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閱讀
 
 
 

王福春

發佈時間: 2017-05-11 17:10:17   |   作者: 王福春   |   責任編輯: 馬雅蘭   |   來源: 中國網圖片中心

王福春

 

黑龍江綏化人,1963年考入哈爾濱鐵路局綏化鐵路機車司機學校,80年代就讀哈爾濱師範大學攝影專業,曾任哈爾濱鐵路局科研所攝影師、編輯。 2002年遷居北京,現為自由攝影人。

拍有《火車上的中國人》、《中國蒸汽機車》、《黑土地》、《東北人家》、《東北人》、《東北虎》、《地鐵裏的中國人》、《天路藏人》《中國人影像30年》等10幾部攝影專題。

第十七屆全國影展金牌獲得者,第三屆中國攝影最高奨---金像獎得主,被中國攝影家協會授予德藝雙馨優秀會員。

曾連續10屆參加平遙國際攝影展,2002年《火車上的中國人》畫冊獲平遙國際攝影大展中國優秀攝影師阿爾卡特大獎一等獎,2004年《東北人家》獲第四屆平遙國際攝影大展優秀攝影師大獎金獎。2006年《東北人》獲山東濟南當代國際攝影雙年展最高學院大獎。2008年《黑土地》獲山東濟南當代國際攝影雙年展世界傑出職業攝影師獎。2008年-2009年度評為《中國攝影家雜誌》最具有影響力攝影家。2010年西安《見證-中國紀實攝影20人》作品展及中央電視臺紀錄9頻道播出。2010年《文明雜誌》評為文明經典傑出攝影家和文明中國傑出攝影家。 2014年《火車上的中國人》IPA(Invisible Photographer Asia) 評為全亞洲最具影響力的30位攝影師。2015年 《火車上的中國人》參加中華世紀壇北京國際攝影周展覽,攝影作品被典藏。 2016年《火車上的中國人》獲美國洛杉磯社會紀實攝影傑出貢獻獎。

多次赴丹麥、法國、巴西、義大利、英國、俄羅斯、美國、荷蘭等國家參加攝影展和畫廊展。

 

 

地鐵裏的中國人

 

2002年我來北京,每次出行辦事都乘坐地鐵,於是便想拍《火車上的中國人》姊妹篇《地鐵裏的中國人》。可兩年多,在地鐵裏就是找不到感覺,找不到火車車廂裏的曾有過的感覺。那躁動的、擁擠的人群,弱光晃動的車廂,令我的萊卡無能為力。於是,我便買了一台康泰時g2全自動相機,可在地鐵裏仍然不靈。更令我不安的是在地鐵裏像做賊似的,你一舉相機,馬上遭到白眼和指責,什麼肖像權、隱私權等都來了,人們自我保護維權意識增強了。我一時困惑到了極點,我感概萬千,做一名紀實攝影師太難了,拍片不能正大光明,總是偷偷摸摸的,總有做賊心虛的感覺。

就在我困惑時,我兒子送我一台小數位口袋機。我這人比較傳統,對數字攝影始終持有偏見,不願接受,可到地鐵裏一試,果然不錯,一下找到感覺。去年十月我買了一台 松下lx2小數位口袋機,小巧玲瓏不引人注目,配萊卡28廣角鏡頭,16:9寬畫幅,1000萬像素,防抖功能,在弱光晃動的車廂裏1/30秒以下低速區手持能拍實,太神奇了。

地鐵是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是科技進步、經濟發展必然渠道。它安全正點快速方便,是分流、緩解路面交通擁擠最好的舉措。地鐵客流主要來源於進城的民工、公司白領打工族和出行辦事的百姓等。你看那擁擠的匆忙上下車的人流,快速的腳步,飛馳的車廂都在體現快節奏飛速發展的今天,人們為了生存,承受著無形精神壓力。你看滿車廂讀報的、看書的、吃飯的、打手機的、玩電腦的、打遊藝的、熱戀的、乞討的各姿各異,行行色色。地鐵是一個流動的小社會,演繹著人生百態。

我拍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深圳和香港地鐵。把中國地鐵拍遍拍好,來表現地鐵裏的中國人那時空隧道裏的時代印記,了卻我的鐵路情結。

 

 
 
 
 
 
 
 
 
 
 
 
 
 
 
 

火車上的中國人飛速走過40年

 

火車上的中國人飛速走過40年泱泱大國,幅員遼闊。在中國的版圖上,鐵路運營里程達9萬多公里。然而,面對人口眾多的這一國情,鐵路線的每人平均擁有量只有一隻香煙那麼長,旅客列車這流動的小社會裏,演繹出一幕幕人間百態。火車上的中國人用自己的感受寫下了中國鐵路這段無法忘懷的歷史。

