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戰略目標

(節選)

如果説20世紀初,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那麼21世紀初,中華民族面臨偉大復興的十字路口。如果我們選擇了適合自己的現代化路徑,中國的復興就將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如果我們選擇了不適合自己的現代化路徑,那麼希望就將離我們而去。

我國現代化的國家目標是在2050年前後,達到世界中等發達國家水準,基本實現現代化;在21世紀末,達到世界發達國家水準,全面實現現代化。社會現代化是國家現代化的組成部分,社會現代化的目標是國家現代化目標的組成部分。據此簡單推理,中國社會現代化的國家目標是:在2050年前後達到世界中等發達水準,在21世紀末達到世界發達水準,也就是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先進水準,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要實現這個偉大目標,需要做許多事情。其中非常關鍵的一件事情是,系統研究和理性選擇我國社會現代化的發展戰略,包括戰略目標、基本路徑和戰略重點等。下面是我們的初步研究,供大家討論。

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戰略目標

鄧小平同志的“三步走”戰略已經提出了我國2050年的國家目標。這個目標是非常宏觀的,需要具體化。前面關於中國社會現代化的國際環境和客觀條件的分析,已經為研究和刻畫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提供了比較堅實的基礎。2000年世界社會現代化的坐標顯示了我們的起點(圖3-2),2050年世界中等發達國家水準是我們的目標。根據廣義社會現代化理論,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是明確的,政策目標是與時俱進的。現在,需要解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刻畫它的政策目標,並努力使它們透明化和可操作。

1、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

根據廣義社會現代化理論,在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有三個:

第一個目標,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實現城市化、福利化和流動化等;

第二個目標,完成第二次社會現代化,實現知識化、郊區化和綠色化等;

第三個目標,迎頭趕上世界先進水準,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成為相對現代化的國家。

廣義社會現代化理論已經為三種理論目標做出了理論解釋。因為不同國家的社會條件和基礎不同,關於三個理論目標的政策解讀,也會有所不同。而且,它們在不同地區和不同時期的政策涵義也會有差別。這就是説政策目標要因地制宜、與時俱進。

2、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

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可以從三個方面來考慮。

首先,從中國現代化的國家目標來考慮。按照鄧小平同志的“三步走”戰略,中國要在2050年前後達到世界中等發達國家水準,基本實現現代化。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預計,中國將在21世紀末達到世界發達國家水準,全面實現現代化,成為相對現代化的國家。與這個國家目標相應的社會現代化的目標是:在2050年前後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發達水準,在21世紀末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先進水準,全面完成第二次社會現代化。

其次,從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來考慮。上面已經提到,中國社會現代化有三個理論目標,包括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第二次社會現代化和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根據中國實際情況和合理預期,將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分解成不同時期的階段目標,這些階段目標就成為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的內容。

其三,從中國社會現代化的關鍵指標來考慮。社會現代化有一些關鍵指標,例如社會現代化評價包括24個評價指標。政策性目標應包括這些指標的分階段目標和最後目標。

綜合考慮,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可以分為兩大階段目標。第一階段目標是:在21世紀前50年,在2050年左右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水準,全面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基本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第二大階段目標是:在21世紀後50年,在2100前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先進水準,全面完成第二次社會現代化和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兩大階段時間跨度分別為50年,顯然需要進行時間分解。時間分解的方案大致如表3-38所示。

關於中國社會現代化兩大階段的政策性目標、六個小階段的政策性目標和若干子階段的政策性目標,都需要專門研究。目前,要重點研究第一大階段和前三個小階段的政策性目標。關於第二大階段的政策性目標,留待以後專題研究。下面分析第一大階段政策性目標。

3、21世紀前50年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

(1)21世紀前50年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性目標

21世紀前50年是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第一大階段。它的政策性目標是:在2050年前後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水準,全面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基本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它的基本任務是:中國社會現代化水準提高兩個臺階、社會現代化階段前進四個階段。

2003年中國屬於欠發達社會,處於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發展期。從欠發達社會到中等發達社會有兩個臺階,它們是欠發達社會→初等發達→中等發達。從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發展期到第二次社會現代化發展期有四個階段,它們是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發展期→成熟期→過渡期→第二次社會現代化起步期→發展期。

21世紀前50年的政策性目標的跨度為50年,是非常宏觀的。要把它變為一個可以操作的目標,還需要進行目標的時間分解和指標分解,將目標的內涵具體化。

(2)21世紀前50年的政策目標的分階段目標

首先,時間分解。既要考慮社會現代化的規律性,又要考慮中國現代化的總目標和中國社會的傳統習慣,即考慮社會可接受性。綜合各種因素,可以把前50年的政策目標分解為2010—2020—2050年等三小階段目標(表3-38),每小階段目標還可細分為子階段目標。

其次,任務分解。既要考慮完成總目標的需要,又要考慮實現的可能性。前50年總目標是達到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水準,基本實現相對社會現代化。這就是説,在未來50年裏,中國社會現代化水準需要上兩個臺階:從欠發達社會上升到初等發達,從初等發達上升到中等發達水準。現在,需要把這個任務分解到三個小階段,變為三個小階段的政策目標。如果要把總目標分解為三個小階段目標,就需要測算三個小階段中國社會現代化能夠達到的水準(表3-39)。三小階段目標應該與中國的預期水準基本一致,否則就難以實現。

