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第十二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首頁  /  展會傳真
2005BIBF童書印象:能看懂的書越來越多了
中國網 | 時間: 2005-09-12  |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近幾年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我總要去泡上兩天,主要是去看境外出版商帶來的童書,長長見識。今年是最開心的一次,因為能看懂的書越來越多了,泡兩天還真不夠呢。

印象裏前幾年書展上能遇到的英文圖畫書並不多,英美傳統大社基本上沒帶圖畫書來,法國人、德國人、西班牙人帶來的圖畫書不少,最積極的要屬日本人和南韓人,日文、韓文圖畫書的陣勢懾人,令我驚嘆之餘也很惋惜:就是看不懂!

今年的書展,我沒法帶女兒一起去,但也準備好了以孩童般的心情去享受。日本的圖畫書出版家松居直曾説,我們大人應該嘗試“透過孩子的眼”去看圖畫書。我一直在嘗試著。

2005年書展的場地設在國際展覽中心,讓人感覺寬敞了許多。一樓的東側大廳主要是來自英美的書,在Harper Collins的展位上,赫然可見Giving Tree(《愛心樹》)、Wherethe Wild Things Are(《野獸國》)、Goodnight Moon(《晚安,月亮》),等等非常經典的美國圖畫書,它們都是HarperCollins的童書“招牌菜”,暢銷了半個世紀左右。在另一展架上,還有這家出版公司的另一位鎮店之寶蘇斯博士的作品,這不出奇,往年也能見到。這裡展出的經典圖畫書,個別已經在內地出版,大多數的版權實際上已經被台灣的版權代理公司買斷,在此僅僅是展示,以饗如我輩發燒友吧。不過,在這裡也能見到一些新奇的品種,比如Eric Carle、Tony Ross、Judith Kerr等當紅圖畫書大家的代表作,也有Laura Joffe Numer off 和Felicia Bond這對經典搭檔的“IF YOU GIVE……”系列的新作IF YOU TAKE A MOUSE TO SCHOOL (《如果你帶老鼠去上學》),這個系列中最經典的一本《要是你給老鼠吃餅乾》最近剛剛在國內出版。

這裡展出的書中我最喜歡的是Tony Ross的I Don’t Want To Go To Bed(《我不想上床睡覺》),故事講一個小公主堅持不肯上床睡覺,但國王和王后也十分堅決地送她上床,只是一轉身那頑皮的小公主又下了床、上了樹,國王好不容易把她安撫在床上道晚安吻別後,已經筋疲力盡,可我們看到小公主的床還是空了。原來她是在為小貓擔心,跑去它的窩裏作陪。第二天一早,完成“使命”的小公主連聲哈欠,她説要上床好好睡一覺。這位Tony Ross創作了不少這種類型的圖畫書,圖畫風格乾淨利落,線條簡潔,卻十分傳神,故事也非常幽默,他筆下的孩子儘是些讓大人又氣又愛的鬼靈精。後來我在Random House也看到了他的書,仔細看看版權頁,屬Andersen出版公司。

與Harper Collins相鄰的是一家Hodder Headline公司,我對它一無所知,但在這裡能看到很多圖畫書,雖然不是經典圖畫書,卻也算非常優秀,以新書居多。這家公司主打的圖畫書形象Wibbly Pig是一頭非常可愛的豬,畫家Mick Inkpen的Is it Bed time Wibbly Pig(《小豬韋伯利,該上床了》)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睡前故事,這個小豬雖然沒有前面那個小公主刁蠻,但睡前的儀式也是花樣百齣,最後你連叫幾聲它的名字都不應了,你説“噢,終於睡著了”,它卻囈語道:“我在做夢呢!”這家公司還有好幾種有趣的睡前圖畫書,看來孩子的睡覺問題真是個國際性的“課題”。

