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生活品質是重中之重

(節選)

21世紀是決定中華民族前途和命運的世紀。在這個世紀裏,我們面臨世界社會現代化轉型的重大變革,也面臨世界新科技革命的歷史機遇。雖然我們是世界社會現代化的後來者,但是,我們具有許多有利因素。例如,不屈不饒的奮鬥精神,海納百川的學習精神,持續創新的科學精神,相對合理的運河路徑等。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社會現代化將會迎頭趕上,中華民族將再一次登上世界前沿的歷史舞臺。

本章第三節討論了21世紀中國社會現代化的路徑圖,現在討論路徑圖的戰略要點。戰略要點的選擇關係我們的成敗。關於我國社會現代化的戰略要點,專家學者定會見仁見智。我們認為,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大國,選擇戰略重點時,可以充分利用四個原理。它們是“後發效應”原理——借鑒和利用先行國家的知識和經驗可以加快發展、“木桶原理”——加高社會現代化的最短木板可以快速提高水準、“競爭優勢”原理——創造和發揮自己的競爭優勢可以贏得局部主動權,“創新原理”——通過持續的路徑、模式、戰略和政策創新等可以開闢社會現代化的運河路徑。下面是我們關於戰略要點的認識,供大家參考。

根據廣義社會現代化理論,社會現代化是社會領域的一種革命性的社會變遷,它有6個基本內涵:①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從工業社會向知識社會的兩次社會轉型、②社會生産力和生活品質的持續提高、③生活方式和觀念的深刻變化、④國民文化和健康素質的大幅提高、⑤國內社會福利與社會公平的根本改善、⑥國際社會競賽和地位變化(不同國家追趕、達到和保持世界先進水準的國際競賽)。如果暫不考慮第6個內涵,那麼,可以把其他5個內涵歸納為三個重點。第一個重點是生活品質,包括生活品質、社會福利和社會公平等的變化。第二個重點是社會轉型,包括兩次社會轉型、生活方式和生活觀念的深刻變化。第三個重點是國民素質,包括國民文化和健康素質。所以,在21世紀前50年,中國社會現代化至少有三大重點。其一是生活品質,其二是社會轉型,其三是國民素質。下面先討論生活品質(表3-48),然後再分別討論社會轉型和國民素質。

提升生活品質是重中之重

如果説,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重要特徵是提高物質生活水準,那麼,第二次社會現代化的重要特徵是提高生活品質。中國社會現代化路徑圖要求,兩次社會現代化協調發展,並加速向第二次社會現代化轉型。所以,提高生活品質,應該是我們的重要目標。關於生活品質,目前沒有統一定義。一般而言,生活品質包括物質生活、精神生活和主觀幸福感等,反映在經濟生活(工作、休閒、收入、公平等)、社會生活(家庭、衛生、營養、福利、貧困、公共安全等)、文化生活(教育、文化、娛樂等)、生活條件、生活環境和生活滿意度等方面。目前,中國生活品質的部分指標(如預期壽命等)已經達到世界中等水準,部分指標與世界中等水準的差距較大,與世界先進水準的差距更大(表3-48)。關於如何提升生活品質,實現生活品質現代化,相信會有許多不同看法。我們認為,21世紀前50年,中國社會現代化,可以也應該以提升生活品質為重中之重,基本完成如下三項任務。

1、持續推動社會發展模式的兩次轉變,提高全民生活品質

在過去50多年裏,在很大程度上,我國社會發展受到兩種觀念的支配,它們先後是“城市優先發展”和“有條件的地區優先發展”。顯然,這是一種不均衡的社會發展觀。在社會現代化建設的初級階段(起步期和發展期),這種發展觀是有效的,也是符合規律的。因為它符合社會現代化的進程不同步原理,也與我國地區自然和經濟條件的差別相適應。

