到了久違的幸福和一絲絲安全感。我未曾想過,他們的擁抱力量如此之大。”魯雨晴回憶到。

不僅是在書屋推廣,面對缺乏專業閱讀知識和素養的鄉村教師,桂馨基金會也不遺餘力去改善。毛毛蟲桂馨閱讀聯盟每週三晚上都會由項目組工作人員協調進行的教師閱讀分享活動。項目組工作人員也會定期向教師推薦閱讀書單,教師從中選擇自己感興趣的書籍進行閱讀,並自主認領日期進行分享。

通過這樣的日常活動培養校長及教師的閱讀興趣及習慣,結合縣域培訓對其閱讀推廣理念及技能的提升,兩者結合能在更大程度上促進面向學生的閱讀推廣實踐。

據了解,桂馨基金會與名師工作室——如胡紅名師工作室、攀燈名師工作室——建立合作關係,提高鄉村教師培訓導師資源的多樣性。此外,桂馨基金會也與江蘇省南京市兩家以母語教育為主要研究主題的研究機構及其實際運營機構建立了較為良好的合作夥伴關係:鳳凰母語及親近母語為桂馨書屋縣域的鄉村教師培訓提供專家及課程的技術支援,也為鄉村教師外出交流提供機會。

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儘管項目到現在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更多的孩子得到幫助,但依然有無數個散落于山巒間的貧困村縣等待被挖掘,也需要尋找更多優秀的閱讀推廣者來帶動。因為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一群人的力量很強大。而作為桂馨基金會的秘書長,樊英特別強調桂馨書屋的定位並不是一個閱讀推廣者,更像是一個橋梁。

“我們的角色是一個項目的組織者,一個資源的發現者,激發者,一個協調者,一個推動者,我們應該在鄉村需要的時候去尋找最好的閱讀推廣人。而我們怎麼能夠讓閱讀推廣人到鄉村,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服務和支援,這是我們的職責,我們也一直在行動。”説這話的時候,樊英眼裏閃爍著光。(中國網記者 | 王曉霞 吳雨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