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保持共産黨員先進性教育  /  時代先鋒
江詩信的“精神扶貧”之路
中國網 | 時間: 2006-06-09  |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1月25日上午,在武漢市洪山區老幹部局,經過近兩個小時的等待,記者終於見到了為“大山裏的苦孩子”捐資助學12年之久的江詩信老人。深凹的雙頰,黝黑的皮膚,極度瘦削的身板。老人很抱歉,因為家住得遠,他一共倒了四趟公共汽車,花了近兩個小時才來到辦公室。他的同事偷偷介紹:“江老捨不得多花一分錢,現在每天只吃兩頓,而且都是素食,瞧他瘦的!主要是因為營養不良。”

錢,一直是江詩信的心頭大石。從1992年起,他個人出資7萬餘元,共捐助了鄂、豫、陜山區的1264名貧困兒童,但其離休月工資最近才達到1500元。為了捐資助學,他幾乎傾家蕩産。一直默默支援他的老伴近年來也不得不實行一定的“經濟封鎖”,因為去年兒子娶媳婦,家裏欠了一屁股債。

為了發動社會力量捐助,他還在走村串戶中拍下了無數“苦孩子”照片,自費在企業、高校、廣場舉辦影展。他的照片發動了近2000名熱心人士,解決了2164個孩子的學費難題,可膠捲、沖印費用也使他更加拮據。

説起自己的助學活動,江老強調:“通過12年的實踐,我發現精神扶貧比經濟扶貧更加重要!”

“山裏孩子們的好成績,是對我最好的獎勵。可我非常擔心,家庭、學校、社會有意無意地向他們灌輸一種個人主義的觀念———讀好書,就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我希望,我資助的孩子不僅能改變自己個人的命運,更有為國家做貢獻之心。”

江老一年有9個月在山區15個縣的600多個村莊中穿行,穿著草鞋、背著相機和大包的捐助物資。他説:“從1995年起,每次下鄉我都一定要去每個孩子家裏或學校走一走。”他和孩子個別談話,教他們在讀好書的同時加強道德修養;和老師、家長座談,希望各方面給孩子創造良好的道德成長環境。

在“江詩信愛心助學志願者協會”辦公室裏,記者看到了無數封受助孩子寫來的信。其中一封信中説:“您們使我們圓了求學夢,卻苦了自己,我會以您們為榜樣,長大後也幫助那些和我們一樣的孩子。”已是大二學生的一位紅安女孩説:“您讓我和所有受捐助的山裏娃懂得,要走出大山,必須靠知識,要改變山區的面貌,必須靠我們學成以後去回報大山。”

已幫助江詩信8年的湖北聯通公司職員張麗瓊説:“江老正在和我們商量,計劃以後把大學生志願者、城裏的青年職工等等帶到山裏去為孩子們作科技、道德等方面的演講,告訴孩子們外面的世界很廣闊,在城裏工作不是最終目的,要肩負起社會責任。”對此,江詩信解釋説:“小孩子就像樹苗,小時候不扶正,長大後就會歪。”

談到“精神扶貧”的更深內涵,江老欲言又止。在助學的漫漫長路上,他遇到的不僅僅是感激、敬佩。由於曾有部分捐款遭鄉村幹部截留挪用,他才拖著年老多病的身體奔走在山區,執著地要把款物親手送到學校和孩子們手中。1995年,江老計劃將某革命老區作為捐資助學基地,卻被該縣宣傳部長婉拒,因為暴露一個老區的失學問題會令該縣“臉上無光”。2000年,由於他向上級反映某縣教育亂收費問題,該縣縣委書記、縣長明確相告:“你是不受歡迎的人。”

江老擔憂地説:“孩子們看到一些社會不公、腐敗現象,很容易産生失望情緒。言教不如身教,我想用自己的行動給孩子做個榜樣,也給社會其他人做個榜樣。”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鄖縣的一名小學生1月15日給江詩信寫信説:“爺爺,您是共産黨人的形象,我們後代人的榜樣!”在他的精神感召下,許多企業、高校、個人加入了捐款、“結對”行列。從去年11月底至今,已有來自武漢高校的130多名大學生加入了“江詩信愛心助學志願者協會”。

江詩信8歲喪父,在隨母流浪中,又與母親走散,被送入孤兒院。14歲被黨組織送進部隊,1958年被錯劃成“右派”,1979年平反,1985年因病提前離休。 (記者田豆豆)

相 關 新 聞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