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生活的300年時序分析

(節選)

社會現代化的時序分析,是對社會領域的現代化的全過程的時間序列數據和資料進行分析,試圖去發現和歸納社會現代化的客觀事實和基本規律。在過去的300年裏,社會現代化是人類社會變遷的主旋律,但不同國家的表現差別很大。在本期現代化報告裏,我們選擇15個國家為分析樣本,分析範圍包括社會生活、社會結構、社會制度和社會觀念等四個方面,分析領域涉及人口與健康、學習與工作、休閒與福利等,分析內容包括長期趨勢、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等,時間跨度為300年(1700~2001年)。本期報告聚焦于社會領域內部的變遷,關於社會現代化與其他因素的相互關係的分析,需要專門研究。

社會生活的300年時序分析

一般而言,社會生活指人類的社會活動和社會行為。在本期報告裏,社會活動和行為特指社會領域的活動和行為。在人類歷史上,社會生活的變化無時無刻不在發生,這些變化具有四個特點。首先,變化發生在人類歷史的每一個時期,如有些變化發生在15世紀,有些在20世紀,有些在21世紀等。其次,變化發生在人類社會的每一個領域,如有些變化發生在人口領域,有些在教育領域等。其三,變化持續時間(時間跨度)有長有短;有些變化是短期變化,持續1個月到幾年,如生活時尚等;有些變化是中期變化,持續幾年到幾十年,如生活方式和社會運動等;有些變化是長期變化,持續時間達百年以上,如科學革命和商業革命等。其四,變化的性質差別很大,有些變化可以定性描述,有些變化可以定量分析。

1、社會生活變遷的長期趨勢

在過去300年裏,人類的社會生活發生了深刻變化。當然,變化的進程是不同步的,變化的過程是不平坦的,變化的地理分佈是不平衡的,變化的時間分佈是不均衡的。在許多國家,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生活水準和生活品質獲得很大提高;在有些國家和地區,社會生活的變化卻是非常有限;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生活變化、城市和農村的生活變化等都有較大差別。例如,經濟史學家麥迪森指出(2001),直到20世紀前,儘管與農村相比,城市居民收入更高,食品市場組織得更好,但其死亡率卻顯著高於農村;在18世紀早期,倫敦的嬰兒死亡率是全國的兩倍。在20世紀上半葉,城市生活水準全面超過農村;在20世紀下半葉,西方工業化國家的郊區生活水準超過中心城市,家庭生活日趨多樣化;與此同時,發展中國家的農村社會仍然保持傳統生活。

社會生活的長期趨勢可以分為五大類:上升類、下降類、先升後降類、長期波動類、隨機波動類。前兩類更多反映社會生活水準的變化,後兩類更多反映社會狀態的變化。在上升和下降的兩類變數中,有些變數是開放性變數,數值幾乎沒有限制;有些變數是數值有限變數,數值會逐步逼近某個極限值(最大或最小值);數值已經達到或基本達到極限值的變數,可以簡稱為數值飽和變數。下面分別刻畫人口與健康等領域社會生活的長期趨勢。

(1)人口與健康領域社會生活的長期趨勢

上升趨勢的變數:預期壽命、健康壽命、離婚率、清潔飲水普及率、衛生設施普及率、電力普及率、每人平均能源消費、每人平均電力消費、每人平均公共衛生費、每人平均醫療費等。

下降趨勢的變數:人口死亡率、結婚率、總和生育率、農村家庭比例、嬰兒死亡率、兒童死亡率、孕産婦死亡率等。

先升後降的變數:人口自然增長率和出生率經歷了上升和下降兩個階段。

數值飽和的變數:20世紀發達國家的一些社會變數的數值已經飽和,如清潔飲水普及率、衛生設施普及率、家庭用電普及率等,它們的數值已經達到100%。

(2)學習與工作領域社會生活的長期趨勢

上升趨勢的變數:綜合入學率、成人識字率、青年識字率、預期受教育年數、每人平均教育費用、社會生産力、勞動力素質、成人受教育年數、每人平均收入、每人平均購買力、最低工資等。

下降趨勢的變數:成人文盲率、小學和中學的學生與教師的比例、平均工作時間、貧困率、兒童工作率、兒童營養不良率、成人營養不良率等。

長期波動的變數:失業率、婦女失業率、青年失業率等。

數值飽和的變數:20世紀發達國家的一些社會變數已經成為數值飽和變數,如成人識字率、青年識字率、成人文盲率、兒童工作率、兒童營養不良率等。

(3)休閒與福利領域社會生活的長期趨勢

上升趨勢的變數:休閒時間、國內旅遊、國際旅遊、體育活動、汽車普及率、電話普及率、傳真機、收音機普及率、電視普及率、個人電腦普及率、因特網普及率、社會保障費用、社會福利、養老金數額等。

