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閱讀
 
 
 

海洋攝影作品:睡土無常遷

發佈時間: 2017-06-12 10:48:37   |   作者: 海洋   |   責任編輯: 馬雅蘭   |   來源: 影像國際網

在我的故鄉,西海固那片旱垣苦地上,你總會看見冬日正午“曬陽洼”(倚墻蹲曬太陽)的老人。只要你肯俯下身子,安靜下來,哪怕就那麼一會兒,仔細聽聽那些老人們反覆絮叨的,那點搬遷的事兒,聽著聽著,你就會覺的心向下沉,沉入腹腔,再聽下去,心便會和腸子在一起,那感覺不是疼,像五臟六腑被什麼廝絞著的難受。你還是趕緊離開吧,老人們嘴裏那點稀鬆平常的瑣事,你聽了也無法幫助這些老人,那願望非常簡單,無論你聽多少,能收穫的,到頭來只能是無奈的悲涼……

 

望出去便是先輩睡土的地方。2015年1月,寧夏西吉縣上圈村。
 

咱家地頭風大。 2014年9月,寧夏同心縣石塘嶺村。
 

被遺棄的鏡子就像故鄉,你來我便照映你的容顏,你走我也不曾保留你的樣子。2014年3月,寧夏同心縣何莊子村。
 

跪地收穫的日子。2 0 1 4 年9月,寧夏同心縣窯山鄉石塘嶺村。
 

西海固的百姓多為徙民,上追幾代往往就難説來源。從東漢開郡以來,因氣候惡劣多變,除幾處軍事關隘之外,其他區域反覆聚散,短興長衰,無人久居。大面積的荒原野土,居民星星點點,一直是內地被放逐者的徙邊之地。到了清末,回族大起義失敗,官府為了拆解陜西集中的叛民,將西安渭南一帶近20萬的回族穆民,強行安置在西海固各個區域,構成了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遷入式移民。

經過百年繁衍,人口量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迅速增加,土地承載力已經大大超過極限人數。七十年代初,西海固被聯合國確定為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從此,政府就開始了歷史上第二次更大規模遷出式移民,到目前為止移民總數已超過百萬。2007年政府實施最後的移民攻堅戰,將以往的自願遷徙調整為強制遷徙,移民曾居的村落也有了斷路、斷電、推平的最後期限。

 

很難分辨的繩子和貌似懸空的衣物。這顏色,就是俺醜娘陽光久曬後,臉上留下的兩團印記中,最突出最好看的根根血絲。2010年5月,寧夏同心縣岳家川村。
 

集雪入窖,化水解渴。2011年2月,寧夏同心縣黃谷川村。
 

暴雨過後,真不知道哪兒一塊兒莊稼又被毀了,2010年9月
 

家往哪兒搬?茫然的女孩兒。2012年12月,寧夏西吉縣沙溝鄉上圈組。
 

睡土,離字面的意思不遠,是指讓亡人久睡身下的那塊土地,也是埋葬,睡到土裏進入墓穴的行為動詞。西海固的回族穆斯林,遵循土葬和簡葬的傳統,睡土的過程簡捷莊嚴。即用三丈六尺白布,將著水(清洗沐浴)後的埋體(屍體)包裹嚴實,在不同位置紮緊束帶,將埋體平躺停落在拱形墓坑底部的黃土之上,打開頭部束帶,埋體面西(聖地麥加的方向)而寢,再抽去其他束帶鬆弛舒展了埋體,便壘砌入口填土成墳。無常,既有原意事事變化無常的意思,也是回族廣泛使用的特指詞義,即指死亡。兩詞均為西海固百姓的常用口語。如此解釋這兩個詞義,還加上一段詳細入葬的描述,顯然不是為了介紹特定詞義或風俗,就像我目前所認為的攝影,不僅僅是記錄對象特定資訊的工具,更重要的是我陳述內心思慮的語言介質,亦如這些背景文字和照片,共同構成了這次追問,追問我西海固的徙民們:您可曾有過片刻安然的休息?您可曾知道世上哪有不變的故鄉?您為什麼總是不停地行路?您是從那裏來的?您這又是要去哪兒啊?到底什麼時候才停下?那兒是哪兒?

 

離家讀書的路是羊場小道。2011年1月,寧夏同心縣白家灣村。
 

沒啥看的,這就是我老家門前的空空蕩蕩。2011年10月,寧夏同心縣馬高莊鄉。
 

正午陽光,棄土上的母親與孩子。2012年12月,寧夏西吉縣沙溝鄉上圈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