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上看大慶—綠色油化之都  /  石油資源
大慶市委書記蓋如垠代表:假如大慶沒有了石油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13  | 文章來源: 瞭望東方週刊

大慶如果錯過了這個歷史發展期,會耽誤幾代人

從計劃經濟時代的工業樣板,到改革開放之後的創新、納稅先鋒。從共和國“加油機”的美譽到“大慶油田還能輸血多久”的質疑——大慶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演繹著不同的故事。

大慶市委書記蓋如垠2005年在一次接受採訪中,講述的是這樣一個具有遠見的沉重話題——假若大慶沒有了石油。

蓋如垠説這番話的時候,另一條消息同時見諸各大媒體:大慶油田公司利稅首次突破千億元人民幣,並第五次位居全國納稅百強之首。

而對大慶市委書記蓋如垠來説,謀劃城市未來確是題中應有之意。一年來,他在各種場合為大慶的可持續發展而努力,三句話不離大慶“做大做強石化”和“接續産業”。

“作為市委書記,我更願意老百姓這麼評價我:蓋如垠在位的時候幹了他應該幹的事,沒耽誤大慶;客氣點説,他幹了他應該幹而且能夠幹好的事。如果再奢求一點:他把大慶帶上了可持續發展的路——這就是對我最高的評價。”

2006年早春的一天,蓋如垠從他簡樸的辦公桌後探起身,走到記者面前,用這一段開場白開始了與《瞭望東方週刊》記者的對話。

做一個市委書記該做的事情

《瞭望東方週刊》:從2002年10月,你就任大慶市市長,後又接任市委書記,三年多來,你投入精力最大的事情是什麼?

蓋如垠:我和本屆班子對謀劃大慶市的可持續發展考慮得最多。大慶是一個因油而生,因油而建的城市,創造了很多中國工業史上的輝煌。但如果有一天,大慶地下的石油採完了怎麼辦?這個問題不僅僅是我這一任市委書記在為此憂慮,歷屆班子都在為大慶的未來負責。

《瞭望東方週刊》:有突破嗎?

蓋如垠:當然有。最重要的突破是:在産業結構調整上,做大做強石化産業比原來有了突破。

大慶市在過去的25年僅僅開工了一個60萬噸乙烯工程,目前經過爭取,“十一五”期間,大慶將再開工一個60萬噸乙烯工程和一個適度規模的芳烴裝置。這是因為,原來增加原油煉量上邊是封口的,現在在俄油加工上可能給大慶開一個口子,不管這個量最後定多少,對大慶的意義都非常重大。

另外,除了石化産業,其他接續産業也多頭並進,也形成了相當規模。比如,大豆工業園,年産值已經達到了40多億元;大慶還引進了一個電子晶片産業,一期投資已超過1億美元,二期投資將達到6億美元;乳業、輕紡、皮革、玉米深加工等項目的發展態勢也非常好。

《瞭望東方週刊》:大慶人懷裏一直抱著的是“石油”這個金飯碗,現在跳出了“採油”這一環,要在其他産業發展上做文章,在這一決策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蓋如垠:實事求是地説,最大的困難還是思想觀念問題,核心問題就是解放思想,更新觀念。

其實,在實施這一思路的過程中,阻力很大。説大慶石油要減産了,可能就會影響股市,也會涉及企業形象,這是客觀存在;有些領導談到接續産業,也會感到無所作為,有畏難情緒。所以我們這一屆班子,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統一思想。

《瞭望東方週刊》:做大做強石化産業,很多事情決策權在上面,你這個書記還要不要冒這個風險?現在為調整産業結構投的錢也有很大的風險,那是不是就舉步不前呢?

蓋如垠:我認為,決策過程中,規避風險當然是必須考慮的問題,但這個風險是指城市的發展不能再走彎路。冒這些風險,幹這些事,對大慶發展接續産業和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是必須的,我也可以在這個任期上混過去,沒必要自找苦吃,再説就是做成了,現在也看不到效益,從政績上來説,也不能立竿見影。但“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們這一屆班子和我本人必須做我們該做的事。

大慶正處於壯年時期,石油仍保持穩産。但一個好的城市領導者應該審時度勢,大慶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考慮接續産業發展的時候了,正因為油田穩産,財力充足,考慮城市整體的産業結構調整才正當其時。大慶如果錯過了這個歷史發展期,會耽誤幾代人。

大慶要尋找自己的造血機制

《瞭望東方週刊》:那是不是説,有時候你這個市委書記也要衝在前面,為城市的發展“公關”?

蓋如垠:確切地説,不是“有時候”,而是“經常”。實事求是地説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我經常是“舌戰群雄”,多次到國家和省有關部門,把大慶的發展思路一遍遍地講。大慶油田産量持續保持我國陸上石油企業年産之最,大慶每動一步,都關乎方方面面。更何況大慶接續産業的發展,是一個關乎全局的問題,大慶要做的是,拿出一個令人信服的規劃和實施方案。

這個過程中,一會兒山窮水盡,一會兒柳暗花明。但這些工作必須做,不能回避,不把未來發展的基礎打好,而是在表面搭個盆景,好看,但風一吹馬上就倒了。

《瞭望東方週刊》:困難的時候會覺得灰心嗎?

蓋如垠:有的時候真的感到無能為力了,但從未灰心,反而激發了努力工作的勇氣。

《瞭望東方週刊》:難道就沒有過很有成就感的時候嗎?