按照1980~2003年第二次社會指數的年增長率估算,中國社會現代化指數將在2020年超過初等發達水準下限,在2040年超過中等發達水準的下限。根據前面的估算,中國大約在2020年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

其三,分階段目標。綜合上述分析,結合中國社會的現實情況,可以設想未來50年分階段目標的基本框架(表3-40)。設想的目標,應該也可以適當高於預期目標。

(3)21世紀前50年的政策目標的分指標目標

設立分指標目標,既要選擇合適的指標,又要考慮完成總目標的需要和實現的可能性。中國社會現代化的分指標,可以選擇社會現代化的24個評價指標和第一章社會截面分析的84個指標(部分指標與24個評價指標重復)。這裡,重點分析24個評價指標。

設立分指標的目標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方法是“直線外推法”,根據中國社會指標過去的增長率來推算它們未來的水準。第二種方法是“目標逼近法”,根據2050年的目標來設立各個指標不同時期應該達到的水準。這裡,採用第二種方法。

前面已經證明,世界中等水準大約落後世界先進水準50年。2050年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水準,大約相當於2002年的世界先進水準(高收入國家平均水準)。所以,可以把2002年高收入國家的指標的平均值設為中國2050年的目標值的底線。根據中國社會現代化指標的2002年和2050年目標值,可以計算達到目標需要的年增長率和三個小階段的目標值。在具體預測時,可以根據“直線外推法”進行必要的修正。

首先,計算社會指標的實際年均增長率和達到目標所需要的年均增長率(表3-41)。其次,估算未來三個小階段的社會指標的年均增長率(表3-42)。其三,計算未來三個小階段的社會指標的目標值(表3-42)。

4、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政策目標的可行性

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政策目標能否實現,會受到許多可預知和不可預知的因素的影響。如果21世紀基本是一個和平世紀,21世紀世界社會現代化的速度與20世紀後50年大致相當,那麼,可以對中國社會現代化政策目標實現的可能性進行分析。

(1)政策目標的理論可行性

前面提出的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目標,綜合考慮了三個要素:中國現代化的國家目標、中國社會現代化的理論目標、中國社會現代化的關鍵指標等。事實上,政策性目標是理論目標的具體化。所以,政策目標是理論可行的。

(2)政策目標的現實可行性

分析結果顯示,2050年社會現代化的世界中等水準大體是:全面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第二次社會現代化指數約為100~289分(以2003年高收入國家平均值100分為基點計算),底線大體與2003年高收入國家平均水準相當,與2003年社會現代化的世界先進水準相當。2100年社會現代化的世界先進水準是全面完成第二次社會現代化,第二次社會現代化指數的先進水準大約為280~1400分(按2003年100分和1980~2003年年均增長率計算)。

分別按照1970~2003年、1980~2003年和1980~2003年三個時期增長率進行估算,中國將在2020年前後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中國第二次社會現代化指數在2050年約為118~124分(略高於2003年的高收入國家的平均值和2050年世界中等水準的底線),在2100約為544~604分,處於第二次社會現代化指數的先進水準的範圍內。

所以,政策目標具有一定的現實可行性;但可能性有多高,需要專門分析。

(3)政策目標的實現概率

根據社會現代化的結構穩定性和地位可變遷原理,世界社會現代化的歷史結構是相對穩定的,國家的國際地位是可變的;在某一歷史時刻,大約20%的國家是相對現代化的國家,大約80%的國家是相對非現代化的國家。

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政策目標是:在前50年達到中等水準,基本實現相對現代化;在後50年達到發達水準,全面實現相對現代化,成為相對現代化的國家。簡單地説,在21世紀末,中國需要進入世界前20%的行列,才算是實現了政策目標。

在本報告第四章,我們對20世紀後50年的世界現代化進行了評價,並計算了國家的國際地位的轉移概率。如果21世紀世界社會現代化的速度與20世紀後50年大體相當,那麼,可以利用過去50年的轉移概率,來估算中國實現政策目標的概率。

首先,中國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這是一個時間問題,大約在2020年左右完成。

其次,中國完成第二次社會現代化,這是一個時間問題,大約在21世紀末完成。

其三,中國成為相對現代化的國家,這是一個概率問題,需要分階段估算。

2000年中國是欠發達社會。2010年前後將成為初等發達社會,所以,2020年從欠發達社會升級為初等發達社會的概率估計為100%。2050年中國成為中等發達社會的概論約為20%。如果2050年中國是中等發達社會,那麼,2100年中國升級到發達社會的概率約為30%。在21世紀100年裏,中國從欠發達社會升級到發達社會的總概率約為6%(表3-43)。

如果完全按照1960~2003年的世界經驗推算,在21世紀100年裏,欠發達社會升級為發達社會的概率約為0.2~1.0 %。它給我們兩個啟示:(1)欠發達國家有可能實現社會現代化;(2)欠發達國家實現社會現代化的概率比較小,相當於小概率事件。顯然,中國要實現社會現代化,簡單地採用世界經驗是遠遠不夠的;我們必須加強理論研究,尋求更加有效的路徑。(摘自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中國現代化報告2006》 )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