進入新世紀,中國鐵路連續六次大提速,時速每小時由過去不到100公里提速200公里,京津高速每小時250公里。武廣、京滬、哈大、京廣高鐵時速300多公里。列車變成了陸地航班,豪華的流動賓館。筆記型電腦滿車廂,玩電腦的,上網聊天的,打遊戲的,看電影的、聽音樂的、炒股的,打手機的,從人們的精神面容、穿著時尚、車廂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是鐵路運輸系統的一名自由攝影人。對鐵路有著特殊的感情。1977從事攝影工作後,我的鏡頭一直沒有離開過鐵軌上奔騰的火車和車廂裏的人。40年來,我北上漠河,南下廣州,西奔格爾木,東至上海......乘坐列車上千次,行程十幾萬公里,拍攝近幾十萬張底片,留下了人生旅途的印記。

我很慶倖自己一拿起相機就坐著大提速的時代火車一路走來,拍下了火車上的中國人千姿百態,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的鐵路飛速發展的巨變。

 

通遼一集寧1998年
 

三棵樹站1978年
 

哈爾濱-北京1986年
 

哈爾濱站1994年
 

蘭州-西寧1995年
 

武漢一長沙1995年
 

瀋陽一大連1994年
 

北京-廣州1989年
 

牡丹江-長汀1994年
 

北京-拉薩2007年
 

2014年 重慶-北京
 

北京-上海2010年
 

宜昌-漢口高鐵2012年
 

上海-北京2016年

 

我的幽默攝影

 

2015年我回老家哈爾濱過年,為給大家拜年,我利用手機微信發我幽默攝影,最初是搞笑逗大家樂好玩。結果一發不可收,想停停不下,到最後變成了壓力。每天睡前選圖片,寫文字,經常睡到後半夜起來改文字改圖片,有時起來三四次,弄得我覺也睡不好,但令我興奮的是,我的幽默攝影受到全國影友網友的喜愛點讚,由壓力變成了動力。12月31日我深深出口氣,沒成想這一玩365天720多張幽默攝,3萬多文字”玩”成了。2016年我把幽默攝影合併同類項又玩了一年。玩的我精神崩潰了,整宿睡不著覺,導至心肺功能下降,只好住院調整,轉危為安。我給大家帶來快樂同時,也給自己帶來難忍的病痛。

我喜歡紀實攝影,更喜歡攝影中的幽默搞笑,這原于我早年的繪畫,喜歡畫漫畫,到今天我還訂閱《漫畫畫報》,《諷刺幽默》和各種漫畫書刋,從漫畫中吸取營養。我的攝影作品潛移漠化的融進了漫畫諷刺幽默的藝術原素。使攝影作品達到張張幽默,幅幅搞笑。

幽默攝影屬於紀實攝影,講究內容、思想、內函。講究諷趣、幽默、搞笑。讓你在幽默中引發思考,于思考中會心一笑。這就是達到幽默攝影的目的。

幽默攝影是思想的藝術,是笑的藝術。講究對比、巧合、錯覺。以巧生趣、以奇生情、以情動人。畫外之意、弦外之音。融幽默、哲理于一爐。幽默攝影善於將兩種事物矛盾組合一起,産生衝突對立,賦于作品新的內函。嚴肅的主題,幽默化的處理。那幽默、灰色幽默、冷幽默和黑色幽默更具辛棘味,也就是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也是作品的深度和內涵。幽默可笑程度越強烈,越能達到笑世間可笑之人的目的。特別社會一些現象,以諷刺針貶時弊,一針見血,入木三分,痛快淋漓。幽默是一種智慧,是智者的遊戲,帶給人們苦涊笑的同時,也是在幽默中對人生哲理的思考。

所以説攝影家不但拍好作品,還要寫手好文章,還要編輯好圖片。我是把兩張作品編排在一起,兩張作品對應,題目對賬,如同春聯上下聯一樣,強化中國傳統文化影像的昧力。紅花還需綠葉扶,拍一張好作品不易,起個好名字更難。題目是起著畫龍點晴妙筆生花的作用,可補充影像語言的形象末能全部表達的意念。影像與文字互相配合,如綠葉扶花,相得益彰。一個好題目讓你産生耐人尋味的魅力。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2015年北京

虎口也可以拔牙2015年哈爾濱

 
 

不吃窩邊草 2012年北京

不吃白不吃 2012年北京
 
 

 

獅狗對峙2010年北京

對話祖師2012年三亞
 
 
 

鳥的天堂2013年吉林

藍天白雲2013年青海

 
 

投降者的勝利 2009年 北京 

被俘的下場2013年榆林靖邊
 

不毛之地 2012年北京 

改頭換面 2015年北京
 
 

不許動 2009年年北京

繳槍不殺2016年哈爾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