蓋如垠:什麼是成就感?我是工人出身,17歲在瀋陽機床廠當工人,看著自己車的部件油光锃亮,産品出口國外,我有成就感;後來在瀋陽市施工企業做負責人,來的時候荒原一片,走的時候一座現代化的工廠已經矗立起來,這是另一種成就感;在基層當縣委書記,老百姓覺得我給他們辦了實事,改善了他們的生活,我心裏特別滿足,這種感覺是什麼都換不來的;在瀋陽擔任副市長的時候搞城市建設,一些較大的市政工程在我的主持之下建成了,很開心;後來在哈爾濱擔任副市長負責旅遊,千辛萬苦搞成了冰雪節,江北開發也逐漸成熟,更多的是責任感使然。

現在在大慶,如果在任上能把大慶的接續産業做實,打好基礎,就是我這個市委書記最大的成就。

《瞭望東方週刊》:事實上,國家為資源型城市的發展已經出臺了一些政策,具體到大慶,你最希望中央和黑龍江省為大慶資源轉型做些什麼?

蓋如垠:2005年大慶GDP達到1840億,其中石油是1336億元,但大慶上報的數字是1400億元。為什麼呢?其中有400億元是油價上漲漲出來的錢,客觀上來説,排除油價上漲因素,大慶GDP達不到這1800億,明年的情況有什麼變化,不好説。所以,大慶少報GDP,並非弄虛作假,而是實事求是。這裡面考慮的有非常態因素。但就算是1400億的GDP,在中國的地級市中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大餅。

如果説大慶可持續發展最希望國家政策哪些方面的扶持,一個是資源補償機制,一個是接續産業援助機制,這兩個機制是大慶現在迫切需要的,如果這兩個機制落實了,大慶就有自己的造血機能了。

《瞭望東方週刊》:除了政策扶持,大慶也要尋找自己的造血機制。

蓋如垠:當年在一片草原灘塗上發現大油田,大慶人又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建設了一個穩産高産的大油田,這是自主創新的結果;大慶自己的造血機制就是自主創新。

所以,大慶接續産業的發展當然也要依靠創新。事實上,石化産業從上游往下游做,最缺的還是技術,還是智慧財産權。下游石化産品有三大類:合成樹脂、合成橡膠、合成纖維,大慶為什麼做不了?不是沒市場,主要是缺技術;這是制約大慶長遠發展的瓶頸問題。另外,就是搞高新技術産業,也是技術領先才能生存,所以大慶的接續産業要發展,最大的挑戰就是技術創新。

大慶需要解決的還有一個打造資金平臺的問題,用現代都市的概念來建設大慶,只有現代都市才能承接現代産業。

《瞭望東方週刊》:有人説,大慶也是計劃經濟體制下的最後一個堡壘,你如何看這個問題?

蓋如垠:應該説是目前的高油價掩蓋了體制的問題。大慶有些人思想上對此有一定的依賴。幹部群眾思想上不能等、靠、要,否則不利於改革發展。

當然,大慶為全國人民貢獻了“鐵人精神”、“大慶精神”,這是大慶人的驕傲。在新的歷史時期這種精神應該有新的內涵,原來簡單地總結為光艱苦奮鬥是不夠的,宣傳上也有一定的片面性。

大慶優良傳統中充滿了創新。某些教條的東西恰恰是丟掉了“大慶精神”,大慶不能還躺在功勞簿上算賬,必須尋找自己的發展方向,必須求實、創新。所以我有一句話開會的時候説給幹部們:“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翻新楊柳枝”。

我一直在努力“蓄勢”

《瞭望東方週刊》:大企業、小政府一直是中國絕大多數資源型城市的特點,大慶也不例外。在地企合作上,大慶有哪些經驗可供其他城市借鑒?

蓋如垠:地企合作關係根本是利益一致的問題。對大慶來説,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那就是地企雙方共同把大慶建設好。

比如我們把發展石化作為首選接續産業,企業大了、強了,就是大慶大了、強了。我們支援他們,企業也高興啊!我們把城市建設好,為企業發展搞好各種服務,大慶油田、大慶石油管理局等五大中直企業也高興啊!他們也不願意住在一個臟亂差的城市。

從城市管理者的角度來看,我們要兼顧企業的利益,支援企業做大做好,需要地企雙方共同處理的問題則互相協商,建立一套協商機制,最終要服從的是全市人民的根本利益。

資源型城市都是“因企興市”,城市建設的許多錢更是從企業那裏來的。企業對大慶有責任感,這是好事,是大慶一個獨特的優勢;反過來,我們也幫企業理順、解決了一些他們不好解決的難題,真心實意地幫助企業解決問題。所以,責任共擔,發展共促,穩定共抓,城鄉共建。應該説,目前大慶的地企關係是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在共同的目標下,我們正在團結一致,攜手並進。

《瞭望東方週刊》:你認為一個好的市委書記的標準是什麼?

蓋如垠:我一直在尋找這個標準,並努力避免工作失誤。我的缺點是比較急躁,容易發火,好在發火不是因私心,最多不超過三分鐘。作為一個基層領導者,你必須首先相信人才就在當地,信任班子的每一個成員,否則你在這個地方什麼事都做不成。

一個好的領導者也不要苛求將帥的能力,關鍵在於你會不會造勢,勢如破竹,形成了勢態,幹部們就自然跟上來了,有了這種勢態,幹部的才能也都展現出來了。

我在大慶工作,其實就是在不斷的蓄勢。蓄接續産業之勢、發展之勢、創新之勢。比如保持共産黨員先進性教育,我們從來沒有走過場,這本身其實是一個蓄思想政治工作、精神文化之勢的機會,也是一個提高自己和大家的機會。

其次“場”很重要,但不是“官場”的“場”,而是造一個踏踏實實為人民做事的“場”,一個弘揚正氣的“場”,基層領導者,應該營造的就是這樣的一種“場”,否則老百姓不會信任你。(于津濤、張悅)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