蘭登書屋(Random House)這种老字號其實有非常豐富的圖畫書,但往年幾乎不帶圖畫書來,今年倒是帶來了一些,雖然不太過癮,卻也進步了,值得鼓勵。在這裡能看到一些當今圖畫書大腕的新作,也很有趣,只是看不到經典佳作,多少有些遺憾。這裡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本Josephine Poole與Angela Barrett合作的Anne Frank,這是一部講述那位留下《安妮日記》的女孩生平的圖畫書,文字很簡潔,寫實的圖畫傳遞著一種讓人十分壓抑的氣氛,當我翻到蓋世太保押走安妮的那一幅畫時,心頭沉重,感到一種震撼。這是一本社科類圖畫書,我一邊想著,中國的孩子也多麼需要這樣的優秀圖畫書。

與蘭登的展位相距不遠還有一家名叫Millbrook Press出版公司,這裡展示的主要是知識類圖畫書,它有一系列介紹季節、節氣的來歷與風俗的書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這套書的主要創作者是Ellen Jackson,其中有兩本TheSpringEquinox(《春分》)和The Autumn Equinox(《秋分》),書仲介紹它們來自中國的農曆,並介紹了相關的風俗。中國的孩子也沒有這樣的圖畫書。

雖然這次能見到的英文圖畫書已經有一些了,但也非常有限,一些圖畫書大社如Walker、Puffin、Scholastic、Candle wick、Houghton等沒有來或沒有帶圖畫書來,倒是一些新興的如Macmillan、Evans Brothers等相當積極,不過整體上看,大家對中國圖畫書市場的興趣越來越濃了。比如Macmillan,它的許多童書品種在國內的外文書店上經常可見,主打圖畫書如The Gruffalo(《咕嚕牛》)最近也由外研社引進出版了。我想明年國際書展上的英文圖畫書一定會更熱鬧。

我去法國、西班牙、德國的展位上看圖畫書純屬看熱鬧。今年主賓國法國的展位特別豪華舒適,可以坐在如酒吧一樣的環境中優雅地閱讀,所以我一看就是一下午。當然,要炫説讀懂了多少書,那純屬吹牛。但法國人的書的確“好看”,拿在手裏就非常舒服,從裝幀、印刷到排版,都有一種優雅的氣質,令人佩服。他們設計的童書有不少奇思妙想,即使全然讀不懂,也仍然讓人打心眼兒裏喜歡。不過,只要書中有豐富的視覺資訊,也未必全然不懂的。

在今年的國際書展上,日本與南韓的圖畫書仍然展現出龐大的陣容。

日本作為一個圖畫書超級大國,已經擁有相當豐富的世界級經典圖畫書,而且也在中國漸漸培育了一批日本圖畫書的愛好者。福音館、小學館、學研社、白楊社等多家圖畫書大社,年年都會帶來大批的圖畫書參展,看得出對中國市場的濃厚興趣,其中白楊社最為積極,不但在中國設立了蒲蒲蘭公司,甚至開設專門的繪本書店。近幾年白楊社旗下的許多圖畫書已經陸續在中國出版。不過在國際書展上,各社只能進行有限的展示,它們在非常有限的空間裏努力展示著自己的代表作品,可謂爭奇鬥艷。

南韓的圖畫書今年讓我感覺很親切,他們展示的圖畫書有一大批展現民族特色的作品,講述民間故事,展示民俗文化。雖然讀不懂韓文,感覺文化上相當親近。南韓的圖畫書是後起之秀,但他們的整體水準提高得非常快,已經達到或接近世界水準,至少已經遠遠把我們甩在了後面。特別令人佩服的是,他們並沒有完全走西方路線,而是非常珍視本民族的傳統。

在書展上,有一些南韓圖畫書有中文版本,我盡可能一本一本讀下來,這些書基本上是南韓的民間故事,我感覺很像中國的民間故事。在讀到其中一本《半邊人》的時候,我留意了畫家的介紹,原來那是一位中國江蘇的畫家,他為這本書畫得很棒,而且富有濃郁的朝鮮文化的韻味。我想,如果請他來畫中國民間故事,去表現濃郁的江南文化的韻味,一定更棒吧。(阿甲)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