2003年,我國第一次社會現代化指數為73分。如果按照1980~2003年第一次社會現代化指數的年均增長率估算,中國第一次社會現代化指數將在2020年前後達到100%,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毫無疑義的是,如果我國要在2020年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就應該是全面的第一次社會現代化,而不是局部的第一次社會現代化。所以,在未來20年裏,我國社會現代化建設,需要從“局部優先發展”向“全面協調發展”轉型;社會發展模式要從“城市優先型”轉向“全面發展型”。

2003年,我國處於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發展期。如果按照1980~2003年中國社會現代化信號指標速度估算,我國將在2020年進入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成熟期,將在2030年左右進入第二次社會現代化的起步期。根據廣義社會現代化理論,第二次社會現代化的實質是提高全體國民的生活品質。所以,在2030年前後,我國社會現代化建設,需要從“全面協調發展型”轉向“生活品質提高型”;社會發展模式從“全面發展型”轉向“生活品質型”。

如果上述推理成立,它要求未來50年,中國社會發展模式完成兩次轉變。第一次是從“城市優先型”向“全面發展型”的轉變,第二次是從“全面發展型”向“生活品質型”的轉變(圖3-16)。第一次轉變的時間大致為2005~2020年。第二次轉變的時間大致為2021~2050年。如果我們能完成兩次轉變,國民生活品質將得到大幅提升。

城市優先型:優先發展城市地區和有區位優勢的地區。主要特點是:利用“競爭優勢”原理和“區位理論”,加速局部地區的社會發展;同時利用“擴散原理”,發揮先行地區對後發地區的帶動作用。主要表現是:社會發展速度較快,社會發展不平衡。

全面發展型:在鼓勵地區發展的同時,全面推進社會生活、結構、制度和觀念的發展。主要特點是:利用“木桶原理”和“後發效應”,加快發展。主要表現是:完善社會福利制度,普及義務教育,消滅絕對貧困,縮小地區差距,促進社會和諧;實現第一次社會現代化。

生活品質型:重點提高全民生活品質,包括物質生活、文化生活和幸福感。主要特點是:利用“後發效應”和“創新理論”,創造全國人民滿意的、逐步達到世界中等發達水準的生活條件和生活品質。主要表現是:全面實現資訊化,消滅資訊鴻溝,普及高等教育,提高社會創新效率,建成城鄉平衡社會,全面超過世界平均水準,基本實現社會現代化。

未來20年,是我國社會發展模式的第一次轉型時期。這次轉型的成敗,將直接影響中國社會現代化的成敗。我們認為,此次轉型,至少需要做好5件事情。

首先,建立社會信用管理制度,促進人口理性流動。採用現代資訊技術,建立數字化的全民信用管理制度;為全民建立“數字化戶口”,以代替傳統的“居住地戶口”。在10年內,用現代“信用管理制度”取代傳統“戶籍管理制度”,允許公民自由選擇居住地。

其次,普及免費義務教育,保證義務教育公平。具體內容見後。

其三,建立普遍社會福利制度,保證社會基本公平。具體內容見後。

其四,提高社會生産力,消除絕對貧困。具體內容見後。

其五,加速新型城市化,建立城鄉平衡社會。具體內容見後。

2、繼續推進國家反貧困戰略,提高每人平均國民收入,逐步消除絕對貧困

提高生活品質,必須消除“絕對貧困”。如果説,相對貧困是不可避免的,那麼,絕對貧困是可以戰勝的。要消除絕對貧困(用國際標準衡量),必須兩條腿走路。首先是發展社會生産力,提高每人平均國民收入,奠定消除絕對貧困的經濟基礎。其次是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和社會福利政策,繼續推進“國家反貧困戰略”,幫助全體國民脫離絕對貧困的泥潭。

根據世界銀行提供的資料,2001年我國約有2億人生活在國際高度貧困線之下(每天生活費不到1國際美元),有近6億人屬於國際中度貧困(每天生活費不到2國際美元)。如果按照聯合國標準,生活在國際貧困線之下的人口,基本屬於絕對貧困人口(表3-49)。

