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生活和結構的7個截面

(節選)

在社會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中,18世紀是社會現代化啟動的世紀,19世紀是快速推進的世紀,20世紀是革命的世紀。所以,社會現代化的截面分析,應該覆蓋18~20世紀的300年。《中國現代化報告2005》的經濟截面分析包括18世紀的2個歷史截面、19世紀的2個歷史截面和20世紀的3個歷史截面分析。下面分析這7個歷史截面的社會生活和結構特徵。關於社會制度和觀念的截面分析,將集中在本節第三部分討論。

1、20世紀的3個社會截面

20世紀是社會現代化的一個關鍵時期。發達國家先後完成社會城市化進程,進入郊區化和都市化軌道,資訊化和知識化蓬勃發展;發展中國家城市化先後起步,城市化水準有高有低。而且,20世紀後期的社會變化,孕育著21世紀社會現代化的方向。所以選擇20世紀後期、中期和早期的3個截面(1980年、1960年和1900年)進行分析。

(1)1980年社會截面

1980年社會截面分析,國家分組的方法,可以按1980年的社會生産力分組,也可以沿用2001年社會截面分析的分組,我們採用按1980年的社會生産力分組;分析變數的選擇,可以是2001年的3大類84個社會變數,也可以從中選擇比較重要的變數(或者我們關心的變數)進行分析,我們選擇30個社會變數進行分析,分析結果見表1-40。

1980年社會截面,30個社會變數的世界前沿與國際差距與2001年截面有很大不同,但變化特徵基本一致,3大領域略有差別。其中,人口與健康領域的14個變數,與2001年截面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學習與工作領域的12個變數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但公共教育費用、知識性職業比例和服務性職業比例,與 2001年截面有所不同;休閒與福利領域的4個變數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社會結構的資訊化、郊區化和非工業化等特徵已經明顯。

(2)1960年社會截面

1960年是世界社會現代化的一個關鍵點。在1960年前後,發達國家完成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並先後進入非工業化軌道。

首先,根據社會生産力把國家分成9組。其次,選擇人口與健康等3大領域的22個變數進行分析。其三,分析和比較1960年截面的特徵(表1-41)。

1960年社會截面,22個社會變數的世界前沿與國際差距與1980年和2001年截面有很大不同,但變化特徵基本一致,3大領域略有差別。其中,人口與健康領域的10個變數,與2001年截面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但自然增長率和郊區化(數據不全)的表現略有不同;學習與工作領域的9個變數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但工業勞動力比例的下降才剛剛開始,與 2001年截面有所不同;休閒與福利領域的3個變數的變化特徵基本一致;社會結構的非農業化等特徵已經明顯,資訊化、非工業化和郊區化開始顯現。

(3)1900年社會截面

1900年是一個世紀的紀元。1900年的社會截面,既可以看成是19世紀社會變遷的總結,也可看成是20世紀社會變遷的起點。可惜的是,關於1900年的社會數據非常少,特別是低收入國家的數據更少。

1900年國家分組

根據麥迪森在《世界經濟千年史》中提供的1900年的社會生産力(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平均GDP)數據,我們把40個國家分成9組。其中,把A組國家(每人平均GDP超過世界平均值的國家)細分成4組,把B組國家(每人平均GDP低於世界平均值的國家)細分成5組(表1-42),每人平均GDP低於世界平均值(1305美元)的B組國家有17個。由於國家樣本比較少,下面的分析僅有參考意義。

1900年社會變數與社會生産力的特徵關係如表1-43和表1-44。人口與健康領域,1900年出生率、死亡率、老齡化、城市化、預期壽命和嬰兒死亡率的變化特徵與1960年、1980年和2001年截面基本一致,但結婚率不同;2001年結婚率與社會生産力顯著負相關,1900年結婚率與社會生産力顯著正相關。學習與工作領域,1900年成人文盲率、小學和大學入學率、農業勞動力和服務業勞動力比例與1960年、1980年和2001年截面基本一致,但小學的生師比等指標的表現,不同截面有所不同;1900年中學入學率和大學入學率非常低。

 1900年社會領域的前沿和差距如表1-45。1900年社會前沿,在人口與健康領域,城市化已經達到55%,預期壽命達到56歲,老齡化達到8.7%,結婚率達到16%;在學習與工作領域,成人文盲率已經下降到6%,小學入學率已經達到105%,農業勞動力比例下降到28%,服務業勞動力比例達到36%;在休閒與福利領域,電話普及率已經達到9‰。   