下降趨勢的變數:沒有汽車、電話和電視等的家庭比例、沒有社會保險的人口比例等。

先升後降的變數:職業事故死亡率等經歷上升和下降兩個階段。

長期波動的變數:犯罪率、自殺率等。

數值飽和的變數:20世紀發達國家的一些社會變數已經成為數值飽和變數,如汽車普及率、電話普及率、電視普及率等,已經達到或接近飽和。

2、社會生活變遷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

在過去的300年裏,社會現代化在時間上和空間上都是不平衡的,主要表現是社會生活的世界前沿、國際差距和國際地位的變化等。由於篇幅有限,我們不能對每一個指標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進行時序分析,只能以少數指標為代表。關於每一個指標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請參考本章第三節截面分析的結果。

(1)人口與健康領域社會生活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

在人口與健康領域,世界範圍的社會生活的變遷是不平衡的,不同國家的進展差別很大。人口、家庭、家居、衛生和營養等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都在發生變化。這裡不妨用出生時的平均預期壽命指標來表徵本領域的社會生活水準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的變化(表1-15)和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表1-16)。

 

首先,平均預期壽命的世界前沿。在1750~2002年期間,最大平均預期壽命從38歲延長到82歲。1750年瑞典人平均預期壽命達到38歲,法國人為24歲;2002年日本人平均預期壽命達到82歲。

其次,平均預期壽命的國際差距。在1750~2002年期間,平均預期壽命的國際絕對差距從13歲擴大到45歲,但相對差距的變化非常有限。2002年,獅子山人的平均預期壽命為37歲,比1750年瑞典人的38歲還要少1歲。

其三,平均預期壽命的國家地位的轉移。利用馬爾可夫鏈原理分析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表1-15),從1960年到2000年的40年裏,27%的高預期壽命國家降級(下降為中高或中低預期壽命國家),30%的低預期壽命國家升級(上升為中低或中高預期壽命國家);中高預期壽命國家中33%的國家升級和19%的國家降級,中低預期壽命國家中29%的國家地位升級和32%的國家地位降級。

(2)學習與工作領域社會生活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

在學習與工作領域,教育、社會生産力、勞動力素質、收入和貧困水準等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都在發生變化。這裡,以社會生産力(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平均GDP)為代表指標,分析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變化(表1-17)以及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表1-18)。

註釋:1700~2001年分為3個階段:1700~1820年、1820~1913年和1900~2001年,每1個階段的長度大約為100年;3個階段的起點年分別是1700年、1820年和1900年,3個階段的終點年分別是1820年、1913年和2001年;根據馬爾可夫鏈原理計算轉移概率,100年平均轉移概率是3個階段轉移概率的平均值。國家分組是根據社會生産力大小的分組

首先,社會生産力的世界前沿。按1990年國際美元價格計算,從1700年到2001年,社會生産力的世界前沿水準從2110國際美元擴大到27109國際美元。

其次,社會生産力的國際差距。在過去的300年裏(1700~2001),社會生産力的絕對差距從1700美元擴大到26700多美元,擴大了約15倍,年均複合擴大速度約為0.92%;相對差距從5倍擴大到73倍。

其三,社會生産力的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根據社會生産力的大小把國家分成四組:高生産力組、中高生産力組、中低生産力組和低生産力組(第1、2、3和4組),利用馬爾可夫鏈原理分析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表1-18)。在100年裏,71%的高生産力國家仍是高生産力國家,74%的中高生産力國家仍是中高生産力國家,64%的低生産力國家仍是低生産力國家,中低生産力國家的轉移概率很高,流動性比較大。

(3)休閒與福利領域社會生活的世界前沿與國際差距

在休閒與福利領域,世界範圍的社會生活的變遷同樣是不平衡的,國家表現差別很大。休閒娛樂、交通通信、社會保障、公共安全等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都在發生變化。這裡不妨用私人汽車普及率(私人轎車/1000人)指標來表徵本領域的社會生活水準的世界前沿和國際差距的變化(表1-19)和國家地位的轉移概率(表1-20)。

首先,汽車普及率的世界前沿。在20世紀裏,汽車普及率的世界前沿,從每萬人3輛車發展到每千人580輛車。

其次,汽車普及率的國際差距。汽車普及率的絕對差距一直在擴大,相對差距的變化有起伏。

其三,汽車普及率的國家地位的轉移。在20世紀後50年裏,71%的汽車普及率的先進國家一直是先進國家,75%的後進國家一直是後進國家,汽車普及率的中等發達國家的流動性比較大,轉移概率比較高。(摘自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中國現代化戰略研究課題組《中國現代化報告2006》)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