表3-49  中國社會生産力和絕對貧困的國際比較

項目

2001年中國與世界水準的比較

達到發達水準

 

中國

相對差(倍)

高收入國

中收入國

世界

年均增長率

年數

社會生産力(國際美元)

4187

6.6

27770

5420

7640

4

48

國際高度貧困率(%)

16.6

-

0

-

21.1

-20

23

國際中度貧困率(%)

46.7

-

0

-

52.9

-20

28

國際高度貧困人口(億)

2.1

-

0

-

10.9

-

-

國際中度貧困人口(億)

5.9

-

0

-

27.3

-

-

註釋:社會生産力為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平均GDP。國際高度貧困和國際中度貧困的“世界值”,為中等收入國家和低收入國家的貧困人口的總和。相對差距指中國與高收入國家平均水準的相對差距,計算方法為同表3-48。達到發達水準,指達到2001年高收入國家平均水準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2005

2001年,按照聯合國標準,世界上絕對貧困人口約有10.9億人,中國佔2.1億(表3-37)。這就是説,每5個世界貧困人口中,就大約有1個人生活在中國。這與中國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是基本一致的。很顯然,中國反貧困的任務是非常艱巨的。

如果我們要在2020年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在2030年進入第二次社會現代化,就需要消除絕對貧困。在過去10年(1990~2001)裏,我國的國際貧困人口比例從33%下降到16.6%,下降了16.4個百分點。10年裏,我國的國際高度貧困率,幾乎下降了一半!

前面已經提到,未來20年是我國社會發展模式的第一次轉型時期。在這個時期需要做好五件事情;發展社會生産力,消除絕對貧困,就是五件事情之一。如果我們加速提高社會生産力,如果保持過去10年的“脫貧速度”,結合建立社會保障制度,我國有可能在未來30年裏,達到消除絕對貧困的目標。所以,我國要繼續推進“國家反貧困戰略”。

基本目標是:2015年國際高度貧困率減半;2030年基本消除國際高度貧困和中度貧困。

基本任務是:在未來30年裏,使2億人脫離國際高度貧困,使6億人脫離國際中度貧困;國際高度貧困率和中度貧困率年下降大約15%左右。

屆時,我們可以自豪地宣佈,中國是一個沒有絕對貧困的國家。

3、實施社會福利化戰略,提高社會公平性,建設和諧高效的新型福利國家

建立相對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建成健康高效的福利國家,是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一個硬指標。前面已經提到,未來20年是我國社會發展模式的第一次轉型時期。在這個時期需要做好五件事情;建設高效福利社會,保證社會基本公平,就是五件事情之一。

目前,我國社會保障水準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非常明顯。我國社會保障費用比例與發達國家相差6倍,社會保險覆蓋率與發達國家相差7倍左右。同時,我國老齡化約為發達國家的一半,收入基尼系數和貧富比分別是發達國家1.5和1.8倍,社會公平性比較低(表3-50)。

如果我們要在2020年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在2030年進入第二次社會現代化,就需要實施“社會福利化戰略”,完善社會保障制度,建成和諧高效的新型福利國家。

基本目標是:2020年前全面建立社會保障制度,2030年建成高效的新型福利國家。

基本任務是:社會保障費用比例年增長7%,社會保險覆蓋率年增長8~10%;在2010年前後普及社會救助;在2020年前後,使社會保險覆蓋率超過60%;在2030年前後,使社會保險覆蓋率達到100%;同時,基尼系數和貧富比大約年下降1.5%,2030年前後達到發達國家水準。社會保險覆蓋率指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和失業保險的平均覆蓋率。

我國是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目前,發達國家總人口不到10億。所以,我國建立全民社會保障制度的任務超過了發達國家的總和。但是,建立社會保障制度,成為福利型國家,是發達國家1960年的平均水準,也是完成第一次社會現代化的重要標誌。所以,儘管難度很大,我們也需要努力做到,並努力做好,避免傳統福利國家的“福利病”在中國重演。(摘自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中國現代化報告2006》 )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