4、小結

在20世紀的100年裏,社會領域的變化是巨大的,而且變化是有邏輯的。在正常情況下,20世紀社會領域的多數宏觀變數,變化是相對連續的和可以預期的(表1-46)。

在2001年等4個歷史截面,多數指標的變化特徵是基本一致的,如預期壽命等;有些指標的變化特徵有差別,如結婚率等;有些指標逐步達到飽和,如小學入學率等。為了檢驗上述結果,我們還需要考察社會現代化初期的情況,即18和19世紀的社會截面。

2、19世紀的2個社會截面

19世紀是社會現代化快速推進的世紀,但多數國家沒有系統的社會統計數據。1825年英國解除工業機器出口的法律限制,工業革命開始向歐洲大陸擴散。1870年是第二次工業革命的起點,美國和德國開始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所以,我們選擇1820年和1870年作為19世紀社會領域分析的2個截面。

(1)1870年社會截面

根據麥迪森在《世界經濟千年史》中提供的1870年的社會生産力(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平均GDP)數據,根據前面的分組方法我們把47個國家分成9組,然後分析社會變數與社會生産力的關係。由於國家樣本比較少,這種分析只有參考意義。

在1870年截面,社會領域的變數與社會生産力的關係如下:

正相關的社會變數:出生率、城市化、預期壽命、大學入學率、工業和服務業勞動力比例等。

負相關的社會變數:農業勞動力比例等。

沒有顯著關係的社會變數:死亡率等。

1870年社會領域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如表1-49。1870年社會前沿,在人口與健康領域,城市化已經達到41%,預期壽命達到44歲,老齡化達到5.9%,死亡率下降到12‰;在學習與工作領域,成人文盲率已經下降到19%,農業勞動力比例下降到15%,工業勞動力比例達到47%,服務業勞動力比例達到38%。

1870年社會截面的特點與1900年基本相同。主要差別出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人口出生率與社會生産力的關係。1900年,兩者是顯著負相關;1870年,兩者為正相關。

其二,人口死亡率與社會生産力的關係。1900年,兩者顯著負相關;1870年,兩者相關性不明顯。

(2)1820年社會截面

根據麥迪森在《世界經濟千年史》中提供的1820年的社會生産力(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平均GDP)數據,根據前面的分組方法,我們把47個國家分成9組,然後分析社會變數與社會生産力的關係和世界前沿。

1820年社會截面的特點,與1870年和1900年的特點基本一致。1820年的社會前沿,預期壽命達到36歲,城市化為25%,農業勞動力比例下降到40%,工業勞動力比例為30%,服務業勞動力比例為30%。

3、18世紀的2個社會截面

關於18世紀的社會數據,更是少而又少。目前,關於18世紀的社會截面分析,只能給出社會現代化起步期,若干國家社會的一個十分朦朧的印象,而不是完整的系統的刻畫。我們選擇1750年和1700年作為18世紀社會的2個截面。

(1)1750年社會截面

1750年社會截面的主要特點有四個。首先,城市化已經起步,荷蘭的城市化達到31%。其次,老齡化開始了,瑞典老齡化達到6.2%。其三,平均預期壽命比較短,瑞典為38歲。其四,社會生産力的國際差距非常有限。

(2)1700年社會截面

1700年社會截面的主要特點:首先,城市化已經啟動,荷蘭城市化達到34%;其次,工業化和非農業化已經啟動,荷蘭農業勞動力比例下降到40%,工業勞動力比例達到33%;其三,社會生産力水準的國際差距非常有限。由此可見,社會現代化的結構轉變,在1700年以前就已經開始了。

小結:18世紀和19世紀,社會變遷的前沿無疑在歐洲,荷蘭、英國和瑞典走在世界前列。在18世紀,我們得到的社會變遷的統計數據很少,但城市化、工業化、正規教育、老齡化、社會救濟等已經起步。在19世紀,社會變遷擴展到美洲和亞洲,社會現代化取得實質性進展,成人文盲率大幅度下降,城市化和工業化快速發展,部分國家小學入學率達到或超過100%,但中學入學率和大學入學率仍然很低(最大值分別約為13%和3%)。18和19世紀社會截面,社會變數的截面特徵與時序分析的特徵基本一致。

中等和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是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特徵。比較發達的18個高收入市場經濟國家,1950年,中學入學率算術平均值約為27%,大學入學率算術平均值約為5%;1960年,中學入學率算術平均值約為58%,大學入學率算術平均值約為11%。(摘自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中國現代化報告2006》 )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