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代表建議土地出讓金統一收至中央財政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14  |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行使國家徵地權,是公權力以強制性力量剝奪公民財産權的國家行為,理應保障對公民因這種特別犧牲而産生經濟損失得到公平、充分、及時的國家補償。”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西安市政協副主席黃河教授今天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説,兩會期間他提交“關於修改與完善《土地管理法》的議案”,建議對該法進行3方面修改。   

現行《土地管理法》第47條對土地徵收的補償範圍和補償標準做出規定:即土地補償費為前3年平均年産值的6至10倍,地上附著物按具體情況確定,安置補助費為前3年平均年産值的4至6倍。

黃河代表認為,以“耕地年産值”作為確定徵地補償的標準不符合統籌城鄉經濟發展的大趨勢,明顯帶有計劃經濟色彩。“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價格與徵收農民集體土地的補償費確定機制不同,前者以市場價格作為確定依據,而後者卻以‘平均産值’作為確定依據,二者差距懸殊,這不符合國家現階段傾斜保護農民利益的政策取向,也容易激化社會矛盾。”黃河代表説。

為此,黃河代表提出立法建議:以“鄰近的與被徵收耕地用途轉換後同類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出讓價”作為確定徵地補償額的新標準。

他同時提出,“《土地管理法》應對因徵用耕地行為使農地承包經營權消滅,給承包人造成損失,作出補償性規定。”建議修改《土地管理法》第47條第2款,在徵收耕地時,增加對“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補償”的規定。

目前,《土地管理法》規定:“新增建設用地的土地有償使用費,30%上繳中央財政,70%留給有關地方人民政府,都專項用於耕地開發。”黃河代表認為,這種將土地出讓金在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分割留用的規定可能産生3類問題。

第一類問題,將70%的土地出讓金留給地方財政,會使地方政府基於自利動機而視出讓土地為最重要的財政收入來源,為了保有和擴大這一財源,想方設法規避甚至違反《土地管理法》的規定,超越許可權審批農用地轉用及徵收手續。現在城市擴建面積越來越大、耕地面積銳減的現實,正是這一規定所造成的後果。

第二類問題,土地出讓金作為數額較大的財政收入項目,將大部分直接留用地方,又未設定具體的使用範圍和義務,實難保障國家對該部分財政收入的使用監管,不利於國家為了保障糧食安全在全國範圍內對土地開發和耕地保護的統一協調。

第三類問題,該款規定對土地出讓金財政用途的規定過於原則,“耕地開發”的確切法律內容不明,不具備可操作性,難以保證該部分財政資金不被違法使用。

對此,黃河代表的立法建議是:修改《土地管理法》第55條第2款的規定,將建設用地土地出讓金統一收至中央財政,明確該部分財政收入的使用時間(本屆政府不應現收現支)和具體用途(專款用於土地開發與耕地保護)。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